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615章 狠毒的关夫人(3)

第1615章 狠毒的关夫人(3)

作品:家有悍妻怎么破 作者:六月浩雪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80 更新时间:19-11-18 11:50

长公主如何不知道关侯爷怎么想的,她淡淡地说道:“让振起纳个妾是不算什么,但下药这事呢?”

关侯爷重复了刚才说的话:“殿下,等她回京我就让她在家中的佛堂吃斋念佛一年。”

长公主轻笑了一声,说道:“是不是觉得我的手伸太长了?都管到你们关家的家事上了。”

“臣不敢。”

嘴上说不敢,但脸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虽然关家不如封家,但也不是泥捏的由着他们搓圆捏扁。若是这次退让了让长公主插手他的家事,以后还不得变本加厉做他们关家的主。

长公主嗤笑道:“我今年七十有四了,没那么多的精力与功夫去管你们关家的那些破事。若不是这次涉及到小瑜,我听都懒得听。”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了。

关侯爷脸色一变:“殿下,这次的事确实是我夫人糊涂,但这次的事只与振起有关并没涉及到县主。”

长公主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不屑:“没涉及到小瑜?毕氏为什么会给振起下药你不清楚不知道原因?因为她不喜小瑜,就想让振起纳个妾氏跟小瑜打擂台。可惜振起没纳妾的心思,以致她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关侯爷脸色很难看,但还是为毕氏辩驳:“她这段时间精神很差,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脑子不庆幸所以才坐下这错事。”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振起是她儿子哪怕下药坏了身子也是你们的家事我无权干涉。你的想法也没错,不管如何那都是他亲娘,被弄坏了身体也只能怪自个倒霉碰到这么一个亲娘。”

“只可惜,哪怕她下药也没能如意,振起宁愿要个丫鬟也不愿意碰她挑选的欧阳姣。”

这事临安侯还真不知道,不过他还是那句话:“公主,不过一个丫鬟若是县主容不下直接打发了就是。”

长公主说道:“现在因为厌恶小瑜能对振起用这种下作的手段,你能保证她不会因为厌恶痛恨小瑜而丧心病狂地在她的饮食里下毒药死她。”

关侯爷脸色难看地说道:“殿下,说话也要有根据?”

长公主嗤笑道:“你的那些个爱妾为何进侯府之前都好端端的,进侯府没几年不是染上重病就是难缠死了。一个两个也可能说巧合,八个都不得善终你就从没怀疑过。”

临安侯的爱好几十年从没变过,就喜欢貌美如花富有才气又娇滴滴的女子。先后从外头纳了这八个妾氏,都符合这两个条件。

小瑜听到这话却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幸好后来跟毕氏闹翻以后她没住在侯府,不然现在怕是已经没命了。

关侯爷说道:“殿下,你可以不相信,但这就是巧合。”

从外头纳的这八个妾氏,其中有六个是良妾。若是关夫人谋害她们的事暴出来,那侯府就要处于风尖浪口上了。要是御史弹劾引起公愤,皇帝严惩的话爵位都可能保不住了。所以,这事他是坚决不会认的。

长公主可不跟他打嘴仗,说道:“但凡做过的事都会留下痕迹的。只要交由王少卿来查,必然能查个清舒明白。”

关侯爷惊出了一身冷汗。那王少卿最擅查案,悬疑的案件他都能轻易破了。若真让他查毕氏,那还不得查个底朝天。

想到这里,关侯爷道:“殿下放心,这是我一定会严惩不贷的。”

见长公主没接他的话,关侯爷狠了狠心说道:“我会让她在佛堂吃斋念佛十年。”

长公主没接这话,而是说道:“这是临安侯的家事,侯爷自己处理即可无需与本宫说。”

关侯爷都要吐血了,逼得他将毕氏关佛堂十年这会又说是他家事。只是形势比人强,这口恶气只能忍了。

长公主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

关侯爷见了抬手道:“殿下,微臣家中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长公主轻轻点了下头:“小瑜,送你公爹出去。”

小瑜将关侯爷送到了二门口,她诚恳地说道:“公爹,振起在常州很挂念你,沐晨也时常问起你。”

关侯爷脸上的神情缓和了许多,说道:“孝顺长公主说该的,但回京了也该往家走一趟。”

封小瑜点头道:“我明日就回侯府。”

关侯爷点了下头,然后走了。

疾步回到主院封小瑜就进了卧房,她看向长公主问道:“祖母,我公爹那的些妾氏真的都是被毕氏给毒死的?

长公主说道:“八个妾氏,五个重病而亡一个难产一尸两命一个落胎大出血死的,还有一个是因偷人被临安侯活活打死。”

妻妾相争的这种事她听多了,只是接连八个都不得好下场还是让她心惊胆战。封小瑜问道:“都是她的手笔吗?”

“肯定与她脱不了干系。不过这事咱们不宜查,不然暴出来侯府名声扫地皇上不追究,御史也会揪着不放。到时候整个侯府都会牵连进去,也会影响振起的前程。

打鼠怕伤了玉瓶,所以暂时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封小瑜问道:“祖母,你说她会不会真给我饮食里下毒?”

长公主笑了下说道:“我刚是吓唬临安侯的。临安侯的那些妾氏都是出身低微的,死了家人也不敢追究。可你是谁?你不仅是朝廷册封的县主更是你爹娘的嫡长女。你若是出了意外她是遮掩不过去的,而关家也承受不起我跟你爹娘的怒火。”

“祖母的意思,她是真的起了歹心想要我死了。”

长公主嗯了一声道:“她恨你入骨,想你死很正常。不过你身边服侍的人都是从国公府带过去的对你忠心耿耿,特别是瑶琴还通医理,想神不知鬼不觉害死你那是天方夜谭。”

饶是如此,小瑜还是觉得全身发抖:“不过是闹了些许矛盾,竟想要害我性命。祖母,她也太可怕了。”

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她是再不敢见毕氏了。

长公主嗯了一声说道:“她确实狠毒,不过你也不用怕,她以后再不能兴风作浪了。”

“可十年以后她还是会被放出来的,到时候她肯定来害我的。”

长公主笑了下,云淡风轻地说道:“不用担心,你那两个妯娌也不希望她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