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深夜书屋 > 第1166章 调皮

第1166章 调皮

作品:深夜书屋 作者:纯洁滴小龙 分类:悬疑灵异 字数:3557 更新时间:19-08-21 22:54

此时的旱魃,身上的气息已经在疯狂地颤动,一缕缕黑气不停地从其身上溢散出来,宛若一颗糖,被丢入了一杯水里,正在慢慢地散开。

这意味着,她的体魄,已经崩溃了大半,像是一条堤坝已经出现了许多个裂口,无法继续储存里面的水了。

仙王之手的威能,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仿佛自己就是那只手掌下的一只虫子,一次次地扑上去,再一次次地被弹开,可能,唯一的区别在于自己的生命力比虫子更顽强许多。

但哪怕再强大的生命力,再强悍的体魄,也经不住这般的消耗,若是真正的巅峰期时的她,哪怕不敌,但也能稍微从容一点。

现在的她,本身就根基轻浮,此时的力量更如同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上,宛若摇曳着的烛火,看似坚韧,但随时都可能覆灭。

周遭的乱战,还是在继续持续着,但外围的这帮人,倒是没有先前一开始的那种脑浆都要打出来的激烈了,更像是一种彼此心知肚明的敷衍。

打是在打着,但大家的注意力,还是在冰面上的那个男人身上,或者说,那个蝼蚁身上。

一旦旱魃或者仙王之手哪一方先不支,要么被灭杀要么放弃,那么,其余人就会马上开始出手!

仙王强大是强大,但凡是加入到战团的人,也没有哪个是无能之辈。

尤其是那些老菜帮子们,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别看你们俩现在打得这么热闹,但既然苟活到如今,大家家门里头到底是个什么虚实,谁没个数?

真当稍微粉刷一下门面就能装土财主了?

“砰!”

旱魃的身躯再度被仙王的手指击入了海面之下,掀起了滔滔巨浪。

周泽则是继续趴在冰面上,目光依旧空洞,只是,这种空洞,比之一开始,多出了一抹稍显主动的意味。

因为眼眸子里,有了些许思索之色。

不过,在这个当口,露出这种空洞般的迷茫,真的是和四周的画风格格不入。

明明是周边诸多大能所要争夺之物,却偏偏没有类似的觉悟,不见慌乱也不见硬着头皮吼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是在那里发呆发愣,似乎真的把自己当作了一个吉祥物,谁能拿到就是谁的。

仙王之手再度落了下来,他的目标,赫然就是周泽!

然而,旱魃又一次地从海面下飞出,落在了周泽的身前。

此时的旱魃,长发披散,先前的少女模样完全消失不见,转而充斥着一种歇斯底里的戾气。

以旱魃为圆心,四周的冰层,开始疯狂地扩张开去,要知道,哪怕是在深冬,这块区域的大海也不会结冰,而旱魃亲自将这一定律改变。

眼下的她,看起来真的有一种先前赢勾登天而上时的味道。

肉身、煞气,本源,

这些东西原本就亏损严重,哪怕靠凤凰之血强行提拉了起来,也早就在仙王之手连续几次的打击之下崩散得七七八八了。

也因此,

旱魃现在更多的,开始依靠自己的意志去强行撑着。

简而言之……她有些不顾一切了。

仙王的手,再度落了下来,这一次,是握拳!

刹那间,

天幕之上,惊雷滚滚,苍穹似乎也被这一拳所裹挟,一起倾塌了下去。

当仙王的拳头砸落时,从远处观望,仿佛这一片区域的天空都跟着一起开始疯狂地下压。

“焚灭!”

旱魃发出了一声低吼,

先前的千里冰封,在此时瞬间点燃,这极端的变化,宛若将整片海给煮沸腾起来,狂暴的火焰凝聚出一条条火龙,疯狂地冲向四面八方。

“轰!”

只是,这看似壮丽的画面,在仙王的拳头面前,顷刻间就支离破碎。

仙王的拳头以摧枯拉朽之势,使得凡是靠近过来的火龙都在顷刻间湮灭。

然而,

旱魃却在此时转身,单手抓住了还躺在冰面上发懵的周泽,二人前方的火海当即分裂出一条路,旱魃抓着赢勾直接冲了出去。

这是,

要逃!

倏然间,

十多道流光直接从四面八方疾驰而来,他们先前或许是在缠斗或许是在乱战,但他们的注意力片刻都未曾离开冰层。

旱魃这明显是要遁走了,莫说仙王之手了,就是其他人也不可能任凭她带着众人的猎物就这般离开。

“吼!”

一头年迈的蛟龙自海面下席卷而出,拦在了旱魃面前。

“滚!”

旱魃伸出手,在前方狠狠地一抓。

蛟龙的身躯当即被抓出了五道恐怖的伤口,但它并没有后退,而是像一条蛇一样,瞬间将自己的身体蜷曲起来,组成了一道肉山墙壁,锁死了前进之路。

旱魃没做犹豫,抓着周泽转而向上,然而,上方有一尊鬼物和一把青色的纸扇垂直而下。

三方碰撞在一起后,

那一尊鬼物和纸扇器灵一起被弹开,而旱魃的冲势也被成功阻滞。

两番受挫之后,旱魃先前创造出来的离去契机已经近乎被锁死了。

四周,有越来越多的人向这边飞驰而来,参与堵截。

旱魃寒冷的目光扫视四周,

最后,

落在了周泽身上。

周泽似乎是被旱魃抓着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给弄得有点晕,嘴巴张着,像是要干呕出来。

旱魃微微皱眉,虽然她瞧不上一个失去了赢勾做支撑的周泽,因为他只是一条狗而已,在主人不在之后,这条狗,已经没办法再蹦跶起来了。

但不管如何,作为赢勾的狗,外加旱魃早先对周泽的一些了解,并不觉得周泽是这般脆弱的一个人。

赢勾登天失败,宁愿让自己早早地消亡也要将其护佑下来,岂是让你在这里浑浑噩噩等死的?

“那座泰山呢,他为什么不来救你?”

旱魃厉声问道。

三亚的风波,外加前日地狱的剧烈动荡,末代府君忽然归来,落于泰山,这件事儿,本就是公开的,旱魃自然知道。

且她先前在雨中漫步时,就曾和那位府君打过照面。

虽然她曾言他已死,但哪怕是死了的府君,只要出现在这里,硬刚仙王不现实,但至少可以出手尝试帮忙把周泽给接应出去。

周泽听到了旱魃的发问,脑子里更是一团浆糊了,老实说,他现在有种重度发烧脑子快要烧坏的感觉,整个人都懵懵懂懂。

旱魃目光一凝,而这时,四周的追兵再度迫近过来。

先前一拳落空,被旱魃虚晃一枪给甩开的仙王之手,在此时又再度来临,其五根手指撑开,巨大的手掌,已经在上方的天幕里撑起了一片。

五根手指,每个指尖,都有雷霆垂落下来。

毫无征兆的,这恐怖的雷霆就这样砸落了下来,不管是旱魃还是正在堵截旱魃的人,全都遭受到了等同的待遇。

旱魃单手撑开,以自身的僵尸煞气硬抗这雷霆滚滚,至于四周的其余人自然是没这个底气,要知道仙王指尖散发出来的雷,是天雷,是仙王以自身的力量引导这一方世界进行的天罚!

他们都是苟命下来的人,对这种天罚本身就极为忌讳,当下,众人不得不选择后退,先行离开这片天罚区域。

一道道雷霆轰击在了旱魃身上的僵尸煞气上,每遭受一道雷击,旱魃的身影就会显得虚幻一分。

可以说,眼前的形式,已经是相当危急了。

旱魃张开嘴,两颗僵尸獠牙显露而出,

“我想要的,自古以来,没有拿不到的!”

旱魃对着周泽的脖颈直接咬了下去,这感觉,就像是绑匪被包围时,走投无路之下要选择撕票一样。

然而,就在旱魃的獠牙即将咬碎周泽的那一刻,她忽然停下来了。

周泽是她准备的衣服,她要在父君的剑来劈自己时穿在身上,换言之,必须得在那一天来临,轩辕剑当空时,再将周泽披在身上,或熔炼成器灵或干脆扒皮抽筋货真价实地穿在身上才有效果。

现在,她杀周泽,只有泄愤的价值。

旱魃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赢勾登天对抗轩辕剑失败时却主动帮周泽安排后路让其活下来的画面。

他,

想要他活……

“啊啊啊啊啊!!!!!!!!!”

旱魃发出了一声厉啸,

转而将周泽狠狠地砸入了身下的海面。

“噗通!”

周老板被沉入海中。

旱魃扶摇而上,

双臂撑开,

主动地迎着雷霆再次冲了上去,只不过,这一次的她,更多出了一份决绝!

岸边坐在那里看戏的半张脸见到这一幕后,下意识地摇摇头:

“女人,一旦惹上了爱情,这智商,也就没救了。”

然而,上方的仙王之手却在此时直接消失了。

似乎是连这只手都已经懒得再去和旱魃缠斗下去,

下一个瞬间,

这巨掌出现在了海面上,而上方的旱魃则是扑了一个空。

她下意识地低下头,往下看。

看见那只巨大的手,缓缓地从海面下浮现了出来。

在其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指缝间,

周泽被束缚在那里,低垂着头,像是已经失去了意识。

这时,

一个身形如鬼魅般的老者忽然出现在了赢勾身边看样子是打算玩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嗡!”

指尖一颤,

想要火中取栗的老者身形直接崩散成一片血雾,灵魂更是被瞬间绞杀。

四周原本也还在继续蠢蠢欲动的众人见到这一幕后,不得不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直到此时,他们才认识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他们毕竟不是旱魃,虽然都不是仙王之手的对手,但旱魃能凭借自己僵尸之祖的体魄一次次扛下来,但他们不行。

上方,旱魃双臂垂落,海风吹拂着她的发丝,凝聚而出的最后元气挥发出的一击击空后,旱魃清楚,自己已经有心无力了。

此时她的状态,真的和眼下正在岸边看戏的半张脸差不离。

不过,因为周泽现在已经不在她身上的缘故,所以周围倒是没有人再去攻击她了。

仙王之手抓住了周泽,并没有急着捏碎他,反而慢慢的把他举起,放在在这只手的后面,有一个不存在的脸,正带着快意的笑容盯着周泽。

先前,

赢勾登天时,为了避免自己出现会让轩辕剑转移目标,所以仙王没有急着下来,也因此,错过了亲自复仇的机会。

眼下,

虽有遗憾,

但既然眼前的这只蝼蚁,是赢勾陨落前都要特意去保护下来的,显然,这只蝼蚁对于赢勾来说,很重要。

既然如此…………

忽然间,

被仙王禁锢住的周泽在此时却缓缓地抬起了头,

他的眸子里,

不再是先前的茫然,也不是被束缚生死操之于他人之手的慌乱,

他很平静,

同时,

开口道:

“呵……又调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