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是你赐我的星光 > 第411章 雷肃枭(1)

第411章 雷肃枭(1)

作品:是你赐我的星光 作者:殷寻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102 更新时间:13-08-02 20:1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是你赐我的星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六个月后——

雷家老宅。

阵阵清脆的风铃声伴随着轻盈的夏风窜起,下人们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各自分内的事情,雷家老宅今天显得格外热闹,因为不但雷老夫人回到了雷家老宅,就连雷胤夫妇也搬回来一同居住,更重要的是——雷家终于多了一个小生命!

就在两个月前,麦溪顺利诞下宝宝,母子健康,在没有生下宝宝之前,麦溪还在担心万一照顾不好孩子怎么办,没想到,孩子一落地,她倒成了闲人,雷老夫人每天都抱在怀里不撒手,一睁眼就要看见孙子,有时候还会大半夜偷偷起来将孙儿抱到自己房间里,喜爱得不得了。

而雷胤更甚,自从有了儿子后,整个人都变了,一向工作狂的他只要一到下班时间久迫不及待地飞奔回家,大有与母亲争夺婴儿的决心,每次两母子都为了能够抱到宝宝而斗智斗勇的,结果苦了麦溪,只有喂奶的时候她才能痛痛快快地抱着儿子,其余时间,想要抱抱都难。

现在的雷胤,走起路来都是昂首挺胸的,比以往更神气了,当他站在生产室外得知自己有了儿子后,第一件事就拿起手机,很炫耀地对霍天擎说了句——喂,我有儿子了,长得帅极了!结果惹得霍天擎三天两头就往雷家跑,还总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跟小宝宝比美。

这一天午后,雷家多少有些安静下来,雷老夫人也午休了。静谧的主厅中,麦溪怜爱地看着婴儿车中的宝宝,他睡得很甜,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小脸,脸上尽是幸福。

一边的熏衣见状,轻轻一笑,“你们家也太逗了,尤其是你啊,你是宝宝的妈咪嘛,想抱宝宝竟然这么困难。”

一切考试行程办妥后,熏衣就被邀请到雷家老宅做客,见到宝宝的第一眼,她就彻底被迷住了。满月没多久的小家伙长得极其漂亮,从骨架轮廓上看,他完全继承了雷胤的样子,而五官轮廓则融合了雷胤和麦溪最迷人的地方,取其优点而生,如此一来,他不但是雷胤的小号翻版,还有着麦溪灵气十足的一面,要不然,所有见过小家伙的人都会爱不释手。

麦溪轻轻一笑,生下宝宝后的她多了一份母性的韵味,再加上她本身年龄就小,身体恢复得极快,娇小的身体变得更加玲珑有致。

“熏衣,你也看出来我有多可怜吧?其实宝宝应该睡在婴儿房的,可是宝宝的奶奶总会偷偷将他抱走,这不,我只能将宝宝放在这里的婴儿车中,我还能看着他,解解眼馋。”她虽然说得可怜兮兮的,不过从她的表情和言语不难看出浓浓的幸福感来。

熏衣好生羡慕,虽说她没有见过雷胤几面,不过也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故事,堂堂的雷氏总裁排除万难,不在乎外界的眼光,与自己的养女结合,现如今,两人之间的爱情反倒让人羡慕不已,再加上这个宝宝,实为羡煞旁人了。

“麦溪,枭儿长得好可爱哦,等他长大了一定是帅哥一位了,不知道又要惹得多少女孩子们伤心了。”熏衣喜爱得不得了,总是忍不住伸出手指来摸摸婴儿车中的宝宝。

孩子还没有出生,雷胤和雷老夫人就想好了足足不下百个名字,有男孩的,有女孩的,当宝宝一出生,便取名为雷肃枭,从名字看来,大气十足,有着雷胤一样的冷硬霸道风范,甚至可以说是有之过而无不及。

麦溪笑了笑,“我只要宝宝能够健健康康的成长就好了。”

“他看上去就很结实啊,跟雷先生一样。”熏衣看着婴儿车上的宝宝,“想想这个宝宝真是幸福,一出生不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将来他还要继承雷氏的一切,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豪门公子,光是这点,就会令人羡慕不已了。”

麦溪被她的言语逗笑了,看着她,“要我说呢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自己家的宝宝肯定要说好了,熏衣啊,你这么喜欢宝宝,干脆自己生一个喽!”

“麦溪,你在取笑我吗?”熏衣小脸一红,“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生宝宝?难不成你要我把枭儿抢走吗?”

“你敢抢走他啊,那整个雷家都能将地球给翻过来。”麦溪轻拍了一下宝宝,“我现在才知道这男人有时候也像个孩子似的,就说胤吧,他每次和婆婆抢宝宝的时候,就像是个孩子似的。”

熏衣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你婆婆也挺逗的。”

麦溪点头,又轻叹了一声,“婆婆这一生很不容易,在刚刚生下胤的时候就分离了,心中自然有着深深的遗憾,之所以这么疼爱枭儿,想来也是填补了心理空缺。”

熏衣点头,“是啊,雷先生以前总是冷冰冰的样子,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了,不但找回了母亲,现在又有娇妻和儿子,他啊,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不过要我说呢,你才是最幸福的,雷先生对你好好啊,为了怕你闷,整个雷家老宅又重新装修了一遍,我刚刚经过花园,天哪,一眼望不尽的并蒂莲呐,羡慕死我了。”

麦溪看着熏衣一脸由衷的羡慕之情后,忍不住说了句,“其实你也不用羡慕我的,要我看啊,你也离幸福不远了,要不说怎么要你也生个宝宝呢,说不准今年我就可以吃到你的喜糖了。”

“麦溪,你说什么呢,怪怪的,听不懂。”熏衣娇嗔了一句,瞪了她一眼,将视线落在熟睡的宝宝身上。

麦溪故意轻叹了一口气,“唉,你可以听不懂我的话,那我提一个人的名字,你总该会懂的。”

“什么?”

“就是——费夜喽。”麦溪眼底泛起狡黠之意。

熏衣的手指颤抖了一下,脸上也略过尴尬之色——

“费夜怎么了?我跟他又没有什么关系。”

“是吗?”麦溪歪头盯着她的小脸,自然将她一脸的不自在看在眼里,笑了笑,“我怎么记得费夜上次去普罗旺斯的时候,是跟你同居了呢?”

“什么同居啊,他只是租客而已。”熏衣连忙解释,心,却在微微泛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