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至尊曲 > 第六百七十八回 冥河吃亏

第六百七十八回 冥河吃亏

作品:至尊曲 作者:王昭之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2808 更新时间:19-10-09 05:33

“年纪不大,教训人的本事倒不少,想当年东皇太一也是顶天撑地的大能,难道他的后人皆失了风度,从而开始耍嘴皮子了吗?”老叟叹息的道,不过只是故作姿态而已。

“我虽复姓东皇,但体内却无半点东皇家的血脉,你的指责毫无道理。纵使你所言非虚,堂堂东皇家族,也绝非你这枯骨叟点评的那般不堪。说吧,诱我前来,又囿我于此,你想干什么?”

“老夫冥河老祖,曾经……”

“曾经的我还未出生,曾经的你又与我何干?再说纵使你曾经如何辉煌,也只是过去时,老谈曾经而不冀以将来的人,是没法立足的。”

东皇玺看着老叟,朗声道:“你还没现身我就猜测是你在捣鬼,再说你以前的那点光荣事迹是个修仙者都知道,又有什么好旧事重提,显摆显摆威风的?当然,如果你把它作为荣光来炫耀的心话。”

“不愧是东皇玺,论辩的口才可见一斑。人们都暗称你为七绝天之一,我倒是想弄明白七绝天有什么异处。知道老夫为何在此等你吗?因为在这里狩猎却是再好不过了。”

冥河老祖阴测测的说着,然后用贪婪的目光看着悬在天上的东皇玺,像是看到什么美味似的。

“我以为你会找上我纯粹是看不惯我姓东皇,却想不到你的目的还是混沌三圣兽的血脉。我就不明白了,似乎毫无大用,也不能快速使人增进修为的三圣兽血脉,到底有何值得你们争得头破血流?”

“身在福中不知福,东皇小子,也不怕告诉你,混沌三圣兽的血脉之力对于低修为的你们而言,当然是作用微乎其微,也只有等修为不断提高后才能逐渐显露出它的益处。但我修为尚可,一旦拥有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不仅能短时间得到三圣兽的血脉力量,提高修为,还能将元凤、始麒麟、祖龙的血脉性能全部占有,从而获得最大化的好处。”

“可是你们呢,不仅暂时无法激发三圣兽血脉的功效,更是连自身的潜质也会短时间被压制,如果一不小心被歹人害命了,岂不是大大的浪费和可惜!东皇小子,老夫等这一天很久了,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你是前辈,却能如此的不要脸面,我作为晚辈,却不能如此待你,没有益处的东西会让我丧命,这不得不说是最错误的拥有,如果你的商量能上我动心又满意,给你一些血液也未尝不可!”东皇玺一副诚恳的道。

冥河老祖道貌岸然的点了点头,顺手将左手指上的空间戒指摘了下来,顺即抛在了东皇玺的面前:“这空间戒指中所有物乃老夫平生所得,必定能令你满意。”

东皇玺接下空间戒,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旋即扔入自己左手的空间戒指内。

冥河老祖顿时心中不悦,他本以为东皇玺会用神识去探看戒内空间,这时他布下的强大禁制便足以顷刻之间强行抹杀东皇玺的神识,那时他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得东皇玺身上的血脉,还能拿回送出去的空间戒指。

可东皇玺只是随意的看了看,根本就没有用神识去探知,以致他的计划落空。冥河老祖心在滴血,却尽力将伪装隐藏得好,“东皇小友,老夫的诚意如何?空间戒指你也收了,是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

“承诺?你的空间戒指虽珍贵,但混沌三圣兽的血有三种,你想以一换三,未免想占便宜想疯了。另外,你的戒内设有强大禁制,不就想坑我吗?”东皇玺将长剑从空间戒内取出,开始防备这阴险的老叟。

“老夫诚心和你打商量,你却找借口推诿,东皇小子,看来你要成心惹事了?”冥河老祖阴冷着脸道。

“不是小子要阴你,而是你自己贪心设计要害我,倘若今日成全了你,我东皇玺岂不成帮凶,辜负了朋友舍命才换来的好意?”

“臭小子,老夫不想大动干戈,你却全无诚意,如今确实饶你不得了!”冥河老祖双手一拍,一道幽蓝的掌力电光般朝东皇玺扑面而至,一瞬间就锁定了他的气息。

东皇玺不敢大意,在危险的玄气掌力引发时,他便全力催动浑身血脉,同时身体摇身一变,化作一只青鸟扑闪开来。

“真是可恶,居然在老夫的面前卖弄你那低微的法术,找死!”冥河老祖气急败坏,左手一虚抓,一张硬雕大弓出现,右手凭空生出一支泛着金光的箭来。

东皇玺所变的青鸟见老叟毫不犹豫的弯弓开箭,而那金光箭像凌厉无比的一根金针,卷起千般狂风似箭尾拖动,又如慧星尾巴,同时夹杂着刺耳的尖锐声。

一切的一切都好快好险,尽管在冥河老祖看来青鸟必成靶心,可金光箭一闪而逝,同时空中发出一声强烈的破碎声,掀起了一圈圈空气涟漪,像银白色的水波般荡漾。

“你……你这小子着实可恶,居然胆大妄为到利用老夫的金光箭来破空间戒指里的禁制,你难道不怕空间戒指发生爆炸而将你的三魂七魄毁得飞散吗?”冥河老祖问。

“当然怕,可我料想你的空间戒指非常物,只要我把你的金光箭用得恰到好处,哪怕是仅有千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敢试,因为我找不到另一位金仙级的仙人来破戒内禁制,即使拥有这枚空间戒,也会毫无用处,再说谁会守着一个宝而无动于衷啊!”东皇玺从刚被破掉禁制的空间戒指内取出一个小瓷瓶,直接将其内金丹倒入口中,“咕咚咕噜”吞了个够。

冥河老祖本已气得直咬牙切齿,现在见东皇玺一股脑毫不犹豫的将他辛苦攒来的三粒九转金丹吞了,顿时脸色大变,不停地捶胸顿足起来:“我的金丹!我的金丹!”

“还给你!”东皇玺将空瓶扔给冥河老祖,老祖接下小瓶,手不停地抖着瓷瓶,可早已空空如也,根本没留下半粒,仅存一丁儿扑鼻的丹香味儿。

冥河老祖气得浑身直发抖,偷鸡不成蚀把米,他自己怎么也舍不得的金丹竟如此轻易的便宜了该死的东皇小子,他不仅仅是气,还恨得直咬牙,简直用火冒三丈来形容也不为过。

曾经的他被三仙岛的三位丈人死死克制,后来因费尽千辛万苦得到一粒金丹而成就大罗金仙境,本欲去三仙岛大杀特杀,可怎么也想不遇到半路一老头儿,他仅仅一招就被打成修为尽失的疯子。

后来天可怜见,乱吃草药的冥河老祖竟然恢复了神智,不仅去昆仑山偷得了三粒九轮金丹,还被该死的燃灯道人追杀。死亡关头,他逃入空间裂缝之中,从而因缘际会进入了时光塔,遇到了罗睺的神魂,两人同仇敌忾之下,便允许冥河老祖留在这阴域吸收阴气恢复。

冥河老祖靠时光塔内的漫长时间差一点点吸收炼化阴气,不仅恢复到了太乙金仙人,还探知了外界的消息,于是起阴谋之心欲夺取三圣兽的血脉。

按冥河老祖的计划,一旦夺取三圣兽的血脉,他便服用三粒金丹让自己修为突破至大罗金仙境,然后再饮用三圣兽的血脉,便可踏入混元大罗金仙境成为圣人,也就无须再看罗睺脸色了。

只是如今他计划破产了,而且是被区区一名看不上眼的地仙给打乱了计划,焉有不气之理。

东皇玺赌赢了,冥河老祖赌输了!

老叟脸色铁青,直接将小瓷瓶捏成飞灰,他恨东皇玺吃他金丹,也恨自己为什么要珍惜金丹,如果自己不珍藏金丹,又岂会弄巧成拙!

“老夫的金丹没了……没了!啊……”

“臭小子,老夫恨死你了,恨死你了!不把你生吞活剥了,就枉修大道!”

“你还老夫金丹,还老夫空间戒,快快把混沌三圣兽的血脉贡献出来!”

冥河老祖怒气迸发,双目直冒火光,庞大的杀伐之气一吹揎出来,以他为中心的无数坟茔生生被刮飞,连同朽木棺材都露了出来。

“好强好冷的杀威,简直比飓风还恐怖,不愧为太乙金仙!”东皇玺双目一眯,双眉紧皱,无比严肃起来。

“风巽——乱轮!”他不敢再挑衅冥河老祖,身子化作一道狂风,与四周的劲风一卷掀,便消遁得无踪也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