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拯救白月光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第三百二十七章

作品:拯救白月光 作者:柚于子悦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6332 更新时间:19-09-24 00:0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拯救白月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云宓雪和宴逐光在倒腾秘境的时候, 在传承玉佩中闭关多时的云澜风也终于出关了。

好歹他也是同轮回印记对抗了数十年的人,尽管没能彻底将轮回印记中的法则力量化去,却也叫他摸到一些门道,炼化了其中的一丝丝。

别看那一丝法则力量很少,现阶段也足够他受用无穷了, 甚至以后, 他也能凭借这一丝法则力量, 远远的走在别人前面。

而且,有了这个开头,他也能够慢慢将剩下的法则之力炼化, 只要时间充裕, 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只可惜, 问题就在于他没有时间了。

当初还在蔚溪村之时, 宴逐光就断言他寿命只剩下半年,现在他已经不剩下多少时间, 若不是他突然警醒,说不定就在闭关中稀里糊涂的死去了。

而想要彻底炼化轮回之力,剩下那么一点点时间,显然是不够的,云澜风意识到自己或许是无法摆脱轮回印记了,这才终于强迫自己不再沉迷, 选择了出关。

只是他在睁眼之前, 明明已经做好了进入轮回的准备, 却不想睁眼后又看到了放在他眼前的那朵纯白的奇异花朵。

他几乎不用看花朵旁的留言, 仅凭那花朵上散发的带有轮回之境的气息,便知道此花定然是宴逐光所说的幽冥黄泉花。

这种大起大落的感觉,饶是云澜风也有些恍惚。

他拿起一旁的传讯符查看,里面果然是使用幽冥黄泉花作为替命傀儡的办法。

能够得到这株幽冥黄泉,云宓雪两人,这是去了轮回之境?虽有花和留言在,两人定然是平安出来了,云澜风也担心这二人会不会像他这般,被轮回之境打上轮回印记。

哪怕理智上告诉他,这二人或许没事,可不能看一看,云澜风也不放心。

只是,这个地方似乎是一处次空间,他要怎么离开?

传承玉佩是宴逐光的东西,宴逐光自然对传承玉佩中情形完全掌控。

云澜风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察觉到了,见云澜风看完传讯符中的留言后没有动静,宴逐光知道,这时候还需要她们两个出场。

宴逐光看向云宓雪,她此时正沉浸在秘境之中。

云宓雪拥有无数记忆,不仅有法则之力在,通过云家也得知了不少修真界的秘法。

她们二人决定建造一座秘境之后,云宓雪便利用秘境的建造,将她记忆中的这些秘法,以及刻入灵魂的法则之力融会贯通。

这让她获益匪浅,也让那些有些虚幻的记忆变得重新深刻起来。

云澜风出关的时候,云宓雪正在一块别熔炼成碑状的悟心石上刻画一种成套的秘术,融入了她的感悟,与一些法则的雏形。

云宓雪在收回轮回之轮上的力量之前,修行的也是这个世界之道,她的感悟便也在此世之道中,不会被世界意志当做“邪魔外道”。至于她融入的法则雏形,是她先前观看轮回之轮所领悟的,也属于此世法则。

——既然是留给这个世界的馈赠,宴逐光和云宓雪都小心避免将一些并不适合世界之人的东西留在秘境里。幸而这个世界意志还不算太龟毛,只要不涉及到外界的法则,一些其他修真类世界的功法,由这个世界的人来修行也是可以的。

融入了法则雏形与感悟的悟心石碑看起来杂乱无章,仿佛粗陋的涂鸦,但若是悟性足够,或是气运足够的有缘人,便能从中悟出一些,甚至完全的功法或者秘术来。

这种悟道之碑,每个人的天赋不同,所走的道不同,领悟的东西也就不一样,就不必限制感悟的次数了。

云宓雪在悟道碑上刻画了几个延缓时间流逝,并且能够自动吸收灵气保持灵性的禁制,而后才渐渐停下。

等云宓雪将这些做完,宴逐光这才出声唤她,“阿宓,我们去空间里看看风伯。”

云宓雪回过神,意识到应该是云澜风出关了,“好。”

两人进了玉佩空间。

想要确认云宓雪二人是否完好无损,又不知道如何离开此处,在别人的次空间里,也不便离开他闭关的地方四处乱走,云宓雪两人现身时,云澜风还在绕着五华水晶矿打转。

见两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云澜风松了一口气,随即知道自己的动静,身为次空间的主人定然是知道的,刚才他着实有点关心则乱了。

云澜风倒也不觉尴尬,他细细打量二人,发现她们身上并无不妥,并且看样子一身力量比他闭关之前还要强上几分,才终于相信她们二人无事。

而后,心中也不禁感慨,两人的确是比他强许多。他去一次轮回之境换来数十年的痛苦,云宓雪二人不仅轻轻松松,还能将那时之间隙的幽冥黄泉花也采来。

云澜风能从轮回之境回来,自然也见过轮回漩涡,更知道那时之间隙有多可怕。

每次与云宓雪二人相比,他都不得不服老。

宴逐光看了云澜风一眼,“风伯悟性超绝,看来炼化那轮回印记也就剩下水磨功夫了。”

云澜风摇摇头,“我这算什么好悟性?也没时间让我水磨功夫了。”

云宓雪道,“寿数倒也无妨,我有办法为风伯延续些许寿命,风伯若想多多炼化轮回印记,也不必利用幽冥黄泉花作为替身。”

云澜风微微一愣,他觉得出关之后,云宓雪似乎又发生了一些变化。不过他还是摇摇头,“不必如此,这一丝法则也尽够了,贪多嚼不烂,我直接用傀儡术即可。”

好歹也是她们二人辛苦进出轮回之境为他摘来的花,一番心意,他怎么能浪费?

云宓雪看出云澜风的心思,也没劝,“如此,风伯便快些炼化幽冥黄泉,早早摆脱身上的轮回印记。”

“我们已回到风华仙宗,仙宗正是忙碌之时,还等着风伯恢复实力,回来相助。”

宴逐光在一边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意味深长。

云澜风听了,果然有些动容。

他当初一声不吭的离开,虽是没想到会离开这么久,但缺席这么多年,也是对风华仙宗有所亏欠么。他可以对云家理直气壮,但对给过他庇护的风华仙宗,却不能做到无动于衷。

只不过,云澜风有些迟疑,“我若回归仙宗,云家那边…”

他若突然现身,云家定然会有所反应,若是查出轮回之境的事,或许会招来杀身之祸,更有可能给云宓雪带来危险。

云宓雪想起云澜风还不知道云家已经被灭之事,她看向宴逐光。

以宴逐光个人的实力,面对云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怎么看也不可能有覆灭云家的力量。而若要完整的解释清楚,又少不得要暴露两个人的秘密。

最后云宓雪也没有解释,“风伯不用担心,云家已经翻不起什么浪花。”

至于原因,还是等云澜风恢复之后,自己去查吧。反正云家已经没了,结果已经摆在那里,缘由什么的,其实也不重要了。

云澜风果然是摸不着头脑,又有些不敢置信。不过,云宓雪两人也不给云澜风释疑的机会,又离开了玉佩空间,继续制作秘境去了。

云澜风看着空荡荡的矿脉,脑子里回想着云宓雪的话,心里一时间不知是什么滋味。

云家,那座压在他头顶上的大山,真的已经不具威胁了?

他看着那朵漂亮的幽冥黄泉,赶紧动手炼制起来。他要快些摆脱轮回印记的禁锢,回风华仙宗,以及云家去看看。

炼化幽冥黄泉并不难,它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可以任人在上面随意涂抹刻画。

云澜风没有耗费多久,便利用这具替身,将刻画在灵魂上的轮回印记彻底清除了。

宴逐光将云澜风送出传承玉佩之后,云澜风更是因为压抑多年的心性释放,以及领悟的那一丝法则之力相助,直接突破到了合元期,增加了千年寿命,短时间内,再也不用为寿数发愁了。

云澜风离开风华仙宗的时候,云宓雪还没有突破元婴,自然也没有昼雪峰的存在。他好奇的转了转昼雪峰,也被那棵位于昼雪峰峰顶的火凤梧桐树吸引了注意力。

只是还没来得及多看看,云澜风便被他不认识的新宗主顾琛一道指令传了过去,别说打探什么云家的消息,恐怕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大概都看不到他了。

宴逐光得知消息,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坏笑,而后得到云宓雪的一瞥,以及苏虔儿奇怪的眼神。

接下来的时间,好像就过得越来越快了。

不仅苏虔儿隐约察觉了什么,便是没心没肺的系统鼠也恍惚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

“宿主大人,”不再沉溺于同玉洛你追我赶,云宓雪和宴逐光回到冰雪小筑之后,系统小心翼翼的凑过来,期期艾艾的问,“宿主大人和大师姐,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啊…”

宴逐光露出恍然的神色,“怎么,没同你说吗?不久之后,我与大师姐应该就要离开这个剧情世界,你若有什么打算,还是早早准备吧。”

“什么?!”

系统鼠只觉得晴天霹雳,整个鼠都傻在那儿了!

宿主大人怎么会这么快就要离开脱离这个世界了,它还以为能够陪着宿主大人直到飞升成仙,千年万年呢!

宿主大人脱离这个世界之后,它的休假也就彻底结束了,就必须回主世界待机,准备等待其他任务分配…

也就是说,它在这个世界死活折腾了二十一回,给它的休假时间,就这么短短的不到一年吗?

系统鼠简直想哭,它摊上这么个世界容易么?一点调整的时间都不给,难道它就是个劳碌命?系统鼠整个鼠都枯萎了。

系统鼠发誓,它绝对不是念着休假的,它小心的询问道,“宿主大人是为什么要急着脱离这个世界呢?难道是因为最终奖励的界外罗盘?”

“那个,世界夹缝其实很危险的,如果不是有好运气,哪怕是仙人进入,恐怕都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宿主大人和大师姐的实力,有点…”

你们都还没飞升呢,怎么就想着去界外了?!

宴逐光似笑非笑的看了系统鼠一眼,“你想表达什么?对这个世界有感情了,舍不得离开?”

系统鼠的毛皮紧了紧,飞快的摇头,“没有没有。我这不是,担心宿主大人和大师姐的安危么…界外真的很危险…”

“在你眼里,我和阿宓就这么冲动不计后果?”

系统鼠还是摇头,而后它反应过来,“这是,有什么缘由?”

“什么缘由?”宴逐光摊摊手,“这个世界不希望我和阿宓停留了,催着我们离开,我们能怎么办呢?难道还能与一个世界的力量相对抗不成?”

“什么?”系统鼠张大了嘴,“这怎么可能呢?我当了这么多年的系统,带过这么多界宿主,还从未出现过…呃,世界意志怎么会管这种小事。”

系统鼠作为系统这么多年,还从未遇到过宿主被世界之力…劝离的情况,这怎么搞得,宿主大人也太牛逼了。难道是因为世界意志觉得宿主大人实力太强,太不可控,所以才容不下宿主大人?

不得不说,系统鼠的直觉还是挺准的。

其他的宿主,哪怕是从界外来的人或者灵魂,即使能够在这个世界掀起风雨,也始终逃脱不了世界的桎梏,对于整个世界而言,也就是汹涌的海面上多打了个浪花一般。

世界意志哪里会对一朵小小的浪花另眼相看?

可是宴逐光和云宓雪不同,她们都是掌握另一个世界法则的人了,那就不是一般二般的危险,但凡她们二人稍有一念之差,对这个世界的打击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世界意志也是无奈之举,它也只能趁这两位还没在这个世界成长到巅峰,并且这会儿脾气还不错的时候,请她们离开了。

系统得知缘由之后,更加的颓丧了。若是宿主大人和大师姐出于好奇,主动脱离这个世界,那或许还有转圜之地,可是世界都不想让她们再停留,那就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感觉好像判了死刑一样,再也没有了希望。

宴逐光戳了戳它,“你做出这个样子给谁看呢,真的这么舍不得这个世界?那不如我想办法把你留在这里?”

系统鼠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还是跟着一起离开吧。”

作为系统,系统鼠的职责就是穿梭各个世界,完成主世界给予的任务。虽说休假泡汤了有些遗憾,但它更不能丢了工作啊!若它不再有工作,留在这个世界它会死的。

不是夸张,是真的物理意义上的死亡。

和休假比起来,当然还是小命更重要。

“嗯哼,”宴逐光也不管它怎么想,“既然要跟着走,那就不要成天愁眉苦脸的,不如多想想实际。”

系统鼠还是有些踟蹰,“可是宿主大人要怎么离开这个世界啊?用界外罗盘?那个既耗时空石,而且也不安全的。如果用跨界传送符,也不知道那个传送符的目的地到底在哪儿…”

“用跨界传送符。”

宴逐光并没有考虑界外罗盘的可能,就如系统所说,尽管她们掌控法则之力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她们肉身力量太弱,在世界夹缝根本不可能停留。

“至于地点,”宴逐光又戳了戳系统鼠,“这是你背后的那股力量所设定好的终点,我们又怎么能不去?”

“啊?”系统鼠一脸迷惑,“跨界传送符是定好了目的地?我以为是随机传送…”

而后它恍然了,“难道说,上面的人,是想要悄悄让宿主大人和大师姐知道什么而不让我知道的事情?” 不然怎么宿主大人都知道那跨界传送符有明确的目的地了,它却不知道?

“这就得问你‘上面’了。”

稍稍试探了一下,发现系统鼠似乎真不清楚传送符的情况,宴逐光也不失望,淡定的继续接下去。

系统鼠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耳朵,这种感觉,就好像精心呵护的白菜眼看长大了,结果就要被猪给拱了似的。

虽然它的宿主大人很优秀,但也不至于叫主世界都这般看好吧?主世界想要让宿主大人和大师姐去做什么呢?别的还好,可不要去做什么坏事,或者害了宿主大人她们吧…

系统鼠想了想,“那,那个跨界传送符,可以的带上我吗?”

虽然不知道它能不能派上用场,但它还是跟过去比较放心一点,至少它工作了这么多年,与主世界打交道还是有些心得的。

“你是我的系统,我自然会带上你,难道你作为系统,还要单独使用一张跨界传送符不成?”

“那倒不是…”系统鼠想了想,还是对自家宿主大人实话实说,“我们这些系统以某个世界为一个任务周期,与宿主大人的绑定关系也是默认为一个世界之内。系统或者宿主脱离世界之后,就自动解除关系。”

“也就是说,宿主大人的跨界传送符恐怕使用到一小半,我就得因为解除了契约,被半途甩出去了。”

宴逐光点点头,“然后?”

“然后,我们有一个任务周期外协议,”系统鼠拿出一张色泽古朴的契约纸,上面有淡淡的能量流转,“这个是临时协议,可以签订一年以下的短期契约,以保证任务周期外的契约关系,界外可用。”

系统眼巴巴的看着宴逐光,“宿主大人若是同意让我跟去,就,和我签个这个契约吧?”

宴逐光接过这张契约纸,神色不动,心中却略有些疑惑。这契约纸,怎么感觉这么熟悉?而且,契约纸上的能量,也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好奇怪。

宴逐光仿佛漫不经心的问道:“这个契约纸,是每个世界通用的?”

“那可不,”说到这里,系统鼠露出些许自豪来,“不然我们这些系统怎么能够在各个世界任意穿梭呢。”

“我们所在的主世界,要比这许多世界都要高等一些,虽不能说压制各个世界吧,但有更高的法则在,其他世界的法则之力也是不能抵抗的。我们主世界,可是在世界夹缝这种虚无之处都有影响力呢。”

“所以这个出产于主世界的契约纸,哪怕在世界夹缝中,契约的力量都有效哦。”

宴逐光道,“行吧,我就和你签…三个月的任务周期外契约。”

虽然三个月有点短,不过,想来三个月也足够主世界那边完成想完成的事情了吧,系统点点头,“好的,三个月。”

任务周期外契约签订之后,系统鼠终于放松了一些,然后它就开始同宴逐光絮絮叨叨一些离开这个世界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一直等宴逐光与系统主宠两人商议完的云宓雪,才加入了讨论。

有要从这个世界带走的东西必须用时空级的储物戒指装才可以,系统背包虽然是这个等级,但系统以后不能一直跟着宴逐光了,就需要宴逐光兑换一个。

只是,系统仓库里没有时空级戒指,要么就要向上面申请邮寄,要么就等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再想办法兑换。

宴逐光嫌麻烦,她与大师姐也没多少要带走的东西。两人商议了一番,还是选了后者,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然后就是要带走的东西,系统鼠眨巴着眼睛,“玉洛要带走吗?花了这么多积分兑换的麒麟血脉呢…”

“活物可以带走?”

“放在背包里可以带走,但是需要契约。”系统的话充满暗示。

“系统能收宠物么?”宴逐光挑了挑眉,“你的好朋友,你自己想办法。”

“啊?我…”系统鼠画了个圈圈,“好吧,我自己想办法。”

“那,那棵梧桐树,要带走么?”象征着宿主大人和大师姐爱情的梧桐树诶。

宴逐光看向云宓雪,“阿宓觉得如何?”

云宓雪道:“既是生长在这个世界,便让它留在此处。”梧桐树与她们气机相连,哪怕她们离开这个世界,只要她们还活着,梧桐树便不死。

留在这个世界的人,也能知道她们依旧安好。

※※※※※※※※※※※※※※※※※※※※

补更完毕~

宝贝儿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吗?(我想交代的都在文里交代了,若不是特别感兴趣的番外,我大概就直接完结了…男主“男二”女主这几位的纠葛,要写大概就长了,写一本都刹不住,宝贝儿们就自己脑补好不好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