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侠之神级捕快 > 第885章 虐杀

第885章 虐杀

作品:武侠之神级捕快 作者:紫衣居士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2076 更新时间:19-06-17 12:01

“玲珑,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也无意掺和到你们地魔一脉的争斗当中,为何偷袭于我?”

初避大劫,冷凌鹏方才察觉到范磊已经了无声息,死的不能再死,心里一跳,自觉不妙。

再看邵仪也是身负重伤,肯定不会是那个陌生男人的对手,心中发寒,开口示弱道。

魔门除了至高的帝魔一脉,天地人三魔宗并列,公认的实力最强,玲珑出身地魔一脉,其师尊为大周圣武皇帝册封为地魔君,两者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不可比拟。

在他了解当中,地魔一脉,宗主至高,其下会有圣子圣女争夺正统嫡脉,其争斗之惨烈,比龙子龙孙夺嫡争位也不遑多让。

这一代的地魔君弟子数位,其中最出色的有三个,圣女紫苑,圣女玲珑,以及圣子云海,在冷凌鹏的印象当中,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地魔宗主。

他本人对于这三位也只是听过其名,未见其人,这还是第一次相见,要不是玲珑的月蚀乃是独门武学,极为醒目,他也不会一下认出对方。

“漠山的地脉之争,不容有失,你要怪,就怪自己太贪心,趟了这个浑水。”

玲珑对这个说辞却是不以为然,当小孩子过家家呢,如果易地而处,已经动手了,对方还占尽优势,会放过自己吗?

所以根本不需要犹豫。

“杀。”

清脆的杀字无比的悦耳动听,却带着深沉的寒气,席卷四面八方,使得冷凌鹏与邵仪心内惨然,知道再没有缓和的余地。

事已如此,别无他想,唯死战耳。

邵仪脚下迸发气浪,提气振神,怒吼一声,犹如风雷汇聚,长枪后半截藏于裸露在外,青筋暴起的粗臂中,挺前突刺,指向树杈间仿佛风之子的项央。

他所学枪法驳杂,初时师从州内名家,打下深厚基础,对于枪法有所领悟。

等小有所成后便投身行伍,修行军阵枪道,此时,他在扎实基础上学得刚猛决绝之杀伐枪道,虽不以变化取胜,但体悟力大势雄之个中三味,战力尤其过人。

再之后退伍回乡,漂泊江湖,他采纳各家所长,与人厮杀拼斗,枪法日趋圆滑,生出许多变化。

直到最近两年,他融合自身所学与经历,最后创出一门回梦枪法,并以之晋升元神大成。

这一门枪法,大封大劈,猛崩硬扎,以力道见长,同时变化多端,灵巧如风,正是刚柔并济,力巧同重的极上乘武学。

这一刺,他运气运力,心存决然之志,枪势尤其强猛,恰如军阵摆下,长戈大戟林立,煞气冲霄,令人未战先怯,手软三分。

“不差。”

项央目中异彩连连,从邵仪的起手式,到长枪贯出,其体内的种种变化逃不过他的法眼,开口赞道。

他如今是何等的武学修为,一声不差,已经是极高的赞誉,对方能成一家之先河,创出与自身十二分契合的武道,可算的上武学宗师。

面对这直欲刺破苍穹的霸道一枪,项央轻吐一口浊气,手掌自腕处延伸,仿佛染上金色的晶芒,中指点出,轻轻扬扬,飘飘洒洒,仿佛挥毫泼墨一般。

三分神指之金蚕丝雨。

一瞬之间,项央中指之中延伸出一条墨黑色的蚕丝,仿佛种子抽芽,又从这根蚕丝上分裂出千千万万根细弱牛毫的丝线。

蚕丝如雨,骤然而发,刺穿空气,于空中竟然隐隐排列成八卦的形状,旋转之间异力横生,瞬间冲垮邵仪的枪芒,同时余势不减的朝着邵仪穿刺而去。

项央的三分神指,断玉分金,十万火急,三分天下,乃是借鉴雄霸三分神指的精要创出,只是威力由于他的修为而更胜一筹。

而经由天蚕九变以及嫁衣神功衍生而出的六路指法,则是各有侧重。

金蚕丝雨,取自他初次练就天蚕变时一时突发奇想的名字,那时不算杀招,只是一门在后天便能汲取天地灵气的修行功法。

此刻的金蚕丝雨才是名副其实,密如骤雨,锐胜枪剑,折金分铁只在等闲。

而且由于项央对于人体肉身之秘领悟深刻,蚕丝刺击的方位尽是人体的要穴薄弱处,再加上融入项央对于阵法的些许领悟,威力十足。

邵仪的枪芒也许够狂,够烈,够力,够猛,却不及金蚕丝雨来的大势滔滔,无可匹敌。

刷刷刷的破空声未曾消散,一片狼藉的山地上,邵仪却已经被数之不尽的蚕丝射穿,根本来不及躲避。

噗通一声轻微的响声,随之而来的是邵仪眉心处一个红点现出,其身上也密密麻麻的现出数不清的红点,是蚕丝贯穿身体后蜷曲阻挡血液迸发所造成的淤痕。

外表看来,邵仪似乎得了什么皮肤病,比如红斑狼疮什么的,而实际上,他本人经脉断裂,丹田被刺破,已然死亡。

这还不止,项央透过元神感知到,对方肉身的血气寸寸截断,丹田的真气团团消散,如果留几分力,或许就是一个伤而不杀,令的对方生不如死的局面。

金蚕丝雨的威力极强,然而其霸道,恶毒,也实在令人胆战心惊,纵然项央也未曾料到会有这般奇效。

“这便是细微处见功夫,单纯的刺穿肉身,也许会令的对方痛不欲生,却绝不会如此干净利落的将之斩杀,人身死穴,当真玄之又玄。”

而另一面,玲珑的进展则要慢得多。

冷凌鹏虽然不是冰魔一脉的类似圣子的地位,但资质非凡,又备受本脉高手看重,赐下一挂猩红披风,足以抵挡玲珑密集而犀利的攻势。

“冰魔大气功,还不错,不过那披风是何等布料所成,竟然有如此精巧的卸力之法,莫非是如同熊王这等异兽兽皮所成?”

这东西就像是铁甲之类的护具,制作手艺倒是其次,关键是原材料难得,才有这样的功效。

比如将熊王的皮扒了,做成什么皮衣皮裤之类的,多多少少会有些防御之效,一般后天的刀剑斩击都未必能破掉。

而冷凌鹏披着的血红披风,显然比所谓的熊王之皮要高层次许多。,难怪如此杀马特也要穿。

有披风,没披风,那是两个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