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3299章 神乌,朱雀火舞

第3299章 神乌,朱雀火舞

作品: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3092 更新时间:21-06-15 20: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万古神帝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雄关星,东极高原。

地狱界一众神灵再也稳不住,相继显化出真身,个个神情凝肃。

“这怎么可能,瑟界王和鬼族诸神竟被镇压了!”

“张若尘身边强者如云,特别是那只鬼类诡兽,修为达到魂停境,绝对是能够进入《大神论》的存在。”

“我们大意了,否则不至于败得这么惨。”

……

艳阳天主、空蚕、镇云大神……等等没有前去的太虚大神,看见鬼主、伏川、阳朔尽皆负伤,心中震撼不小。

这样的大败,太打击士气了!

镇云大神问道:“赤玄鬼君呢?为何没有与你们一同回来?”

“哼!那老鬼被擒拿后,立即降了张若尘,软骨头一个。若不是他出手偷袭,本座也不会受伤!”伏川语气中,带有浓烈寒意。

鬼主道:“空蚕,你得有心理准备,许真被修辰擒拿了!”

空蚕平静下来,淡然道:“放心吧,这一战,听你们描述,张若尘没有动用神器,是以擒拿为主。显然他是想抓获俘虏,掌握底牌,与我们谈判。”

“许真是有数的箭道强者,背后有两位神尊撑腰。张若尘敢动他,死族和天南必定将百族王城和星桓天化为血海尘沙。”

许多神灵皆点头,认同空蚕的分析。

羊长老生出感应,一双幽邃双目,看向天外:“许真的星魂神座熄灭了!”。

空蚕脸色激变,窥望深空。

无尽杀气从空蚕身上爆发出来,发出一道响彻星河的啸声:“不死不休,死神殿倾尽所有,也要斩杀张若尘。传讯给半尊和红袍祭祀,今日必须以鲜血染红百族王城,为许真复仇,为死族重塑威严。”

艳阳天主暗暗生喜,神色却很冷沉,道:“连死神殿的太虚大神都敢杀,张若尘这是公然向地狱界宣战。现在是许真,下一个就是瑟界王,再下一个,可能就是我们中的某位。”

“之前,我们的确是低估了敌人,接下来,必须重振旗鼓,调遣最强大的力量,碾碎黑海界,诛杀张若尘。”

“艳阳族虽是新进末族,但面对这等强敌,必须出一份力。大家该同仇敌忾起来了!”

各大势力的神灵,都知道艳阳天主是在不惜余力的找存在感,想要与十大族并列。这一次,地狱界的确是吃了大亏,因此倒也没有人开口讽刺。

艳阳天主知道时机到了,这一次,若能拿下张若尘,不仅可以夺得大量宝物,还能在各大势力面前,为艳阳族树立实力强大的印象。

艳阳天主道:“我族有一古神,得四阳天君真传,一直隐世在始祖界。此刻,那位古神就在雄关星,若他出手,魂停境的鬼类诡兽又如何,翻手就可镇压。”

相比于那位古神,在场诸神听到“始祖界”三个字,都齐齐动容。

艳阳文明贵为四大古文明之一,底蕴自然是非同小可,在极其久远的过去,诞生过始祖。

但,诞生过始祖,不代表留下了始祖界,也不代表始祖界能够传承到当世。

毕竟在历史的长河中,各个大世界、大族、文明,都遭遇过毁灭性的灾难,甚至每过一段时间,还会出现类似量劫的大规模灭绝事件。

艳阳天主亲口说出这话,自然十分惊人。

许多本是瞧不上艳阳族的神灵,也都收起轻视之心。

如果真是一座始祖界,而不是半祖或者不灭无量留下的神境世界,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神乌前辈,可愿为地狱界出手?”艳阳天主扬声问道。

雄关星上空,一个金色火焰漩涡显现出来,神威浩荡,隐隐可见一对羽翼展开。

苍老声音,从金色火焰漩涡中传出:“小小竖子也敢与地狱界为敌,本座这便去斩了他。”

“好强的压迫力,这艳阳族的底蕴果然不一般。”鬼主暗道。

别的修为不如鬼主的神灵心中更惊,这位名为“神乌”的存在,修为怕是都快接近无量,肯定是心停境界。

阳朔道:“我随神乌前辈一起,关键时刻,可阻挡张若尘等人逃走。”

“且慢!”

玉蟒君走了出来,身上散发出来的血光,将天地染红,道:“早就听说张若尘逃命手段不俗,本君也一起去吧!”

空蚕向羊长老看了一眼,羊长老点了点头。

空蚕道:“张若尘占据了黑海界,杀我死族太虚大神,已是我族死敌。半尊和红袍大祭司虽然未至,但我族有神王战阵一座。”

空蚕和羊长老带领雄关星上的所有死族神灵,齐齐腾飞起来,冲上云霄,与神乌和玉蟒君向深空飞去。

如此阵势,当真惊人。

这一次,除了布置神王战阵的死族神灵,太虚境之下的神灵无人敢跟上去。

酆都鬼城五大高手之一的朱雀火舞,与数位鬼族大神,出现在雄关星外的虚空。他们是奉魂七之令,专门从星空防线赶过来,助瑟界王对付张若尘。

朱雀火雾的实力,排在尺姹罗、薛常进、摇光神妃之上,是仅次于魂七的强者。

她前世是一只朱雀,如今修成人类和朱雀两种形态的鬼体,此刻,是人类身形,长着火焰长发和火焰羽翼,容颜不输摇光神妃。

她道:“还是来迟了,堂堂太虚境巅峰,却被人生擒,酆都鬼城的脸都丢光了!算了,酆都鬼城的脸,早就被薛常进、尺姹罗、赵悟他们丢光了,倒也不多一个瑟界王。”

朱雀火雾身后,皆是兽形鬼族大神,个个气息强横。

其中一只身形如猪的鬼族大神,道:“根据魂七大人的消息,张若尘已是成长到能够与天南老四过招的地步。瑟界王哪里是他的对手?”

另一位袋鼠模样的鬼族大神,道:“张若尘不过是底牌手段多而已,星桓天一战,包括与穆托战神、鬼主他们斗法的时候,借助的都是外力,自身实力未必胜得过太虚初期的大神。这是致命的破绽!纵然万丈高塔,若地基不稳,轻轻一推也就倒了!”

“哈哈!”

大笑声响起。

一双双兽目,向骆驼鬼族大神背上的那只铁笼子看去。

铁笼子里面,坐着一位男子。

那男子长着一颗猫头鹰脑袋,长袍袒露,胸口和腹部的肌肉轮廓鲜明。

他继续大笑:“都吃了这么大的亏,连艳阳天主那样的蠢货,都不敢小觑张若尘。你们居然还轻视对手,难怪酆都鬼城险些被量组织和天庭攻破,最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你们太目中无人。”

朱雀火舞走到铁笼下方,美眸看去,道:“张若尘即便再强,一座神王战阵也就镇压了!”

猫头鹰男子道:“神王战阵再强,张若尘拍屁股一走,谁找得到他呢?这片星空如此广阔,地狱界的军队遍布各大世界和星球,皆是他的靶子!这场交锋,地狱界必败无疑。”

“谁是真正的聪明人?命运神殿啊,没看见命运神殿按兵不动。”

“你们以为,这是因为张若尘与虚天、福禄神尊的关系,命运神殿才没有去对付他?错,大错特错。”

“以你的高见,是因为什么?”袋鼠鬼族大神问道。

猫头鹰男子道:“是因为命运神殿很清楚,他们对付不了张若尘。在这空旷宇宙中交手,谁能斗得过时空掌控者?本皇就把话撂在这,若是没有天枢针这样能够锁定方位的神器,便是神王来了,也斗不过张若尘。”

“再说,你们都说了,张若尘如今是今非昔比。就算有天枢针这类神器,若没有精神力强绝之人执掌,想要锁定他,门儿都没有。”

“嘿嘿,你们与他作对,酆都鬼城将会有大麻烦!等着瞧吧!”

周围的兽态鬼族大神,发出各类笑声,猪声,骆驼声,袋鼠声。

“神乌是一等一的强者,神魂能覆盖星域,能洞察细微,要找出张若尘岂是难事?再加上玉蟒君,收拾张若尘一干人等,已是绰绰有余。”

“神王战阵足以封死张若尘的去路。”

“神王都斗不过……哈哈,张若尘能过得了这一关吗?”

魂七对张若尘评价极高,朱雀火舞自然不会轻敌。但,同样对神乌、玉蟒君、神王战阵充满信心,这等阵势,无量之下有几人挡得住?

“走吧,跟上去,先将瑟界王他们救出来再说。”她下令。

……

神乌、玉蟒君、空蚕、羊长老皆将气息收敛,到达黑海界上空后,才突然释放出神境世界,将四方镇守。

与此同时,上百位死族神灵,像满天星辰一般,分布黑海界各方,结成一座神王战阵。

战阵一成,等于锁定胜局。

空蚕扬声道:“张若尘出来受死!”

神乌和玉蟒君根本等不及,没有那么多废话,施展神通,打穿护界神阵,降临到七座神殿所在的那座大陆。

张若尘站在七座神殿中心,手持黑水神杖,正在催动阵法。

玉蟒君身体如血玉一般,神光明亮,挥手打出一道神印,悬浮到半空。神印中,飞出数十条神链,落在张若尘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