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3981章 赶紧走人

第3981章 赶紧走人

作品: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144 更新时间:19-05-20 12:42

“第一是必须有人承担他工程上的损失。 .”

“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商量解决,总之一定让他的损失有人承担就是。”

“第二必须将跑到他工地上耀武扬威的蒋爱华和朱士贵就地免职,朱士贵原本存在腐败行为必须让纪委严厉查处。”

“好好好!他们俩做错事受到处分也是应该,还有呢?”钟书记想都没想满口应承道。

“第三,洪湖县委副书记钱少贵为了工程的事劳心劳神是个不错的领导,蒋爱华被免职后让钱少贵出任洪湖县长负责河道扩宽工程的联络工作。”

“好好好!这几个条件除了第一条大家还有商量的余地,另外两条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

秦书凯见钟书记爽快答应心里也一阵轻松,趁着这次难得和钟书记单独会见的机会他也很想问钟书记一个藏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他对钟书记说“我也有个问题一直想不通,还请钟书记帮我解答一下。”

钟书记顺口道“你说。”

秦书凯把潜藏心底的问题说出来“钟书记应该知道我和你的老领导曹书记之间的关系,按理说你我之间并无过节,我俩无论公事私交都应该相处和谐才对,为什么你对我的态度好像一直有点不满?”

钟书记没想到秦书凯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刚才还说话爽快的他一下子沉默起来。

过了好大一会,钟书记才重新抬眼看向秦书凯问他“你还记得刘丹丹吗?”

此时从钟书记口中听到刘丹丹的名字秦书凯心里莫名抽痛了一下,刘丹丹是他的前妻,那段失败的婚姻曾经让给他伤痕累累,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他听见钟书记叹了口气继续说“我是刘丹丹的表舅,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也去了,只不过但是宾客太多你没注意到我。”

秦书凯愣住了!即便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到钟书记居然会是刘丹丹的表舅?

“你真是刘丹丹的表舅?”他问钟书记。

钟书记回答说“这种事你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我又怎么可能骗你?再说了,当初我在官场中步步高升全仰仗刘丹丹的父亲季云涛帮忙,后来季云涛调走了,才会介绍我到曹书记的门下托他照顾我。”

“原来是这样!”

秦书凯若有所思表情,他忽的转脸看向钟书记道“可我跟刘丹丹已经离婚快两年了,刘丹丹都没再来找我的麻烦,你又何必呢?”

钟书记摇头道“是啊!丹丹她自从离婚后的确没来找过你麻烦,可你知道吗?你离婚后倒是自由了想要结交什么样的女人也方便多了,丹丹她却终日郁郁寡欢这两年越来越憔悴了。”

钟书记说到这里看了秦书凯一眼道

“我知道,你和丹丹婚姻失败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可是每次我看到丹丹那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我就心疼,我是她的亲表舅,心里把她当成自己的亲闺女一样,你说有人把你的闺女祸害成那样你会饶过他吗?”

钟书记说着说着眼角有泪,这让秦书凯心里忍不住一阵动容。

他没想到钟书记是如此重情义之人,更没想到他居然为了刘丹丹宁可得罪自己也要跟自己过不去,要知道他心里早知道自己和省城曹书记的关系必然也该知道自己和省城四大家族间千丝万缕的关联。

“钟书记,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我以后都不要再提,咱们还是把今天要面临的困难解决好,你说呢?”秦书凯低声说。

半晌,秦书凯听到钟书记口中轻轻“嗯”了一声。

几天后,普安市委常委会如期召开,在这次会议上洪湖县委领导班子被大幅调整

蒋爱华,免去洪湖县长职务,调任普安市委副秘书长。

朱士贵,免去淮河风光带项目工作组副组长职务,因其存在腐败行为被纪委正式立案调查。

钱少贵,洪湖县委副书记职务,提拔为洪湖县政府县长。

很快,河道扩宽工程又恢复了施工,这让一直躲在一旁准备看好戏的王家新甚觉没趣,他调侃自己商场失意情场必定得意,只要一有空就去柳嘉惠的办公室缠着她。

这天下午,他又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体面来到柳嘉惠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笑嘻嘻请她今晚一起吃饭看电影。

柳嘉惠冲他看一眼没好气道“你能不能干点正事?整天绕着一个姑娘转有什么出息?”

王家新厚着脸皮说,“那也看是什么样的姑娘,要是我喜欢的姑娘我天天跟她腻歪在一块心里也高兴。”

柳嘉惠听了这话认不出冲他翻了个白眼鄙夷道“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整天就把喜欢挂在最边上?我现在是工作时间没空搭理你,赶紧出去。”

王家新却不肯,一屁股赖在沙发上说“你安心工作我绝不会打扰你,等你工作忙完了我再陪你一起去看电影吃饭。”

柳嘉惠见王家新像是牛皮糖黏住自己不放心里很是窝火,她知道自己要是不跟王家新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抱着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心思,柳嘉惠索性放下手里的工作两眼盯着王家新问他“王家新,你说你是真心喜欢我?”

“当然!”王家新顺口就发誓,“我对你的真心天地可鉴,我要是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柳嘉惠冲他笑笑说“你说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喜欢了很多女孩,没事的时候就跑到人家面前缠着她?”

王家新忙否认“这怎么可能呢?我自始至终只喜欢你柳嘉惠一个人,虽说有很多女孩追求我,但我从来都不动心。”

柳嘉惠见王家新当着自己的面睁着眼睛说瞎话心里不由冷笑,她冲王家新道

“你的意思,如果你跟别的女孩谈恋爱,那你就是对我不真心,那我自然也就没必要搭理你是不是?”

王家新立马点头“是是是!我绝不会跟别的女孩贪恋爱,你是我唯一的心中最爱,有了你我心里哪还装得下别人呢?”

眼瞅着王家新当着自己的面演戏过火,柳嘉惠索性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照片冲王家新摊牌口气“如果我发现你跟别的姑娘在一起乱来,从今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行吗?”

“那当然!”王家新笃定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