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农女致富记 > 2740 成亲(下)

2740 成亲(下)

作品:农女致富记 作者:秦喜儿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1931 更新时间:19-09-11 19:35

就这样,一行人马,浩浩荡荡地往皇城进发。

有好事地知道今儿个一大早摄政王带着八抬大轿出了皇城,这眼瞅着吉时都快要到了,人还没来,莫不是这亲事又黄了?

于是,一伙好事地就拉了个摊子在皇城门口等着看看究竟咋回事。

这些人平时都是走马遛狗的,最爱看的就是个热闹了,可是这回,他们可不只是看热闹那么简单。要知道,这摄政王可是大清朝的功臣,就连安平公主也让大清的国力上了好几个台阶。

他们对今日成亲的这一对新人,心中只有无上的崇敬和期待。

前两回没瞧见二人成亲,也不知道这回会不会有啊,所以说,一群人是操碎了心。

这摄政王和安平公主是咋回事啊,人太后娘娘都已经赐过三回婚了,还不结吗?这不是闹人心吗?

于是乎,这一群人坐在皇城的大门口,派了人四处去打探消息。

有往清园去盯梢的,有往摄政王府去盯梢的,还有往皇宫门口那边去瞧稀奇的,还有往城门外头去瞧的。

真是怪事了,今儿个腊八,这冬天都到了,前几天冷飕飕的刺骨,今日这太阳好的穿多了衣裳还嫌热,果真是艳阳高照,是个吉利日子啊!

几个人坐了一圈,聊了一圈,操心了一上午,终于,有下人回来了!

在城门外望的那个,听到似乎有一大队人马来了,忙跑出好几里以外去看,等到看到那一眼都看不到尽头的红时,诧异地忙回来禀告,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大事大事啊!”伙计跑的腿都要断了,看到那么盛大的场面更是看的心都在抖。

“什么大事,你究竟看着啥了?”有好事地人问道。

“看到了,看到了。”伙计长舒了一口气,接过也不知道是谁递过来的水仰头就喝了下去,顺气了这才接着往下说:“小的看到城外好几里之外,有好多人、好多车。”

好多人?好多车?

“啥意思?”

“摄政王,摄政王骑着高头大马过来了!”下人总算说了句完整的话。可大家还是听不懂啊。

就在这时,守在皇宫门口的那位也气喘吁吁地来了:“来了来了……”

啥来了?

“皇上,皇上出宫了,往城门口这边来了!”

啥?皇上都出宫了?

操心的这几位一听,把这一合计,一拍手。

“成了!这回总算是结成了!”

也顾不得说话了,直接找了个容易看热闹的地方看热闹了。

果然,约莫两刻钟的功夫,城门大开,大红色的绸缎从城门上悬挂了下来,整个城门一派红艳艳的。老百姓瞧见了,便都往城门口这边挤来。

早就已经在这里蹲守的侍卫将看热闹的百姓给拦住了,就看见,从皇宫那边缓缓地驶来一辆奢华的马车,马车上头坐着的,不是皇上还有谁!

这下子也没人敢拥挤了,齐刷刷地跪下了:“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在刚请完安不久,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放声大喊起来:“快看,快看外头。”

果然,有脖子长的,眼睛尖的往外头看,就见一大队红艳艳的车马走了过来,一路上鞭炮齐鸣、鼓乐喧天。

在为首的挂着红绸子上的高头大马上坐着的,赫然就是摄政王秦曳之啊!

“是摄政王,是摄政王!”人群顿时沸腾了起来。好在提前设置了关卡,不然的话,人人都要跑到前头去看,压根就没路了。

舒天赐坐在舆撵之中,听到人群的惊呼,他的嘴角咧出一丝微笑。

提心吊胆了那么久,终于来了。

一旁的齐松激动的说道:“皇上,前头摄政王带着安平公主来了。”

舒天赐嗯了一声,伸手拨开了舆撵的车帘子,齐松忙过去,将车帘子揭开,挂在了挂钩上。如今没了视线遮挡,前头赫然骑着高头大马走过来,一脸红光满面的人,不是秦曳之还有谁!

再看看在他的身后紧跟着过来的八抬大轿,轿子被围的水泄不通,将里头的人都安排的妥妥当当,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看了看那顶大红色的轿子,什么都看不到,可他偏偏就是想多看两眼,等看完了之后,他不由得低头,心中一片酸涩。

舒天赐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心中高兴,高兴她终究是找到了一个好归宿,还是难受,难受她终将离自己远去。

秦曳之也发现了前头皇上的舆撵,忙骑着马走了过来:“皇上……”

“朕来观礼,子夜不必多礼。”舒天赐笑着说道。

这是他们的成亲典礼,他来就是为了给他们撑腰的,他绝对不能让她有半分的委屈。

车队进了城,紧跟在后头的就是嫁妆和聘礼了。待看到身后跟来的十里红妆,件件都是上好的金丝楠木的箱子,里头也不知道是放了什么珍贵东西,众人也都惊讶地瞠目结舌。

人人都感慨说道:“安平公主可深得摄政王的喜爱,看看这成亲的架势,十里红妆都不及这一次啊!”

大家都很朴实,喜欢用成亲典礼铺张的奢华来判断新郎对新娘的重视,看到这一眼看不到头,满眼满街的人,更是感慨摄政王对新娘子的宠爱。

果然,车队在老百姓的高声祝贺声中,终于在吉时之前赶到了摄政王府。在王府门口看到的,更是比之前的还要热情。

就摄政王府门口被围的水泄不通,刚刚好留下一个马车和过人的地方,其它的地方连只狗都钻不过去。

几乎全京城的官员都来参加婚礼了。

那不是废话嘛?皇上都来了,他们敢不来嘛?

这是其一。

其二,待看到这般奢华的铺张时,老百姓就是看个热闹,可是其它的人不这样看了。他们看的是摄政王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