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护国公 > 第540章 皇清国

第540章 皇清国

作品:护国公 作者:木允锋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4018 更新时间:19-04-24 06: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护国公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就在海军陆战队为杨庆找到油田同一天,对南掌的讨伐同样结束。

第十八军攻克琅勃拉邦。

实际上南掌国王索林那萨旺根本就不认为明军能去揍他,毕竟他那地方太安全,哪怕距离奠边府也得五百里,这不是平原的五百里,而是完全由崇山峻岭和亚热带森林组成的五百里……

没有什么真正道路。

就是从奠边府向西由一段段驮队走的羊肠小道,连接一条条小河构成的通道。

他的记忆中,就没有过北方帝国南下攻击这片土地的记忆,能威胁他的只有南边,尤其是暹罗。因为从暹罗向北是相对平缓的丘陵,之前缅甸对老挝宣慰司的进攻,也只是因为缅甸控制着暹罗北部。而北方和他阻隔崇山峻岭,别说打他,光走到他那里就得累死一半,这样的天然优势让他自以为高枕无忧,对于明军在安南的行动只当做恐吓。结果第十八军那些常年在广西山区活动的士兵,在安南郑家的支持,还有南掌北部那些酋长的带路下,长驱五百里突然出现在了琅勃拉邦。

战斗就很简单了。

整整一个军的明军,再加上配合行动的郑家军队,还有那些想弄死索林那萨旺当土皇帝的酋长们,一起血洗了这座城市。

索林那萨旺死在火箭弹的爆炸中。

“这就可以了!”

杨庆对这个结果比较满意。

毕竟老挝这片土地上,其实依然就是一盘散沙的部落,只不过琅勃拉邦势力最强,再加上作为佛教中心受尊崇而已,但只要琅勃拉邦一完基本上就是分崩离析的结果。原本历史上索林那萨旺一死立刻分成琅勃拉邦和万象两国,紧接着又分出占巴塞和川圹,一直到欧洲殖民者到达,这片土地都维持着四个国家。

既然这样还继续让他们一变四就可以了。

总之这个也解决。

剩下还有一个,也就是勃泥。

这个等明年再说,主要是这种好事不能只让一家,像文莱这种石油宝地得给别人留点,这一次出动的各军收获都已经很丰厚了。哪怕对南掌的讨伐,也让明军跑去刮了一大堆的黄金,这座城市原本叫金城,虽然属于夸张的形容词,但的确多金多铜多象牙。就连作为他们标志的那座巨大的金佛都被抢了,总之明军进入这座城市的嘴脸,丝毫不亚于进入圆明园的英法联军。但这种好处不能只让他们去捞,也得给其他各军留些,正好对勃泥的征服不同于这种在亚热带深入内陆的作战,可以使用那些对这种环境不太适应的军队了。

把一群北方人,突然扔到老挝还让他们深入数百里攻击,那完全就是让他们送死。

但仅仅在沿海就无所谓了。

所以杨庆接下来对勃泥的进攻将使用部分北方军,未来大明主要作战方向就是南方,北方的数十万大军不可能闲在那里,他们得逐渐锻炼着适应南方环境。当年的秦军都能从北方南下征服越南北部,凭什么大明的北方士兵不能到南洋作战?倭国的几百万大军可一样在南洋地区势如破竹般进攻。

正好就拿勃泥练兵了!

“护国公,俄国使者到了!”

参谋总长助理张世凤向着杨庆报告。

“带过来吧!”

杨庆说道。

这是俄国人向大明派出的大明第二批使者,第一批是李自成见的,毕竟那时候俄国和大明根本没有接触的必要。

但现在非常有必要了。

在杨庆的坐视下,哈巴罗夫匪帮在黑龙江沿岸大肆烧杀抢掠,原本那些部落还能找清军求助,可现在清军已经不存在了,建州三卫被严禁随意出界。整个长白山以北就只有刚刚进驻的一个旅的明军,但这些部落并不是臣服大明,事实上就连流窜逃亡的少数八旗军也在他们那里,他们反而极其仇视明军。那么后者自然坐视他们倒霉,这种情况下不但哈巴罗夫匪帮肆意横行,而且甚至和随明军而去的商人搞起了贸易,就连雅库茨克的俄国人都开始大量南下。

毕竟雅库茨克太冷了。

那么俄国就必须和大明讨论一下双方的边界问题,在他们看来黑龙江沿线已经可以算他们的了。

另外还有蒙古。

尤其是还有准噶尔部的问题。

可以说明俄边界划分,已经成了俄国在东方必须解决的,他们也不愿意挑衅大明,毕竟这支军队的战斗力他们在欧洲也略知一二,在大明看似对北方寒冷的荒原并没有太大兴趣的情况下,俄国人很想能获得一份明确的划分以避免冲突。

“巴伊科夫先生,欢迎光临!”

杨庆热情地欢迎俄国使者。

后者原本历史上是四年后到达中国的,这一次提前了四年。

“公爵阁下!”

他向杨庆鞠躬行礼。

当然,双方都是用各自语言,虽然杨庆其实会说俄语。

“巴伊科夫先生,首先我们需要解释一下礼节问题,女皇陛下已经同意召见,但你必须遵守大明礼节,也就是你必须向女皇陛下跪拜,不是你们的单膝跪拜,而是我们大明的双膝跪拜并叩首,礼部会提前带着你演习这种礼节的。”

杨庆说道。

“公爵阁下,据我所知贵国女皇陛下已经下旨免除跪拜礼。”

巴伊科夫一脸凝重地说。

这是一个大问题,他根本没想过杨庆会让他跪拜,甚至他都知道像英国等使节都不需要跪拜的。

“是的,女皇陛下的确免除了大明人民的跪拜礼,但外国人不在这个范围,对于外国人除非女皇陛下特意下旨免除,否则也是要跪的。至于大明属国的臣民和奴隶,见女皇陛下都是必须跪拜的,而女皇陛下此次只是召见你,并没有单独下旨免除你的跪拜礼,所以你还是要跪拜的。”

杨庆给他解释。

“公爵阁下,您这是对我们的歧视。”

巴伊科夫多少有些怒气地说。

“歧视?不,不,我们大明从来不歧视任何人,但女皇陛下的旨意就是如此,所以你觐见女皇必须跪拜。”

杨庆说道。

“公爵阁下,我们可否暂时搁置这个问题?”

巴伊科夫说道。

“可以,只要你三天內做出决定就可以了,女皇只会在这三天內抽时间接见,超过这三天她就很难再抽出时间接见了。”

杨庆说道。

“那么我们可否讨论一下我们两国边界的划分问题?”

巴伊科夫深吸一口气说。

“边界?我们之间的边界还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吗?首先大明的边界是明确的,就是北海或者你们所称的贝加尔湖及其以东所有土地。另外准噶尔部已经向女皇陛下称臣,所以按照你们和准噶尔部的约定,你们的托木斯克和鄂木斯克连线以南,同样也是大明领土。同样这条连线的延伸线到北海以南,也是大明领土,这里的蒙古人也已经向女皇陛下称臣,因此你们必须退出之前侵占的大明领土。之前你们侵占时候,这些地方还被建奴叛乱分子阻隔,女皇陛下可以原谅你们的行为,但以后不行了,你们必须撤出这个区域內的所有据点。”

杨庆说道。

其他地方暂时还没必要,哪怕划上也够不着,以后想抢再说,反正大明又不讲什么国际法,无非就是制造点事端然后当借口而已。

但现在就要这些。

毕竟和俄国人之间的贸易也很繁荣。

“公爵阁下,您的要求我们不能接受,我们之前在东方开拓的,都是无主的土地,并不是什么大明的领土。”

巴伊科夫说道。

“难道一户人家的主人不在家你们就可以进去说是自己的吗?我说的非常清楚,因为建奴叛乱阻隔,使得大明暂时无法管理北方土地,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要那里了。之前你们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去开拓殖民,这是不合法的,但我们可以原谅,毕竟我们被建奴阻隔,而现在我们已经解决了建奴的叛乱,并且重新恢复对北方的统治,那么你们就必须离开。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个时间表,两年內你们撤出大明领土上所有移民,否则我们就要以对待入侵者的方式对待他们了!”

杨庆说道。

“公爵阁下……”

巴伊科夫急忙说道。

“先生,我是代表女皇陛下,以大明帝国大都督府大都督的身份正式通知你,而不是和你谈判的。”

杨庆打断他的话。

巴伊科夫一脸屈辱,很显然他知道自己这次出使失败,不是跪拜不跪拜的问题,而是这种边界划分不可能被沙皇接要。利益倒是次要,毕竟雅库茨克也没几个人,俄国在贝加尔湖以东也就这些,但杨庆的划分事实上在告诉他们,俄国不准再继续向前扩张了。

俄国必须服从大明帝国的裁决。

这是肯定不行的。

“看来你需要一点时间考虑,把他送回去,顺便给他一张大明地图。”

杨庆冷笑道。

紧接着巴伊科夫就被带走了。

“护国公,咱们要向黑龙江进军?”

张世凤疑惑地说。

“黑龙江沿岸那些人向咱们归顺了吗?”

杨庆说道。

“没有,据说他们正在一个野猪皮族人带领下,和硕垒联合起来重建他们的皇清国。”

张世凤笑着说。

这是真的。

蒙古各部里面,现在只剩下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车臣汗硕垒没有向女皇称臣纳贡,这家伙手下有数万骑兵算得上兵强马壮。另外部分溃逃北方的建奴余孽,这时候也已经和索伦人合伙,他们以呼伦贝尔大草原,嫩江流域及黑龙江沿岸为活动区,最终形成一个以硕垒为核心的联盟,对外自称是皇清……

主要是明军距离太远。

这时候明军只是接管辽阳沈阳一带,连开原都还是无人区,东边只是到延边,并且在海参崴建立了一个军事基地,西边就是桂藩。毕竟这片土地太广袤,以目前大明向北方移民的速度,估计二十年后能恢复辽河下游的人口就不错了。最多借助辽河航运和海运建立一些军事基地,驻扎一些军队,但真要说向松嫩平原或者呼伦贝尔大草原驻军,那一则不现实二则毫无意义。

没有可保护的人口。

这些地方就是科尔沁那些投降大明的蒙古部落游牧,另外一些之前在宣大的,也被迁移过去,现在和这个皇清国交战的就是这些蒙古牧民,毕竟他们可以抓奴隶,那些蒙古大小汗们可最喜欢这个了。

毕竟奴隶能给他们带来奢侈品。

总之因为明军对辽东边墙以外地盘的无视,那里正在进入一片野蛮的无序状态。

厮杀每天都在发生。

南下的俄国匪帮在杀戮黑龙江沿线的居民,松嫩平原上臣服大明的蒙古各部为了抓捕奴隶,向大明换取他们越来越离不开的奢侈品,和那些不愿意臣服大明的同胞杀戮……

他们本来就杀来杀去的。

未来杨庆还准备向他们推销他那些海军士兵从南美带回的好东西。

然后就完美了。

“他们真会玩,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继续玩吧!”

杨庆笑了笑说。

一个太过于和平的边境并不是什么好事,大明目前移民的速度,估计三十年內不会向这些地方发展,北大仓的确好,但别忘了这依然还在小冰河期,那里的气候不适合农业,只能是渔猎和游牧。反正这些势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真正威胁大明,最多就是在那里自己过家家,既然这样还不如就继续无视,让那些臣服大明的蒙古大小汗们去和他们纠缠。接下来俄国人也会南下,他们不可能接受这种划分,就算接受也没用,来来回回好几年就过去了,总之雅库茨克的俄国人还是会南下。

然后在这一带好好打吧!

明军继续在南边不思进取的坐视就可以了。

至于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

一个进入初级工业化,拥有近两亿人口的庞大帝国,需要在乎冻土荒原上一群游牧民吗?

在现代工业面前,游牧民也只配唱歌跳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