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田园:农家小酒娘 > 第282章 抓个正着

第282章 抓个正着

作品:穿越田园:农家小酒娘 作者:蔚蓝雪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039 更新时间:19-06-12 19:00

那丫头就站在角落里面盯着这边,由于大家都在忙碌,并没有人去注意她。她以为,自己躲得已经够好了,殊不知江溪和莲子早就已经发现了她。

江溪带着李春成离开,就是想要给她制造一个机会,让她可以单独到马车这边来。

到了现在,江溪已经敢肯定,她是别人派过来的奸细了。之前她都已经严查了一遍,想不到还真有漏网之鱼,竟然都已经混到了李氏身边去。

果然,她们这边刚一走,那个丫头就按耐不住,开始朝着马车那边去了。

因为江溪之前的安排,此时马车被拉到了偏僻角落去,并且周围没有什么人。丫头心想,江溪肯定已经叫了专门的人,正在朝这边走,打算等会将东西拿走。

她还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暗喜,觉得江溪太蠢了,肯定想不到她居然还会混在这些人中间,把他们的秘密给揭开。

这丫头也不敢在这边多逗留,担心等会人就来了,于是快速地翻身进马车,仔细地寻找起来。

江溪刚和莲子把李春成带到厅堂,突然停住了。

“溪儿,怎么了。”李春成问道。

“大舅,我刚刚好像将荷包掉在地上了,你先在这里吃茶,我马上就过来。莲子,快,随我一起去找找。”

“是,姑娘!”莲子飞快地应到,激动极了,她真想看看等会那丫头被她们抓到时候的脸色。

“要不要我帮忙。”李春成刚坐下,就打算起身,江溪却说不必了,又叫了小丫头过来奉了茶。

走了一路,李春成早就累了,现在这天气也热,他之前就想着这一口了,听江溪这么一说,也不再坚持,重新坐了下来,喝茶。

江溪很快就带着莲子,重新回到了外院那边。两人的目的地十分明确,就是马车上面。

莲子还在旁边演了起来。

“东西应该是在这里啊,不会是掉在马车上面了吧,我看看!”

说着,一把拉开了马车帘子,而那个丫头,正一脸惊慌地缩在马车里面。

江溪差点乐了起来,她们刚刚都没到马车上去,莲子还用了这个借口。不过,看着那丫头惊慌失措的模样,还真挺解气的。

把她当作傻子,现在总算是尝到厉害了吧。

“你怎么在这里!”

脸色一沉,江溪喝问道,仿佛这一切她原本一点也不知情。

那丫头都被吓傻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江溪她们居然会去而复返,眼下脑子里不停地运转,想着替自己开脱的词。

“我……我只是过来找东……”西字都还没有说出口,就见到李氏从后院走了出来,瞧着她们这边都聚在一起,不由得问道,“你刚才不是说去给我倒茶么,见你去了那么久都还没过来,怎么跑来这边了。”

江溪心道,李氏来得还真是时候。

“下来!”

呵斥一声,那丫头硬着头皮走了下来,眼珠子还在到处转,想着能不能从这个地方逃出去。

“你们两个,把她给我带过来!”

江溪沉着一张脸,对不远处的两个婆子吩咐道。

婆子们一个个都是膀大腰圆的,两个一起上,那丫头完全挣脱不掉,最后只能被带去了偏厅。

“娘,大舅还在正厅那边喝茶,您过去同他说说话吧,这边交给我来就行了。”一边走,江溪一边对李氏说着。

李氏点了点头,到了现在,即便是她也看得出来,这个小丫头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还好,自己的溪儿抓到了她。剩下的事情,自己帮不上什么忙,那就由着她们去。左右,溪儿也不可能会放过对这个家不利的人。

“行,那娘就先过去了。”

莲子陪着江溪来到偏厅这边,那丫头已经被两个婆子按跪在地上,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她是极不情愿的。

“老实点!”婆子看着江溪走了进来,对那个丫头狠狠呵斥道,“跪好,主子来了,你还敢折腾!”

那丫头恨恨地瞪了两个婆子一眼,又将视线移到了江溪身上,咬牙切切。

“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是故意引我上钩的!”

江溪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非常平静地喝了一口茶,眸子掠过她,开口。

“是故意的又如何,许你来我这里用计,就不许我用计了么。”

那丫头被江溪这无所谓的语气气得要命,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说不定江溪已经被她给凌迟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她怒喝,她不甘心,明明隐藏得这么好,为什么就被发现了。

“我之前只是怀疑而已,这不设了个圈套,看着你跳进来,我才发现的么。”

“你!”那丫头更气,眼睛都变红了。“放开,放开我,我不服!”

她觉得,都是她太过急躁了,才会让江溪抓到她。如果不是她心态有了变化,江溪压根就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不服?这里还轮得到你服!”婆子啪的一巴掌打了过去,将那丫头的满腔怒气全都打了下去。“落到我们姑娘手里,就老实点,要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似乎到了这一刻,这丫头才意识到,自己如今已然被看穿身份,沦为阶下之囚了。

她刚才的愤怒和满腔的不甘心,都在此刻全部转变成了失望以及迷茫。

她以为,这个任务一定能圆满完成的才对。

“从你第一次问起我娘有关工坊的事情,我就已经在注意你了。之所以会把你带回来,也是想要看看你能掀起什么风浪来。可惜啊,还真是让我失望。”

喝完杯子里的茶,江溪缓缓起身,目光看向远方,对两个婆子吩咐道:“先把她关起来。”

那丫头听到这话明显地愣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看着江溪。

“你就不问问我,究竟是谁派来的!”

含笑看了她一眼:“你会说吗。”

“不会!”

“呵呵。”

带着笑声,江溪离开偏厅,去了李氏和李春成那边。

看到她进来,李春成连忙就问了起来。

“东西找到了没?”

“什么东西?”李氏疑惑道。

“一个荷包,方才掉在前院了,我出去找了一圈。”

说完,在李氏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三人聊着天。

李春成说起了今年山里果子的收成,又说起了中元节到了,明天还得回家祭祖,不能再回园子,要后天才能再运东西过来。

“对了,二弟的儿子都要说亲了,这事你们知道吧。就在十八那天,两人在镇上相看,这事还是我们村里媒婆保的媒。”

说起这个,李氏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我也接到消息了,对了大哥,二哥家的都要说媒了,你们家的呢,我看溪儿她二表哥年纪也差不多了,该说了。”

“唉,我也想让他说,可惜那孩子有自己的主意,和老二家的那个一样,说什么要自己打拼出一番事业来才说。就这次啊,老二家的还是老二媳妇逼着去的,要不然指不定就又黄了。

到时候你们还在家里吧,也可以去看看,帮着挑挑,这事情一旦定了,那可就是一辈子的了。”

“行,到时候我们去!”

李氏在江溪拉住她之前就开口了,江溪也只能在心中叹气。

她觉得,这些事情是二舅家的私事,他们去了不合常理,而且让人家姑娘知道了也不太好。同时,她也知道李氏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凑这些热闹了。

这个年代,和二十一世纪不同,没有那么多用来娱乐的东西,大家也只能去凑凑热闹,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聊。

罢了罢了,她心想,到时候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她在旁边看着李氏,不要让那姑娘家发现了就行。

“得了,今天也不早了,我还得回家一趟,我就不在这里坐了。你们忙吧,我就先走了。”李春成起身,江溪和李氏也跟着去送。

她们没有挽留,李家距离这里并不近,回去晚了的话,只怕天都黑了。

在这平坝上还好,李家可是在大山里面,现在又是夏天,晚上指不定还有财狼、猎狗什么的出现,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大哥,十八那天,你们就都过来吧。我们也好久没聚了,让爹和娘都来,咱们聚聚。正好,我们这池塘里面的鱼也肥了,到时候咱们杀几条。”

“成!我回去就告诉爹娘他们。”李春成跨上马,朝着江溪她们挥手,“不用送了,你们都回去吧。”

江溪和李氏站在院门口,目送李春成离开,直到他消失在镇上的入口处,这才收回视线。

“溪儿,那丫头怎么样了?”李氏转过来就问道。

“关在柴房里面了,是别人派过来咱们家打探消息的人,之前我就清理过一批了,只是被她混了进来。”

“是为了那个?”李氏指了指原先的后院那边,之前玻璃作坊就设置在那里的。

江溪点头:“不错,我已然纷纷下去了,她被关押的消息不会被传出去,娘您这几天也别去柴房那边,万一她还藏了什么技能,我担心她对你不利。”

“娘知道,娘不会去的,这些事情你处理娘是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