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邻家闺蜜爱上我 > 第九百九十四章 临死反扑!

第九百九十四章 临死反扑!

作品:邻家闺蜜爱上我 作者:不易86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0 更新时间:19-05-14 00:00

人被逼急了,往往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现在的谢庭芳就是这样。

此时的谢庭芳正在江原道道府大院的官邸中,和一干幕僚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谢庭芳一脸凝重的表情,说:“各位,我们掌握的信息显示,章瑞已经叛变了,竟然向陈小羽妥协,主动交代了一些事情,并转为证人,意图指控我们,现在已经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所以,务必请大家团结起来,一定要想办法处理了陈小羽,让他无法展开后续动作,否则我谢庭芳倒下,各位也无法幸免。二皇子那儿下达了指示,这次咱们绝不能让陈小羽活着。这两位是四皇子派来的特使,牛先生和邱先生,他们都是二皇子的心腹。”

“牛先生,邱先生,幸会幸会。”

现场的谢庭芳的幕僚们纷纷向牛先生和邱先生打招呼。

二人相视一眼,嘴角均是露出一抹冷笑。跟着说:“陈小羽这个人年龄虽然轻,但能力还是有的各位千万不可大意,要不然大家都得完蛋。”

……

我们坐的车子脱离车队,经一个岔道,拐上了另外一条大道,原本的路线是前往监察院办公大楼最近的路线,但因为意识到谢庭芳那儿可能针对我设下什么埋伏,所以我临时决定。改变路线,并与其它车子分开行进,以迷惑谢庭芳。

只要我能成功到达监察院大楼,有杨弘的人保护,谢庭芳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对我做什么。

车子拉响警报,一路前行,速度极快。

这时驶过一座立交桥。到了又一个分岔路口,司机说:“陈统领,前面有两条路,可以抵达江原道监察院大楼。”

我说道:“有什么区别?”

司机说:“左边一条是主干道,车流多,比较复杂,容易堵车,右边一条则比较偏僻一些,交通也会更为畅通一些。”

我说道:“那你有什么建议?”

司机说:“我建议还是走主干道吧,右边那条路虽然畅通一些,但因为偏僻,很有可能成为谢庭芳设伏的地点。”

我想了想,说:“走右边那一条。”

司机说:“好。”待前方路灯指示可以右转时,司机便打起转弯灯,拐上了右边的岔道,继续往江原道监察院办公大楼行进。

我掏出手机打开地图,只见得我们的位置正在往江原道监察院大楼靠近,估计距离还有二十二公里左右。

这时前方道路忽然变窄,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陈统领,不行了,我得小便一下。”说完打转向灯,将车子停靠在路边,旋即打开车门,急急忙忙地下了车,往路边的小树林跑去。

我开始怀疑起来,怎么这时候小便?

看向那司机,只见那司机跑进小树林里,竟然头也不回地往树林深处跑了,登时心中一惊,叫道:“唐先生,李先生有问题,咱们怕是被算计了。”

唐龙登时大惊失色,急忙叫道:“我去开车。”

我心中觉得不妥,叫道:“车子怕是也有问题,快下车。”说着急忙打开车门,也顾不得拿拐杖,滚下了车子。

唐龙李虎虽然觉得我的动作有些夸张,可还是跟着跳下车子。

我一滚到车外面的地面上,就看到车子底盘上有红灯闪烁,并开始发出叮叮叮地报警声。

心中登时明白过来,这辆车果然有问题,应该是谢庭芳让人在车子上安装了炸弹,只等找机会爆开。

那司机肯定是知道的,要不然不会借口离开。

心中念头还没落下。

“轰!”

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一般,眼前画面震荡,车子冒起一团蘑菇云的同时,往上弹起,旋即重重落下,发出巨大的响声,车身跟着完全笼罩在火焰之中。

唐龙和李虎反应稍慢,当场被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力推着飞了出去,远远落在地上,又是一阵翻滚。

我本能地用手遮住头,但还是受到了冲击,半响过后,抬起头往车子看去,登时心中后怕啊,刚才要是反应稍慢一点,只怕已经粉身碎骨了。

原本我以为分开前往监察院大楼可以迷惑谢庭芳,但没想到老杂种,早有准备,竟是在车身上布置了炸弹,无论我走哪一条路。和多少人在一起,只要没有及时察觉,一样是死路一条。

我心中大恨,正想爬起来,去抓那个司机回来。

便在这时,树林里冲出一队戴着面罩,拿着手枪的神秘人,这群人出来后,二话不说,举枪就射。

“砰砰砰!”

无数的子弹呼啸而来。

我被迫在地上连连翻滚躲避,唐龙和李虎虽然受到爆炸的冲击,但因为实力强悍,受伤并不重,眼见那一群人冲出来疯狂对我开火,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打算往对面那群人冲去。

但那群人发现了唐龙和李虎的举动,根本不给二人靠近的机会,几个人同时举枪瞄准二人开火。

尽管唐龙和李虎是顶尖高手,可也不敢以身体硬扛子弹,只能不断躲避。

好在二人实力超强,动作迅捷,没受什么伤。

我在地上不断翻滚,却禁不住满肚子的火,吗的啊,这才几天,我又被人埋伏算计了,已经是第二次遭遇枪袭。

其实谢庭芳的安排部署极为周密,除了车身上安装的炸弹,还安装了跟踪器,所以我的行踪一直在他的掌握中。

这些枪手其实是治安局的人假扮,因为行动仓促,所用的也是他们的配枪。事后一旦追查,肯定能查出来。

不过如果我被他们杀了,谢庭芳锁定胜局,后续也没人能查出什么。

……

此时杨弘正在办公室里焦急地等待,一边等,一边看手表,嘀咕道:“陈统领算时间应该要到了啊,怎么还不见人?”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杨弘登时精神一震,以为是我来了,当场吩咐道:“请进。”

“监察使,有您的快递。”

一个江原道监察院的工作人员拿着一份包裹笑着说。

杨弘说:“是什么快递啊?”

那工作人员说:“是京城来的,外面没有注明,不知道是什么。”

杨弘心想京城来的,会是谁呢?口上说:“给我吧。”

工作人员将包裹交给了杨弘。随即退出办公室,冷笑了起来。

杨弘怀着疑惑,用小刀拆开了外面的包装,往里面看去,登时脸色大变,现出惊骇之色。

嘟嘟嘟!

轰!

又一枚炸弹在杨弘的办公室里炸开,巨大的震动,使得整层楼的地板发颤。办公室的玻璃也被震碎。

整栋楼的人都惊动了,开始慌乱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

“好像是监察使的办公室发生爆炸。”

“不好监察使出事了。”

“大家快跟我去看看。”

等到其他人员冲到杨弘的办公室外面,只看到办公室的墙壁倒塌,门翻倒在了外面的过道上,办公室里烟雾弥漫,双眼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有人冲进办公室,立时看到一副惨烈无比的画面,杨弘竟是被炸弹炸得粉身碎骨。现场只残留着残肢断骸,以及一些零散的衣服碎片。

所有人愤怒,什么人,竟然连监察使都敢动,而且还是这么残忍的手段。

……

谢庭芳的官邸里,正在播放刚才爆炸的从对面大楼拍摄到的画面,谢庭芳得意洋洋,笑着说:“杨弘啊杨弘。本不想对你下手,可是你竟然不知道死活,竟敢意图对付我,可怪不得我了。”

杨弘忽略了一个问题,谢庭芳此前就是江原道监察使,在监察院里面自然还有他的人,所以杨弘和我的计划算是提前暴露了,谢庭芳为求自保。已是到了疯狂的地步。

现场的谢庭芳的幕僚们都是笑了起来,说:“区区一个杨弘,居然也想和谢知事作对,简直是在找死,活该有这样的下场。”

“谢知事啊,那个陈小羽怎么样了?如果顺利的话,现在应该有消息传来了啊,怎么还没有消息?”

一个幕僚问道。

谢庭芳笑着说:“放心吧。对付陈小羽本知事已经做了万全准备,就算他陈小羽有三头六臂,这次也一样非死不可。”

谢庭芳的安排一环接一环,在车身上设置炸弹和跟踪器,到了合适的地点引爆炸弹,即便是不能杀死我,也能依靠埋伏的枪手将我击毙。

现场的幕僚们登时又是一阵歌功颂德,疯狂拍谢庭芳马屁。

谢庭芳更是意气风发。成就感爆棚。

在京城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连大皇子都被我扳倒了,原来也不过如此,要是他谢庭芳在京城,只怕大皇子不会倒吧。

牛先生和邱先生也是笑道:“三皇子得谢知事相助,无疑是如虎添翼,大事可期啊。”

谢庭芳笑道:“牛先生和邱先生过奖了,能为三皇子效劳是我的荣幸。”

牛先生笑道:“谢知事啊,三皇子那边发话了,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届内阁旋即,三皇子将会提名谢知事。”

谢庭芳更是大喜,连忙向牛先生说道:“请牛先生回到三皇子那儿,转告三皇子,我谢庭芳士为知己者死,愿意不惜一切为三皇子效命。”

牛先生笑道:“听到谢知事的话。三皇子一定会非常高兴。”

邱先生笑道:“我这就打一个电话向三皇子汇报进展。”

邱先生旋即打了三皇子的电话。

“喂,三皇子,这边进展顺利,杨弘已经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电话一通,邱先生就向三皇子禀告道。

“是吗?太好了,谢知事在旁边吗,把电话给他。我和他说几句。”

三皇子在电话那头自然也是振奋无比,原本杨弘已经掌握了谢庭芳的把柄,谢庭芳没什么,可是怕牵扯到他啊,现在杨弘死亡,终于可以放心了。

谢庭芳旋即接过电话,笑着说:“三皇子,是我。谢庭芳。”

三皇子笑着说:“谢知事,你这次干得不错,我很满意。”

谢庭芳立时谦虚起来。

和三皇子通完电话,谢庭芳高兴地跟幕僚们说了一下三皇子很满意的情况,现场又是一片马屁声。

……

此时的案发现场,我因为之前就摔下悬崖,身体都还没复原,要不是留香郡忽然出事。应该在京城养伤,这次来江原根本勉强,更别提和人动手。

面对对方的枪林弹雨,我也只能不断在地上翻滚躲避,形势万分危急,生命悬于一线。

砰!

一颗子弹擦着我的头皮射了过去,我只感到头上一片凉意,疑虑头发落了下来,更是惊出一身冷汗。

难道这次我要死在江原吗,死在谢庭芳和三皇子的暗算之下吗?

但就在这时,后面忽然传来一道车子的引擎的咆哮声,紧跟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呼啸而来。

车速极快,如一阵黑色的旋风,刚开始看到时还在弯道处,眨眼间便已冲到跟前。

车子副驾驶位的车窗玻璃放下来,紧跟着一挺机枪出现在视线中。

“噗噗噗噗……”

低沉而雄浑的枪声中,枪口火舌狂喷,一枚枚子弹如倾泻出来一般,往对面的那群枪手激射而去。

“啊啊!”

先是两个人胸口冒起血花,惨叫着摔倒下去,跟着一人大腿中枪,跪倒下去。

其他人根本挡不住机枪的火里,吓得纷纷往地上扑倒。

唐龙和李虎实力超绝,刚才之所以无法近身。全是因为对方的火力所迫,现在枪手们在机枪的火力下被迫暂时停火,便给了唐龙和李虎近身的机会。

二人如同敏捷的豹子一般,几个起落,便冲到人群中,其中一个抬手举枪要射唐龙,唐龙冷哼一声,一脚将那人的枪踢飞出去。跟着再一脚踹中那人的胸口,将那人踹得飞向后面一个正打算开枪的人,二人一起惨叫着摔倒在地。

近身搏斗,唐龙李虎的实力得到了发挥的机会,只见二人在人群中如虎入羊群一般,只一会儿的功夫,就将一群人的全部打得爬不起来,唉呀妈呀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一个枪手极其凶狠,眼中爆射杀机,缓缓举枪,打算从唐龙身后,趁唐龙不注意偷袭唐龙,但枪才举起。

一只脚便踏在他的脖子上,咔嚓的声响,当场头一歪,彻底气绝。

唐龙李虎旋即将现场散落的手枪全部踢飞,跟着才算彻底放松下来。

我看到唐龙李虎控制住现场,心里生出一种绝后余生的感觉,从地上爬起,说:“我先打电话给监察使,跟他汇报情况。”随即掏出手机打了杨弘的电话。

但电话无法接通,我心里登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杨弘也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