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是你赐我的星光 > 第407章 笨男人?好男人?(2)

第407章 笨男人?好男人?(2)

作品:是你赐我的星光 作者:殷寻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080 更新时间:13-08-02 20:1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是你赐我的星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唔……好痛。”熏衣捂着鼻子,眼泪都快要下来了,“你的身子是铁打的吗?”今天还真是倒霉透顶了,她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下,怎么这么男人像个幽魂一样总在她视线里出现?

她的心已经够乱的了。

费夜伸手扶正她的身子,看着怀中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女娃,不由内疚地说了句,“对不起……”

“费夜,你除了对不起还会说别的吗?”熏衣忍无可忍,朝他低吼了一嗓子!

“会。”费夜倒是很认真地回答,脸色多少有了波澜,“跟我吃饭去。”

“你——”熏衣真想撬开他的脑袋看看是什么结构的,他怎么这么木讷呢?完全像个木头人一样,哦不,应该说像个铁人一样,没心没肺的不说,还连一句逗女孩子开心的话都没有。

“我说过我要找导师,没时间跟你吃饭!”说完这句话,没等费夜开口,又补上了一句,“还有,我说过,如果你只是跟我道歉的话,就免了。”

“熏衣——”

“别跟着我!”熏衣气呼呼地朝导师办公室走去。

费夜呆愣在原地,他又怎么得罪她了?她的样子怎么越来越生气?

——————

导师办公室。

“什么?”熏衣惊愕的声音几乎将整个办公室全都掀开了——

“我的费用真的全都交齐了?”

“是啊,熏衣,今早已经有人替你交完了全部的费用,怎么你不知道吗?”导师和蔼地看着她。

“谁替我交的?导师,我真的不清楚这件事,是不是有人搞错了?”她可不想空欢喜一场,她自认为没结交什么有钱的朋友,唯独的可能就是凯瑟老人,可是她没有对他透过半句消息啊。

导师想了想,“是位先生,长得高高大大的,好像不是本地人。”

“是位先生?高高大大……”熏衣的脑海里一下子窜出费夜的身影,正想着,就听到导师往门口处一指——

“呐,就是那位先生,是他为你交了全部的费用。”

熏衣回头,顿时傻眼……

是费夜!

不知何时他已经站在导师办公室门口,一副很耐心等待的样子,见状后,他倒是毫不避讳地走了进来,却只是看着一脸呆怔的熏衣说了句——

“现在,你可以陪我吃饭了吧?”

呃……

——————华丽丽分割线——————

美丽的旋转餐厅,坐落在高楼林立间,窗外是繁华的夜景,窗内是熏衣没心没肺进食的样子,坐在她对面的是费夜,他吃得不多,举止投足尽是稳重,就连用餐的样子都透着轩鹰之气。

半晌后——

“我吃饱了,你再不说话我就走了。”熏衣一顿狼吞虎咽后,放下餐具说了句。其实她很想也像对面的淑女一样斯斯文文的用餐,可是这个费夜实在太可气了。

将她带到餐厅后,他倒是体贴地为她点了一桌子的美食,可是他却无语了,整整用餐的过程,他都沉默无语,不是有话要对她讲吗?

刚开始熏衣还吃得小心翼翼的,生怕错过听他开口说话的机会,甚至心头还抱着一丝幻想,这个男人是不是想对她表白点什么,否则怎么会撒谎遣走学长呢,可是……半个小时下来,她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费夜见她不悦的样子后,浅浅笑了笑,拿过纸巾却直接替她擦拭了一下唇角,轻声说了句,“女孩子吃饭要有女孩子的样子。”

低沉的嗓音透着好听的磁性,让熏衣有一瞬的迷失,她静静地看着他,他笑起来真好看,也许他没有其他男人的那种嚣张狂狷,可他所散发出的沉默平静的气息足是一种致命诱惑。

他不是如火一般的男子,也不是如水的男人,他更像铁,钢铁一样,就那么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你面前,用一种重金属般的内敛来征服他人的心。

“熏衣,其实我只想跟你说抱歉。”他见她不再说话,也不逃避他的视线,轻声说了句,“也许我这个人说话不大讨人喜欢,又或许你并不想听我抱歉的话,我只想说,夺走你的初吻,还有……看了你的身体这完全是我无法控制的,我不想你天天躲着我,见我像是见到仇人一样。”

“谁见你像是见仇人似的了?”熏衣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小脸却红了,“我生气的又不是这些。”

“那你——”

“你还说?”熏衣向后靠了靠身子,费夜身上有一种致命的男性诱惑气息,她怕自己会迷失在属于他的气息之中。

“我——”

“费夜,我告诉你,我生气的不是这些,我才不是那么小气的女孩子呢,还有啊——”熏衣的脸颊更红了,像是荷塘中的荷花一样,不胜娇羞的样子令男人心悸。

“谁跟你说了那是我的初吻?你……你别臭美了。”

费夜轻轻一笑,倒也没有直接反驳她的话,只是替她分好盘中的甜品,放到她面前。

熏衣心中泛起小小感动,说实话,费夜这个男人的确有点笨笨的,不过他何尝不是一个好男人呢?这一阵子他的确对她照顾有佳,当然都是一些细微末节的东西,比如说如果他早到家,就会精心准备丰盛的晚餐,她还是头一次知道原来还有将晚餐做的那么好吃的男人,每当看到他在下厨的背影,她的心就满满的,时常也会幻想如果他是她的丈夫……

他做事情总是默默的,如果粗心一些会察觉不到,他会将家中坏掉的电器无声无息的修好,每天清晨都会为她栽种的花浇水……他做的永远比说的多,总是在你发现的时候已经将事情做好了。

所以说,他是个笨男人,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同时他也是个好男人,是个只要跟他在一起就会倍觉安全的男人。

也许,照顾女人在他看来只是在照顾弱小群体,熏衣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他的确是有点大男人主义。

所以,看着他含笑的样子,熏衣的心再次掀动起来……

“你……有什么好笑的?我又没说错什么。”她一脸的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