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逆天神妃至上 > 第1672章 番外10

第1672章 番外10

作品:逆天神妃至上 作者:战西野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2655 更新时间:18-07-08 09: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逆天神妃至上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此时的慕清澜,身上血迹斑斑,已经昏死了过去,显然经受了极大的折磨。

云翊心中一紧,立刻向前而去!

“噗通”一声,云翊已经直接冲入了潭水之中!

他没有任何犹豫,只在看到慕清澜受伤昏迷的一瞬间,脑海之中便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救她!

白色的身影在昏暗幽深的潭水之中飘荡。

潭水似是极深,而且下方深处似乎隐约有着可怕的吞噬力量波动。

云翊前行的过程中,有好几次都差点被下方的波澜席卷而去。

他剑眉皱起,神色越发凛冽。

这潭水看似平静,但下方却是暗潮涌动,一个不小心,或许就会陷入危险之中。

而且,越是靠近中间,下方那翻涌的力量就越是剧烈!

云翊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渐渐地,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手脚也被一股无法看到的力量束缚,一举一动都变得无比艰难。

他每向前一步,施加在身上的沉重威压,就变得越厉害,像是有刀锋狠狠刮过。

但云翊的眼睛,依然紧紧盯着慕清澜。

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心里,唯有那女子一人。

他当然知道此行危险,稍有不慎,或许也会让自己置于死地,但…

慕清澜还在那里。

靠的越近,他看的越是清楚。

她被紧紧束缚,身上已经全被打湿,一头青丝凌乱的贴在脸上身上。

她偏着头,他只能勉强看到她青丝掩藏下的半张脸。

苍白,冰冷。

云翊的心像是被什么紧紧抓住,连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

他从未见到过慕清澜这般模样。

记忆中,她总是鲜活的,明艳的,灿烂如骄阳,璀璨如星辰。

哪怕是遇到危险,她也总是能化险为夷。

她好像有着各种各样的心思和技巧,能够应付各种问题。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力而绝望的昏迷着,仿佛只能任人宰割。

云翊很不适应。

这样的场景,令他心中十分不舒服,甚至…

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明白自己此时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更加不清楚为何会如此。

若是仔细想想,或许能有答案,可他下意识的选择避开了这个问题。

他有种直觉,如果继续探究下去,那个答案,或许不是他想要的。

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将脱离掌控。

他不喜欢这样的感受,所以即便是到了此时,也还是下意识的避开。

不过,他的动作却始终未曾停下。

等到他终于到达慕清澜身前的时候,他的身上也已经被汹涌的暗潮割裂了数个伤口。

潭水之中,有嫣红的血逐渐飘散开来。

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鼻端,几乎令人窒息。

这不仅仅是他的血,更是她的。

云翊在慕清澜身前停下,随后抬手挥剑!

一道绳索,瞬间被挑断!

慕清澜身上的束缚,尽数散开。

随后,她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前倒下。

云翊来不及想太多,立刻长臂一伸。

慕清澜栽在他的怀中。

云翊几乎是下意识的揽住了她的腰身,将人更紧的抱入怀中。

记忆中柔软的身体一片冰凉,似是冰块一般。

而她的气息也变得无比微弱,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云翊剑眉皱得更紧。

“慕清澜?”

他低声喊了一句,但慕清澜没有任何反应。

云翊绯色的薄唇微微抿起。

他又拍了拍慕清澜的肩膀,但她陷入昏迷,还是没有醒来。

反而是云翊,动作一顿,僵住了身体。

片刻,他缓缓抬起手,看了一眼,眸光越发幽深。

他的掌心,一片猩红黏腻。

那是她肩背之上的伤口,淌出的血。

他不知道,这几天里,慕清澜到底都经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但是从这伤势,也可大约判断出,她必定是遭了不少罪。

云翊深吸口气,小心的避开她的伤口,并且将人抱得更紧。

随后,他转过身,便打算先带着慕清澜上岸。

然而,回去的道路,却更加危险。

因为水下涌动的力量,竟是变得更加厉害!

虽然此地光线昏暗,他无法完全看清周围的情形,但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攻击正变得越发可怕。

云翊一手握剑,另一只手将慕清澜紧紧抱在怀中,深吸口气,朝着岸边游去。

银剑不断挥动,将那些攻击的力量尽数阻拦下来。

中间有好几次,慕清澜差点从他怀中滑落,但都被他及时的拉回。

只是他的身上,却更比之前多了许多的伤。

血色渐渐弥漫开来。

云翊的唇色,也逐渐变得苍白。

他的力量正在飞快的消耗,动作也变得迟缓了许多,但幸好二人还是逐渐朝着岸边靠近。

然而,眼看着就要抵达,水中却忽然又有一股狂暴的力量席卷而来!

云翊神色一凛,立刻挥剑!

一道水流,骤然飞起!撞击到了他手中的银剑之上!

砰!

两股力量撞击到一起,水流四溅!

嗡——

剑鸣声起!

但下一刻,那飞溅的水流却再次汇聚起来!朝着二人刺来!

云翊心中一惊,转身将慕清澜抱紧,挡下了那一击!

轰!

云翊的肩膀之上,瞬间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鲜血淋漓的伤口!

巨大的冲击力,将二人打入潭水之中!

冰冷的潭水,瞬间将两人淹没!

云翊心神一跳,立刻挣扎着冲出!

他顾不得自己肩膀上的伤,一刻不停的带着慕清澜到了岸边!

随后,他立刻看向了怀中的慕清澜,却见她整个人已经湿透,脸上也淌着水,眼眸紧闭,苍白的脸色竟有些发青,看起来竟是比之前还要脆弱。

云翊的心猛地一跳,伸出手放在她的鼻下。

气息全无!

他的心狠狠沉下!

若是不能即使将她救回来,只怕是——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慕清澜,凤眸深沉,不可捉摸。

其实,她和他之间,并无什么关系。

顶了天,也就是她曾经帮过自己一次罢了。

中元秘境的历练,本就十分危险。

每一次,都会有人葬身于此。

他见惯了生死,对于这种事情更是不以为意。

可——

他却发现,自己无法看着慕清澜死。

此时,她静静的倒在他的怀中,整个人都没了生息。

但是他的脑海之中,却有着无数画面,不断涌出。

初见,她灿烂张扬的笑。

再见,她放肆大胆的挑衅。

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她曾经展露的每一个笑容,此时竟是都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

云翊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慌张。

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

因为一个人,乱了心神。

原来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在他脑海之中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

或许,那还意味着…

云翊闭上眼睛。

他觉得自己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涌出。

他想克制,将其压下,却发现很难做到。

眼中,心里,脑海,都只剩下了那一个人的影子。

他深吸口气,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深沉。

灯火昏暗,看不清他的神色。

他还欠她一个人情。

这样的话,只剩下那一个办法了…

他想着,忽然开口,声音低沉,带着些微的黯哑。

“这一次,可是你欠我的了。”

下一刻,他闭了闭眼,轻轻吐出一口气。

随后,他将银剑用力的刺入地面,屏息凝神。

一抹淡淡的辉光,逐渐浮现在他的掌心,渐渐地,竟是凝聚成了一个玉碟。

那玉碟质地极好,清透莹润,光泽透亮,像是蕴含着一股鲜活的生命力。

随后,他握住了慕清澜的手,与她十指交缠。

那玉碟飞到了二人中间,忽然分为两半,静静悬浮。

清冷的低语之声,在昏暗的空间内响起。

“终身所约,永结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