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时代先锋 > 第1581章 你太独了

第1581章 你太独了

作品:重生之时代先锋 作者:执笔乱红尘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3420 更新时间:21-06-12 15: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之时代先锋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白凤这次来找杨东旭,不单单是自己为电子竞技奔走的事情过来请功。这次过来的目的是因为这段时间炒作农产品‘蒜泥狠’的事情。

从今年七月开始,国内市场上大蒜价格就开始疯长,一个月之内价格比之前翻了三倍有余,依然没有打住势头。

现在九月份大蒜价格已经迎来了两个多月的连涨,价格达到了七月份之前的六倍之多,而且还有继续涨下去的架势,弄得民众怨声载道大喊吃不起打算。

以前去路边摊吃烧烤的时候,老板还会送几串烤大蒜当做赠品。现在你去吃牛肉面,多吃两颗蒜老板都肉疼的直抽抽。

“和上半年时候搞股市的是一帮人?”杨东旭不禁有些意外的问道。

“算是一帮人,领头的还是那几个,然后加上几个之前在股市上跟着赚钱的,又进来几个跟风新加入进来的,股市结束之后他们就着手开始搞大蒜了。

一开始只低价收购,拿了市场上大约三成左右的大蒜存量。然后开始炒大蒜原货价格,几个手里有大蒜库存的批发商看到有利可图迅速跟进。

最后农民看到这大蒜价格一天一个价,于是也跟着一起囤货。还有好事者感觉是机会,开始高价位拿货当二道贩子,于是就造成眼前这种大蒜价格居高不下的局面。”

“只拿了三成的货,就掌控了市场吗?”

“三成已经很多了,很多行业屁都没有只炒一个概念,都能套走几十个亿。”

“这样的事情上面不管?”杨东旭不禁问道。

“这属于可管可不管的事情,你可以说他们故意扰乱市场是犯罪,也可以说是市场经济自身产物,不应该生硬调控。

总之就要看你怎么说,不然你以为现在不少新闻鼓吹的什么自由市场,什么和国际接轨,产品价格应该有市场自主调控的专家哪里来的?不都是收钱才开始放屁的吗?

再加上后面加入进去的有宋立行,还有汪成海这样有背景的人。只要不是搞出什么大乱子,仅仅只是一个大蒜的话,基本没太大问题。

毕竟现在就算大蒜价格疯长,大不了不吃大蒜,对居民生活也没太大影响。而且虽然价格很贵,但他们又不是把持着大蒜不出货,去菜市场还是能够买到大蒜的,就是价格贵点。”

“当然能够买到大蒜,不对外出货,他们手里屯的那些大蒜怎么卖出去?”杨东旭冷笑道。

一边吵价格一边出货才能多赚钱,别看现在各个专家鼓吹的热闹,大蒜还在往上涨。

只要这帮人把手里的屯的货卖光了,再从期货市场上捞一笔。那基本上看上去还火爆的大蒜市场会瞬间崩溃。

并且还有一点白凤没说,在这大蒜价格奇高的时候,其实不是所有农民都跟着囤货的。又不是傻子,价高抛售的道理大家都明白。

可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市场上大蒜价格这么高,明明从农民手里收购大蒜有利可图,可收购商确不收购大蒜了。

这里面肯定有这些炒大蒜的人在搞鬼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商贩的无奈。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现在这个大蒜的价格不正常。现在大蒜价格市场上18块钱一斤,你10块一斤从农民手里收购。

万一你这边把大蒜拉走还没投放到市场上,大蒜价格崩了,那亏了人工和运输费不说,你本钱拦腰斩的被坑进去都算是好的。

所以这就吓的很多商贩把手里的大蒜存货卖掉之后不敢去收获。造成了产品产出和销售之间环节不流通,又给这些炒价格的人控制市场提供了助力。

再加上人都是头贪心的,大蒜又不是说不能储存,现在市场价格十八块钱一斤,农民要12块钱一斤不过分吧?

这让商贩更不敢拿货了,总之从经济上分析着是一次市场经济的投机取巧,从心里角度分析。这些炒作的人也都是玩人心的高手。

“宋立行这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开始搞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冷笑之后杨东旭撇了撇嘴。

他和宋立行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还感觉这家伙算是个人物,没想到现在弄得烂泥扶不上墙。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既要名声,还能赚大钱?现在的法律法规越来越严禁了,很多事情碰了线就是把柄。

现在不出事儿,一个是你掩饰的好,一个是没人搞你。哪天你要是得罪了人,分分钟东窗事发。

相对于那些只要东窗事发就要进去的把柄,炒炒农副产品的期货,把控市场赚点差价,最多也就是一个投机倒把,请个好一点的律师罚款就能摆平,要是你,你怎么选?”

“我选躺着赚钱啊,不搞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我躺着就日进斗金啊。”杨东旭摊了摊手。

白凤很想把自己面前的茶水泼过去,这逼装的让人火大。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你打算怎么做?”杨东旭收起了调侃的表情。

“他们很小心,没有真的踩线,只是在灰色地带游走。单论背景他们和咱们这边不相上下,所以这样的事情无法碾压的话。

最后基本就是罚款了事儿,最多也就是扔出来几个替罪羊。他们面子上不好看,再损失一点钱其他的不会有什么。”白凤开口说道。

杨东旭嘴角上挑看着她,“所以付出的代价和获利不成正比,没办法一巴掌把他们拍死捞到足够的好处不说,还会惹得一身的骚对吧?”

他明白白凤的顾忌,比如拿他自己来说,和宋立行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但基本上双方还没撕破脸皮,至少表面上还能过得去有缓冲的余地。但这件事情他要是冲上去甩手给宋立行一巴掌。

把两个人就相当于撕破了脸皮,以后再有什么事儿就连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了。

更重要的是,人得罪了。可得罪的效果不好,没办法把对方送进去蹲几年,所以这个撕破脸皮看上去有些不划算。

听到杨东旭的话白凤耸了耸肩,这件事情出手的话的确不划算。

尤其是这帮人搞得是农产品的风雨,又没来得罪她白凤,也没得罪杨东旭。这样贸然出手会让很多人感觉他们太好斗。

谁家没有几个一不小心上头做了不大好事情的孩子?

不管你们的事情你们都跳出来给宋立行等人一脚,那以后他们家孩子有啥做的不好的,你们是不是也要一脚把他踹坑里?

所以很多事情师出有名是很重要的,只要师出有名。那就是宋立行等人没事儿找死。

原本自己做的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还非要去撩拨人家,结果被人一脚给踹死了,这就是活该,没人同情反而会落井下石。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就这样算了?”杨东旭问道。

“两个选择,第一个等着。这些人除了弄大蒜之外,还着手正在弄苹果和生姜。并且中药市场这边也在布局。

一个大蒜的收获显然不能让他们满意,所以弄大蒜之前,他们有一连串的炒作目标。

咱们先等着,无论是接下来他们是去弄苹果,还是去弄生姜,都不去理会。等他们开始炒中草药的时候,直接出手给他来一击狠的。

中草药是我们在经营的市场,他们胡乱伸手进来,剁了也就剁了,没人会说什么。就算到时候咱们把之前他们弄大蒜、生姜之类的旧账翻出来。

把人送进打牢里,其他人也觉得这是他们自找的。毕竟你杨大少脾气向来不好,跑到你地盘上搅风搅雨的人,直接送进大牢里的例子又不是一次两次,他们自己头昏自然要为自己行为负责。

第二个办法,现在炒作大蒜的领头人叫张锦程,之前在股市上搞风搞雨有他一份。做金融的大家都懂,私募,又或者一些来路不明的钱财只是没曝光。

只要下大力气查账,就算不能把他送进去蹲个十几年,但至少也够他喝一壶的。理由就用他们给你小舅子百安设套,你杨大少给小舅子报仇,其他人也没话说。”

“第二个办法只能搞到这个叫张锦程的,宋立行他们没事儿啊。”杨东旭摩擦着下巴。

“要我说又不是什么生死大敌,没必要和宋家过不去,毕竟人家哥哥可是新星未来不可限量,宋家也不是好惹的。”

“你这就有点看碟下菜了啊。是我招惹宋立行吗?是他之前总是搞事情在我面前跳来跳去好不好,你这可有点双标了。”

“双标也是你自己的原因。”白凤翻了个白眼,“你要是娶老婆不娶周雅,随便在现今那几家中随便找个,你看宋立行找事儿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替你说话?

就算这个不提,你别表现的这么清高,多往陈为民大老板哪里跑一跑,多参加几个宴会什么的,你看有没有替你说话。

这个也不提,就单独拿你手里人情和人脉关系来说,宋立行跳的时候,你要是直接表态整死他,那些向着你的人会不动手吗?

自己一副清高不在意的模样,人家凭什么捧你的臭脚?凭什么热脸贴你的冷屁股?

而且你小子做事儿还那么独,仗着自己足够强大,什么都是吃独食儿,不分点出去,人家凭什么给你摇旗呐喊?”

“我的产业都是我自己辛苦打拼出来的,没偷没抢我吃独食儿怎么了?

我又没吃他们家的大米,反而整个行业都是我带动起来的,他们在后面捡了不少便宜了。”说道这个杨东旭明显不服气。

“别说他们了,就我跟在你屁股后面只能勉强吃口肉,而你却在前面一锅一锅的肉随便吃,我都想捅你一刀把你一脚踹开。

的确是你把市场做起来了的,但这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吗?而且你知不知道你守着大锅随便吃肉,却不让其他人吃一口的样子有多讨厌?”白凤瞪着杨东旭。

“你这怨气不是一般的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