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带着道侣一块穿 > 第 319 章(捉虫)

第 319 章(捉虫)

作品:带着道侣一块穿 作者:thaty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6031 更新时间:19-08-14 11:55

319

“那几十年间, 正是混陀国入侵中原之时,中原武林的正道宗门,被那混陀国的奸细挑拨,乱成了一团。咱们蒹葭宫却是上下一条心, 即便被数度围剿,却不伤元气……”

“左护法何必说得那么委婉,直接说咱们是魔.教, 但一直做的都是好事不就完了?只是那些年正道的不做好事了, 就把咱们给现出来了, 如今正道的又都去做好事,咱们蒹葭宫就叫不出名气来了。”顾辞久一摊手,“其实蒹葭宫为什么被说成魔.教?不就是因为我们这些教主白发白眼, 跟妖怪一样吗?正好其余正派宗门不愿多出来一个正派宗门跟他们抢夺资源,就把我们给打入魔.教了。”

这也是许多江湖世界的有趣之处,明明是魔.教, 但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 都是一肚子的委屈。

“宫主, 您这……有点走题吧?”

“没走题,我说这些,就是给你们解释,为什么我们蒹葭宫要开办武馆。想一统天下,这个目标太远。要朝着这个目标走, 那就要发展, 怎么发展?要得人心, 得人才。至于办武馆怎么得人才?你们再听我细细的说。”

前头顾辞久说了那么多,其实都是废话,但这些废话,成功的拉住了众人的注意力。否则众人把开武馆的当成一个玩笑,一个年轻宫主的异想天开,顾辞久把嘴皮子磨破了,也是没几个人愿意跟着听,跟着想的。

而顾辞久建立的武馆,其实更类似于武校。

武侠世界里,江湖一直都没有一个真正的霸主,虽然正道那边每隔十年会选一个武林盟主,但这个盟主好听是好听,却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他吩咐下去的事情,除了自家人别人不见得听。但有人求到他门上去的事情,他却是必须得拿起来帮着办。

又不像皇帝那样能吃税收,得贡品,武林盟主往往还得赔钱、赔人力。要是遇见凶险的大事,他的徒弟子侄,甚至他自己也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江湖虽松散,却与朝廷是分庭抗礼的。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江湖人,能够高来高去——这是单独个体的力量过于强大的结果,要是强者再多一点,再强一点,那这个世界的结构就与修真.世界类似了。不会有强有力的国家机构出现,只会有家族、门派这种小规模的强者集团。

江湖的存在有好处,这个世界前几千年就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外族入侵,蹂躏中原的事情。

一旦有那个趋势,就必定会有豪杰出现,潜入外族,直接把对方的将领一巴掌拍死。只是渐渐的武学功法外流,外族也出现了一些强者,顾辞久提起来的几十年前的事情,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但最后,中原武林还是扛过了浩劫。

PS:这世界也有少林,但“天下武功出少林”就不对了。这话本来也不对,少林还没有呢,江湖就存在了。老祖宗黄帝那时候,就有养生内息之法了,那时候佛祖还没出生呢。

可朝廷却不认为自己得了江湖的好,正相反,朝廷是十分厌恶江湖人的。

江湖门派占据了大量的土地,税是绝对是交不足的,别说这辈子,几辈子的人都是交不足的。→_→蒹葭宫就严重的偷税漏税,僧门道派的土地还是彻底免税的。

不只是税收,徭役他们也是不服的。哪家的官差有胆子让大侠或者魔头去服役的?

不止不服徭役,江湖人还杀官。邪道杀好官,正道杀贪官。

不止杀官,狗皇帝他们也会杀一杀的。入侵的外敌皇帝,有豪侠拍死过,自家的皇帝,也被拍死过。

可是生活在朝廷范围内的老百姓,还是更多的,江湖距离大多数普通百姓来说,还很远。倒不是百姓不想做大侠,而是普通百姓有家有业,上有老下有小,没胆子,也没门路成为一个江湖人,这年头学艺跟卖身可是差不多的。而且江湖人刀头舔血,对百姓来说,实在是太不安生了,家有闲钱,还不如供养个读书人出来。

顾辞久提议的武馆却给了普通人这么一个学艺的机会,而且……武馆不止学武,还教文,并且包分配哦,亲~

分配的地方,就是各地的分舵。

“这……宫主,各地分舵用不了如此多的人手啊。”

“各地分舵,如今是靠粮、布、水产之类的店铺获利吧?有了这些人手,以后咱们就要多一门镖局的买卖了。”

“宫主,镖局的买卖……”

“下九流?还不是那些名门正派分的,都是赚钱吃饭的买卖,分个屁的三六九等!”

不过最终,武馆和镖局的事情,也只在几个小城的分堂开办。顾辞久也不着急,慢慢来吧。

会开完了,顾辞久会到自己的漱心堂,正想把小师弟叫出来,好好亲热一番。

系统蹦出来了【emmm……宿主,小师弟,_(:з」∠)_我还是不明白,求解释。】

顾辞久【看原剧情了吗?】

系统【看了啊~甲七离开了,但是在破庙里遇见了一群流浪儿,于是就又回去了!】

顾辞久【这么明显了,还没明白吗?】

系统【(;≧Д≦)y木有……】

段少泊【系统别着急,大师兄这也是在教你呢。你想想,甲七为什么回去?】

系统【为什么?‘他从那些流浪儿身上看到了自己,若没有蒹葭宫当初的收留,他可能在某个寒冬中便冻死了。蒹葭宫中生活了三十年,他早已从里到外都是蒹葭宫的烙印,是宫主的影卫。’这个难道不是说他心中又燃烧起了爱情之火咩?!】

顾辞久【-。=毛线的爱情之火,我这里才是真正燃烧着爱情之火呢。】

段少泊【大师兄!】

系统【错、错了咩?】

段少泊【系统么么哒,你也没说错,这确实是一种解释,但还有另外一个解释啊……】

段少泊叹了一声,系统倒是从里边听出了无奈和惆怅。这也算是一种提示了,但是……系统想不明白就是想不明白鸭QAQ

段少泊【那是一种矛盾,人的幼年是没有选择权的,无论原因是什么,他就是无父无母,无家可归。当年不做影卫,就是死。做了影卫,不但卖了一条命,还赔进去了身体,如今他的主人还要他的心。那时候,屈无心是给了他自由。但他都那个样子了,这自由又有什么好要的呢?】

顾辞久【他回去不是为了爱情,是因为他无处可去。而且甲七也知道,自己根本逃不了吧?本来原剧情里,屈无心也带了人跟在后头,打定了主意时间一到就把玩够了的甲七抓回去,甲七其实很了解屈无心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回去呢?】

养熟了的鸟儿,笼门开了,也不会飞走,或者飞走了,还会飞回来。

系统【啊!(⊙口⊙)对!所以他们后来才会收养了很多孩子!不对啊……他们收养了那么多孩子,为什么甲七还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怨念呢?】

顾辞久【蒹葭宫宫主的传承,都是写在原剧情里的,你觉得蒹葭宫有这样的规矩,他收养的那些孩子,会有好下场吗?况且,那些孩子也并非是甲七要收养的,而是屈无心为了讨好甲七才收养的。这些孩子对屈无心来说跟个玩意儿没什么区别,看见他们,想到自己,甲七会高兴吗?】

段少泊【原剧情里的甲七,忠诚到偏执,但他对屈无心到底是不是爱情,那可是真的说不准。因为屈无心从头到尾就没有给他一个说不的选择。】

系统【宿主!小师弟!大神!大腿!_(:з」∠)_受我一拜!】

顾辞久【退下吧退下吧。】

“甲七!”

“奴在。”

顾辞久一声吼,小师弟就单膝跪在他面前了。顾大宫主十分流氓的略弯了腰,摘下了他脸上的黑巾,挑起了他的下巴——这挑下巴的手指头,还一个劲不老实的摩挲着。

小师弟面无表情:“……”

要是按照剧情里的那个屈无心,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便是确定了自己心悦甲七,对甲七好了←敲桌子划重点,是屈无心对甲七好!这个好,是从屈无心的角度,来理解的。

甲七被他硬生生的从黑暗拉扯到了光明里,站在了他的身边。

这还真不见得是一个早就是夜行动物的影卫,真心喜爱的生活。

现在,他跟小师弟要“玩一玩”角色扮演,然后他就这么把小师弟拉上床吗?

现在这种身份和情况,这么做,对小师弟也太轻贱了。

顾辞久把手缩了回来:“甲七,你带着其他影卫,去给我做个小厨房。”

“是。”【大师兄?】

顾辞久【不能这样,对你不好。】

段少泊虽然奇怪,但直到他吩咐其他影卫弄小厨房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家大师兄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他们过去的身份,虽然也有差距比较大的,但还真不像宫主和影卫这样,差到了一个是主人,一个是器物的地步。器物是不会拒绝主人的,而主人是绝对不会犯错的。如果像原剧情那样,大师兄想要就要了,外人只会觉得这器物脏吧?

段少泊【大师兄,你想多了。】

顾辞久【不!Cosplay就该有cosplay的职业素养!我才不要做渣攻呢!我要追你!我要跟你水到渠成的恋爱!】

段少泊【……好,一切都听你的。】大师兄有时候执拗起来,也是实在没办法啊。他这边的其实别说是水渠,就连运河都挖好了,只等着大师兄跳进来游泳了【对了。大师兄,系统,我现在是甲七了,那我是不是心想事成了?】

系统【→_→小师弟,你才想起来吗?】

段少泊【真的心想事成啊!那我得谨慎点,原剧情的甲七……唉……不过,大师兄,你也是真给我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啊。】

原剧情的甲七,已经彻底被养成了麻木的兵器,一辈子都随波逐流,他可能也是有自己的愿望的,但却并没有坚定的,认为自己能够满足所愿的信心。从生到死,他最后唯一坚定的,就是对这个人世的仇恨了。

五个影卫依旧护卫在顾辞久身边,段少泊召集了剩下的四个,问:“你们谁会盘灶?”

影卫们一起摇头!

其实都不用问,影卫们被收养的时候,年岁都不大,之后的本事都是影殿一块训练出来的,即便偏科不同,但会的东西,都是大同小异的。

“甲三,拿着我的令牌,去杂役殿,要两个会盘灶垒屋的杂役来。主人要一个小厨房。”

“是。”

“他们做的时候,我们在边上看着,学一学,下回主人还有吩咐,就不需要杂役了。”

“是。”

影卫们的交流极其的快速,没有谁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此时他们刚离开影殿,身上被打磨之后的创伤还都是血淋淋的,除了听从命令,执行命令,他们还不知道该如何生存。段少泊希望,时间能愈合创伤,能让他们展露出各自不同的性格来。

安排完了,段少泊回到了寝殿,寝殿的门有半扇是开着的。

他前脚刚进去,后脚就有一个影卫把门关上了,显然这是给他留的门。

这在小师弟和大师兄之间,本来该是理所应当的小事,小师弟却觉得心弦一颤,感动不已——原来以为影卫的训练对他的影响并不大,现在小师弟才知道,他高估自己了,影响确实已经渗入了他的内心,否则不至于这理所应当的小事都给了他如此大的触动。

“回来了?”坐在一旁看书的顾辞久问。

“是。”本来已经跳上了房梁的段少泊又跳了下来。

“你们今日可吃了?”

“未曾。”

“那去吃点。”顾辞久放下书,用手指着一边,“油菜鸡蛋馅的,该是没有让你们忌口的东西。你叫他们轮流来吃吧,在我跟前吃,不许狼吞虎咽,你先来,给他们做个样子。吃完了去叫不轮班的五个也去吃饭。”

这些影卫训练的时候还好,为了保证他们的“使用时间”,训练虽然严苛,也有专门的抗饿项目,但不会让他们生了胃病。可等到正式成了影卫,日夜轮换守护宫主,又不管春夏秋冬,每日吃不上热食,只能吃些生冷的,更只能喝凉水,所有影卫都被害出了胃病。

原剧情的甲七也有这个毛病,屈无心爱吃重口的,觉得甲七做影卫一直吃得清淡,就非得塞他,几顿饭下来,把甲七直接塞吐了血。

那边是几个蒸笼,正是段少泊离开期间,顾辞久让影卫们去厨房里拿的。

段少泊应了一声“是”,打开蒸笼,发现已经不冒热气了,拳头大的包子摸起来只是微温的,却正好入口,吃完了也没什么异味。段少泊吃了两个,其实七分饱,但已经不能吃了,否则稍后隐身守夜,不管是什么姿势,都要压得胃口不舒服了。

段少泊吃完了,行个礼,出去找另外五个人了——这也是他被影响到的反应,否则他不会只吩咐其余五人干活,却连一声他们吃没吃都没问。其余影卫陆续下来吃东西,有一个还偷偷的多看了顾辞久两眼。

待段少泊回来,重新侧躺在房梁上,他能感觉到,影卫们的心情柔和了下来。

不是懈怠的那一种柔,而是从紧张中放松。他们今天之前还是无名之鬼,每日训练不休,鬼面人们总是在他们耳边念叨着主人、主人、主人,如今有了主人,有了名字,不需要训练,可是主人除了是要他们用性命守护的人之外,还代表着什么呢?

两个普普通通的油菜鸡蛋包子,就是顾辞久给他们的第一印象——温柔的善意……

今天之后,影卫里很多人,大概都会喜欢上吃油菜鸡蛋馅的包子吧?

再如何严苛的训练,人依旧是人,除了少数低劣者外,人终究是长了一颗软乎乎的血肉心脏……

武馆被顾辞久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因为武馆将会是武学标准化的开始,也会是这个武侠世界真正大一统的起点。

百花齐放的江湖,才是江湖,但百花齐放也代表着力量无法集中,顾辞久还是喜欢踩着用规则建立的阶梯,攀登技能树。

比较无奈的是,蒹葭宫的高层们在从顾辞久的忽悠大.法里转过神来后,还是把顾辞久的决策当成了小孩子的异想天开。这就尴尬了,一个跟顾辞久在思想上有共鸣的人都没有。甚至拖后腿都拖得开心,即便是几个小武馆,也是处处碰壁。

要钱没钱,要人……要是会喘气能吃饭的就算是人,那还真是人。

这些人靠不住,顾辞久在夜里偷摸的把蒹葭宫的各个部门都转了一圈后,决定从影殿和风流殿里调人出来。

影殿是训练影卫之所在,里边的鬼面人,都是年纪大了之后退下来的影卫,能活着退下来,无不是能力和运气兼备的人。且进了影殿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用在主人死后,跟着去禁地。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希望能够在平稳中度过残生的。但影殿一点都不平稳,日日拷打一般训练那些孩子,听着那些孩子们惨叫着呼喊主人,把他们送上跟自己当年一样的路,有谁心里真的平稳了?

他们做影卫的时候是麻木的活着,做了鬼面人,重新变成了无名之鬼,确实是不用再去执行那些任务了,心里却不一定就真的安稳下来了。

顾辞久从影殿拉出来了十六个鬼面人,直接让他们摘了面具,重新给了他们性命,并非甲乙丙丁,而是从顾姓!由着他们自己喜欢取名,且允许他们在当地娶妻生子!分别赶赴几个小武馆,当武师父,当馆主。

再说风流殿,创立风流殿的最初目的,其实是向朝廷中派出间谍。除了少部分去青楼楚馆的,其余大部分女子伪装成商人的闺秀,嫁给没落的勋贵子弟,或是嫁给有才干但未出头的穷读书人。男子也有一部分跟女子是一样的安排,嫁与那好南风的,其余则直接冒名小地方的读书人,通过正正当当的科举之路,不步入朝堂。

现在明面上风流殿的众人还是这样安排,实际却早就不是如此了。

蒹葭宫的口号上虽然还有一统江湖,但占据上层势力的老人家们,早就没有了上进心。风流殿这种明摆着所求甚大,布局深远的部门,已经面目全非了。

像是走读书人那条路的,现在只有宫主护法、长老、堂主等高位者的家中,不善武艺的家人,才能被安排进去。也没几个是真读书好的,不过是在风流殿里住上两年,就直接去外边了,或是当个商人,或是当个小地主,反正是靠蒹葭宫的财富给他们自家置办产业。

去做伎子的男女看似比例还是与多年前一样,实则很多孩子到底被安排去干什么了,跟写在书面上的完全不一样。还有的人莫名其妙的就没了,倒是出现在了自家高层的后宅里头。

至于潜宫,现在早就没高层把孩子送进去了,那里头的都是普通教众的孩子,或者外头寻来的资质高的孩子。

在蒹葭宫,做宫主真的没有看起来那么至高无上。宫主能人道,但是没有后代,还最多只能活到五十岁,三十多岁甚至二十多岁开始,就要一门心思的钻研武功给自己延命了。若跟正道那边冲突大了,宫主还是头一个出去拼命的。整个就是被高高供着的打手,有什么好的?

蒹葭宫的底层崇拜宫主,视之如神,可心思深重,明白怎么回事的高层,却没那么真心实意。

要是深挖,有几任宫主死得也是有些不明不白,但既然是修炼了《拂霜摘露》的蒹葭宫宫主,那当然死因都是因为练功啦~

可无论如何,宫主明面上的尊崇是必须的。

要反对,也只能说是顾辞久这么做不合惯例。

※※※※※※※※※※※※※※※※※※※※

好像有点感冒,_(?3」∠)_,这是存稿箱菌……

PS:作者菌把小可爱们的提议都记下来了,就算躺在床上擤鼻涕,也会努力挖脑洞哒!!!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桦雾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云想衣裳 60瓶;lhh10318 30瓶;27351375、freetimeso 20瓶;Adelaide、棠梨煎雪 10瓶;月神的耳环、安陌安燃、熙熙猫、分野、天蝎木子慧、角恒 5瓶;xiaozhou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