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未来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1363章 气运流逝

第1363章 气运流逝

作品:诸天最强大佬 作者:七只跳蚤 分类:科幻未来 字数:4207 更新时间:21-05-06 00: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诸天最强大佬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连绵的大营之前,姬发深吸一口气,暗暗给自己鼓劲,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

他之所以最后选择奉命前来,更重要的是他在赌伯邑考的性情。

伯邑考仁孝之名并非是假的,这一点别人不清楚,他姬发做为伯邑考的兄弟又如何不知道自家这位兄长的性情究竟如何。

在姬发看来,伯邑考的仁孝对于西岐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如今西岐需要的是强硬的君主,而非是一位仁孝的君主。

奈何伯邑考的名分大位乃至影响力都不是他所能够抗衡的,所以面对伯邑考继承西伯候之位,他不管心中有什么样的想法也只能咬牙认了。

迈出脚步,走进大营之中。

本以为迎接自己的可能是未知的命运,却是不曾想刚进入大营便见伯邑考率领着一众文武相迎。

微微一愣,姬发反应过来,本来一颗悬着的心也随之落下。

既然伯邑考带人相迎,那就说明伯邑考对他绝无恶意,不然的话就不会带这么多的人前来见他了。

快步上前,姬发冲着伯邑考便是一礼道:“臣弟见过兄长。”

伯邑考上前一把拉住姬发的手道:“二弟不必拘礼,你我兄弟,何故如此见外。”

拉着姬发的手,在姬发颇为不解的目光当中走进了大帐之中。

姬发敏锐的感受到几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顺着那几道目光看去,其中一人眉发须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联想到他所收到的消息,姬发立刻就明白过来,此人十之八九便是姜子牙了。

至于说另外几道目光的主人,一者是姬奭,一者是南宫适。

这两人都是伯邑考的支持者,只是让姬发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两人看他的目光那么古怪呢。

心中一紧,姬发不禁有些担心起来,难道说他猜错了不成,伯邑考召他前来真的是要对他不利吗?

就在姬发心思转动的时候,伯邑考神色一正,目光扫地在场一众文武,这些文武差不多代表了西岐一方一半以上的文武重臣,若是能够得到这些人的认可,那么便相当于得到了西岐的认可。

伯邑考深吸一口气,环视众人缓缓道:“诸位想来也知道,本候已经决定明日便同太师一同施展钉头七箭书咒杀赵公明与那云霄,若是一切顺利便罢,若然事有不顺,本候身死,那么这西伯候之位便由二弟姬发承继……”

“什么!”

姬发猛然之间抬头看向伯邑考,就像是做梦一般,他难以置信的看着伯邑考,似乎是想要看伯邑考究竟是想要做什么,难道说是在试探自己不成?

然而伯邑考同他对视,眼中毫无试探之色,满是真诚。

“兄长,你……”

姬发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钉头七箭书又是什么,为什么伯邑考施展钉头七箭书会做出这么坏的打算,甚至还将他从西岐招来以防备万一。

伯邑考冲着姬发摇了摇头,示意姬发不要多问,姬发只能闭上嘴巴。

而这会儿伯邑考看着一众人道:“诸位可曾记下了吗?”

面对伯邑考,一众人沉默了一阵,并没有什么动静,而伯邑考冷哼一声道:“怎么,本候还没死呢,难道话就不算数了吗?”

“我等不敢,我等谨遵侯爷之命。”

一众文武连忙应声答应下来。

摆了摆手示意一众人退下去,而大帐之中剩下了姬发、姬奭、南宫适、姜子牙几人。

这会儿伯邑考冲着姬发道:“二弟想来心中一定是有许多的不解吧,为兄这便给你解释。”

随着一番解释下来,伯邑考总算是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知晓伯邑考要去拼命搏上一搏咒杀赵公明、云霄这等仙道强者,不知道为什么姬发心中竟然隐隐的生出几分激动。

不过姬发连忙将心思压下,看着伯邑考,脸上露出担忧之色道:“兄长,此等凶险之事有岂能由兄长来做,不若……不若由我来吧。”

伯邑考深深的看了姬发一眼,缓缓摇了摇头道:“我为西伯候,身负气运,这事只能由我来做,你却是做不得。”

先前陆压道人已经说过,这钉头七箭书非气运磅礴之人不可施展,因此这人选几乎就锁定了他和姜子牙。

如果说其他人能够替代的话,伯邑考绝对不会犹豫,关键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替代他啊。

拍了拍姬发的肩膀,伯邑考道:“二弟,若是我真的有什么不测,西岐便拜托你了。”

说着不理姬发如何反应,目光盯着姬奭还有南宫适二人道:“你们二人且紧记我之命令,不可违背。”

南宫适、姬奭对视一眼,微微一叹,恭敬领命。

这会儿伯邑考向着姜子牙笑了笑道:“却是让太师见笑了。”

姜子牙捋着胡须微微笑道:“侯爷说笑了,此为人之常情也,更显侯爷有人情味。”

神色一正,姜子牙看着伯邑考道:“若是侯爷已经拿定了主意,我们这便前去见陆压道人。”

伯邑考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

没有再去理会姬发、姬奭、南宫适等人,伯邑考一脸洒脱之色的同姜子牙出了大帐直奔着陆压道人所在而去。

大帐之中,姬发看着伯邑考远去的身影,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感叹。

一直以来他总是认为伯邑考太过仁孝,缺少果决以及狠辣之心,如今看来,他是真的小瞧了自己这位大哥。

自己这位大哥的担当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以己度人,姬发不禁想如果说自己换在伯邑考的位子上的话,是否能够做到伯邑考这般呢?

不知道为什么,姬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了解自己这位大哥。

一直到伯邑考的身影消失不见,姬发这才回神过来,而这会儿姬奭冲着姬发冷哼一声道:“姬发,希望你不要忘记兄长对你的信任以及殷切期望。”

这边伯邑考同姜子牙二人出了大帐奔着陆压道人而来的时候,无论是燃灯道人等人还是陆压道人皆感应到了二人的举动。

大帐之中,一众阐教众人不禁露出钦佩之色,伯邑考竟有如此之决心,说实话真的是出乎他们的预料。

就连姜子牙,他们一直瞧不上的废物,这会儿也一改先前的印象,对于姜子牙的观感一下好了许多。

毕竟拜申公豹所赐,姜子牙的名声在阐教当中那可真的不怎么样,所以这些人在大军之中对于姜子牙并没有什么尊敬之意,哪怕姜子牙负责调度全军兵马,理论上对他们也有着一定的约束,可是没有谁将姜子牙放在心上啊。

然而如今却是不同,姜子牙以自己的举动赢得了一众人的认可。

陆压所在大帐之中,陆道人忽然之间开口道:“既然来了便进来吧。”

随着陆压道人话音落下,伯邑考同姜子牙二人掀开帘布走进了大帐之中。

姜子牙冲着陆压道人一礼道:“陆压道长,姜尚同侯爷已然决定施法咒杀赵公明以及云霄二人,还请道长能够相助我们。”

看着姜子牙以及伯邑考,陆压道人神色一正道:“你们可是真的决定了吗,要知道一旦失败,你们二人十之八九是扛不住反噬的,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伯邑考笑了笑道:“道长尽管布置法坛便是。”

陆压道人闻言哈哈大笑道:“好,不曾想西伯候竟然有如此之豪情,既如此,本道人便助你们施法。”

钉头七箭书的法坛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只需一钉头书以及弓箭、草人、两盏灯火。

不过这次陆压道人要一次诅咒两人,那么这钉头书便需要两份。

好在钉头七箭书于陆压道人而言不过是一件宝物,最重要的是诅咒之法,所以陆压道人完全可以复制一副钉头书来。

两座法坛很快便被筑起,看得出陆压道人似乎也想借机好好地出一口恶气,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将法坛给布置好。

当做好了一切,陆压道人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向着伯邑考、姜子牙二人道:“法坛已备好,还请两位上来书符结以焚之,同时一日三拜,待得二十一日之后,便可拜去赵公明、云霄二人三魂七魄,介时以弓箭射之,定可取二人性命。”

虽然说时日长了一些,可是这钉头七箭书如果事先没有防备的话,中招之下自身根本就没有一丝察觉,待到有所警觉之时已经晚了。

姜子牙、伯邑考二人上前,各自焚烧符结,然后冲着那法坛之上书着赵公明、云霄名讳的草人三拜。

就见二人拜下,原本摆放在法坛之上没有丝毫异样的草人微微一颤,就像是被拜动了一般。

看到这般异象,伯邑考、姜子牙二人不禁神色一震,这说明陆压道人的秘法有效啊。

只不过拜下去的一瞬间,伯邑考还有姜子牙却是敏锐的感受到冥冥之中自身气运在疯狂的流失。

气运昌隆之辈倒也罢了,可是如果说是运气不好的人的话,只怕就是那一拜所流失的气运便足够让其当场身死道消了。

难怪非是气运所钟之人不可施展钉头七箭书,实在是这钉头七箭书的代价太大了,如果说不是其威力也非常惊人的话,恐怕也不至于会被陆压道人视作压箱底的手段之一。

这边汜水关之中,自西岐大军退去,接连两三日,西岐一方便没有什么动静,这让楚毅等人很是疑惑。

经过两三天的歇息,大军多多少少恢复了几分战斗力,这个时候如果西岐大军来攻的话,恐怕就占不到什么便宜了。

这天楚毅等人出现在城关之上遥遥向着远处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的西岐大营看了过去。

千里眼、顺风耳二人也跟在一旁,这会儿金大升冲着千里眼、顺风耳道:“千里眼,快说说看,你们都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高明高觉兄弟二人实力虽不怎么样,可是神通却是无人可比,只要他们愿意的话,看清楚千里之外,聆听千里之外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如今二人盯着那西岐大营,尤其是千里眼扫视西岐大营,不放过任何一处可疑所在。

“咦!”

千里眼目光看过一处的时候不由的惊呼一声,面带讶异之色。

注意到千里眼的异样,几人不见看了过来,袁洪盯着千里眼道:“怎么样,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高明目光收回,脸上带着几分不解之色道:“方才我观西岐大营之中,似乎比之前日多了两处祭坛。”

已经借助封神榜单恢复了过来的赵公明也在一旁,这会儿闻言不禁好奇的道:“多了两处祭坛?难道说西岐一方眼见强攻奈何不得我们,便想要施展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不得不说这次赵公明还真的说中了,楚毅闻言则是眉头一皱,看向高明道:“高明,仔细看看,那祭坛有什么奇特之处?”

听得楚毅这么说,高明忙向着那祭坛处看了过去,很快便将祭坛的布置看了个清楚明白。

“回帝师,那祭坛之上有一草人,草人头部以及脚步各有一盏灯,边上放着一小巧弓箭……”

神色一凝,楚毅下意识的道:“当真是钉头七箭书!”

本以为有自己插了一脚便不会有钉头七箭书的事了,却是没有想到西岐一方还是将钉头七箭书这一阴损的咒术给施展了出来。

准确的说应该是陆压道人想要报复赵公明、云霄,这才立下了祭坛,祭出钉头七箭书。

这天楚毅等人出现在城关之上遥遥向着远处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的西岐大营看了过去。难怪非是气运所钟之人不可施展钉头七箭书,实在是这钉头七箭书的代价太大了,如果说不是其威力也非常惊人的话,恐怕也不至于会被陆压道人视作压箱底的手段之一。

这边汜水关之中,自西岐大军退去,接连两三日,西岐一方便没有什么动静,这让楚毅等人很是疑惑。

经过两三天的歇息,大军多多少少恢复了几分战斗力,这个时候如果西岐大军来攻的话,恐怕就占不到什么便宜了。

这天楚毅等人出现在城关之上遥遥向着远处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的西岐大营看了过去。

【如有重复,请稍后刷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