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海宋炬火 > 第5章

第5章

作品:海宋炬火 作者:扑街1996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160 更新时间:21-12-21 13:3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海宋炬火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四章第二节

牲口,特别是牛和驴,在这个贫瘠的岛上十分稀有,这些畜力可是加快垦殖速度极为重要的助力。

他们也会交给一些百姓承包饲养,而且在几代之内,对宰杀有严格的限制,毕竟,如果航路被切断,这座岛上的一切牲畜,恐怕都是眼下这几船牲畜的后代了。

除了货物以外,船队也为赵昰带来了各地传来的文书。

一沓文书,不用细看,说的都是一件事——各地官员知道赵昰逃出临安,而赵㬎已经投降元朝,都上表劝赵昰登基称帝,稳住军心。

而几张单薄的文书,则记录了前线的战报。

元军占领临安后,进行了掠夺,但也没有止住南征的步伐。忽必烈在临安附近设立宣慰司,调兵遣将,正有南下追歼南宋残部的打算。

没时间了,如果福州丢了,从广州运送物资和人畜倒也可以,但水道无疑更加凶险,还会受到元军的伏击。

如果想下什么重大的命令,便只有趁现在了。

船队会修整一夜,待到明日开走,而这天夜里,赵昰再次来到了文天祥的居所。

“王爷,可有要事?”

“各地官吏的上表你看了吗?”

“看了,我也认为,国不可一日无君,南方各地的宋军急需一位皇帝,王爷继承大统,乃是顺应天意。”

赵昰听罢,也点了点头。

“如王爷也同意此事,那我便开始筹备登基仪式。”

“不,登基仪式明天早上就办,在这荒凉的岛上,也不用怎么筹办了。

只要找个木台子,我祭天宣誓就好。”

“这——事到如今,确实没有条件讲究太多……

但王爷急着登基,是有急事想办吗?”

“嗯,我已经决定了,立刻登基,让明天离开的船队带回诏书,直接昭告天下。

同时,我要以大宋天子的名义号召百姓移居台湾。

福州沦陷在即,我需要尽可能多的移民人口,特别是各行各业的能人工匠,这些人才可不能留给蒙元。”

听赵昰这么说,文天祥盯着油灯下的物资清单,看了半晌。

“看来,王爷已经下定决心了。

但航路断绝后,怎么在这座岛上养活这么多人,您想好了吗?”

“我没想好,但有人在,就有希望。”

……

第二天,在百姓的簇拥下,赵昰站在了临时搭建的高台上。高台大概只有两米高,至于祭坛,似乎只是临时从谁家找来个瓷罐子。

赵昰穿的衣服也只是普通的丝织物,比平民自然好一些,但比一般的皇帝则差出太远。而且因为旅途劳顿,路途颠簸,这身丝绸的外衣,也显得破旧了。

这大概是历朝历代最简单的即位仪式了,但对赵昰来说,反正百官也不在这座岛上,看不着,寒碜点也没关系。

本来赵昰是这么想的——

“娘亲,那个人为什么要拜花盆啊?”

顿时,场面显得十分尴尬。

赵昰不禁回头看去,对方似乎是个不到三岁的小娃娃,被他母亲抱着,围观登基大典。

之所以允许百姓围观,也是因为台湾实在没有几个官吏,祭完天,本应百官叩拜行礼,但这里有官品的官吏就没有几个,包括福州来的船官,一共十来人。

毕竟是代表着新皇帝登基的仪式,人多一点才能显得新皇帝被承认,因此这次也允许百姓围观见证,做个排场,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孩子参与进来。

母亲知道孩子说错了话,顿时揪了他的脸颊,吓道:

“别多嘴,那可是皇帝,是官家,随便说话,可是要杀头的!”

“可官家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要穿着破旧的衣服拜个瓷罐子呢?”

“你这孩子!”

童言无忌,此时,赵昰真心感受到,有时奢华的祭典,也并不完全是浪费,在百姓和百官心中留下高高在上的印象也是很重要的。

但此时,确实是没这个条件。

赵昰走下简陋的祭坛,走向那对母子。

见到赵昰接近,母亲立刻吓得跪在地上。

“对不起,我的孩子不懂礼数,官家若有生气,都是我管教无方,官家责罚我便是,请不要对孩子——”

然而,赵昰却走上前,委委屈膝,抚摸着孩子的头。

“你娘说的没错,我就是皇帝。”

“可是——”

“皇帝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人,只是以官天下之人,因此被称官家。

如今宋室衰微,但我若想办登基大典,也可以从大陆调运物资,但却会耗费宝贵的大量的人力,财力,以及通船的运力。

古称‘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苟以自奉养为意,使天下人何仰仗哉?”

“那官家是为了天下人,才刻意节省吗?”

“是啊,官家以身作则,你们就更不能浪费了。

我会带这座岛上的大家平安活下去,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到家乡。”

此话一出,不少百姓因此流涕。

赵昰知道,没有人天生就喜欢背井离乡,如果不是在蒙古人铁蹄的进逼下,又有谁愿意移居到这种荒凉的地方呢?

方才这句话,第一个说的人不是赵昰,而是宋朝的开创者,宋太祖赵匡胤。赵昰从前世就一直记得这句话,也一直从心里敬佩那位开创者。

只是,自己能否行中兴之事,还尚未可知。

仪式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则是登基诏书。

首先,是昭告天下,自己已经是大宋的新皇帝了,而之后则是册封百官,封张世杰为枢密副使,陆秀夫为枢密院事等,凡是上表劝进的官员,基本至少提了一级,以稳定前线军心。

随后,赵昰又起草令陆秀夫兼任福建路制置使,令原右相陈宜中兼任广南东路制置使。

之所以如此用人,是赵昰询问了文天祥的意见。

他并没有问谁清廉谁能干,而是只问了一个问题:假如蒙元真的率军南下,作为大宋地方的最高行政长官,谁能坚定不投降的意志,在皇帝下令撤退前与蒙元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毕竟,如今大宋失去临安,江西湖北传檄而定,若蒙元大军压境,守将不抵抗便直接投降,轻易失去仅剩的这一亩三分地,蒙元就会迅速将视线转移到海上,留给赵昰的时间就更少了。

于是,文天祥便推举了这两位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