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致深爱过的你 > 第375章得意的笑容

第375章得意的笑容

作品:致深爱过的你 作者:柠檬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362 更新时间:16-10-18 18: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致深爱过的你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确保车子不会出意外后,林豪赞松开了拉着越城的手,越城直接冲过来,徒手拽开已经变形了的车门,将我从车里救了出来。

“越城……”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清楚来人后,我小声的喊了一声。

“我在,我在,不要怕,没事了!”越城死死的将我抱在怀中,只是一晚上的时间,我们却像是经历了生死离别一样。

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刷刷的流下来。

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远处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很快,救护车就停在我们附近,有医生和护士,将我和许哲抬上了车,越城是不想再跟我离开哪怕一分钟,于是,他不顾医护人员要当场先给他进行包扎的建议,上了我所在的救护车。

他握着我的手,我觉得好累好累,想睡觉。

“之之……”越城将我的手放在他脸颊上,轻轻摸索。

“果冻……”我小声说。

“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等下许哲醒了,我就去逼他说出果冻的下落……”

当救护车离开那个废弃工厂时,工厂内传来更大声音的爆炸。

越城抬头去看那个工厂,整个工厂都塌陷了下去。

后来他们跟我说这些时,我忍不住在心中感概,幸亏我们几个出来的,及时要不然的话……

我不敢往下想后果会是怎么样的。

等我被送到医院,医生说我外伤到不是很严重,可被许哲注入的毒品有点麻烦,许哲将计量掌控的很好,他给我注射的计量,既不会让我当场低调,可又会让我对这东西产生依赖性。

听医生这样说,越城用拳头狠狠砸了下墙壁,低声骂了一句混蛋。

许哲的狡猾完全超出他的想象,真是任何一种可能都考虑到了。

如果不是因为宋祈南这个变数的突然出现,估计越城到现在也不会找到我。

其实,这场交锋越城并没有正面的打赢许哲,只是老天比较偏向他而已。

“需要解毒么?”平复下情绪,越城淡淡的问。

医生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还需要观察一下才知道,我们这边会配合治疗……”

医生知道越城是什么人,因此,他不敢将话说的太满,越城听医生这样说,很想发火,可到最后,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微微点头,说了声好。

想了下,越城又问医生:“许哲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他的情况比较糟糕,现在还处在昏迷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醒过来之后,他是什么样的状态也不太好确定……”

医生继续用比较保守的说法回答越城的话。

越城眉头微皱了下,他可不想许哲一直昏迷,他现在迫切的想让他醒过来。

“我去看看他。”说完,越城往许哲所在病房。

因为许哲的情况还不是特别的稳定,所以他的病房是特护的,越城站在外面,通过玻璃看他,此时的许哲,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了不少管子。

越城不知道自己在许哲病房门口,当他转身想走时,一个小护士端着托盘过来查房。

越城看到她,微微犹豫下,他走上前,询问她是否可以让他进去看看。

小护士打量了下越城,尽管特护病房是不允许人随便进去探视,可最后小护士左右打量下,看走廊上没人,就放越城进去了。

等小护士检查完,换好药后,越城在许哲病床前坐了下来。

越城盯着许哲看了半天,他发现许哲眼皮下的眼珠在动,他忽然就站起身,扒开许哲的眼皮,把手机调成手电筒,对着他眼睛照了下去。

强光刺激下,许哲眼睛下意识的紧闭起来。

“许哲,你醒了?”越城收好自己的手机,又坐回到自己之前的位置。

许哲苏醒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为了避免越城过来找他,他故意装昏迷。

真是没想到,自己本来挺好的演技,就这么被越城给撞破了。

许哲心里这样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大约过了一分钟,他才缓缓的睁开眼。

“越城,你还真是厉害,我这样都没瞒过你……”许哲缓缓说。

许哲虽然醒了,但他的身体还是很虚弱的,一句话说下来,许哲都给人一种气若游丝的感觉。

越城看着这样的许哲,是一点都没有可怜他,甚至越城觉得,跟他之前做的事情相比,眼下许哲所受到一切,根本不算什么。

“许哲,我来找你不是想听你说废话的,你知道我想听的是什么,说吧,果冻现在在哪里?”

越城冷声问,语气中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但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藐视众生的感觉。

兜兜转转这么久,许哲一直想要报复越城,想要夺走属于越城的一切,可到最后,他们的地位还是定格在最初那样。

许哲像是尘埃,越城好似阳光。

许哲知道自己现在算是彻底输了,但是他的性格决定他绝不会轻易的认输,于是他冷笑两声,过于激动的举动,让他的只笑了两声,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越城坐在原地,没有动,只是冷眼的看着许哲,过了几秒钟,许哲不再咳嗽,他看着越城,有些恳求的说:“麻烦你给我倒点水喝……”

越城盯着许哲看了片刻,最终还是很不情愿的起身给他倒一杯水,喝过水许哲的状态看上去好了不少。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果冻的去向了吧?”越城觉得自己对许哲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他如果在不知好歹,那他也就只能采取非常规的手断了。

许哲又开始笑:“越城,我是不会告诉你果冻在哪里的,我是肯定要死的,不能让易之之跟着我一起死,那我就让你女儿跟我在黄泉路上做个伴侣吧!”

“越城,要是失去这个孩子,易之之会很伤心吧,到时候他会不会跟你拼命?应该不会,她那么爱你,但我想你们两个以后也不会幸福了,会经常想起那个孩子,然后……”

许哲的话还没说完,越城站起身,直接将所有仪器都关掉,再许哲错愕的目光中,他走到特护病房门口,打开门,越城停下脚步淡淡说:“许哲,我相信我可以把果冻找出来,至于你嘛,不知道没了这些机器,可以活多久,当然我希望你活的越久越好,这样,我才可以慢慢的找你算账……”

“许哲,你这样的恶人,真的不可以死的太快,你需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受到应有的惩罚才行!”

说完,越城拉开门,大步的走了出去,再往会走的路上,越城掐着时间,过了有十分钟,他拉住一个护士,将许哲病房机器断电了的事情告诉给她。

小护士听越城这样说,一下子就慌了,匆匆跑到许哲的病房。

一进到病房,小护士就看见许哲呼吸急促,脸色苍白,她慌忙的把各种机器又都打开了。

恢复过来的许哲,抓住小护士的手问,是谁让她来的。小护士便将越城拉住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小护士不知道越城的名字,许哲却知道拉住小护士的人越城。

许哲闭上眼,想象着刚才发生的一起,原来越城比不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他想要的,不过就是耍他玩。

许哲想到这里,忍不住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如今,他已经不在乎自己将来会怎么样,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中祈祷,祈祷果冻可以按照自己之前原计划那样,被偷偷的运送出国。

过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还活着,如果她注定要被越城找到,那就让他们找到一句尸体算了。

许哲这样想着,他嘴角下意识的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容。

越城从许哲病房出来后,并没有立刻回我的病房,而是站在走廊,开始安排手下寻找果冻。

为了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越城决定去找彤姐谈谈。

当时彤姐被许哲扔在了废弃工厂,是越城的人将她救了出来,此时她的伤口已经处理好,越城给她安排了个宾馆,让她在那里休息,当然,越城还是彤姐身边安排了看着她的人,这些人都很隐秘,没有让彤姐发现。

等越城出现在彤姐面前时,彤姐一下子就跪到越城面前,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她的确是不喜欢我,加上越白敏珠想看孩子,她就把孩子抱了出去。

她想过她自己这样做会伤害到我,但她却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越总……”彤姐刚一开口,眼泪就刷刷的往下掉。

她知道越城自己一直很信任,可是她辜负了他,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越城。

越城瞥了她一眼,冷淡的开口问:“你知道果冻现在在哪里么?”

“具体在哪里我不知道。”彤姐低下头,小声的回答:“不过,我偷听到他们说,他们说要把果冻给葛青送去……”

越城皱眉,给葛青送去?怎么送,出事那天他让葛青陪着我回家,按理说她是没有时间的。

除非,葛青在我离开之后,也走了。

想到这里,越城立刻打电话给张亮,让他掉出那天我们小区的监控录像,然后给自己发过来。

当越城看到监控视频后,他终于有点弄明白事情的经过是怎么样的了。

在我离开小区大约半个小时后,葛青开着一辆车离开。

越城看到这里,记下车子的车牌号码,他又打电话将车牌号码给了张亮,让他查一下这个车的行车路线。

“越总,真的对不起,我真的……”等越城忙完,彤姐又开始哭着说。

“彤姐,之之知道你对她有成见,可是即便是这样,她对你一直还是很不错的,你居然做这样的事情,你知道果冻对于我和之之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不是傻子,应该很清楚事发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