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614章 狠毒的关夫人(2)

第1614章 狠毒的关夫人(2)

作品:家有悍妻怎么破 作者:六月浩雪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88 更新时间:19-11-18 07:34

临安侯一回到家中,大管家就拿了长公主送来的帖子给他。

接了帖子看了下,临安侯皱着眉头说道:“二奶奶可有回侯府?”

大管家摇头道:“没有,不过世子夫人去了长公主府一趟。据下面的人说,世子夫人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

临安侯听了也不高兴。哪怕身份再贵重,嫁到关家那就关家的儿媳妇。结果这个次子媳妇倒好,回京不住侯府就不说了竟连门都不入。

这几年因为关夫人与封小瑜闹得很僵,候临安侯也后悔这门亲了。孝和县主进门前家里一团和气,可孝和县主进门以后闹得鸡飞狗跳。这也就算了,竟还逼得他将次子分出去。

大管家站在那儿,看着他的样子并不敢说话。

哪怕再不喜欢小瑜,临安侯还是说道:“着个可靠的人去长公主府,与长公主说我明早就拜会。”

皇家的大公主一向长寿且受尊崇,所以哪怕长公主今年七十多了也没人敢怠慢她。

“是,侯爷。”

临安侯又问道:“世子回来了?”

“没有,世子已经一个月没回来了。”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见程氏时,外头小厮扬声说道:“侯爷,世子夫人求见。”

“让她进来吧!”

程氏进了书房就发现管家也在,行了礼以后她就道:“公爹,有件事儿媳想向你回禀。”

“有什么事你说吧!”

大管家是他的玩伴,六岁就跟了他,等他袭爵成了临安侯后就重用自己人。大管家因为各方面出色,所以就胜任了这个差事。

程氏也就没再有顾忌了:“前日我去长公主府见了县主,她与我说婆婆去了常州……”

临安侯不等她说完,就冷着脸说道:“这事我知道,你娘说她想振起了搜易去常州看看他。”

程氏闻言面露犹豫。

临安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话就说,不用这般吞吞吐吐的。”

“孝和县主与我说,婆婆要二爷纳一个叫欧阳姣的女子为妾,只是二爷没同意。婆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二爷喝的茶里下药想让他与欧阳姣生米煮成熟饭。”

临安侯面色铁青。当娘的给儿子安排个妾氏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上升到下药就大问题了:“你确定这事是真的?”

他很怀疑这是小瑜胡编乱造的,只是又觉得不可能,因为这事只要写信给振起就知道真假了。

程氏说道:“是二爷亲自写信与孝和县主说的这事,另外信也是方钢送来的。”

她跟关夫人做了十年的婆媳对她的性子再清楚不过了,给儿子下药这种事她还真干得出来。

临安侯皱着眉头说道:“就算如此,也不至于闹到长公主那儿去。”

自娶了孝和县主,次子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什么都顺着她,弄得母子失和。

程氏就知道他是这个态度,所以垂着头没吭声。

“还有什么事?”

程氏还真有事,她说道:“昨晚有个自称叫郁香的妇人见到了,叫嚷着说米姨娘是冤枉的。儿媳不知道怎么回事,着人将她赶走了。”

临安侯呵斥道:“你是怎么管家的?这种人怎么也能进府黎。”

程氏很镇定地说道:“回公爹,那人是在大门口见到我喊的。当时有人观望我也不敢对她怎么样,只将人赶走了了事。”

“下去吧!以后这样的小事不用回禀。”

程氏恭顺地应了一声,然后就回去了。

回到自个院中,程氏坐在罗汉床上揉了下太阳穴。

风儿小声问道:“主子,侯爷有没有着人去找郁香啊?”

程氏冷笑一声道:“找什么郁香?他连郁香这个名字都不记得了。亏得府里的老人说侯爷当初将那米姨娘当宝贝疙瘩宠爱。结果呢?连她贴身丫鬟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原本还以为利用郁香可以给毕氏添上两个罪名,趁机将她弄垮。结果他那风流成性的公爹,早将米姨娘忘得一干二净了。

“主子,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程氏摇头道:“现在只能看长公主会不会追究此事了。”

风儿对此并不乐观,她说道:“夫人是给二爷下药,又不是给县主下药。就算长公主出面,最多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她们主仆几个人也是巴不得毕氏受到重罚,这样也不用日日忍受关夫人的刁难与苛责了。

程氏说道:“不会。长公主不是寻常人,既召见了侯爷就不可能让这事不了了之。”

“希望吧!”

封小瑜在清舒家呆到太阳快落山才回家,见了长公主就知道她公爹明日要过来了。

长公主问道:“你明日要不要见他?”

这次她回京没去侯府他那公爹肯定有意见。不过也无所谓了,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反正又不靠他们过活

“见吧!”

第二日临安侯到公主府来,祖孙两人正在用早膳。长公主说道:“请他到小花厅坐坐吧!”

长公主因为年岁大吃饭细嚼慢咽,所以等祖孙两人吃完饭已经是一刻多钟以后了。

两人到了小花厅,小瑜看到临安侯就俯身行礼:“儿媳见过公爹。”

临安侯笑容满面地说道:“都是一家人,不用如此客气。”

说完,他也给长公主行了礼。

长公主可没说一见人这话,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特意下帖子请侯爷过来,是有事要与你说。”

临安侯听到这话立即表态:“这事确实是振起他娘做得不对,等她回京后我一定罚她。”

长公主哦了一声问道:“那你准备怎么罚她?”

临安侯沉默了下说道:“让她在佛堂吃斋念佛一年。”

“一年太少了。”

临安侯没接这话,将妻子关在佛堂已经是她最大的退让了。再延长时间,他是坚决不答应的。

长公主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临安侯知道长公主不满,但还是说道:“殿下,不过是纳个妾而已。若是县主容不下那女子,写封信将振起让他将那女人送走就是。

在他眼中,这真不是什么大事。

小瑜看他说得这般云淡风轻的特别生气,不过她还是强忍着没说难听的话,不然的话怕是也要跟关侯爷翻脸了。已经与关夫人翻脸了,不宜再与他也闹翻了,不然名声更难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