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大医凌然 > 第1406章 解离

第1406章 解离

作品:大医凌然 作者:志鸟村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124 更新时间:21-06-15 14:5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医凌然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凌然穿起了铅衣,来到了手术床旁。

术中造影是需要吃辐射的。医院的骨科和心内科之所以富得流油,与每场手术都吃辐射,也有很大的关系。

同样是做手术,如果让骨科医生和心内科的医生不断的吃辐射,还想增加手术量,那纯属痴心妄想。所以,哪怕是非常强势的医院,在各方面的权衡下,总归会向骨科和心内等科室倾斜多一些资源的,最起码,是少抽点钱,或者在某些器械方面睁只眼闭只眼。

而对医生们来说,吃辐射是很不爽很不情愿,但只能自我安慰:辐射是要积累了才能发挥作用的,所以少量的吃一点,控制每年吃的辐射总量就没关系。

但就没有官方统计的数据来说,医院里的骨科和心内科,隔上几年,总是会冒出一两个癌症患者出来,也是颇为吊诡之事。

实际操作中,医生们还是尽可能的避免辐射。穿着铅衣是一方面,能分出去的操作也尽可能的分出去——同样用积累理论来解释,普通人只要不吃到量,也是没关系的。

不过,无论医生们怎么分拆操作,该吃辐射的时候,终归还是要吃的。

凌然也是做好了吃辐射的准备。

他以前做肝切除或者断指再植的时候,都是不需要做类似准备的。普通的心脏外科手术,如心脏搭桥之类的手术,同样不必如此。但急诊的危重心脏病人就不行了,至少得做好要吃辐射的准备。

从这一点来说,急诊确实是医院里顶惨顶苦的岗位了,不仅直面冲突,还可能要直面辐射,偏偏收入还少得要你得直面生活和直面老婆。

“多发性的肋骨骨折,肺挫伤,左肩的肩胛骨是骨折的,左侧的桡动脉和双侧的股动脉的搏动减弱……”康主任焦躁的报告着细致的检查情况。

任何要命的疾病,在医生眼里都是要命的。而任何紧急的要命的疾病,在医生眼里都是要命的紧急。

即使现代医学被称之为发达,可就实际情况来说,心脏外科的死亡率依旧高的谈不上发达,主动脉夹层更是死亡率居高不下。

凌然的表情同样严肃。

在康主任做检查的时间里,他也在飞快的转动大脑。

到康主任报告结束的时候,凌然已是彻底冷静了下来。

“正中开胸。”凌然的第一个命令非常简单,说的更是所有人都能听明白的简单名词。

但是,包括康主任在内的数名心脏外科医生都变的肃然起来。

主动脉夹层有许多种的处理方案。事实上,如果将各类主动脉夹层的处理方案列出来的话,二三十条都属于大类了。因此,采用何种方案,首先就是摆在医生们面前的极大难题。偏偏主动脉夹层的发展速度极快,并不能给医生们足够多的时间去判断。

如果是其他类型的手术,就算错选了手术方案,也有可能通过种种路径,在术中绕行过来,或者采用其他的修补策略宪。

但主动脉夹层的病人往往没有这么好相与,或者说,主动脉夹层的病人往往死的太快,没有太多的绕路的时间。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分析,做出手术的方向决定,都是极具难度和风险的。相应的,对于主刀医生的要求自不必说。

做心脏外科的,甚至做急诊科的,做麻醉科的,都见多了主刀医生站在手术床前犹豫的,凌然能迅速的做出指示,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有压力骤减的感觉。

几秒钟后,凌然不出意料的给出了进一步的指示:“象鼻术联合血管腔内支架植入术。”

短暂的两句话,手术的方针和步骤,就基本齐活了。

康主任不由暗自吁了一口气,作为在场最专业的心脏外科医生——凌然是兼职的——康主任对眼前的手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别说让他指挥了,跟着做,他都非常有压力了,也就是凌然在前面顶着。

康主任抬了一下头,不由问道:“象鼻术的话,凌医生有做过吗?”

他看过凌然的所有心脏外科手术,显然是没有见过象鼻术的。

凌然亦是毫不意外的摇头,道:“没有做过。”

“唔……”康主任沉默以对。没有做过该类型手术就上手术台,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也无可厚非。医生是不可能掌握全部技术的,而病人得病的时候,却往往有着非凡的想象力。

所以,在面对紧急手术的时候,医生临阵磨枪就开做手术,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至于手术的效果,没做过的术式,肯定要逊于做过的术式,但基本功和理论知识在那里,高阶医生还是能够保证一定的成功率的。

在云医工作多年的牛护士,这时候跟着道:“康主任,这个手术你做过吗?”

“没。”康主任回答的很利落。

牛护士发出假惺惺的遗憾的叹息声。她当然知道康主任没做过这个手术,他要是做过的话,牛护士也不会问了。

“大家努力。”

在沉默的气氛中,凌然再次站了出来。

鼓舞士气这种事,他虽然不常做,但他做起来的效果向来是极好的。

“钳子。”

凌然伸出了手,在握紧一只蓝色的大钳子以后,第一时间切断了病人的肋骨。

任务:救活病人

任务内容:杂交手术室里的第一台手术,理应有更好的表现。

任务进度:(01)

任务奖励:抗辐射药剂。

凌然只用眼角扫了一眼系统的屏幕,接着就低头游离起了血管。

虽然是极其紧急的手术,但该有的步骤依旧不能少。否则,没等见到出问题的血管,手术入路的血管首先要造反了。

与此同时,普外的李副主任和陶主任也重新上阵,开始检查腹部,并游离血管,准备将受创的脾脏摘去。

两组人在两个位置同时进行手术,地方紧张,手术更紧张,以至于紧张的气息似乎都给升华了。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李副主任从他的位置看过去,才又察觉到了一丝凌然的恐怖之处。

无名动脉、左颈总动脉、左锁骨下动脉,每一个都是触及就飙血的危险动脉,凌然却像是剥虾似的,将之迅速的解离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