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睁眼,玄学大佬成了四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 > 第305章 吃饱好办事

第305章 吃饱好办事

作品:一睁眼,玄学大佬成了四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 作者:凉宵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29 更新时间:22-05-14 15:1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睁眼,玄学大佬成了四个拖油瓶的恶毒后娘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面是穹劲有力的胳膊,一面是柔软炽热的唇舌,头顶还罩着层光滑的缎子,留给沈青青的狭小空间迅速升温。

她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掉进油锅的虾米,周围鼓噪的热气几乎要将她蒸熟、蒸透。

身后传来嘭嘭的拍门声,一群年轻人趴在门边鬼叫得厉害:“又不是第一次成亲了,至于急成这样吗?”

“孟渊,你可不能就这么躲过去了,哥几个还等着跟你喝酒呢!”

接着是贺氏的声音:“渊哥儿,开门,合卺酒没喝,礼还没成呢。”

“折腾了一天,你们就不饿吗?最起码要吃点东西夜里才好办事呀。”这是袁旭东的声音。

他的话一落,外面哄地响起一阵笑声。

沈青青原就发红发烫的脸因那笑声又红了一个度,孟渊这会儿脸皮倒厚了起来,除了唇瓣因蹭了口脂变红了些,脸色竟没什么变化。

男人的唇在她滚烫的颊边蹭了蹭,声音哑得厉害:“亲够了吗?我的好青青。”

沈青青又羞又窘地将脸别到了一旁,“够了,快把干娘他们放进来吧。”

再由着他们在外头闹一会儿,明日该被传成什么样子啊。

男人低笑了一声,将她抱到喜床边放下,等

她整理好衣摆才折身回去开门。

袁旭东正起哄起得厉害,一回头见门开了,孟渊笔直地站在门口,目光深邃,教人辨不清其中情绪。

他心一惊,意识到大事不好,顿时如缩头乌龟般躲到了人后。

秦风大笑着拽他的袖子,“你跑什么,出来帮孟老弟招呼客人呀。”

袁旭东捂着脸不敢露头,刚才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怂。

孟渊唇角勾了勾,并未与他纠缠,转而将视线落到了贺氏身上,结果被贺氏瞪了一眼。

“成亲这样的大事,你也敢胡闹,坏了规矩,我让青青把你的耳朵拧下来炒菜吃。”

孟渊摸了下鼻尖,面上一派无辜。

这事实在怨不得他,媳妇难得主动一回,若不回应,岂不是辜负了这满院的好春光?

喝过合卺酒,行了结发礼,终于到了掀盖头的环节。

在媒婆喜庆的祝词声中,红绸缓缓滑落,露出了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面庞。

天已经暗下来了,房内喜烛明亮,美人粉面含羞端坐于摇曳的光影间,香娇玉嫩,比花还艳丽几分。

哪怕早在心里想过无数次她身穿嫁衣的美丽模样,此刻男人的呼吸还是停滞了一下,心好像被猫爪挠了,痒得厉害,只有把面前的姑娘紧紧抱进怀里才能疏解。

但是现在还不能。

屋内众人看到沈青青盛装打扮的模样也是一阵惊呼喝彩,个个都在夸孟渊好福气,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

袁旭东胆子也大起来了,揪住孟渊的袖子闹着要和他拼酒。有人带头,其他人也围了上来,看架势是不把孟渊灌醉不罢休。

孟渊就这样被众人推搡着出了喜房,连句贴心话都没来得及跟沈青青说。

贺氏交代了沈青青几句,便领着姑娘媳妇到前头吃饭去了。

房间里登时安静下来。

沈青青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心里记挂着孟渊,今日这么多人缠着他喝酒,估计想不喝醉都难。

好好的洞房花烛夜,万一变成了醉汉耍疯夜,她定要把袁旭东挂树上晒个三天三夜。

愤愤地骂了会儿袁旭东,她默默计算起孟渊的酒量,他的酒量应该很好吧?

至少比秦风和袁旭东加起来都好。

这样想着,她又稍稍放心了一些。

这时外面传来扣门声,沈青青说了声进来,就见张悬牵着巧姐儿笑眯眯地出现在新房门口。

“沈丫头,我来给你送新婚礼了。”

张悬把一个巴掌大的红木匣子放到桌上,嬉笑着瞥沈青青一眼,“春宵苦短,你们俩可得加把劲,争取三年抱俩、五年抱三。你们两口子都生得好,不多生几个孩子浪费了。”

沈青青硬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谢谢你了。”谢到恨不得给他两拳。

“不客气。”张悬阔气地摆摆手,临走前又叮嘱她:“这些东西效果特别好,你们悠着点用。”

沈青青看着桌上的红匣子,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等人走后连过去查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盒子里就装了两个白瓷瓶,许是怕她不会用,上面分别贴了标签。一瓶上面写着:“事前来一粒,床上猛如虎”,另一瓶上面写着:“事后来一粒,来年稳抱娃。”

此刻的沈青青只想说一个字:“艹!”

辛辛苦苦做了一个多月的饭,本来还以为能坑瓶举世神药,结果就这?就这?

要不是今儿成亲不方便,她非得出去把张悬的饭碗夺了,让他出去喝西北风!

兀自生着气,外面又有人敲门。

沈青青深吸一口气,把那两瓶药丢了回去,强压着怒火道:“进来吧。”

这回来的是方萍儿和春雨,两人一人端着一个大瓷碗,进门就闻到了香喷喷的菌油味。

这时沈青青才感觉到饿了,从昨天开始她就没好好吃饭,今儿又折腾了一天,能不饿吗?

都做好了连吃两碗面的准备,结果伸头一看,方萍儿手里的竟是碗汤,沈青青有点懵。

“孟大哥说你酒量浅,怕喝了合卺酒会头疼,便让我送碗醒酒汤喝。”方萍儿笑着解释。

沈青青红了脸,“一小杯桂花酒而已,我的酒量也不至于浅到这个地步吧。”

话虽如此,她还是乖乖接过碗把汤喝了。

吃面的时候,前院闹得正厉害,依稀传来谁鬼哭狼嚎的歌声,及周围人鼓掌喝彩的声音。

沈青青心里惦记着孟渊,便让春雨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春雨去得很快,回来得也快,一边摇着头一边解释:“是老板,他喝醉了,正抱着大黄唱山歌呢。”

沈青青:“……”

不用想,肯定是袁旭东那蠢货想把孟渊灌醉,结果酒量太差,先被孟渊撂倒了。

春雨见她没说话,主动提起了孟渊,“嫂子是在担心孟大哥吧?他没喝醉,我出去时正看到他端着酒杯带头给老板鼓掌,精神着呢。”

沈青青笑着应声:“谁担心他了,我只是懒得照顾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