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致深爱过的你 > 第380章专门打脸

第380章专门打脸

作品:致深爱过的你 作者:柠檬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108 更新时间:16-10-18 18: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致深爱过的你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三个月后。

清晨,阳光顺着落地玻璃窗落在果冻的小床上,越城看着小家伙有点手足无措。

自从果冻生下来,他每次抱果冻都是小心翼翼的样子,很怕会出什么问题。

我见越城站在床边发呆,走过去伸手把果冻抱起来,往越城面前一送。

“你这个做爸爸的,都没抱过自己的孩子,说出去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我觉得我看着就好了,或者等她大一点点在抱,她现在这么小,我粗手粗脚的会不会弄疼果冻?我真的很害怕呀……”

越城的话还没说完,我直接把果冻放在了怀里,尽管这不是他第一次抱果冻,但他还是异常紧张,瞬间,身体和精神就进入到高度戒备的状态,仿佛抱孩子这件事情,是比他之前那些争斗更可怕的事情。

果冻也很是不配合,好像是故意要给她爸爸找麻烦,躺在越城的怀中,她很是不老实,又蹬又踹,又打挺,一刻都不老实,给人一种随时随地都会掉下来的感觉。

越城抱着果冻没有一分钟,额头上已经是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水,他求助的看着我,还自言自语说:“这小丫头真是不老实,一点都不淑女,也不知道随谁……”

我看他如临大敌的样子,笑呵呵说:“大家都说女儿随爸……”

“我小时候和老实听话的好不好?”越城反驳说。

我哼了一声,将果冻从他怀中抱了回来。

“越城,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果冻真的是欺负越城,到了我怀里,立刻就老实了。

越城看着在我怀里安静的,只会咯咯笑的果冻,‘恨’的咬牙切齿,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后悲惨的未来,很不满的嘟囔说:“易之之,你以后不会联合果冻一起欺负我吧?”

“跟你说正经事情,别转移话题!”我瞪了一眼越城:“我打算把许哲的女儿抱回来,当我们的孩子,跟果冻一起养,我名字都起好了,就叫果汁吧……”

我的话还没说完,越城扑哧一声笑出来:“果冻,果汁,之之,要是以后我们再生个孩子,你打算叫什么,叫果脯么?”

顿时,我被越城咽的说不出话来,我抱着果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才不要你管!”

自从把果汁接过来后,越城便开始全面接管了照顾小果冻的工作。

他是个好奶爸,会帮两个孩子洗澡,还会替果冻换尿布,然而,这样看幸福的生活,偶尔也会有些幸福的小意外。

那天,准备睡觉前,越城自告奋勇的给果冻换尿布。

我当时并没有管他,十分钟后,我以为他换好了尿布,跑到儿童房间去看,去看见他正一本正经的果冻说话。

“小果冻,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很明确的问过你,你还有没有便便,还很耐心的等了你很久才开始打尿片,为你擦拭你嫩嫩的屁股,为什么就在我即将给你穿上新尿片的那一刻,你居然呈喷射状的将金灿灿的礼物射在你的小床、小凉席,小衣服上?”

“好吧,这些是你的财产,我可以不干涉,可为什么你还要把礼物送到我手上和胳膊上,你以为我的手是你的尿片吗?”

“喂,小家伙,我在对你进行严肃而认真的批评,你居然咧嘴笑,看眼睛都笑弯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呢?难道你就没有丝毫的愧疚感?你不睡觉,还要影响爸爸妈妈的休息,这样是不对的!”

“嗯,你还笑,好吧,那我告诉你,这次事件已经严重影响了咱们之间的友谊,不要以为你对我笑,对我撒娇据可以轻易获得我的原谅,看你以后的表现吧!”

越城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收拾凌乱的战场,然后抱起果冻,准备再去给她来次大清洁。

我依靠在门口,咯咯的笑个不停,越城转身看见我,抗议说:“之之,偷听别人说话不是好习惯……”

“哈哈,越城……”我拿出手机,将刚才的录音播放出来:“以后我要告诉果冻,你是有多嫌弃她,越城你惨了!”

越城瞪大了眼睛看我,他完全没想到我会有这手,愤愤不平的说:“之之,你这个当妈的不能这样,你要做个好榜样!”

我笑着往卧室走,才不搭理越城在身后的抗议。

我们一家四口幸福的生活了半年后,越城开始重整创世,不过,这一次他给自己定下了死规矩,每天工作的时间不可以超过九点,每周末都要陪两个孩子去公园玩。

果汁和果冻的感情特别好,果汁很护着自己的这个妹妹,哪怕是我和越城,稍微对果冻凶一点的话,她都会抗议。

而她犯了错误,我们对她凶的话,她总会很乖。

偶尔,越城会问我:“之之,为什么果汁对果冻那么好?哎呀呀,以后在家里三个女人一起欺负我,我还要不要活了,不行,我要壮大咱们家男同胞的队伍……”

每每越城这样说后,晚上他就会对我进行一番蹂躏,蹂躏狠了,我身上会有他留下的痕迹,或轻或浅。

果汁虽然还小,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她眼睛很尖,总会发现那些痕迹,然后会很吐字不清的乌拉乌拉说:“爸爸……又……欺负……妈妈……”

每当果汁这样说,越城都会纠正她:“果汁呀,爸爸没有欺负妈妈,爸爸是在努力给你创造个小弟弟出来……”

果汁歪着头,一脸懵懂的看着越城,然后很傲娇的将头扭到一旁,哼了一声,脚步不稳的跑到我怀里。

临近过年的时候,已经有一年时间没联系的彤姐给我们打来电话,她说越白敏珠想要见见我们。

自从我和越城举办了一场很低调,却很庄重的婚礼后,越白敏珠便主动提出去教会办的静养中心,跟她一起去的还有彤姐。

接到电话,越城询问我的意思,我不能阻止越城和越白敏珠见面,便同意陪他一起去。

时隔一年,我们在跟越白敏珠见面,恐怕会有很多不同的感触。

然而,我们一家四口拖家带口的出来,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见了宋祈恩,他提着一大包礼物迎面走来。

果汁一看见宋祈恩,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去,果冻在我怀中,也挣扎着要过去。

宋祈恩走到我们面前,笑呵呵说:“越城,之之,你们不行呀,看来这两个孩子,还是跟我这个干爹比较亲,你们呀,太失败了!”

我没好气的瞪了宋祈恩一眼,这家伙这一年活得那叫一个潇洒自在,宋氏集团的事情他根本不操心,拿着股份分红,在外人看来,宋祈南倒像是给宋祈恩打工的一样。

宋祈恩什么心都不操,动不动就出去玩一趟,回来后,又赖在我们家刷存在感,天天都陪着两个孩子疯,两个小孩想不跟他好都难。

“你这么一大早就给我们拜年来了?”我皱眉看着宋祈恩:“你都说是孩子的干爹了,红包呢?红包快点拿过来,少说废话!”

宋祈恩压根就没搭理我,转身往我家的方向走,他一边走,还一边嚷嚷:“你们快点过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宋祈恩说的如此信誓旦旦,样子又这么急切,虽然我和越城都不太相信他真的能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但我和越城还是跟在他身后回了家。

宋祈恩如今到我们家,就跟到自己家一样随意。

进了客厅,宋祈恩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的看着我和越城,他这个样子的确很少见,让我跟越城也不得不跟着认真起来。

我们对视了半分钟,宋祈恩忽然大笑说:“我恋爱了……”

我和越城都被他的话吓了一大跳,他恋爱了?这会不会也太快了点,就在我和越城结婚时,宋祈恩还说,不放弃,要挖墙角,越城为了这句话,还狠狠的教训了下宋祈恩。

对,是狠狠的教训了下。

两个人就像是半大孩子那样,约在体育场见面,两个人都穿着运动装,面对面站着。

宋祈恩是那种很能挑事,却不平事的那种,越城在自由搏击的上很有造诣,打嘴炮的话,越城可能说不过宋祈恩,可是如果真是一对一的单挑,越城可不怕宋祈恩。

“那个,越城,你看哈,你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你看咱们两个大庭广众之下打架,是不是不太好呀?越城,俗话说的好,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要是动手的话……”

然而,宋祈恩的话没说完,越城就送了他一个侧勾拳的做礼物。

那天的战况到底如何,越城和宋祈恩都没说起过,不过,他们不说,我也能猜个大概。

宋祈恩脸上基本就没好地方,越城也是嘴角受伤。

打架输掉的宋祈恩,嘴巴上还是不肯服输:“越城,你这人真是不讲究,人家都说打人不打脸,你专门打我脸,怎么的,是不是觉得我比你帅,所以你羡慕嫉妒恨……”

宋祈恩说这话时,正好是他旅行休息期,在我们家借住,越城当时一句话没说,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声,转身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