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大医凌然 > 第1403章 合情合理

第1403章 合情合理

作品:大医凌然 作者:志鸟村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328 更新时间:21-06-14 01:2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医凌然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霍主任给你做了一间杂交手术室?”

晚餐时间,凌治疗组众人坐在邵家馆子里聊天,邵老板听了一会,就开始表示震惊。身为常年住院的老病人,邵老板虽然是不会做手术,可相关的资料是真的了解不少。

对于杂交手术室具体怎么用,手术期间或者施工期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邵老板可能了解的不是太清楚,但是,只要听过“手术室里的航空母舰”这种称谓,对杂交手术室的记忆就会格外清晰。

最重要的是,像是邵老板这种从头到脚都有问题的老病人,感觉上就很适合用杂交手术室。

在邵老板开腔以后,在场的几名医生也都联想到了这次,吕文斌一边撸串一边笑着:“邵老板是不是想给我们的杂交手术室开个张?您别说,这东西对您是真的有好处,同时几台手术一起做了,但只需要做一次麻醉,心理负担和经济负担都小一点。”

邵老板对做手术什么的,早就一点避讳都没有了,听着吕文斌的话还点头,道:“下次要做手术的时候,你们帮我参谋一下,看有啥手术可以一起做的,就给一起做掉。”

“手断了我能做。”吕文斌伸手报名:“以后烤个串的灵活度还是能保证的。”

“脚断了我能做。”马砚麟伸手报名:“日常行走肯定没问题。”

余媛也伸出了手。

邵老板连忙跳起来:“余医生没问题的,我相信你!哎呀,牛肋排快烤好了,我去看一下,别把汁给收了,那就浪费了……”

说完,邵老板夹着拐杖就跑。

“最适合邵老板的应该是换件吧。”左慈典看着邵老板的背影,道:“换一套心肺系统,换一套的泌尿系统,再换一套消化系统,然后买一套电动轮椅啥的,估计就好用了。”

“三包期间,两次修理仍不能正常使用的产品,由销售者负责换新。”余媛背诵了三包法,小脑袋就琢磨了起来。

“真要能换新就好了,也没我们什么事了。”吕文斌捡着瘦牛肉吃了两口,又道:“所以,是不是真的请邵老板给咱们手术室开个光……不是,是开个张……”

“就邵老板上次检查的情况来看,估计来不及了。”周医生淡定的喝着啤酒。

吕文斌讶然,不禁面露不忍:“邵老板的身体这么差了?就这样还坚持自己烤肉。”

周医生斜眼窥吕:“邵老板暂时不需要做手术,来不及的是咱的手术室。”

“我说呢……”吕文斌哈哈一笑:“不过,邵老板这次有点不合拍啊。”

周医生不自觉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其实我感觉邵老板可以把骨科手术一起做了啊,你看他走路还要拄拐,反正都是全麻,一次性麻醉了,多做几台手术。杂交手术室就是做这个的吧。”张安民笑眉笑眼的参与着讨论,又捏着手指道:“咱们也就是不瞅着赚钱,否则的话,一趟做个拉皮,再附送个双眼皮,多好啊。”

几人geigeigei的笑了起来。

等几个人笑完,张安民又凑近凌然,笑道:“凌医生,杂交手术室的开门手术,您想做什么样的?我帮您找找?”

张安民今天是思考了一天这件事。他现在是肝胆外科的副主任医师,能够找到许多有严重的并发症的肝脏疾病的患者,其中许多患者都是因为手术风险大,而一路拖下来的。而不论是张安民还是贺远征,对这些患者的病症,都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案。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台肝脏手术的问题,还得考虑到其他合并症的影响,进而就可能需要其他科室的医生一起参与手术。

在病人本身的没有急迫的需求,或者较强的意愿的时候,医生也不会强行安排这样的综合手术。

不过,有了杂交手术室就不一样了,它可以将数台手术合并成一台手术,在同一间手术室里完成,仅此一点,就能提高不小的手术成功率和预后了。

而且,若是凌然有意愿做手术的话,手术的质量和成功率也会非常有保证的。

张安民很乐意在这件事情上出一把力,并让凌医生开心。

凌然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被问到了,就很随意的想了一下,道:“心脏手术吧。这些天都没做了。”

吕文斌和马砚麟的嘴角同时露出了笑容。

张安民“啊”的一声,有点意外和失望的道:“我以为您会想做肝切除相关的手术呢。”

“也可以,不过,这两天有做肝切除。”

“是,做过了可能是想要做点别的……”张安民很是无奈,身为肝胆外科的副主任医师,他是凌治疗组内职级最高的了,但是,相对伺候在凌然身边的医生们来说,他想要凑到凌然跟前,就没那么容易了。

有种近臣做成了封疆大吏,又怕失了圣眷的感觉。

当然,张安民还不是真的封疆大吏,除非……贺远征突发心脏疾病,顺道再做一台肝切除啥的……

……

餐后,几个人各回各家。

张安民蹭坐吕文斌的车回家。

他没自己开车,因为担心喝酒以后找代驾太贵。不过,打车也有同样的问题。相比之下,单身这么久的吕文斌就不在乎油费打车费之类的事了。

“到下个路口就行了,我打个车回去,你也不顺路。”张安民看着前方指了一下。

吕文斌撇撇嘴:“我直接送你回去得了,还打什么车。”

“那你得绕一个大圈子。”

“没事,我有时候晚上没事,自己出来兜风,走的也比这个远。”吕文斌淡定的一拐弯,脚踩油门,宝马的发动机立即轰鸣起来。

张安民自然而然的向后一靠,笑道:“那就麻烦你了。不过,凌医生手下那么忙,你还有空出来兜风?”

“给凌医生做助手其实没那么忙的,有时候,手术和手术之间的间隙,有时候都能有三四十分钟,出来都兜一圈不是很正常。”吕文斌耸耸肩,道:“我在外地都有租过车,手术一停,直接从楼梯冲下去,开车出去吃个夜宵再回来,爽的很。”

“你时间管理的这么好,但单身,可惜了。”张安民感慨万千。

正说着话,张安民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张安民看了眼来电,有些意外的放到耳边:“贺主任?”

“嗯。”贺远征的声音沉沉的,沉默了几秒钟,问道:“老霍给凌然弄的手术室,听说挺好的。”

“是,咱们省第二间,但各方面的指标,应该全面超过省立的那件的。”张安民简单的回答着。

“那……第一台手术确定了吗?”

“没呢。”

“我想了想,咱们科要不配合下?”贺远征说着令人意外,又合情合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