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致深爱过的你 > 第378章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

第378章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

作品:致深爱过的你 作者:柠檬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369 更新时间:16-10-18 18: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致深爱过的你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越城和我进到病房后,便将房门关上,越城拉过两张椅子,摆在病床床头的位置。

许哲不说话,越城也不说话,要说比耐性,许哲真的比越城差远了。最终,许哲败下阵来,他终于忍不住扭过头看着越城说:“越城,你为什么要把我抓回来,你真的想让我一直火在你的掌控之下?别做梦了,除非你一直找人看着我,否则,早晚有一天我会从你手里逃出去的,然后我会东山再起,在回来报复你……”

“越城,我告诉你,我没有输!我没输!”说到这里,许哲仰头狂笑起来,他这个样子,让我不由怀疑他是不是疯了。

面对许哲并不友好的态度,越城只是笑笑,这大概就是胜利者和失败者之间的区别,因为胜利了,所以什么都可以不去计较,也就显得风淡云清了。

“许哲,你其实有办法逃出我的禁锢,可你不敢去做,你说你自己是斗士,从来不服输,可在我看来,你就是个胆小鬼,是个极度自私自利的人。我让你继续在我眼皮子底下活着,就是为了让你看看,我们大家活的有多好!”

越城的情绪也有点激动,他话说到这里,稍微带了点颤音,所以他故意停顿了下。

“我有办法掏出你的禁锢?什么意思?”许哲对于其他的话根本没听进去,他关心的始终是如何逃走。

“自杀呀!”越城耸耸肩说:“许哲,自杀的方式有很多,不用我交你吧?”

许哲愣住了,他没想到越城会说这样的话。他不要自杀,他没活够,他不想自己的人生就这样被定格。

许哲不敢想象自己死后会是什么样子。

“你不敢吧?”越城嘲讽的说:“许哲,既然你不想继续治疗,那就不要治疗好了,我把你带走,你能活多久,就看你的造化了……”

许哲沉默了很长时间,他在权衡他是继续留在医院里,有更多机会逃出去,还是跟越城走,有更多机会逃出去。

最后,他选择了跟越城走,他把宝压在了林豪赞的身上,他相信,他既然可以救自己一次,就可以救自己第二次,毕竟,林豪赞对越城也是相当忌惮的,他一直想除掉越城,这一点许哲很清楚。

只要林豪赞这个心思没有改变,那自己对林豪赞来说,就是有价值的,这样想着,许哲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跟越城走。

越城点了点头,淡淡说:“既然你决定了,那明天我就给你办出院手续……”

越城是不想多看许哲一眼的,他说完这话,站起身就准备走。这个时候,我拉了一下越城的手,示意他等下,我有话跟许哲说。

从我跟着越城进来,到越城准备离开,许哲对我采取的态度就是视而不见。

我想他对我的仇恨,要比对那些人仇恨加起来还多,因为如果不是我有心的算计,也许他不会输的这样惨。

越城挑眉不解释的看我,我表情凝重的说:“我就只跟他说一句话。”

说完,我将头转向许哲:“许哲,你想不想看看自己的女儿?”

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说出这话,但是,很明显的,许哲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

他眉头紧皱,似乎是在做思想斗争,但他的纠结只持续了几秒钟,便很果断的说:“我不想,谁知道那是谁的孩子!”

我点点头,没在多说什么,拉着越城的手走了。

第二天,越城给许哲办出院手续的同时,我让人把许哲的女儿抱来了。

小家伙比之前强壮了很多,也大了很多,虽然还不会说话,咿咿呀呀的很可爱。

带她来的王姐,是我自己找的保姆,虽然人很本分,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很难再轻易的相信人。因此我对她的太多,也只是很普通的雇佣态度。

王姐知道在我身边发生的事情,所以也很能力理解我。

她抱着许哲女儿,很随意的说:“夫人,你跟果冻差不多一边大,不如你就留下她,让她跟果冻一起生活,两个小孩子在一起的话,也不会太寂寞……”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王姐见状,也没在多说什么。

等越城把许哲带上车的时候,我抱着许哲的女儿走到车旁,当时的车窗玻璃是开着的,因此,许哲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手中抱着的孩子。

他女儿如今的样子,已经可以看出有许哲的模样,鼻子眼睛都很像。

许哲刚看到他女儿的时候,一下子就愣住了,不论他多么心狠,当他看到这个跟他是那么相像的小家伙时,眼眶也微微的湿润了。

人都说,人在要死前自己是有感觉的,我不知道这话有多少的准确性,但那天,许哲的确做出了反常的事情。

他呆愣了几秒钟后,小声试探说:“易之之,你可不可以把她抱近点?”

我点点头,抱着孩子走到车旁边。越城的手下害怕许哲耍花招,当我走过来的时候,立刻有两个保镖上前,看着许哲的一举一动。

对于这些人的举动,许哲视而不见,他伸出手,很轻的摸了摸宝宝的手,像是怕碰坏了一样。

许哲的女儿胆子其实还算很大,平时也不怎么怕生人,人逗她的时候,总会咯咯的笑,可是不知为何,许哲的手刚碰到她的手时,小宝宝居然哇哇的哭了起来,还一脸嫌弃的将头扭到了一边。

许哲脸色有点尴尬,他讪讪一笑,像是自言自语说:“坏事做多了,连自己女儿都嫌弃……”

我听他这话,心里多少有点酸酸的感觉,想要试着让宝宝跟许哲亲近下,可惜却一点效果都没。

许哲见状,摇摇头说:“算了,我能看一眼她,就已经很好了,你抱她回去吧……”

一边说,许哲一边挥挥手,样子像是在赶我们走。

我点点头,抱着孩子往回走,等我上了楼梯,许哲忽然又喊:“易之之,你帮我好好照顾她,所有的多是我欠你的,你别算在孩子身上……”

听到他的话,我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他,淡淡的说了句:“许哲,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一颗执着报复的心!”

我的话,不知触动了许哲哪根敏感的神经,我话音刚落,他就催促张亮快点开车走。

这是许哲第一次见他的女儿,也是许哲最后一次见他的女儿。

父女两个匆匆见一面,不知彼此会留下多少印象。我想,许哲应该会永远的记住女儿的模样,而小宝宝,随着时间的推移,应该很快就忘记这个在她生命中,只出现过几分钟的男人。

当晚,我让王姐把小宝宝留在医院。

半夜的时候,我被小宝宝的哭声吵醒,她没有尿,喂奶也不吃,无论怎么哄,都是在哭。

她哭了大概又十来分钟,嗓子都哭哑了,后来,才逐渐的不哭了,躺在小床上睡觉,小手放在脸旁,也不知道是做梦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她时不时的会抽动下身子,样子看上去十分的难过。

第二天,张亮替越城来看我的时候,给我带来了个惊人消息,昨晚上,许哲死了,死于一场火灾。

因为越城将许哲关在了一个郊区的平房里,周围没人家,都是空旷的荒地,加上火灾发生时,正好是半夜,等看守许哲的人发现火灾,拨打火警电话,火警赶来的时候,那个平房只剩下一片瓦砾灰烬了。

许哲早就被烧成一具焦炭,完全看不出模样。

看守许哲的人后来回忆这件事时,一个个的后怕不已,他们记得,许哲之前说要喝酒,让人给买了瓶白酒。

过了三四个小时,他又说要抽烟,让人给他买了一包烟,以及一个打火机。

又过了两三个小时,就发生了火灾。

火灾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都说不好,但根据已知的事情,以及后来法医勘察给出的结论,我做出了这样的猜测。

许哲在要了那瓶白酒之后,将酒倒在了自己身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将自己活活的烧死了。

他分明有很多种自杀的方法,为何会选择这种,我们都猜测不出原因。真正的原因,也许只有许哲自己知道,然而,他却永远都无法再说出真相。

许哲的身后事,都是由许哲妈妈操办的,她并不知道许哲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女儿,我和越城也没打算告诉她。

许哲妈妈觉得是我和越城逼死了许哲,她很希望我们能去参许哲的葬礼,并且给他道歉。

对于这种无理的要求,我们都不会答应,因此,在办完许哲葬礼后,他妈妈带着他的骨灰回了南城,彻底的从我们生活中消失了。

许哲的头七过后,越城打电话把林豪赞约了出来,有些话,是该挑明说了。

越城将和林豪赞的见面地点,约在了茶馆,那一天,他特意没有穿西服打领带,而是换了一套麻布的衣服,手腕上还挂着一串珠串。

我看他这样,忍不住打趣说:“越城,可惜现在不是夏天……”

“嗯?”越城停下手中的动作,挑眉看我。

我笑笑,解释说:“现在要是夏天,你就可以那一把扇子,亮相的时候那么一打,应该会很气派吧……”

越城听了我这话,也是笑笑,伸手在脸上掐了一把,他想了想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没想到越城会提议让我跟着去,我楞了一下,犹豫着想想,最后还是决定跟越城一起去了。

我们到了越城之前已经订好的雅间时,林豪赞还没来。越城将带来的黑色公文包放在身旁的椅子上,要了一壶上好的明前龙井等林豪赞。

林豪赞倒也没摆太大的谱,踩着点来的。

原本我以为林豪赞会是自己来,没想到他却是带着柳梅和小佑一起来的,这不但让我很意外,同时也让越城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