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宴 > 第1035章 与怡和的对决(4000字章节,求订阅!~)

第1035章 与怡和的对决(4000字章节,求订阅!~)

作品: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宴 作者:烈日孤魂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4198 更新时间:19-05-24 09:0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宴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置地的股份昨天每股收盘价为6.9港元,荣氏投资给出的每股的10港元,每股直接增加了3.1港元,这样的气势,让香江股民知道荣氏投资不差钱。

不过同时也让香江市民感到惊讶,明明是怡和与其他华资财团的对决,现在荣乐却再次半路里杀了出来,荣氏投资这是第几次出来截胡了?

之前的大酒店集团,现在的怡和,以及荣乐最早起步时的几次股市战,所有人都发现荣乐好像非常喜欢这种半路里杀出来的感觉。

随着荣氏投资公告的发布,昨天晚上怡和与李超人等人的谈判也被人披露出来,香江市民才知道,原来荣乐做出了与之前大酒店集团一样的选择,都是暗中收购对方的股份,同时等待双方的谈判结果,一旦双方没有谈拢,荣乐立即出来,收购了李超人等人手中置地的股份。

此时华人行,李超人,郑玉彤,李钊基,荣公子四人再次聚到了一起,他们虽然已经将手中置地的股份出售给了荣乐,但是他们同样在关注着这件事情,荣氏投资这次收购置地战役,很有可能会成为香江有史以来最为轰动的一次收购战,同时也将改变香江的地产业的行情。

“阿乐,这次的手笔太大了,虽然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跟西门凯瑟克讲道要以10港元的价格收购置地的股份,但那更多的是在谈判桌上给怡策震慑力,现在阿乐竟然真的直接将每股的价格订到了10港元,这次凯瑟克家族麻烦了!”

郑玉彤看着手中的报纸,忍不住的感叹道。

“现在就要看西门凯瑟克该如何应对了!”李钊基讲道。

“西门凯瑟克不会轻易就范的,置地对於怡和来讲太重要了,虽然之前西门凯瑟克说到过想要将置地出售,不过现在看来,那都是西门凯瑟克放出来的烟雾弹,他们是不会轻易放弃置地的!”李超人坐在旁边分析道。

荣公子在旁问道:“就算是西门凯瑟克不放弃又能够怎么样呢?荣乐手中的现金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不过根据我的估计至少在150亿港币议上。”

郑玉彤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相信,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在股灾前,荣乐已经在美利坚布局了,荣乐这几年先后在日币以及去年的股灾上面的投入,虽然我们具体的数目不知道,但是肯定都是过百亿港币的,仅这两次荣乐的收益都有可能达到上千亿港币!”

李超人等人也是忍不住的惊讶,都知道郑玉彤与刘鸾雄的关系,而这几年刘鸾雄称得上是荣乐的铁杆跟随者,郑玉彤给出来的消息绝对可靠。

李钊基忍不住的说道:“那这次怡和输定了!”

李超人摇了摇头,说道:“也不能说怡和就肯定会输,现在九州银行集团的发展已经对汇丰够成了极大的威胁,在我看来,这次汇丰很有可能会帮助怡和。”

李超人是在场四人中,与汇丰关系最为密切的合作者,现在李超人这么讲,另外三人也陷入了沉思。

如果这场战役最后形成怡和联合汇丰对抗荣乐以及九州银行集团,那么这次的动静真的就够大的了!

香江最顶级的英资财团,最顶级的银行与香江首富,同样是香江最顶级的银行!

双方面还真的说不准谁输谁赢!

不过四人心中还是更倾向于荣乐会取得这次胜利,毕竟怡和与汇丰是属于两个不同的势力,而荣氏投资与九州银行集团说到底其实都是属于荣乐的!

......

汇丰大厦!

蒲伟士放下了手中的电话,而坐在他对面的包约翰,也是一脸凝重的说道:“这次真的决定帮助怡和了?”

蒲伟士苦笑道:“荣乐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如果这次真的让荣乐收购置地成功,他的威望将会更高,连带着九州银行集团也会更加的受香江市民的青睐,到时候我们汇丰银行在香江的地位就更加的被动了。”

包约翰点了点头,知道蒲伟士讲的是实情,如果任由九州银行集团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不用等到97中银发展起来,很有可能在这个时间段内,九州银行集团就会在香江的业务超过汇丰银行。

......

怡和集团!

西门凯瑟克早就已经赶了过来,而此时置地的总经理鲍富达也已经坐在西门凯瑟克的办公室了。

“汇丰银行已经同意贷款给我们了,立即发布通告,怡策也将以每股10港元的价格收购置地的股份,同时我让你联系的置地股东,联系的怎么样了?”西门凯瑟克询问道。

在赶来怡和之前,西门凯瑟克已经通知了鲍富达,让他立即联系置地的众多股东,希望能够溢价收购他们手中置地的股份。

鲍富达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说道:“已经跟他们联系了,不过现在他们并没有给出准确的回复,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与荣乐之间的斗争,同时选择了观望,认为置地的股价还会再次上涨,所以回应我们的寥寥无几!”

“哼,果然是共富贵容易,同患难难,当初置地在怡和的手中,他们每年能够拿到多少的分红,现在却选择了壁上观!”西门凯瑟克虽然已经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但是内心依然十分的气愤。

想了一下,西门凯瑟克继续问道:“北边给出回复了吗?”

“已经回复了,不过同样不容乐观,对方说道这是香江本地的商业竞争,他们不便过多的参与,而且我听他们的意思,荣乐已经直接联系了最高层,他们这次帮不上什么忙了!”鲍富达回答道。

“哼,难道他们就不担心,我们怡和彻底的退出香江,而这样所导致其他英资财团的恐慌吗?”西门凯瑟克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已经隐晦的提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荣乐直接与最高层通话,依照北边最高层对荣乐的重视程度,他们是不会因为我们的缘故,而让荣乐寒心的!”鲍富达无奈的说道。

“哼!”西门凯瑟克再次冷哼一声。

......

东方明珠,荣乐的办公室内。

荣乐同样也是刚刚放下电话,他的电话自然是打到了上京,荣乐也给萧老分析了香江的情况,怡和早就已经迁册百慕大,很显然他们是不信任以后香江的发展,而他们提到的可能引起英资财团的恐慌,也不过是他们的手段而已。

不过让荣乐开心的是,萧老对於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清楚,也就是说所谓的干预,不过是香江这边的代表自己决定的,这也让荣乐更加坚定了历史是不会改变的想法!

“董事长,怡和刚刚发布了通告,他们已经获得了汇丰的支持,也将收购价提升到了10港元每股。”梁博韬向荣乐汇报道。

“市场上现在什么反应?”荣乐问道。

“大部分人都在选择观望,毕竟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与怡和的竞争已经开始,所有人都认为,置地的股价还会上升,而且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现在一些证券商的手中囤积着大量置地的股份,都在待价而沽!”梁博韬将股市的情况告知了荣乐。

荣乐:“现在我们收购了置地多少的股份?”

“3.6%!”

“放出去消息,收购置地股份的每股价格,提高到12港元每股,同时说明我们荣氏投资已经持有置地30.8%的股份,这个价格只维持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荣氏投资将停止在股市上对置地股份的收购!”

“同时通知置地,我们荣氏投资将以置地最大股东的身份,在三个小时后,召开置地的股东大会!”

......

就在东方明珠的二楼,香江联合交易中心的大厅,此时所有证券公司的代表都在盯着置地的股价,同时所有人也都在盯着荣氏投资与怡策的代表,今天他们的决定,将会决定着这些证券商们能够获利多少。

这个时候已经并入到九州银行集团的皇朝证券代表,直接将将公司的决定喊了出来。

“荣乐果然财大气粗啊,竟然直接每股提高了2港元的收购价!”

“我们要不要抛售?”

“先不着急,这应该是荣乐放出来了的烟雾弹,我们先看看怡和的对策再讲!”

“可是荣氏投资已经说了,12港元每股的收购价格只维持一个小时,如果错过了,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我说了这是荣乐放出来的烟雾弹,怎么可能一个小时就让荣氏投资的收购到置地4.7%的股份呢!”

这个时候还没有人想到荣乐最终的目的是置地全面收购私有化,在他们看来荣乐只需要成为置地最大的股东就可以了。

置地在香江人心目中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几十年来一直都是香江地产界当之无愧的龙头,而荣乐旗下虽然也有众多的商业大厦,但是这些商业大厦却分散在荣氏投资旗下的各个集团公司内,所以很多人一直还都坚信,置地才是香江中环的物业之王!

当然也有人认为12港元的价格已经非常合适了,随即将自己手中置地的股份挂了出来,瞬间便被人收走了。

怡和那边自然也接到了消息,西门凯瑟克没想到荣乐竟然如此果断,自己这方,刚刚决定跟上荣乐的报价,对方立即每股提高了2港元。

鲍富达看着西门凯瑟克铁青的脸色,问道:“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西门凯瑟克沉声道:“还能怎么办,自然是跟着提价了!”

鲍富达欲言又止的说道:“可是,我们现在是在跟着他们的步伐再走,我们手中的股份本就少于荣氏投资,如果是这样地话,即便是我们将收购的价格,提升到与对方一样的价格,也不占有任何的优势啊!”

西门凯瑟克询问道:“我们现在拥有置地多少的股份?”

“28.31%,只比昨天多了2.31%。”鲍富达失落的说道,此时他的心中已经隐隐的感觉到置地这次可能真的要易主了!

“先把收购价提上来,荣乐不是讲只收购一个小时吗?这说明荣乐的财力已经开始捉襟见肘了,只要挺过这一个小时,我们还是有胜算的!”西门凯瑟克决定道。

......

“荣生,我是亨利凯瑟克!”

这个时候荣乐接到了怡和集团的幕后大佬亨利凯瑟克的电话。

亨利凯瑟克虽然已经退居幕后,去了英伦,并且将怡和主席的位置让给了自己的弟弟西门凯瑟克,但是大家都知道怡和真正的话事人是这位亨利凯瑟克。

“凯瑟克先生,你好,不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何贵干?”荣乐问道。

“荣生,我认为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置地的未来!”亨利凯瑟克在电话中并没有太多的惊慌。

“哦,难道凯瑟克先生,有意出售置地的股份?”

“如果荣生真的想要成为置地的大股东,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亨利凯瑟克讲道。

亨利凯瑟克的态度,让荣乐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亨利凯瑟克竟然同意自己成为置地最大的股东。

“愿闻其详!”

“我知道荣生在香江的投资策略,尤其是在大酒店集团一役中,荣生的表现更是让人钦佩,不过这也让鄙人看到了我们双方可以合作的基础!”亨利凯瑟克讲道。

“请继续!”

“我们怡策出售一部分的手中的股权给荣氏投资,保证荣氏投资在置地最大股东的身份,但是荣生对待置地的态度,可以与对待大酒店集团的态度一样,保证我们怡策对置地的管理权,这样地话,岂不是两全其美吗?”亨利凯瑟克讲出了自己的计划。

荣乐摇了摇头,道:“这次恐怕要让凯瑟克先生失望了,我们荣氏投资对置地的计划与大酒店集团的并不一样,我们对於置地有着自己的发展计划,并不打算单纯的做一个置地的最大股东!”

亨利凯瑟克在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沉声讲道:“荣生,现在距离97还有几年的时间,现在的香江依然在英伦的统治之下,荣生如果执意收购置地的话,有没有想过将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