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致深爱过的你 > 第379章岁月静好

第379章岁月静好

作品:致深爱过的你 作者:柠檬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203 更新时间:16-10-18 18: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致深爱过的你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越城和林豪赞坐定,两个人都没着急说话,柳梅拉着我走到一旁的边桌坐下。

“之之,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是绝对不会让豪赞做对你们不利的事情。今天我带着小佑来,就是为了时刻提醒他,让他不要忘了他答应我的事情。”

柳梅的话让我很是意外,心情无比复杂。

“这样会影响你们的关系吧?”我问了句废话。

她笑笑说:“以前那么多年,都是我在体谅他,替他隐忍着。如果这一次他不能考虑我的感受,我们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柳梅说着,苦笑了下,我能看出来,她在这场感情中,已经付出够了,她现在需要林豪赞的付出。

只是不知道,林豪赞会怎样选择,她是在赌,一场豪赌。

我很想问柳梅,林豪赞到底跟她承诺了什么,但到最后,我这话也没问出来。

我和柳梅在这边闲聊的时候,越城和林豪赞那边也进入了主题。

越城没召集开口,而是把主动开口的机会给了林豪赞。林豪赞也不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问:“越城,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么?”

“你应该很清楚吧?”越城淡淡的反问:“既然你要跟我打马虎眼,那我就挑明了跟你说。我知道上次许哲从我这里逃出去,是你的功劳,至于他这次自杀,有没有你的‘功劳’,我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越城故意停顿了下,他视线盯着林豪赞看,林豪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但很快,他的神情又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见状,越城继续说:“对于许哲的死,我不发表任何的意见,毕竟他也算是罪有应得,但是如果你想要算计我的话,那我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说着,越城将放在身边的公文包拿了过来,然后将里面的文件放在桌上,轻轻推到林豪赞面前。

“你先看看这个……”说着,越城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看着林豪赞。

林豪赞心里其实已经猜出来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但还是佯装镇定的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林豪赞表情淡定的看完这些东西后,双手交叉的放在桌上,目光灼灼的看着越城。

沉默片刻,他淡淡说:“越城,你收集这些东西费了很长时间吧,这些东西你不是应该藏好,怕被人知道么?为什么要拿出来给我看?”

“我之所以给你看,是想明确的告诉你我的底牌是什么,也让你对付我的时候更加有的放矢。”越城脸上仍旧带着浅笑。

这样的越城看似是对林豪赞投降了,可实际上,这样的越城才是真正可怕的。

林豪赞深呼吸,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想多了,我不会对付你。”

“希望如此。”越城打断林豪赞的话:“今天我找你来,就是想把话说明白了,对于那个位置,我已经没有兴趣了,我想要的只是跟之之,还有果冻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只要你不来破坏我的生活,我也绝对不会想要去破坏你在仕途的前程……”

说到这里,越城停顿了下,然后继续说:“我想我说的够明白了,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

林豪赞沉默不语,过了大约有五分钟,他才开口:“你说的是真的?你不会想要那个位子了?”

越城点了点头,林豪赞长长的松了口气。显然,他一直将越城视作竞争对手,现在他知道越城已经不想在仕途上继续发展下去,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风淡云清的闲聊了一会儿。大概是因为将话说开了,林豪赞晚上的时候邀请我和越城吃饭,气氛还算融洽。

吃过饭,我和越城没有开车回来,而是拉着我的手步行往回走。

我将头靠着越城胳膊上,走出很远,我忍不住问:“跟林豪赞谈好了?他真的不会想要害我们了么?”

越城点点头说:“嗯,都谈好了,他现在知道我心思不在仕途上,也就没必要冒风险对付我。如果这样他还想着对付我,那真的是活够了……”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我问。

越城侧头看看我,神秘一笑说:“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之之,我不光想要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我还想让这场婚礼得到家人的祝福,你爸爸那边就算了……”

“你是想让越夫人真心实意的接受我?”没等越城的话说完,我试探着问。

越城点了点头。我眉头微皱,没说什么,心里却知道这有多难,越白敏珠对我的仇恨,是深入到骨子里的,她怎么可能轻易的原谅我。

越城似乎是看出我在担心什么,他摸着我的头发说:“别担心,一切有我。”

跟林豪赞见过面的第二天,越城回了一趟越家老宅,此时的越华君因为严重酗酒,已经被送到疗养院去强行戒酒了。

老宅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人,越白敏珠和彤姐。彤姐被越城抓到之后,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就只能回到越家老宅。

越白敏珠的状态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她喜欢坐在自家阳台看庭院里的绿草和鲜花。

状态不好的时候,她就睡觉。越城的运气不错,去的那天,越白敏珠精神状态还好。

越城推着她走到花园里,母子俩个肩并肩的坐在凉亭里,都没着急开口说话。

过了两三分钟,越白敏珠忽然握住越城的手,她最近这短时间暴瘦,手如同鸡爪一样枯瘦。

越白敏珠握着越城的手有点颤抖,良久,她才开口:“阿城,你恨我么?”

面对这个问题,越城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凝视着前方,不去看越白敏珠一眼。

越城没有急于回答越白敏珠的话,他嘴角挂着笑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如果我说我恨你,你会伤心么?”

越白敏珠愣了一下,攥着越城的手力道突然大了很多。

“阿城,希望你不要……”

“其实我很矛盾……”越城侧过头看向越白敏珠:“因为你是我的母亲,我总是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要去对你有负面的评价,可是你做出的那些事情,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刺痛我的心,你是当妈的,你应该设身处地的考虑下,如果当年我生下来的时候,被人抱走,你会怎么样……”

“当然,我说这些也许根本改变不了你什么想法,因为你是个固执的人……”

“阿城,你不要这样,妈妈知道错了。”没等越城的话说完,越白敏珠哭着说。

“是真的知道错了,还是因为无法面对现在的生活,不得不做出的妥协?”越城笑看着越白敏珠,伸手在他瘦弱的脸颊上轻轻抚摸了下。

“妈妈……”越城忽然说,起身抱了下越白敏珠,在她耳边轻声耳语:“你知道我心里想要的是什么,如果你心里对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母子情,就请满足我的心愿……”

说着,越城的手在越白敏珠的后背轻轻拍了下。

越白敏珠没说话,泪水顺着她眼角流下来,她的时代已经过去,她没有死的勇气,就只能苟延残喘的活着。

她曾经最看重的尊严,如今被她自己狠狠的踩在脚下。母子俩个拥抱了许久,最终越城松开了越白敏珠,他将她推回到别墅里。

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下,转身离开。

三天后,越城在接到彤姐的电话后带我回了越家老宅,那一天尽管家里没邀请客人,可越白敏珠还是打扮的光鲜亮丽。

她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茶几上摆着一个首饰盒,她让我和越城坐在对面,即便是到了现在,她也无法对我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

她眼中仍旧残留着高傲,却迫于现实的无奈,她微笑着说:“之之,你跟阿城坎坎坷坷过了这么久,也算是患难见真情,希望以后,你可以永远的陪着他,照顾他,不离不弃,不让他……”

话没说完,越白敏珠就已经泣不成声,她是多想自己能永远的陪在儿子身边,可是她心里很清楚,今天过后,她在越家的生活,就此谢幕。

昂起头,越白敏珠伸手擦了下眼角,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将茶几上的首饰盒往我面前推了推。

“这是越家祖传的首饰,只属于越家的嫡媳妇,收好吧。”越白敏珠说这话时,眼神满是五味杂陈。

我看了眼越城,他点点头,我将首饰盒捧了起来,瞬间,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千金重。

我知道越城心中是有鸿鹄之志的,他可以放弃仕途,但他心中还有个商业帝国的梦想,而我要做的就是陪在他身边,见证他东山再起。

我们从越家老宅出来,当大门重重关上时,我忽然觉得,一个时代就此落幕。

一年后,我和越城无意间路过已经破败的越家老宅时,春风卷着往事迎面扑来,所有的情景全都重叠。

一瞬间,我仿佛重归旧日。

我拉着越城的手,沿着悠长的马路,走在夕阳里。

“越城,如果有一天我不在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会去找你!”

“那如果还是找不到呢?”

“在继续找!我会一直找!一直一直一直找!花一辈子找!直到找到你为止!”

微风夹着杏花,一片,两片……

越城脑中闪过曾经在书中的看到的一句话——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大概就是现在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