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未来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1369章 护短的元始

第1369章 护短的元始

作品:诸天最强大佬 作者:七只跳蚤 分类:科幻未来 字数:4135 更新时间:21-05-12 17:0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诸天最强大佬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燃灯道人神色凝重,傻子都能够看出这一座大阵没有那么简单,就连燃灯道人这等存在都感觉到了为难。

其实想一想也正常,如果说随手可破的大阵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被摆出来与他们做赌呢。

好歹那是一座城关,随便那一座大阵来做赌,真当楚毅等人是傻子吗?

广成子、云中子等人也是看着煞气冲天的九曲黄河大阵,如果说先前他们还是信心满满,自认为除了那寥寥几座传说中的大阵之外,天下之间没有什么阵法是他们破不了的。

结果看到这一座大阵,就连广成子都暗暗心惊不已。

早就听说截教中人于左道旁门造诣极深,谁曾想云霄仙子竟然还有这么一座可怕的阵法啊。

姜子牙修为浅薄,在他眼中,九曲黄河大阵同一般的阵法没有多少区别,就算是知道九曲黄河大阵可能不简单,可是他对阐教有信心啊。

阐教十二金仙尽皆在此,这世上还有什么阵法能够难得住阐教众人吗?

抱着这般的想法,姜子牙看向燃灯道人道:“燃灯老师,破阵之时需要什么准备,我等会全力安排。”

燃灯道人这会儿哪里有什么破阵之法啊,这会儿看姜子牙一副对他信心满满的模样,差点翻手一巴掌将姜子牙给拍飞出去。

深吸一口气,燃灯道人看向广成子道:“广成子,你们且入阵试一试这大阵的具体底细如何!”

广成子也不是傻子啊,燃灯道人能够看出的,他一样也可以看得出,燃灯道人让他去试探大阵的成色,这不是让他去趟雷吗?

不过先前还说着会听从燃灯道人调遣的话,这会儿要是直接拒绝的话,岂不是自己打脸自己吗?

目光一扫,广成子目光落在一道身影之上,这人正是先前来投的散修乔坤。

乔坤做为散修,对阐教那叫一个敬仰有加,之所以前来辅助西岐,便是因为阐教的缘故。

这会儿被广成子给盯上,乔坤先是一愣,心中泛起无限的欢喜。

心中正激动之间,广成子开口笑道:“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

乔坤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连忙道:“在下乔坤,一介散修而已,拜见广成子仙长。”

广成子微微一笑道:“吾等欲破此大阵,却是要有人引动此阵,如此方可看出大阵虚实,不知道友可愿入阵试上一试?”

乔坤也不傻啊,闻言面色微微一变,他还不想死呢,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正迟疑之间,广成子道:“我观道友与我阐教有缘,若是道友肯入阵的话,我可以做主,收你为我阐教记名弟子,他日立下功勋,便是登堂入室,正式拜入玉虚宫也不是不可能。”

听到广成子这么一说,乔坤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直接就懵了,拜入玉虚宫,成为圣人门徒,这是何等的机缘啊。

抓住,必须抓住,哪怕是拼了性命也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会儿就算是有人告诉他,入阵只有死路一条,乔坤也会毫不犹豫的前往,对于他这种没有跟脚的散修来说,能够拜入玉虚宫,哪怕只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那都是无可抵挡的诱惑。

乔坤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我这便入阵。”

乔坤昂起脑袋,在不少来投的散修羡慕的目光当中,大步向着九曲黄河大阵走了过去。

燃灯道人本来想坑广成子一把,却是没想到广成子还有这般的操作啊,他总不能拒绝,非得让广成子入阵吧。

燃灯道人只是冷哼一声,满是不屑的看了广成子一眼。

可是广成子就像是没有看到燃灯道人的神色一般,目光落在乔坤的身上,微微叹了口气道:“此人若是真的有运道活下来,便是送他一场造化又如何?”

显然广成子方才那话并非是骗乔坤的,毕竟乔坤当真可以从九曲黄河大阵当中活着走出,那绝对是运势惊天之辈,收入玉虚宫也不会辱没了玉虚宫。

乔坤行至九曲黄河大阵之前,看着前方大阵,心中颇有些惴惴不安,可是想到广成子的承诺,乔坤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念动之间,就见一柄白玉伞浮现在其头顶之上。

这却是乔坤祭炼的护身宝物,白玉伞看上去颇为不俗,但是却不过是一件后天祭炼的宝物罢了,比之那些先天灵宝来,简直差了太多。

乔坤头顶白玉伞,身形一跃直接进入了九曲黄河大阵当中,刚刚进入其中,一道煞风席卷而来,当场就将乔坤卷入其中。

白玉伞绽放出柔和的光芒试图庇护乔坤,可惜那白玉伞根本就挡不住煞风一卷,当场便化作了齑粉。

至于说乔坤,也不比白玉山强多少,同样是被那一股煞风卷过,身死道消,就连尸身都没有留下。

一道真灵自九曲黄河大阵当中飞出,直奔着岐山封神台而去。

乔坤入阵甚至都没有坚持几个呼吸便身死道消,九曲黄河大阵的凶险之处可见一般。

有句话叫做窥一斑而见全貌,乔坤用自己的性命为阐教众人探路,无论是燃灯还是广成子都看出了九曲黄河大阵的根本乃是镇压大阵的混元金斗,只要摘下混元金斗,九曲黄河大阵的威能便可去了八九分,再想破阵自是易如反掌。

淡淡的看了广成子几人一眼道:“此阵虚实吾以探查清楚,尔等可敢入阵摘了那混元金斗,破此大阵?”

广成子稍稍沉吟一番,点了点头道:“有何不敢。”

其余众人也是齐齐点头,这个时候他们代表的是阐教的脸面,即便是十二金仙私底下再如何的不睦,该齐心的时候还是知道齐心的。

以广成子为首,十二金仙齐齐走出,遥遥看了楚毅、云霄等人一眼,只听得广成子大笑一声道:“楚毅、云霄,你们且看好了,我等前来破阵。”

话音落下,广成子等十二金仙直接走进九曲黄河大阵当中,顿时无尽的煞气化作刀剑席卷而来。

煞气侵蚀着一众人的护体神光,毕竟做为得道金仙,护体神光可谓是诸邪辟易,有护体神光护持,丝毫不必灵宝护身差。

然而这煞气对于护体神光明显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就算是有护体神光抵挡煞气侵蚀,广成子等人心中却是生出明悟,那就是单凭他们的护体神光至多能够坚持一炷香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在这一炷香的时间内,他们无法摘下混元金斗破阵而出的话,那么他们到时候就要以肉身去扛煞气的侵蚀了。

如果说真到了那种程度的话,他们绝对会遭到重创,便是被煞气削去顶上三花、胸中五气也不是不可能。

楚毅看着广成子等人走进九曲黄河大阵当中,一颗心紧跟着悬了起来。

九曲黄河大阵是不是能够困住广成子等人说实话楚毅根本就不担心,他真正担心的则是坐镇阐教玉虚宫的那位。

万一那位见到弟子遭劫,忍不住出手的话,恐怕到时候也只有通天教主出手才能够保全他们的性命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进入九曲黄河大阵当中的十二金仙,楚毅心底却是泛起一股冲动,要不要趁机将十二金仙给弄死。

只是想到这点,楚毅就有一种兴奋之感,不过楚毅也不傻,他也知道当真是将十二金仙给统统弄死了,送十二金仙上榜,元始天尊不疯了才怪。

广成子、云中子等人也是看着煞气冲天的九曲黄河大阵,如果说先前他们还是信心满满,自认为除了那寥寥几座传说中的大阵之外,天下之间没有什么阵法是他们破不了的。

结果看到这一座大阵,就连广成子都暗暗心惊不已。

早就听说截教中人于左道旁门造诣极深,谁曾想云霄仙子竟然还有这么一座可怕的阵法啊。

姜子牙修为浅薄,在他眼中,九曲黄河大阵同一般的阵法没有多少区别,就算是知道九曲黄河大阵可能不简单,可是他对阐教有信心啊。

阐教十二金仙尽皆在此,这世上还有什么阵法能够难得住阐教众人吗?

抱着这般的想法,姜子牙看向燃灯道人道:“燃灯老师,破阵之时需要什么准备,我等会全力安排。”

燃灯道人这会儿哪里有什么破阵之法啊,这会儿看姜子牙一副对他信心满满的模样,差点翻手一巴掌将姜子牙给拍飞出去。

深吸一口气,燃灯道人看向广成子道:“广成子,你们且入阵试一试这大阵的具体底细如何!”

广成子也不是傻子啊,燃灯道人能够看出的,他一样也可以看得出,燃灯道人让他去试探大阵的成色,这不是让他去趟雷吗?

不过先前还说着会听从燃灯道人调遣的话,这会儿要是直接拒绝的话,岂不是自己打脸自己吗?

目光一扫,广成子目光落在一道身影之上,这人正是先前来投的散修乔坤。

乔坤做为散修,对阐教那叫一个敬仰有加,之所以前来辅助西岐,便是因为阐教的缘故。

这会儿被广成子给盯上,乔坤先是一愣,心中泛起无限的欢喜。

心中正激动之间,广成子开口笑道:“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

乔坤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连忙道:“在下乔坤,一介散修而已,拜见广成子仙长。”

广成子微微一笑道:“吾等欲破此大阵,却是要有人引动此阵,如此方可看出大阵虚实,不知道友可愿入阵试上一试?”

乔坤也不傻啊,闻言面色微微一变,他还不想死呢,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正迟疑之间,广成子道:“我观道友与我阐教有缘,若是道友肯入阵的话,我可以做主,收你为我阐教记名弟子,他日立下功勋,便是登堂入室,正式拜入玉虚宫也不是不可能。”

听到广成子这么一说,乔坤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直接就懵了,拜入玉虚宫,成为圣人门徒,这是何等的机缘啊。

抓住,必须抓住,哪怕是拼了性命也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会儿就算是有人告诉他,入阵只有死路一条,乔坤也会毫不犹豫的前往,对于他这种没有跟脚的散修来说,能够拜入玉虚宫,哪怕只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那都是无可抵挡的诱惑。

乔坤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我这便入阵。”

乔坤昂起脑袋,在不少来投的散修羡慕的目光当中,大步向着九曲黄河大阵走了过去。

燃灯道人本来想坑广成子一把,却是没想到广成子还有这般的操作啊,他总不能拒绝,非得让广成子入阵吧。

燃灯道人只是冷哼一声,满是不屑的看了广成子一眼。

可是广成子就像是没有看到燃灯道人的神色一般,目光落在乔坤的身上,微微叹了口气道:“此人若是真的有运道活下来,便是送他一场造化又如何?”

显然广成子方才那话并非是骗乔坤的,毕竟乔坤当真可以从九曲黄河大阵当中活着走出,那绝对是运势惊天之辈,收入玉虚宫也不会辱没了玉虚宫。

乔坤行至九曲黄河大阵之前,看着前方大阵,心中颇有些惴惴不安,可是想到广成子的承诺,乔坤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念动之间,就见一柄白玉伞浮现在其头顶之上。

这却是乔坤祭炼的护身宝物,白玉伞看上去颇为不俗,但是却不过是一件后天祭炼的宝物罢了,比之那些先天灵宝来,简直差了太多。

乔坤头顶白玉伞,身形一跃直接进入了九曲黄河大阵当中,刚刚进入其中,一道煞风席卷而来,当场就将乔坤卷入其中。

白玉伞绽放出柔和的光芒试图庇护乔坤,可惜那白玉伞根本就挡不住煞风一卷,当场便化作了齑粉。

至于说乔坤,也不比白玉山强多少,同样是被那一股煞风卷过,身死道消,就连尸身都没有留下。

一道真灵自九曲黄河大阵当中飞出,直奔着岐山封神台而去。

乔坤入阵甚至都没有坚持几个呼吸便身死道消,九曲黄河大阵的凶险之处可见一般。

【如有重复,请稍后刷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