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海宋炬火 > 第4章

第4章

作品:海宋炬火 作者:扑街1996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203 更新时间:21-12-19 12:3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海宋炬火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三章第三节

“苍天之下,人类何其渺小……”

“王爷?”

“你读过岳阳楼记么?”

“嗯,父亲教过我。”

“你还真有文化。

岳阳楼记里有那一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那是一种境界,而我看来还没能达到。看到这荒凉的景象,就会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王爷……”

“对不起,跟你说的太多了。”

赵昰并没有什么官架子,他此时只是把许思玥当做了能聆听她烦恼的对象罢了。说起来,对方也不过是八岁刚过的小丫头,能懂自己什么呢。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

“王爷,没关系的,就算天塌下来,文相也会帮王爷扛着,所以,王爷完全不用担心。

只是现在的生活困难一点,忍一忍,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你这丫头,竟然在鼓励我么?”

“嘻嘻……”

赵昰本以为许思玥只是个一般丫头,随口说些自言自语,也没觉得她真能理解,但好像又并不是这样。

“对了,今天你住哪?”

“我是要和其他人住在一起的。”

“那就住我屋里吧。”

“欸?这怎么可以,王爷可是王爷啊……”

“我是王爷,但也不用一个人睡那么大的屋子。现在人多屋子少,你住在这,其他军民的住处就宽松些。”

“呃,既然王爷这么说的话,我就从命了。”

当然,刚才的这些话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赵昰果然还是不习惯这荒芜的地方,一个人睡,真怕半夜发生什么,明天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天,赵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过了不知多久才压抑住脑子里的胡思乱想,进入了梦乡。

……

“王爷,王爷!”

第二天,困倦的赵昰被许思玥的声音从睡梦中唤醒。

“发——发生什么事了?”

“文相有急事找您!”

“文——文相?”

稍微清醒一些的赵昰顿时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翻了下来。

在赵昰看来,文天祥是个德高望重,又不太容易接近的人物。无论在行船时,还是登陆后,他好像都对在旁观,等待着赵昰的决定。

赵昰两世的年龄加一起也不及文天祥大,不知道他的想法,再加上在前世听过他的诗句,从心里就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

没想到文天祥有急事找自己,赵昰随手整了整衣襟,便跑向文天祥住的屋舍。

文天祥的屋舍距离赵昰的住处并不远,而还没进屋,赵昰便已经看到了在屋外空地上绑着两个原住民,而在赵昰之前,已经有不少百姓在附近围观了。

“文相,这是——”

“看看这个。”文天祥将一个丸子拿出来,递给赵昰。

“这是——”

“从蟾蜍皮上提取,研磨而成的药丸。”

“蟾蜍皮——等等,那这就是蟾酥?”

文天祥点了点头。

“没想到原住民会制作这种东西,还想把他掺到河水里,如果不是及时发现,说不定就已经被人饮用了。”

赵昰知道,蟾酥是一种中药,但也是一种剧毒物质,属于摄入几毫克就会要人命,而且就算现代医学也救不回来的那种,而且高温不分解,煮熟照样会中毒。

哪怕是不断流动的河水,只要里面含有微量蟾酥,也有可能将人置于死地,至于可能性有多大,赵昰并不想尝试。

“也就是说,这些人想要害死我们吗?”

“王爷,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消灭了这个部落,有没有考虑过他们会对你怀恨在心呢?”

“……我——考虑过。”

赵昰当然考虑过,也知道最稳妥的方法,就是将整个部落赶尽杀绝。但他出于人的良知,并没有这样做。

“那文相是怎么发现的?”

“我只是早就知道他们之中说不定有人会做这种事,所以有意派人暗中监视这些原住民的动向。”

赵昰知道,如果不是文天祥替他提防着这些原住民,大家恐怕都已经中毒了。

“是我的错。”

“王爷为了大宋存续,不惜冒险远赴海外,只是这种魄力,便能超过王爷的多少祖辈,但为了这份志向,恐怕不得不舍弃许多东西。

自出海之后,我便常在想,或许王爷还是不要亲自出面,把万事交给在下便好。”

在这一刻,赵昰似乎明白了些文相的想法。

他大概比赵昰更清楚,这场旅途意味着什么。

大宋要去开拓先祖鲜有踏足的土地,而在这个世界上,每一片土地,都是只靠仁爱与王道就能够获得的。

纵使是曾经在汴梁,临安歌舞升平,吟诗作赋,讨论治国理政之道的士大夫们,若不能变成豺狼虎豹,也无法生存下去。

【我还是太天真了,前有未开发的台湾,不臣服的原住民,后有步步紧逼的蒙古,如今我们能登上台湾岛,开垦荒地的时间,都是靠大陆上仍在与蒙元军队纠缠的张世杰等人的奋勇作战。

在这种时候,还被潜意识里的良知束手束脚,怎么对得起那些为救国而死的将士们。】

历史上的宋亡于文弱,赵昰如果也和之前那些皇帝一般没点血气方刚的样子,又怎么能扶大厦于将倾?

想到这里,赵昰的表情也变得坚毅。

“台湾的开发,自然需要文相的鼎力支持,但这件事既然是我做的决定,我自会负责到底。

寅武!”

“在!”

“昨天部落投降的部众,全部抓来。”

“回王爷,方才依文相的命令,已经全部抓捕了。”

“很好,现在因这两人犯谋逆之罪,按大宋律法理应连坐家属,但这些人没有户籍,也分不出谁是他们的家属。

为避免疏漏,全族身长于车轮者,连坐徒刑五年。”

“喏!”

虽然放弃了心中那束手束脚的良知,但赵昰也没残忍到成为将这些原住民全杀了的恶魔,再说,现在为了开发这座岛,本来就需要人手,特别是只干活不用付钱的奴隶。

宋朝时没有奴籍的,但判徒刑的罪犯另当别论。

他们会被大宋军民严加看管,作为廉价劳动力使用。

虽然刑期只有五年,但以这样的环境开荒,只是5年时间,体格羸弱的家伙都很难活下来。

等5年后,如果大宋还没亡,应该也不差这几千个劳动力了,到时候,再给他们一次融入大宋的机会。

这样,不但惩戒了犯人,也提高了开垦农田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