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美利坚传奇人生 > 第1007章 迷失下的冲动(50月票加更)

第1007章 迷失下的冲动(50月票加更)

作品:美利坚传奇人生 作者:月沧狼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309 更新时间:19-10-10 03:11

“摩根的协议怎么样了?”最近这段时间,李子涛要忙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赫斯特的私有化,JP.摩根的并购,还有欧洲计划,完全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当然,还有和两大公会领袖的会面。

“差不多敲定,还有一两条细节。”艾娃一直在紧追此事的进展,私有化则由蒂亚负责。

“很好,工会的人到了吗?”李子涛需要快点和他们谈谈。

因为杜坦隆的因素,他现在需要尽快对外宣布北美华联的严重问题,然后尽快解决掉它。

“20分钟前已经在路上了,现在应该快到了。”看到BOSS点头,艾娃转身出门,带着助理前往楼下准备。

她需要去接待两名公会领袖,只是在此之前,一个出乎意料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菲亚,嘿...好久不见。”和菲亚拥抱贴面,艾娃惊讶的看着她身边的男人。

“我来为你介绍,杜奇,我的男友...”菲亚有些紧张的深呼吸后,向杜奇介绍道;“艾娃...查理的秘书...”

什么首席,第一之类的,菲亚不是很能分辨的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复杂。

文能撒娇装嫩做人妻,武能搬箱运水开瓶盖……

大概就是这样。

“这可...真是...太好了……”菲亚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就像BOSS的感觉一样,仿佛所有事都凑到一起。

“查理在吗?”菲亚双手不安的搓动着,实际上她身边的杜奇也一样紧张。

这栋大楼本身就带给人庞大的压力,让人不安、心悸和激动。

“呃,没错,BOSS就在上面...”艾娃说着让人带他们上去,她在这儿可是有工作要做。

铿铿……

“请进...”查看富国财务报表的李子涛站了起来,他还以为是自己等的人到了。

但是进来的并非黄昏恋组合,而是一对郎才女貌的年轻人。

“菲亚...见到你真高兴。”见到菲亚的他确实很开心,贴心的拥抱让他暖洋洋的,就像来自亲人的安抚。

不过,他身边的男人却让李子涛有些吃惊,因为他和玛丽描述里的人看起来不像是同一个。

见家长是件严肃且庄重的事情,就算在美利坚也一样...起码在这个年代。

李子涛没见过她的前任,倒是玛丽偶然碰到过他,在菲亚的SPA馆喝咖啡的时候。

那么,她现在带这个...叫杜奇的医生来,是要宣布他们走入正轨了吗?

“杜奇,你的工作怎么样?”这样的话题自然无法当面问,李子涛只能和他谈谈工作上的事。

“还不错,实际上我更多倾向于研究...做实验之类的。”杜奇很简便的介绍了他的工作性质。

“那么也许你该留在奥斯本...”李子涛刚听他提起了奥斯本,虽然不是很确定他在炫耀,还是那么随口一提。

显然,在他提起的时候,刻意看了眼李子涛,说明他很清楚奥斯本是谁的产业。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杜奇紧贴在大腿上的双手前后搓动,接着说;“可是他们认为我更适合纽约...中心医院。”

“噢哦,是吗?”李子涛端起咖啡笑道:“那可真是遗憾。”

“BOSS,他们来了...”艾娃推开房门,她不得不打断这次小聚,因为两位公会领袖已经到了,他们不能被扔在一边。

“ok,我这就来。”李子涛起身对菲亚说;“别走,一起吃晚饭,双胞胎和伊丽莎白会想见到你的...”

“好,我们会的。”菲亚上前抱了抱他。

“呼...”在李子涛离开的瞬间,两人不约而同的长吐一口气。

菲亚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就是突然紧张了。

从前她不会这样的,但是这次……

好吧,她承认带杜奇来不是个好主意,实际上她有点搞不懂,她需要有人给自己意见。

在林赛这段感情上,菲亚承认她显得恨不成熟,无论是开始或结束。

她找了一个没有能力承担生活的男人,然后再某一刻,突然就受不了了,莫名其妙的结束了这段感情。

然后,转头她就投入了另一段新感情。

对方是个医生,非常好的职业,稳定,有发展,体面。

而且收入不菲。

但是她不肯定,自己这次的选择是否正确,她...有那么点迷失,想要人给予自己意见。

就是那种来自于长辈和家人的建议,而不是来自同龄人和朋友们的。

所以...她把杜奇带到了这里,用一种非常鲁莽、突然的方式。

“我们留下来吃完饭,如何?”菲亚看向杜奇,这会他正在四处参观这间办公室。

“没问题...”杜奇微笑地说;“你可从没说过,我们要来的是李氏皇宫...”

“皇宫?”菲亚诧异的看向他。

“是的,人们都把这里称为;现代化皇宫,你不知道吗?”杜奇诧异的反问道。

“也许我花太多时间在工作上。”菲亚心不在焉的回答。

她需要点时间来考虑,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晚宴,还有双胞胎的刁难和纠缠。

他们两个可不怎么好对付,一定会想尽办法来刁难杜奇,上次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隔壁的隔壁房间,李子涛正在和两位‘黄昏恋’探讨关于解雇和工人的遣散问题。

好吧,只是一种比喻。

实际上他们不是一对,只是年龄相仿,而且还有点不怎么对付的老人家。

“工人的遣散费我不会付一毛钱,要知道没有追究他们的失职,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

关于新的雇员,我想会从公会和自由市场来找,因为我的时间很紧,没那么时间等下去。”

“查理,遣散费的事是否能够重新考虑,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他们不都是坏人,他们有家庭、孩子要养,

这会让很多人破产,你知道的,经济不是很景气,这会给所有人带来很大的困扰,社会安定等……”

“怎么,我现在需要为整个社会买单了吗?”李子涛搞笑的谈了谈手,也许他们没搞懂自己在说什么。

什么时候连社会稳定这种事,都要他来负责和承担了?

“我知道,我知道,查理...”

“你不知道。”李子涛挥手打断他的发言,语调拔高的说;“也许你没搞清楚,大方和被宰是两个概念,懂吗?

我可以为自己的员工买单,但不会为别人的错误买单,实际上如果他们做得好,现在仍可以拿到丰厚的收入,

而他们自己搞砸了,别跟我说里面还有好人,那只能说好人没好报,就是这样。”

合上面前的议案,李子涛非常明确的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认为自己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就没必要再谈下去了。

“为他们安排酒店,我想他们需要些时间考虑。”让艾娃为他们安排接下来的行程,李子涛重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接下来他需要处理些家事,比如问问菲亚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有她对未来的计划。

无论是生活方面,还是事业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