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快穿之气运剥夺系统 > 第842章 和尚素心(十四)

第842章 和尚素心(十四)

作品:快穿之气运剥夺系统 作者:古凌野 分类:科幻空间 字数:2175 更新时间:19-11-09 00:55

前无去路后无退路,这鬼城大门一关,一人一鬼那就叫瓮中之鳖,冷君凌想了一瞬,觉得这词用的不太贴切,哪能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呢,当下从葫芦里飘出来跟在和尚身边便是问道:“我说死要钱大师,现在怎么办呐,您是继续往前走还是直接找出路,在这站着总不是办法吧?”

“嘿,四娘诶,站着自然不是办法,我现在不是在找路吗?”

和尚嘿嘿一笑,从袖子里抽出一条翠绿柳枝来,这是刚才随手在城外路边折的,本来没什么稀奇,可就见他从袖子里又拿出拇指大小的一个小瓶儿来,把其中的液体往那柳枝上一淋,就举着柳枝在身前甩了几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操作,就见和尚甩完那柳枝后周身的迷雾散去一些,隐隐约约的便是显露出一些建筑来,脚下是幽幽曲曲的一条大道,也不知道通往哪里。

冷君凌看的稀奇有趣,这操作倒还是头一次见:“你这瓶子里的是什么啊?”

“童子尿啊,能驱邪!”

我靠·····

冷君凌瞬间飘远与他隔开一些距离,就怕他甩柳枝的时候把那童子尿甩自己身上。

有这么奇葩的和尚吗,随身还带童子尿的。

一见冷君凌嫌弃的表情和尚忍不住笑出声,摇头自夸道:“这可是我修炼多年的成果,怎么样,威力不错吧,这不就看到路了!”

太恶心了这也,这居然还是他自己的尿,不过童子?

“和尚,你还真是个······嗯··童子?”

“那是,和尚我一向洁身自好,多年童子之身功力大成,童子尿这才有如此威力,要不你以为随便是个童子尿就行吗?”

这话题太恶心了,好像还有味道,冷君凌磨了磨牙,决定换个话题:“既然有路了,你要往哪儿走?”

“这个·····还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呗。”

和尚这叫一个光棍儿,让冷君凌只想翻白眼,两人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那建筑前,仔细一看,好像是个客栈,不知道在这已经杵了几年,残破的掉瓦断梁的,要不是地上那碎成几瓣儿的牌匾,还真看不出这之前是家客栈。

冷君凌飘上前:“迎客来?”

“这地方如今叫迎鬼来还差不多。”

打量了一圈,除了荒凉阴森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荒城不就是这样吗,冷君凌在一楼飘了一圈,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看起来只是个普通荒废的客栈而已,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喂,你趴地上看什么呢?”

冷君凌飘回和尚身边,就看和尚蹲在地上摸着下巴正认真的看着什么,上前一打量,好像是几枚铜钱?

“这地面还能有铜钱?”

冷君凌也在和尚身边蹲了下来,试着用手去抠,那几枚铜钱却是想粘在地上了是的根本扣不动,仔细一看,铜钱不是粘在地上的而是被嵌上去的,冷君凌抚开地面的泥土,就见地面上不单单是这几枚铜钱,而是密密麻麻的镶嵌了一地,之前只是被泥土盖住了而已。

“这么有钱的么?拿铜钱铺地?”

冷君凌挑了挑眉头,她以前到是见过一种铜钱阵法,与这到是挺像,可又不完全一样,她所见的铜钱针是以灵石为阵眼,以铜钱为媒介,铜钱所到之处便能随着主人的控制攻击入阵之人,而这铜钱,除了腐朽的外表没有一丝灵气,纯像个装饰物,那里有一点儿的攻击性,就是排布的顺序也是不同。

“是挺有钱,四娘你快看看,这铜钱居然不是现下流通的万宝钱,这鬼城不才只出现了一年?”

和尚啧啧称奇,这铜钱他好似在他师兄那里见过,像是前朝的通宝铜钱,这前朝灭了都得有个两百多年了,居然还有人搜集着通宝铜钱铺地的吗?

冷君凌自然是不认识这铜钱的,就算奇怪又怎样,现下腐朽的不成样子,又没什么特别的,当下不感兴趣的站起身:“还是找找出路吧,这些铜钱又不稀奇。”

关键是不值钱,都烂成这幅样子了,带出去都嫌费事。

和尚呵呵一笑,撬了几枚铜钱下来收进袖子里:“虽不值钱,但带回去与我师兄当个摆弄的小玩意儿到是不错。”

随后一人一鬼又在客栈里寻摸了一圈,见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才出来,走到街上时却发现那雾气好似淡去了一些,露出了前方一整条街,隐隐约约能看到尽头有一座石桥,哗啦啦的流水声传来,这死寂一般的城池里说不出的诡异。

“和尚,这般情境下看到桥,你能想到啥?”

“奈何桥么?”

和尚回头看冷君凌,见冷君凌眼睛放光不由得一笑,随即就向前走去,冷君凌兴致勃勃的跟上,一人一鬼都是一副要搞事情的兴奋模样,到是一点儿都不给这鬼城面子。

这条街也不是很长,很快两人便到了那桥前,只见这桥通体由雪白的大理石组成,于这灰突突阴森森的残破城池到是一点儿都不匹配,下面幽幽的留着一条小河,看不见源头也看不到终点,深绿色的河水接近漆黑,乍一看还以为是流的墨水,与这纤尘不染的石桥一比那就更奇怪了,活像硬生生拼凑到一块儿的,显得这石桥很是突兀。

一人一鬼一对视,共同抬脚上了那石桥,当走到那石桥最高处,周身的景象就是瞬间一变,耳边突然传来凄厉的哀嚎声,河水汹涌的流淌着,那声音震耳欲聋,就像是敲鼓一样狠狠的砸在胸膛,和尚往河水里一看,就见那河水起伏之间,无数鬼魂其中哀嚎,相互撕扯攀咬,像是费尽力气要相互踩着往桥上爬,那场面,说是阎罗地狱都不为过。

“他们这是想上桥?”

冷君凌一歪头,看着那河水中的鬼魂,甚至还伸手去逗了逗,就见河里的鬼魂们拼了命一般的往上跳想要扯住冷君凌的手,却总在差那么几厘米的地方掉回去,见此冷君凌哈哈直笑,和尚嘴角没忍住一抽。

鬼逗鬼?

这场面到是挺新奇。

不过看着怎么这么像逗狗呢?

底下那些鬼魂此时要还有神志估计早就气的破口大骂了,可惜他们早就失了神志,如今不过是靠着本能想要上桥,被冷君凌戏弄也丝毫不长记性,依然蠢笨的一次次的上当,待冷君凌玩儿够了缩回手,便是抬头看向和尚:“注意到了吗,这些鬼穿的衣服还真是有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