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乾龙战天 > 第2263章 气域

第2263章 气域

作品:乾龙战天 作者:文飘过峰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4148 更新时间:21-02-01 23:4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乾龙战天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麻田队长率众“水鬼”又用最快的速度往回赶。

因为高度怀疑是被“调虎离山”了,所以,麻田队长很谨慎,在离河边还有十来里远的地方喊了停。

“查一查,有没有祝融人的气味。”说完,他自己率先用力嗅了起来。

闻了又闻,再听了又听,却什么发现也没有。

麻田队长站在那里,半晌无语。

众“水鬼”见状,皆把嘴巴抿得跟个蚌壳一样,谁也不敢多吱一声。

又过了许久,麻田队长终于自我结束了石化状态,再次挥手:“继续行进!保持最高戒备!”

得令,众“水鬼”散开来,呈扇形,向前一步一步的推进。

如此走到了河岸边,也依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麻田队长眯缝着眼睛,看向在夜雾里若隐若现的对岸山体。

那边,什么也没有!

离得这么近,但凡山里多了一只蚂蚱,他也能第一时间察觉到。更何况全力查巡了这么久!

于是,他在心里不免起了嘀咕:难道是我想多了?那其实真的就只是一小股想偷袭临时粮仓的祝融人?因为我们及时赶了过去,他们自知不敌,起了畏惧之心,故而还没来得及大举进犯,便匆匆逃走了?

再一想到来祝融前看到的那一大叠关于听风堂的资料,麻田队长只觉得好不尴尬——呃,他是太着急临时粮仓里的那些补给了,所谓关心则乱,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么想着,心底里仅剩下的那些狐疑全烟消云散了。

“归位!”麻田队长皱着眉头,掩去脸上的尴尬,又一挥手,下令道。

众“水鬼”连个多余的眼神也没有,齐声应了后,扑腾跳下水,游向各自的位置。

“扑腾!扑腾!扑腾……”

入水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袁峰一动也不动的趴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在心底里默默的数着入水的声音。

身为半步元婴的剑修,只能用这样的法子来侦察山下的“水鬼”们是不是全回来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外围,他们顺利的与白柯会合了。

后者也告诉他们,在夜里,“水鬼”虽然目力严重受限,但是听力和嗅觉却远远强过白天。而白天,这些家伙的听力和嗅觉也已经是强大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这使得提前埋伏于“水鬼”们的警戒核心地段的他们,哪怕只是吐一口气,也会被立刻发现。

好在白柯也算是上是“水鬼”们的半个克星。只要“水鬼”们不上山来搜寻,且他们能够保证在埋伏时,象山上的大小石头一样,始终保持不动,白柯还是有办法帮他们遮掩两个时辰。

这是再好不过了。袁峰和青钰上人皆喜出望外。他们与白柯一合计,当即改变计划,在两个时辰之后,再启动“三才坚冰阵”。

这样一来,所有人在白柯划出来的“气域”里,必须将自己当成山上的一块石头,在这两个时辰里,屏住呼吸,保持纹丝不动。

对于青木派的弟子们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因为他们长年累月的用精纯的阴煞之气淬体,不但身体远比同阶的修士要强横得多,而且对气息的控制也个个到了变态的地步。以屏息为例,一次屏息两个时辰的,对于他们来说是起步。

但是,于青钰上人门下的绝大多数弟子们来说,却是为难之极了。

因为能够做到一次一动也不动的屏息两个时辰,不泄漏一丝气息的,只有澄明真人等真人们。其余的金丹境以下的低阶弟子们个个傻了眼,禁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我的天爷,要屏息两个时辰!还要一动不动!”

“娘咧,我最多能屏息半个时辰。”

“我更差,半个时辰也做不到……”

袁峰早已习惯了青木派弟子的变态体能,听到这些议论,心里暗道“可惜”——做不到的话,白柯的助力便用不上,只能按原计划来。

青钰上人不愧是大宗门里精心培养出来的核心弟子,面色不改,直接向白柯求助。他把话说得很直白——他觉得白柯应该是有备而来。

因为如果没有修炼象龟息功这一类的特殊功法,金丹境以下的低阶修士很难做到这一点。而白柯也是久在仙山,是以,不可能不清楚这一实情。但白柯却提了出来。那肯定是早有准备。

白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轻的笑出声来:“青钰道友与仙山的那帮正道人士很不一样呢。”

青钰上人闻言,知道自己没有猜错,也笑了:“多谢夸奖。”

袁峰在一旁暗中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白柯临时传授了一句屏息的口诀给在场的所有人,末了,告诉众人:“这句口诀并非是万能的。它只能在我的‘气域’里才能管用。”

众弟子本来是兴高采烈,听到这句话,高兴的劲儿去掉了一大半。同时,迷糊劲儿又上来了——气域?是什么?

不少人习惯性的用询问的眼神去看自家师尊。

这回却是连澄明真人也是一头雾水,扭头去看自家师尊青钰上人。

后者不由眉尖微皱。如果是从前,他门下的弟子肯定不会当着贵客的面,如此失态。这是在青木派客居了一个多月才沾染上的新毛病。并不是所有人都和青木派一样,不把“法不外传”当回事的。而且人家白道长也没有给他们解惑的义务。

这时,澄明真人等人敏锐的捕捉到了师尊这一丝不悦,个个垂眸。他们门下的弟子们也很快发现了,于是,也飞快的收回目光,谨执弟子礼。

白柯见状,在心底里乐开了花:五行门的弟子太有意思了。仅用一个问题就能看出他们的师承来。不象青木派这边,众弟子的反应各不相同,看不出规律性的东西来。

笑归笑,他一点儿也没有帮他们解惑的想法。

气域是他的一样天赋技能,哪能随随便便的告诉别人?

不过,在快速进入埋伏点后,很快的,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气域是什么。

看上去,它就是白柯划的一个圈。

这个圈最初是生绿色的。它迅速的从地面上隆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成了一个同色的半球状巨大透明薄膜。

站在圈内的众人都被罩在它之内。

少顷,薄膜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好似融进了浓浓的夜雾之中。

但是,他们却依然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气域就在他们的身边,只是变得无色无状。

这样就能隔绝他们身上的气味?

太神奇了?

不论是青木派的,还是五行门的,绝大多数的弟子在惊奇之后,都是觉得匪夷所思。

青钰上人和白璋上人最新看出门道来。师兄弟两个相对一视,都从对方的眼里露出一丝了然——是巧合吗?竟与“三才坚冰阵”有异曲同工之美呢。

稍后,袁峰也品出味来了,心里寻思着:难看先前觉得“三才坚冰阵”不象是魏长老一贯的风格,莫非是从白道长的气域这里受到了影响?

不过,他们没有继续往下想。

因为这时白柯突然示警:“水鬼们回头了!”

袁峰一声令下,所有人趴下来,或屏息,或按照白柯所教,在心底里默念新学到的口诀。

不一会儿,不止一名低阶弟子面上现出喜色——哇,真的能完全无压力的屏息!

就这样,包括白柯在内,所有进入埋伏点内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纹丝不动的趴在地上。

当然,这也只是欺负“水鬼”们在夜里目力不佳。如果在白天,是根本瞒不过的。

或者说,只要“水鬼”们上山来一搜,马上就会漏了馅。

奈何“水鬼”们的头目麻田队长太过自信……

回到水里后,他们的听力又是翻倍的增涨,自信心更足。很快地,连麻田队长也放松了警觉。他浮出水面,向众“水鬼”又挥了一下手:“解除最高戒备,进入寻常戒备。”

哗啦啦……,三面的河面上,“水鬼”们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相继沉入水中——穿着鱼皮服,他们潜在水里,比浮在水面还要轻松许多。在陆地上,反而是周身紧绷,最不好受。这也是他们轻易不会上岸去搜索的原由之一。先前紧急支援临时粮仓,纯粹是担心他们的补给被烧毁。

不一会儿,水面上的波纹完全消失了。这一带,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两个时辰之后,白柯再也扛不住了,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立时,一道生绿色的亮光自地面飞起,嗖的一下,钻进了他的眉心。

很多弟子只觉得周边象是有什么撕裂开来,紧接着,五行门的低阶弟子们发现一直在心底里默念的口诀失灵了。他们必须呼吸,立刻,马上,就是现在!

山脚,麻田队长从水里哗啦的冲出头来,面相狰狞的看着在浓粥般的夜雾里时隐时现的山体,大声示警:“山上有人!是祝融人!”

哗啦!哗啦啦……

立时有“水鬼”也自水底浮上来。

该死的祝融人,太狡猾了!麻田队长气急败坏的用力一振臂:“快!上山去搜……”

然而,晚了!

他的话没有说完,袁峰、青钰上人、白璋上人三个齐齐从藏身的大石头后面站起来。三人合力,各自向着山脚打出一道灵力,同时,嘴里大喝道:“启阵!”

话音刚落,山脚三面的河面上银光闪烁,好比是铺满了细碎的月光。有如是在梦境之中。

但是,“水鬼”们却一同遭了殃。

最先发觉不对的是麻田队长。

他的一只手先碰到一片“细碎的月光”。“扎扎扎”,那“月光”化成冰线,从他的指尖嗖的向上攀升。

眨眼的工夫,整个手掌披上了一片晶莹的“月光”。

他打了个哆嗦。

好冷!

再仔细一看,吓得魂都快没了。

那哪是什么“月光”,分明是寒冰!

就这么一会儿,他的大半条胳膊已被寒冰所裹。

“啊……”

尖利的惊呼声震得周边的夜雾轻轻的晃了晃。却在最高音戛然而止,象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掐灭了。

自然是没有人去掐断他的尖叫。

事实是,冰线攀升得太快。不等这一声尖叫圆满,麻田队长的头、脖子、手等所有浮在水面上的身体部位都被坚冰冻住了。

其他的浮出水面的“水鬼”也是一样的情形。

但是,还没完。

三息之后,铺满河面的“月光”轻轻摇曳,纷纷晕化开来,十来息之后,消失得一干二净。好象那些美到爆的“月光”都是幻觉一般。

“咔嚓嚓……”包裹着麻田队长他们的冰壳寸寸龟裂。旋即,化成无数碎片,掉入河水之中。

麻田队长他们看似失去了所有束缚。

可是,他们还是不能动。一动不动的浮在那里,保持着被冻之前的姿势,便是惶恐到了五官扭曲的面容也完全没有变化。

好吧,这样的说话也不完全对。

其实他们也并非完全一动也没有动。

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他们在慢慢的往下沉。

象一座座雕像慢慢的沉入水底。

十几息之后,河水完全吞没了他们。

河面上看上去与启阵之前又是一模一样了。

目睹这一切的山上众人,包括青钰上人在内,也是看得呆若木鸡。

白柯最先反应过来,摸着额头,啧啧赞道:“厉害!”此阵最先是受了他的气域的启发,但是,却不知道强大多少倍。要是他的气域也能有这么强大……

象一座座雕像慢慢的沉入水底。

十几息之后,河水完全吞没了他们。

河面上看上去与启阵之前又是一模一样了。

目睹这一切的山上众人,包括青钰上人在内,也是看得呆若木鸡。

白柯最先反应过来,摸着额头,啧啧赞道:“厉害!”此阵最先是受了他的气域的启发,但是,却不知道强大多少倍。要是他的气域也能有这么强大……

白柯最先反应过来,摸着额头,啧啧赞道:“厉害!”此阵最先是受了他的气域的启发,但是,却不知道强大多少倍。要是他的气域也能有这么强大……

有弟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