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拯救白月光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第三百二十五章

作品:拯救白月光 作者:柚于子悦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5696 更新时间:19-09-21 23:5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拯救白月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风华仙宗依旧是风华仙宗原本的样子, 并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因为近年来,风华仙宗在修真界的地位不断攀升,已隐隐有独霸正道域,力压魔道域的架势, 进出山门的仙宗弟子脸上也越发的自信,聚集在仙宗周围,想要拜入宗门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云宓雪与宴逐光乃是风华仙宗, 乃至大半个修真界都扬名的人物, 她们又未曾隐藏身形, 一红下一白两个熟悉的身影远远的飞来, 便被风华仙宗的弟子们看在眼里,纷纷停下来向她们行礼。

风华仙宗的老弟子们眼露崇敬之色,一些新入门的弟子则满脸好奇,还有一些不太敏感的新弟子, 则被老弟子死死的镇压住,就怕他们露出一丝不尊重。

等那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再众人的注视下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才有一些声音传开。

“就是昼雪峰那二位?”

“可不是, 虽看不透这二位的实力,但你知道, 我家可是有位渡劫老祖的, 我看她们二位远远给我的感觉, 竟比家里的老祖还强上几分。”

“那二位的实力又突破了?岂不是比宗主还强?”

“宗主宗务繁忙, 难免…不过刚才的话, 你可不能说出去。”

“哈哈哈, 就要传出去,你小子长他人志气,不尊长辈,让你家老祖捶你!”

宴逐光和云宓雪二人先回昼雪峰休整了一番,顺便将系统鼠和小兽球丢进了冰雪小筑里,让它们继续研究选择合适的血脉,而后两人便去见了顾琛。

宴逐光和云宓雪二人是甩手掌柜,顾琛却是忙个不停,自魔道域分别之后,顾琛又要接手暗皇的势力,一边还要指挥风华仙宗发展,成天连轴转,连修行都落下不少。

见到这悠闲的二人,顾琛便没什么好脸色,“舍得回来了?”

宴逐光知道顾琛嫉妒她二人无事一身轻,并不同他计较,“仙宗被宗主师兄打理得井井有条,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顾琛喷了一口气,对宴逐光假模假样的恭维嗤之以鼻。

“我忙得脚不沾地,修行也无法兼顾,连你二人的修为都已看不透,好歹你二人还担着长老之职,也不知与我分担分担。”

宴逐光笑嘻嘻道,“谁让我二人不过只担了虚职呢?宗主师兄能者多劳,想来不需要我二个也游刃有余。”

顾琛看到她那祥子就手痒,虚虚点着她,“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如此心软。”

“可惜已经晚啦!”

他们三个对各自的性子了如指掌,都知道对方是什么德行,这会儿也不过是佯装恼怒贫一贫罢了,很快顾琛便压下这些玩笑,“你们二人无事也不会想着回来,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找到云澜风了?”

顾琛总是这般一针见血,云宓雪颔首承认。

宴逐光笑嘻嘻道:“这不是给宗主师兄找回来一个帮手么?有他在,想来宗主师兄也不会找我们二人诉苦了。”

“你们将人带回来了?”顾琛略一思索,“没将人带来见我,他有什么不妥之处?”

“也不是多大事儿,就是只剩下小半年的寿命,熬不过去就没命罢了。若是熬过去了,还能再活一段时日,若是再突破,就没那么容易死了。”

顾琛眉头一挑,倒也没有询问具体缘由,“既是找回来做我的帮手,想必不会熬不过去?”

“当然,”宴逐光眨眨眼,“宗主师兄只管等好消息便是。”

“很好,”顾琛点点头,“我不问过程,只要结果,既然你如此说,我便将能交给他之事划拉出来,等他归位,便能直接交予他了。”

“一回来便能派上用场,想来他会很高兴。”

“他身为仙宗长老,旷职了数十年,也该补上了。”

两人说着,纷纷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云宓雪在一旁,见宴逐光和顾琛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便将云澜风卖了个干净,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未免与轮回印记抗争了数十年的云澜风突然摆脱桎梏,心神一朝松散,还是给他找些事来做比较好。

因而,云宓雪也没阻止,反倒是在顾琛与宴逐光商议该分配什么任务给云澜风更为合适的时候,出言提了几句非常中肯的建议。

就在三人围绕云澜风的交流渐入佳境之时,顾琛的小院一角忽然起了一阵波动,不过一瞬,便将感知敏锐的三人视线吸引了过去。

不多时,有一个浑身漆黑,腰佩长刀的男子出现在院中。

那人神色冷酷,气息内敛,在三人的视线中从容走来,腰背挺直,单膝跪在顾琛面前,“拜见吾主。”

顾琛一摆袖:“不必多礼。”

男子便起身站到顾琛身后,向宴逐光二人微微颔首。

此人正是先前在魔道域与宴逐光二人有过数面之缘,还做过二人向导的魔修照夜。他原本是天颜城守城,听命于城主陈九瑜,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了他。

此人原本应该是在天颜城破后,跟着苏虔儿成为血莲魔君的忠犬小弟的,天颜城没破,照夜却阴差阳错的跟着顾琛了。

对于顾琛的眼光,宴逐光还是十分佩服的。

谁能看出这样一个小小的武痴守城,日后竟然会变成“男二”身边的左膀右臂呢?也不知顾琛是怎么透过表面,看穿此人本质的。

不过这样一来,苏虔儿岂不是被挖了墙角?

宴逐光琢磨了一下,天颜城未破,朝月夫人也未死,还做了苏虔儿的师尊。用一个照夜换一个朝月夫人,怎么看都是划算的。

算了,反正不用她操心。

顾琛不知宴逐光心里琢磨了些什么,魔道域的事,宴逐光和云宓雪二人全程参与,顾琛在她们二人也不隐瞒什么。即使院里突然钻出个魔修,他也神色自然,连解释都省了。

“何事?”

顾琛一向大胆用人,对他这个钦点的暗界主理还算信任。这次宴逐光和云宓雪回来,若是机密要事,照夜绝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现身。

想必照夜找来,要么不是机密之事,要么就是与他这两个师妹有些关系。

照夜声音沉稳,言简意赅,“血莲魔君欲来此域,要见故人。”

想来血莲魔君也收到宴逐光二人回风华仙宗的消息,不知使了什么法子与暗界联系,让照夜来做了这个跑腿递话的。顾琛看向他这两位师妹,“你们意下如何?”

宴逐光想起苏虔儿曾说想来看昼雪峰上的梧桐树,如今想必已经是将自家事给整顿干净,空出时间了,她与云宓雪对视一眼,而后道:“弟子回归师门,带上一二师长好友倒也无妨。”

顾琛便对照夜侧首吩咐,“原话转告即可。”

照夜应下,而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身形。

“好了,奔波许久,我也不留你们,”顾琛摆摆手,“那位外出进修的‘弟子’,还要你们好生接待。”

“宗主师兄且放心吧,定不会叫仙宗缺胳膊少腿。”

二人又告别顾琛,回了冰雪小筑。

这会儿,系统鼠与小兽球已经琢磨完血脉,对着挑出来的其中三条选择困难。宴逐光来看了,随手指了一条,“就这个。”

系统鼠一看,宿主大人竟然财大气粗的指了麒麟血脉,这可是先前它和小兽球对着流了半天口水,却一点也不敢奢望的血脉!

之所以不敢奢望,一来是因为最适合小兽球的冰麒麟血脉名字听起来有点好吃,不太霸气;二来…

“麒麟血脉是顶级瑞兽血脉,需要的宿主积分过于庞大…”系统鼠小心翼翼道,“宿主大人,还差了点。”

宴逐光挑了挑眉,“不能用灵石和任务积分补?”

系统鼠摇摇头,“宿主积分限定商品,其他货币不能兑换的。”

“既是商城里的东西,必然不可能是放着好看的,总有能够兑换的方法。积分不够,接些任务做便是了,还差多少积分?”

系统鼠算了算,“支线任务奖励的宿主积分太少,得做几百上千条才能完成。若是主线任务就快了,一个系列任务下来就够了。只可惜宿主大人已经把主线任务完成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的终极任务。”

“虽然上面没有发布最终任务,不知道终极任务是什么,不过,奖励肯定非常丰厚,说不定兑换血脉还绰绰有余。”

“我看——”

系统鼠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然后它扯开嗓子声嘶力竭的嚎叫了一声,“嗷!!!”

这一声嚎叫过于凄厉,将整个冰雪小筑都震得颤了颤,屋檐的积雪漱漱的往下落,连一旁打理院中灵花异草的云宓雪都被惊了惊。

宴逐光一指将系统鼠戳倒,“乱嚎什么!”

系统鼠被戳倒之后,又突然一个打挺跳了起来,灵活得不像一只胖鼠。

它在原地蹦蹦跳跳,激动到失语,被几双透着怪异神色的目光注视着,它好容易控制住心情,却有有些语无伦次。

“完!下!终极任务!哎呀!”

系统鼠又激动得饶了个小圈,然后才用飞快的速度念了一遍,“终极任务下发了!”

宴逐光并不太感兴趣道,“然后?什么任务?”

“不是,”系统鼠又摇摇头,“不是什么任务,我是说,宿主大人已经完成了最后的任务,主线任务完成进度条达到百分之百,拯救任务彻底完成了!”

说完它忍不住碎碎念,“宿主大人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不声不响的,我身为系统竟然都没有发现,我简直是个假系统!”

“最后的主线完成,前面的任务记录都清空了,只剩下一个完成的标志,我都不知道终极任务是什么,怎么就完成了呢。”

“不对,这不科学,非常不科学,我怎么会没有发现呢?我可是系统,难道我与主控的联系减弱了?这可怎么办…”

系统鼠陷入了疯狂的自我反思之中,小兽球听不懂系统鼠在说什么,只得在它身边飘来飘去,想安慰也不知道怎么入手。

宴逐光看了看云宓雪,两人眼中都有了然之色。

想必是云宓雪取回了轮回之轮上遗落的那部分力量,彻底补全了自己,再没有其他隐患,因而那主线任务才算彻底完成。

因为那段时日两人身在轮回之境,系统作为外力被世界意志屏蔽,便没能反应过来。而后宴逐光和云宓雪交流记忆,又主动屏蔽了系统,之后又让系统鼠去为小兽球筛选血脉,各种阴差阳错之下,系统鼠便没发现任务的变化…

不过…

系统背后的力量竟然知道大师姐遗落了一部分力量在轮回之轮上,难道他们清楚大师姐的来历?

明明知道来历,却还只能任由大师姐受限于原剧情的人设走向死亡,甚至连死亡的缘由也不知道,还得依靠什么宿主来帮助…

想到大师姐那重复死亡的二十次,再加上身为明王兰秘境时遭受的罪,宴逐光就心疼得不行。

宴逐光记得,先前她曾怀疑过,若大师姐真的只是个寻常的剧情人物,系统背后的力量不可能如此执着一次又一次的投放宿主和系统进来为她改变命运。

现在看来,大师姐和系统背后的力量果然有什么关系。

但大师姐的记忆已经全数恢复,从大师姐出生到来到这个世界的记忆没有任何缺漏之处,大师姐并不曾与其他神秘势力牵扯上,那系统背后的力量又为何对大师姐如此关注?

难道说,系统背后的力量,与大师姐诞生的世界有什么关系?

宴逐光心里存了个念头,却对系统鼠说道,“好了,可别犯蠢了,完成了难道不是好事?”

“是!好事!”系统鼠恍然惊醒,高兴得直接哭了,“好事,真的是好事!啊啊啊,我重复做了二十一遍的业务终于圆满完成了嗷嗷嗷!”

“感谢宿主大人!感谢大师姐!这个魔鬼世界我终于打通关了啊啊啊!”

“宿主大人,我一定要给你申请,申请参加百年,不,万年度最佳宿主荣誉称号!宿主大人这么优秀,一定能踹掉前面那些小妖精荣登宝座嗷嗷嗷!”

宴逐光叹息一声,她对那什么荣誉称号真的没什么兴趣,“你不是缺积分么?完成终极任务奖励了什么,够用了么?”

“够用了,肯定够用了,”系统鼠赶紧去查看奖励,“哇,直接奖励了一亿宿主积分,不说冰麒麟,买下麒麟血脉家族套餐都够了!”

然后又去查看其他奖励,“极品灵石,顶级灵宝,顶级灵药,顶级灵材,顶级丹药,顶级功法…”

每一件东西单独拿出来都是修真着趋之若鹜打破头争抢的宝贝,在系统这里却好像不要钱似的成打成打的奖励。不过,这些东西对于宴逐光和云宓雪而言,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除了一些东西之外,“咦,还有一个界外罗盘,好东西啊!”

“一千时空之石,驱动界外罗盘的东西,可以在世界夹缝中使用高等能量石,也是好东西。”

“还有两道跨界传送符,也不知道传向哪儿的。”

系统将奖励一一报给宴逐光听,“宿主大人对这些奖励满意吗?最后几样东西,在我的系统仓库里都没有存货呢,只有等领取奖励之后,由上面想办法跨界邮过来才行。”

那界外罗盘和时空之石,宴逐光知道是什么东西,虽然她并不曾拥有过,但这两件东西对她的吸引力也不算太大,她更在意的是,那两道不知目的地的跨界传送符。

特意给出了两张,是不是意味着,那两张传送符是为她和大师姐量身打造的?为什么要这么做,系统背后的力量想要做什么?

宴逐光看向云宓雪,“大师姐觉得这样的奖励如何?”

云宓雪虽有些好奇,却不会越俎代庖,“逐光做主便是。”

宴逐光对系统鼠道:“你库存里的宝贝换来换去就那些,对我来说也没必要了,就领了吧,我对后面那几个奖励比较感兴趣。”

系统鼠也知道宿主大人财大气粗,赶紧点头,“好的宿主大人!”

系统鼠领取了任务奖励,系统背包又填入了无数珍宝,灵石也变成一个极为夸张的数字,而后,那界外四件套背后则显示出一个投放倒计时。

“不会叫宿主大人久等的,一天之内就能到!”

宴逐光点点头,“行了,去给你好朋友兑换血脉,要修行也趁早。”

“好的,”系统鼠喜滋滋的看着翻涨的数字,“我只用来买冰麒麟血脉,绝对不会用在其他方面,也不会浪费一分一毫的!”

宴逐光本来也不太关注这个,不然她也不会用来让系统能够吃东西,“你看着办。”

“阿宓,”宴逐光提云宓雪打下手,一边传音将她先前的猜测告诉她,“若系统背后的势力真与阿宓诞生的世界有联系,阿宓若想溯源,或许可以从这里入手。”

那背后的力量既然愿意反复二十一次投入,就为了将大师姐解救出来,想来应该不是大师姐的敌人,冒险一把也不是不可以。

云宓雪想了想,“若那跨界传送符真有定向,你我准备好后,不妨试上一试。”她倒没说让她一个人试试,宴逐光既然提起此事,显然不会让其中一人留下的。

宴逐光点点头,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虽然打算顺着跨界传送符去看看,但一旦使用了传送符,想必就不在这个世界了。

宴逐光和云宓雪二人还不能完全从这个世界抽身,因而那到传送符后,也只得暂且压箱底,留待之后使用。

系统完成了终极任务,还可以申请在这个世界休假,宿主脱离世界之前,它都能在这个世界停留。解决了一大心事,又不用紧着工作,系统鼠就彻底没心没肺起来。

苏虔儿说要来风华仙宗,身为血莲魔君也不能说动就动,因而好一段时日都没有什么音讯。

冰雪小筑的日子闲适,云澜风还在闭关,风华仙宗的大小事务烦不到她们头上,两人便用最简单的方式将冰雪小筑任性生长的灵植打理了一番,等做完这些,小兽球已经不再是小兽球,而是小小冰麒麟了。

小兽球从野生的变成了家养,就不能再随随便便的称呼,云宓雪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玉洛。

不再寒气泡泡所困的玉洛仗着冰麒麟幼崽的身份,彻底释放了捣蛋小恶魔天性,天天追得系统鼠上蹿下跳,系统鼠痛并快乐着。

又过了一段时日,顾琛终于差人送来了苏虔儿的消息。

※※※※※※※※※※※※※※※※※※※※

继续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