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大医凌然 > 第1405章 指挥棒舞起来

第1405章 指挥棒舞起来

作品:大医凌然 作者:志鸟村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521 更新时间:21-06-14 23:1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医凌然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就是传说中的徒手止血了?”几名其他科室的年轻医生自然的聚到了一起,盯着凌然的操作看。

随着凌然做择期手术的频率增加,新来的医生再看到他的徒手止血的操作自然少了。当然,年轻医生日复一日的忙到累死,往往也顾不上这些。

但是,对于任何医生来说,直面凌然的徒手止血,都是极其具有感官刺激的场面。

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看,当凌然半只胳膊都埋进病人的腹腔内的时候,一日比一日精细的外科手术的场景,仿佛又恢复到了蛮荒时代。

在短暂的瞬间,也仿佛恢复到了治病救人的纯粹,不谈责任只谈担当的时代。

手术室里的医生们,呼吸都为之一轻。

凌然侧着身体,眼睛看着屏幕,像是雕塑一般,凝固在了手术台上。

许久,凌然才发出声音来:“找到了”

“呼。”

在场数人不约而同的吐出了肺里的浊气,然后不约而同的互看一眼。

“切口拉长。”凌然对陶主任说了一声,身体依旧没动。

陶主任迟疑了一下,才拿了手术刀起来,半是解释的道:“本来想着腹部探查,不要弄太大的口子出来,回头也好看一点。”

“这个病人不是要截肢的吗?”凌然奇怪的看了陶主任一眼。

脸皮有些松弛的陶主任滞了一下,哈哈的笑了出来,又故意绷着脸道:“截肢了,也可以爱美啊。”

余媛嘴角瞅瞅着,提醒道:“陶主任,这个病人是个55岁的老年男性。”

陶主任死鸭子嘴硬:“我还是59岁岁的中年男性呢。”

他一边说,一边剖了一个超大的开口出来。

刚才是捋不出来出血点,这会儿,他是一点都没替病人省地方。

凌然让出了一点地方,让陶主任将正在出血的小血管给缝了起来。

“再来这里。”凌然将手臂抽了出来,让旁边的台下护士稍微给擦了一下,又将手部浸入了血泊中。

陶主任一口气怼上去两根吸引器,等血面稍降,立即换了针线,俯身缝合了起来。

他刚才忙了好半天,也就堪堪的将病人的出血量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但是,用纱布压迫止血,是治标不治本的,它只是为了给医生腾出抢救时间来,从而找到各个出血点。到最后,如果出血点无法全部找到,无法全部控制,病人依旧无法从手术台下来的。

要是没有凌然帮忙,陶主任估计今天都得耗在这里了,弄不好还会有更糟糕的结果。至于普外之类的其他科室的医生,在这种情况下能否接手,是否愿意接手都不一定。

陶主任相当积极的做着缝合,或者说,跟随着凌然的指挥棒,变的忙碌起来。

在其他医生眼里,手术室里的情景,不免令人遐想。

凌然像是做指导手术似的,不停的指挥着陶主任。59岁的陶主任毫无怨言的被指挥着,在忙碌的间隙,还会因为成功的缝合了血管而露出一丝老年人的笑容来……

等着做下一轮手术的普外科医生,骨科医生和心外科医生们,神色都变的凝重起来。

这原本就是他们最畏惧的场景。

在凌然的指挥棒下做事。

要说团队合作,医生们都是习惯的。尤其是外科医生,面对临床手术的时候,合作基本是一个必选项,只有很少的手术是能够单人独立完成的。可是被凌然指挥……

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能避免被凌然指挥。

几名不同科室的医生互相看了看,眼神中凝聚出了合作共赢,共扛凌然的决心。

“止血处理暂时到这里,再拍CT看看。”随着出血量的降低,凌然很快做出了新的决定。

陶主任有点错愕,道:“再有几个出血点就处理完了。”

“不用着急,出血量已经很低了。而且,就算处理了全部的出血点,也无法保证后期是否有出血点再出现。先拍CT看看状态。”以凌然的性格,他这是解释的非常详细了。

而且,也是非常的有理有据。

陶主任也不得不承认凌然说的有理。现在是否处理了全部的出血点,对病人的生命已经是无影响了,反正2000毫升的血都输进去了,再多出200毫升的血,多输几百毫升的液体,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更主要的是凌然的后一句,就算他们现在处理了全部的出血点,也无法保证后期是否还有出血点出现,因为病人是多处受创的状态,有的出血点可能被压在了肌肉、骨头或者内脏下面,以至于没有出血,等到治疗深入以后,指不定又会怎么冒出来。

既然如此,追求处理全部的出血点,自然是意义不大——除了能比较顺利的将病人转给别的科室,不过,就杂交手术室目前的状况,这个选择显然也是不存在了。

“好吧,那我们先撤出。”陶主任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又跟着影像科和麻醉科的医生和护士,一起整理了一下病人周围的线管,再跟着众人走出手术室,然后隔着铅玻璃,看着墙侧的CT机,缓缓的被吐出来。

“入院时拍了CT吗?”凌然又问了一句。

影像医生连忙调取入院时的CT片。

“洗出来的片子,挂到这边。”凌然不等他操作清楚,又挥了一下手。

几个人登时被指挥的飞忙起来。

心外科的康主任不易察觉的看看贺远征,又看看骨科的李副主任,用眼神无声的交流:看看,影像科的崽子们都被玩成回旋镖了,你们一会可长点心啊,别被人这么着指挥了。

曾在日本留学的李副主任给予肯定的眼神:俺もそう思う

余媛一边垫着脚帮忙虚拟挂片子,一边道:“病人有心脏病,高血压,入院时的CT片正常……BP93,55……”

说话间,电脑旁的屏幕上,也开始刷出新的CT扫描的结果。

围在四周的人各自皱眉看着,但大部分人都在等待影像科的医生做解读。

凌然这时候已是第一时间点在了屏幕上段:“这个边缘,胸主动脉的边缘应该破了。”

“哈?”刚准备爬凳子的余媛一口气提不上来,险些摔死,使劲跳了一下,也没看清,不由问道:“主动脉夹层?”

“这里远端有双腔影,内膜应该是有缺损了……主动脉弓的远端,这里也有问题……”凌然飞快的阅读着CT片,速度比旁边的医生快了两筹都不止。

在场的十几人挤在狭小的观察室里,都能听到互相间心跳的声音。

主动脉夹层的凶险,在各种疾病中,都是排名数一数二的!

“康主任,你跟我一起手术?”凌然左右看了一眼,立即点了技术最好的心脏外科的康主任。

康主任有些愣神:“偏偏入院的CT没查到……”

主动脉夹层的原因太多了,甚至它形成的病因,在学术界都不是很明确,凌然更没有与康主任现场讨论的意思,略作思考,就道:“接下来开胸,先做主动脉夹层手术,体外循环机准备,通知手术科和麻醉科……”

在凌然的命令声中,原本有些停滞的现场,再次活跃起来。

康主任也不得不开始做起了准备,直到他重新洗手,走进手术室的时候,才面对李副主任的眼神,同样回以眼神的说明:我不懂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