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行为艺术家的荒诞游戏 > 第78章 同学会

第78章 同学会

作品:行为艺术家的荒诞游戏 作者:虚无流离 分类:二次元 字数:2260 更新时间:22-01-18 20:0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行为艺术家的荒诞游戏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要坏掉了……

我的世界正在崩坏!

当佘褚看见那幅画的第一瞬间,他目力所及的并非荧光屏散发的冰冷光线,而是热血翻滚的有力生命!

一位一往无前的盖世男儿,如同一块无坚不摧的顽石,狠狠闯入他的世界,挥动着手中的石头,将一切砸个粉碎。

在地板上抽搐着,佘褚感受到了那股无坚不摧的意志,正在他体内回荡!

画背后蕴藏着的故事,不断在他脑海上演,那些困扰着他的烦恼之物们,全部被打个稀碎烟消云散。

这一刻,像是展翅高飞的鸟儿,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怅然若失的匍匐在地面,佘褚喘息思索着。

有没有……

有没有一种可能。

其实这个世界,已经被虚假的观念扭曲了。

真想粉碎这个扭曲的世界啊……

给我力量!

一念及此,佘褚猛的伸出双手,狠狠握住了画中的那块石头!

刹那间,无与伦比的意念贯穿胸膛,他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

“人的梦想,是不会结束的!!!二次元是真实存在的!!!!!!”

喊完这句话,佘褚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

真正的人生,就从这一刻开始吧……

砰砰砰——砰砰砰——

激烈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佘褚打开门,一位平胸少妇火冒三丈的出现在他面前。

未等对方开口,佘褚先一步古井无波道。

“您好,操您妈。”

嘭——

说完佘褚面无表情的甩手将门关上,任凭门外喊骂冲天,我心如铁岿然不动。

……

欣赏完半途中断的直播秀,莫真打开手机,发现了一条未读短信。

“是垃圾短信还是欠费通知?”

对于莫真而言,基本不存在有人联系他这个选项。

他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任何亲人,手机对于莫真来说就是个多功能手表。

只不过这一次莫真猜错了,信息的内容既不是手机欠费通知,也不是“你的账户涉嫌洗钱,请将账户余额转至XX账号配合调查”的智商税征收短信。

“同学会?”

莫真的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在他的认知中,同学会这种东西只是一群哈巴土狗,迫不及待聚在一起互相攀比,寻找自身存在感的土味大会罢了。

他才没有兴趣浪费宝贵的时间,参加土狗鉴赏大会。

“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有的这帮同学,我怎么不记得了……包场,吃喝免单?”

莫真脸上的笑容越发轻狂。

“哈哈哈,这种迫不及待炫耀物质的手段,我隔着屏幕都能嗅到一股土味。”

随手将手机放入裤袋中,莫真不屑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领子。

“这种无聊的伎俩,只能吸引一些败给口腹之欲的穷狗去当背景板吧,悲哀啊!”

对于贫瘠的物质生活,莫真毫不在意,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拥有了超脱于无数世人的精神生活。

那些沉沦于世俗的人们,总能让莫真露出充满优越感的笑容。

当天晚上,莫真以一副不修边幅的造型,出现在了同学会酒店的门口。

看来再伟大的精神思想,也需要一个充实的胃部来支撑,这就是现实……

好客来大饭店门口,一辆辆高级轿车琳琅满目地停靠着。

不时有着衣着时髦、穿戴讲究的年轻男女从车上下来,有说有笑地进入饭店中。

隆家豪作为这次同学会的组织者,正模狗样地穿着一身名牌服饰,装模作样地在门口迎接着到来的人。

作为一名依靠拆迁的新晋暴发户,他迫不及待想要炫耀一番自身的雄厚实力,满足一波他愈发膨胀的虚荣心。

奈何这些服饰再华丽,言辞再做作,也无法掩盖他源自灵魂的土味。

一阵萧瑟的秋风吹过,一名脚穿人字拖,敞着格子衫身着白短袖的慵懒靓仔,如同一缕清风,吹淡了周围物欲横流的气息,为此地添上了一抹艺术的风情。

隆家豪后背一冷,只觉一阵阴风拂过,转身定睛一看,脸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这身行头……给本大爷当陪衬都寒酸了点,我都没兴趣挤兑了。”

可当他再看一眼,认清了莫真的面容,当即倒抽了一口冷气,两股战战,胆也骇破了去!

“妈耶!怎么是这位祖宗!该死的,我当时好像编辑了消息群发,忘把这家伙勾掉了!”

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隆家豪斗胆冲莫真当招呼道。

“莫……莫……”

“嗯?”

莫真耷拉着眼皮回过头去,他的面容本就阴柔,现在又饿了一天,没精打采的,一副阴恻恻的样子。

“啊啊……啊吧!”

这一眼看得隆家豪当场语言中枢丧失能力,张着嘴就是喊不出莫真的名字。

莫真左顾右盼,横竖找不到喊他的人。

“幻听么?总觉得好像有人喊我,该不会是那个破游戏的后遗症吧,这么下去真该找个医生看看了……”

瞟了一眼张着嘴发不出音的隆家豪,莫真礼节性的朝对方微微一笑,虽然他根本不记得这家伙是谁,但标签不会迟到。

【扮演肥狗暴发户的默剧爱好者】

目送着莫真走进饭店,隆家豪喘着粗气,喃喃自语。

“天龙保佑,千万别让这家伙整什么狠活,我这组织者可经不起折腾啊!”

随着莫真大手一挥,坦坦荡荡的进入包间内。

原本说笑声不断的包间内,声音逐渐变得稀疏起来,在场大部分人惶恐的目光立刻聚焦在莫真的身上。

只有少数偕同而来的家属有些不明所以,带着疑惑的神色问向自己的伴侣。

“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什么来头,唔……”

“别乱说话!”

对莫真有所了解的那位,立刻紧张的捂住了女伴的嘴巴,用细如纳蚊的声音极简的解释。

“精神病!”

这年头,最不好惹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我也不太好说,另一种就是精神病。

两者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不太把规则放在眼里,规则也拿他们没有太好的办法。

但见莫真一脸云淡风轻,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就近入座,入座就吃,一吃就停不下来。

他完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和在场的其他人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

在众人的眼中,莫真竟有一种遗世而独立,将要羽化而登仙的气息。

一般来说,同学会这种勾心斗角,处处彰显自身优越感的场合,碰上人没到齐就大吃特吃的低素质行为,应该是会引得众人群起而攻之,以此体现自身良好道德修养的。

然而高朋满座,此刻竟一时间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