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889章 冰魔在世

第889章 冰魔在世

作品:武侠之神级捕快 作者:紫衣居士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2154 更新时间:19-06-17 13:01

冷凌鹏手捏拳印,森寒冰晶在其中闪耀,内劲炸裂,将玲珑击出的月蚀打散,不过自身也是受到一股暗劲冲击,青紫的肌肤仿佛被一股无形的气刃切割,露出一条浅浅的血痕,痛入骨髓。

他武功不及玲珑,但仰仗所披披风玄妙,倒也能抵挡下来,但眼见项央瞬杀邵仪,却是淡定不起来,心内惴惴不安。

“邵仪枪法过人,武功与我相差仿佛,或者还要更强上一线,居然如此轻易就被玲珑的帮手所击杀,对方厉害非常,若是他出手,恐怕不出三五招,我也要命丧黄泉了。”

人之武功战力,往往并非恒定,而是随着状态的好坏而起伏,如气势如虹,众志在我时,往往发挥出自身十二分功力,战力大涨。

而一旦心内有所挂碍,神思不定,武功便难以发挥完全,往往战败被杀。

冷凌鹏此时就陷入这个怪圈,武功不及玲珑,仰仗披风之能仅维持不败,然而身旁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敌人,心存顾忌畏惧,落败被杀只是早晚的事。

更绝望的事,他看不到一丝一毫逃脱的希望,除了死战,别无生路。

“吼。”

此时,被冰魔大气功的气劲封锁的熊王却是突然挣脱冰层,身上的寒冰浮现阵阵裂纹,随即咔嚓咔嚓的抖落在地,荡起灰尘,仰天咆哮,人立而起以示威风。

熊王黑亮的小眼睛满是凶煞,鼻翼抽动,嘴巴当中粘液浆白,巨大的熊掌朝着挺立不动,正凝神观战的项央就是一拍。

动物的直觉远胜人类,因此,场上死了的人不说,熊王直接将目光对准对他威胁最大的人,消灭对方,就没人能对它产生威胁了。

熊王本就力大无穷,再加上刚刚被邵仪刺伤,凶性更甚,熊掌利爪如钢刀,如巨山压下,抽空空气,势如排山倒海。

“天助我冷凌鹏,就是现在。”

冷凌鹏本来已经绝望,不过熊王的这一出手,却是让他喜出望外,恨不能抱住熊王满是熊毛的小腿狠狠亲上一口,绝路中的一线生机为他敞开。

熊王不通武道,但异种难得,巨力无匹,血气冲霄,它这一掌拍下,绝不次于当世任何一个绝顶高手的掌力,先天中人想要接下,难上加难,上策便是闪避。

而只要借着那个恐怖的男人躲闪时机,拼着重伤,他爆发出手,逼退玲珑,再飞身而走,说不定就能闯出一条生路。

他的想法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

项央确实如他所料的躲闪了,但他以重伤为代价爆发的实力,却并未打退玲珑,反而使得自己伤上加伤,最后莫名其妙的死在玲珑的手上。

而远处避过熊掌一击的项央却是将整个过程看在眼里,心中讶然,对于玲珑的武功颇为好奇。

当他运起捕风捉影的身法闪避熊王从天而降的巨掌时,冷凌鹏右足独立,脚尖点起,如陀螺般的旋转数圈,身后的血红披风被一道劲风托举,将冷凌鹏的上半身缠绕,只留出两条手臂空隙。

冷凌鹏随即飞身而上,奋起神力,在短短瞬间,打出三套武学,而后又融合归一。

一门拳法走刚劲,拳力滔滔,一门掌法走柔劲,寒中带柔,一门指法调和刚柔,使得森寒的气劲趋于圆融。

三者合一,竟然罕见的形成一道巨大无比的手印,朝着玲珑狠狠的盖去。

这一掌的威力,更在熊王从天而降的巨掌之下,威力已经攀升至足以比拟七大限之破海的威力,还是手持却邪神刀使出,十分强横。

而使出这一招的冷凌鹏显然也并不好受,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

只见他瞬间喷出一口鲜血,周身骨骼脆响,要是没有身上披着的血红披风塑形卸掉反噬之力,怕是直接被这股强横的力催成肉泥,骨骼尽碎而死。

“这是残缺版本的冰魔在世,却有可取之处。”

项央心中一动,脑海中划过对于这一招的了解。

冰魔一脉的根本武学就是冰魔大气功,普通的弟子修行,嫡脉的弟子也修行,不过内容有所差别罢了。

而此脉的至高魔功,则是比拟东极大学岭无上神功冰天劫的冰魔在世。

以拳,掌,指,爪,腿为根基,辅以核心的冰魔大气功加以融合,成功打出冰魔在世一招,斩杀证道不在话下。

不过正如冰天劫的高难度,冰魔在世同样不是好修行的。

以冷凌鹏的根基,资质,修为,也未曾练成这残缺阉割版本的冰魔在世,要不是他有血红披风,只怕还未打出这一招,便被无匹的反噬之力活生生震死。

一招打出,冷凌鹏还来不及高兴,少女玲珑便双手合拢,自手心中央激射出一条月白色色灼热气芒,一击洞穿这道威力无匹的手印,使得内中的寒气尽皆消散无踪,且余势不减的将冷凌鹏洞穿,将之毙杀,连血红披风也不能阻挡。

冷凌鹏的死,不但他自己没有想到,就是项央也颇为讶异。

这一手,其威力项央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此女自言在群英苍穹录中排列第三十三位,次于败在我手上的楚沧澜,的确有些能耐,她练得究竟是什么武功?地魔一脉我了解实在不多。

至于刚刚那种手段,似乎是将体内的真气与天地间的月属灵气以及火灵气按照特殊的比例分配,造成极致的洞穿力。”

项央心中费解,不过也不敢小觑这个女人,至少他目下硬接这一击,也许不会死,重伤却绝对跑不了。

何况看玲珑的样子,似乎除了消耗大一些,并非什么禁忌的手段,没有多少副作用,这就不是冷凌鹏的冰魔在世能比的。

而玲珑娇颜冷肃,明眸凝冰,似乎对于自己方才的表现很不满意,更好像在懊悔在项央面前泄了底。

这个女人极端的自负,骄傲,眼高于顶,日常怼项央简直是家常便饭。

然而,刚刚她的表现却始终不如意,看起来似乎没有项央动手干净利落,伤了自尊。

“熊王,既然你不老实,非要搅事情,今天就扒了你的熊皮,拆了你的熊骨,剖出你的熊心,看看究竟是不是异种难得。”

玲珑冷声冷语,似乎要将所有的不满发泄在熊王身上,令的项央都有些不寒而栗,看着熊王满是怜悯。

不过倒也是有些期待,这巨熊如此难得,浑身是宝,他和玲珑正好分润一番,各自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