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致深爱过的你 > 第377章来生她一定会幸福

第377章来生她一定会幸福

作品:致深爱过的你 作者:柠檬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269 更新时间:16-10-18 18: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致深爱过的你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听到张亮的汇报,越城面色一下子就凝重起来。

他之前还想过要怎么处置葛青,这是个相当棘手的事情。最初大家之所以没有怀疑葛青,是因为她跟我关系还不错,而且她本性善良,更重要的是,谁都不认为她跟我们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恩怨,足以让她做出这样冒险的事情。

可事实上,仇恨可以让人失去理智,和判断力。

长叹一声,越城缓缓开口:“葛青那边怎么处理了?”

“遗体先放到了殡仪馆……”张亮话说到这里,就没再继续往下说,而是将目光看相越城。

如果只是一般情况下的自杀,张亮是可以做主处置的。可是葛青是偷走果冻的帮凶,张亮不确定越城会怎么处理,所以也就不敢冒然吩咐下面人怎么做。

“祈恩那边的情况如何?”越城沉默片刻,又问。

“宋先生身体已经在逐步的恢复了,他也知道了葛青自杀的事情,你要过去看看他么?”

“嗯,去看看他。”越城说着,走到车边,打开车门上了后排。

车子行驶了二十五分钟,到了宋祈恩所在的医院,越城到的时候,宋祈恩正在医院的花园里晒太阳。

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小凉亭里,护士远远的站在一旁。

宋祈恩似乎早就预料到越城会来,越城刚走进医院花园,他就冲他招了招手,越城走了过去,张亮很识趣的没有跟过来,而是回车子里等了。

越城走进凉亭,宋祈恩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没说话。越城坐下,宋祈恩伸手冲他要烟。

“你现在的身体能抽烟?”越城问。

“少来点没事,反正他们看不到。”宋祈恩坏坏一笑。

越城知道自己没办法劝住宋祈恩,便给了从烟盒中掏出一根烟递给他,两人抽了两口,最终还是越城打破了沉默:“葛青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大办是不可能了,她家也没什么亲人,我想在她姐姐的旁边给她买块地方,活着的时候,两个人没办法在一起,死了就让她们两姐妹做个伴吧。”

宋祈恩说这话时,视线一直望着前方,眸光中有太多让人无法解读的含义。

“嗯,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我去跟之之说,希望她能够体谅下。”越城轻声说,其实,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真的很担心我会不同意。

毕竟葛青做了伤害我的事情,也间接的伤害了果冻。

“我相信她会理解,她是个大气的人。”宋祈恩侧头看着越城,淡淡说,紧接着,他又感叹一句:“想一想,他们姐妹两个也是够不幸的,遇到我这样的男人……”

没等宋祈恩说完话,越城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要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一切尽在不言中。

越城跟宋祈恩又看了会儿风景,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起身离开。

回到车上,越城让张亮去忙墓地的事情,越城则来医院这边看我。

此时的我已经得到果冻被救出来的消息了,因为害怕我情绪激动,会影响到身体,他们并没跟我说果冻被喂食了安眠药的事情,只跟我说果冻眼下情况很好。

我知道他们这些做手下的,不可能跟我说实话,我也就没难为他们,而是默默的等越城过来。

越城刚进到病房,没有打针也没机器监控的我立刻从床上跳下来,跑到越城面前,死死的将他抱着。

两天都没有休息的越城,此时是一脸的疲惫,但他还是强打着精神,伸手抚摸我头发,然后把我打横抱起来。

“地上多凉呀,光脚下来,小心弄坏身子。”他一边说,一边走到病床旁将我放在病床上。

“越城,我想去看果冻……”我坐在床上,一脸期待的看他,我真的真的很怕他拒绝我。

越城佯装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嗯,那你先洗个澡,等下吃了饭,我就带你去看果冻!”

我没想到越城会答应的这么爽快,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伸手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笑着说:“怎么傻住了,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可自己去了!”

他话音刚落,我又从床上跳下去,冲进了卫生间。

我洗澡的时候,主治医生正好来查房,越城看见他,就询问他有关我身体的状况。

“越先生,令夫人目前的身体状况还不错,但是她是否会染上毒瘾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确定……”

越城点点头,担忧的看向卫生间的方向。我洗好澡出来,换上越城特意给我准备的新衣服。

“先去吃饭!”从医院出来后,越城说。

其实我心里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去看果冻了,但我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越城特意带我吃的粤菜,因为比较清单,我狼吞虎咽的将饭菜吃完,擦了擦嘴,期待的说:“越城,现在我们可以去看果冻了吧?”

越城点点头,挽着我的手,从餐厅走出去,他很用力的握住我,生怕我丢了一样。

我们到儿童医院时,院领导和医生已经得到消息,都已经准备好了。果冻喝下去的安眠药药效已经过了,她躺在小病床里,掉着奶嘴,大眼睛忽然个不停。

我回头看同行的医生,问她:“不是说宝宝经常叼着奶嘴不好么?”

“果冻刚刚经历那样的事情,她叼着奶嘴的话,会让她产生安全感。”医生解释。

我点点头,想了下又问:“我现在可以抱抱她么?”

医生点了点头,在护士的帮助下,我将果冻抱起来,当她在我怀中不停扭动的时候,我突然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那种母女之间的牵肠挂肚,是根本无法用言语相容的。

越城一直站在我身边,他的手放在我肩膀上,很用力,我能感觉到,此时的他,情绪也是相当激动的。

我抱了果冻许久,后来是在越城的强烈要求下,我才将果冻放回到小床上。

我又站在床边逗她,果冻对我逗她反应的稍显缓慢,不过当时处于兴奋状态下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我和越城一直在儿童医院待了三个小时,才往回走。回来的路上,越城把宋祈恩对葛青后事的安排跟我说了。

听完,我沉默不语了许久,越城以为我不愿意,他便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会去跟他说的……”

“不是……”我摇摇头:“就按照宋祈恩说的办吧,其实,葛青也是个很可怜的女人!”

越城听我这样说,微微点了下头。

因为葛青算是横死,又没有人什么亲人,越城和宋祈恩商量后决定第二天就把葛青的葬礼办了。

葛红的旁边的墓地本来已经被别人买了,不过因为越城已经下了死命令,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将那块墓地买下来,所以,张亮就花了多百分之二十的价钱把墓地买了回来。

参加葛青葬礼的人不多,除了我、越城、以及宋祈恩之外,就只有张亮的。

在我们来参加葬礼之前,越城已经让人把葛青自杀的消息告诉给了许哲,他知道对于许哲这样的人来说,这消息对于他来说不会有任何的出触动。

但他还是坚持这样做了。

葛青火化之后,宋祈恩给她买了最好的骨灰盒,然后亲手捧着骨灰盒从熔炼房走到了墓地。

又亲手将骨灰盒放进了墓地,当师傅盖上墓地时,我们几个都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师傅忙完离开。

我和越城一起走到葛青的目前,因为果冻事件的缘故,我不可能跟她鞠躬,最终,我们选择了上花。

我听说葛青生前最喜欢的是百合花,便买了一大束摆在她墓碑前。临来的时候,我麻烦张亮替我准备了个水晶花瓶,里面放了水,还有鲜花保鲜剂,我将花插好。

然后对等在一旁的墓地看护人员说:“麻烦你每三天来换下水,水里放一袋鲜花保鲜剂,如果话败了,就请给我打电话,我会让花店的人来送鲜花。”

这些事情我当然不会让工人白做,我承诺每个月给他一千五百块钱。后来,这个工人可能觉得自己只做这点工,就拿这些钱,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他一有时间,就跑过来帮着打扫葛青的墓,后来连葛红的墓地也一起帮忙照顾了。

我和越城做好这一切,就退到了一旁。

宋祈恩站在葛青墓前,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他恭恭敬敬的给葛青磕了三个头。

多余的话他没说,一切都在不言中。

我们往回走的时候,才注意到葛青墓地旁有一棵松树,看上去很是生机勃勃。

“来生,她一定会幸福……”我说。

等车子行驶出墓园时,天空开始下雨,不大,很小的那种,我从窗外看灰蒙蒙的天空,心中莫名有点伤感,这样的季节,这样的细雨,似乎是在暗示我们,很多人都会在最近的日子迎来自己的人生的结局。

比如,葛青,比如,再次被越城重新控制起来的许哲。

因为他,许多人的人生都发生了改变,同样的,他需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责任。

从墓园回来,越城跟我回到医院,他把我送回到病房,然后要去找许哲,在我强烈的要求下,他迫于无奈,最终答应带我一起过去。

上次许哲外逃被越城抓住后,许哲便拒绝配合治疗。

但因为越城有下命令,所以最后医院方面对许哲采取了强制措施。因此,当我们到达许哲所在的病房时,他听见了动静,却没有回头看一眼。

他连看向窗外,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