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是5t5他祖宗 > 第24章

第24章

作品:我是5t5他祖宗 作者:一梦云柯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3587 更新时间:21-12-04 21: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是5t5他祖宗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五条流追寻着飞鸟骚乱的气息,来到了比较安静的地方。只是人刚到踩在地板上,余光里就看到不远处有人来了。

黑色的长围裙挂在小麦色的皮肤上,让人分辨不清究竟是眼睛被打肿了还是单独隔出来的黑色眼罩。

最重要的是——

“喂喂喂,五条悟竟然这么矮吗!那个酒肉和尚竟然敢骗我!这么个矮冬瓜还怎么做衣服架啊!”

平静的心绪迅速被打破。

五条流抬起头,笑得一脸和善:“你这个暴1露狂,认错人就算了,竟然还说我是矮冬瓜!!”

“等等,认错人是什么意思……”诅咒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刚刚还远在十米开外的五条流已经手握太刀近在他身边。

锋利的刀刃擦过诅咒师黑色的围裙。

刷地一下。

那围裙之下不可详细描述的一切都暴1露在五条流那双六眼之下。

顿时,五条流懵了。

“……我的刀脏了。”

“你在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呢!正好,我还缺个挂内裤的衣服架,就用你的身体来做好了!”诅咒师冷笑着,懒着拉扯围裙就拎着斧子朝着五条流劈了过来。

速度很快。

但是五条流的速度更快。

几乎是诅咒师行动的一瞬间,手心的苍已经朝着对方怼了过去。

噼里啪啦地滚啊滚。

最后诅咒师以一种极为难看的样子瘫倒在地。

帐之下,日光都变成了夕阳西下。

五条流朝着地面打了两下,飞溅出来的土准确无误地落在那辣眼睛的身体之上,只剩下诅咒师一个脑袋流落在外。

“呼……”

“总算是舒服了。”

五条流从口袋里拿出纸巾,认真地擦拭着怀中的太刀。一边擦一边叹气:“让你看到丑陋的东西了。”

“不过没关系——灾难还未结束,一会到达灾难现场的时候,我将会用你亲手祓除咒灵。”

对着太刀说了几句以后,五条流扭头就离开。踩着墙上房顶的时候,天边的帐缓缓撤退,熟悉的咒力气息迅速在靠近。

“……悟的速度果然很快啊!”

“幸好提前用土掩盖了,要不然辣眼睛的就是悟了。”

五条流一脸感慨,又摸了摸太刀的刀柄。

“这一切多亏了,嗯……丸丸?”

[呀咧呀咧,你竟然还不清楚这把太刀的名字吗?]

“啊哈哈哈哈哈……”

五条流尴尬一笑。

就怎么说呢,想要搜集情报结果一不小心把刀剑乱舞这个游戏忘记了。这也就导致……提交太刀名字的时间,只剩下了半天。

“不过没关系!”

“我有自信猜对他的名字!”

[但愿如此]

五条流:………

可恶,齐木同学竟然不相信他!他会猜错爱刀的名字吗!那是必不可能的啊!!

想到这里,五条流不由自主加快了前进了脚步。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灾难真正存在的地方。

刚刚抵达,他一下子就捕捉到伏黑惠虎杖悠仁还有……几个京都高校人的咒力?

五条流从树上跳跃下去,朝着伏黑惠所在的地方跳跃下去。

一边跳跃一边观察。

就看到那异常熟悉的咒灵,将手摁在心口,表情极其真诚:“我只是想要守护这个星球而已。”

五条流一阵恼怒。

“狗屁——”

“你欠我几十万还没有还!!”

底下。

几个人正捂着耳朵听着这听得懂但莫名恶心的声音,加茂宪纪甚至是告诉大家,不要听信咒灵的谎言。

可是紧接着,让人熟悉的声音响彻在耳边。

“流同学!!”

众人无不抬起头,然后就发现那“欠债几十万”的话语落入他们的耳朵里。

………等等。

这听上去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咒灵欠咒术师的钱?还是欠给五条流?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组合超级不对劲的吧!!

偏偏在这种情况下,花御动了。

他脸上角角颤动,手臂大力地挥舞着周围粗壮树干的时候……在大家以为他会继续战斗的时候。

他,扭过头,跑了。

跑了?!?

堂堂一个特级咒灵,就这么跑了!!

也太奇怪了吧!!!

大家都看愣了,五条流也愣了。可是很快,他就缓过神来。他摸了一把刀柄,便准备冲上前去。可是紧接着,就被身后的虎杖悠仁火速拽住。

“流前辈!”

五条流微微侧过头,那仿佛有着花花背景的虎杖悠仁一下子进入了他的视线。

“好厉害啊!”虎杖悠仁的声音刚刚落下,五条流直接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去讨债,这边的事情交给你们处理了。”

说完,五条流便回身,轻点几步飞快地消失在大家的眼中。

虎杖悠仁:“……讨债?”

“是要去祓除那个咒灵吗……啊说起来,特级咒灵是不是很值钱啊。”

伏黑惠点头。

周围一片平静,唯有东堂葵扶着后脑勺一脸迷惑:“五条家很缺钱吗?”

***

五条流丝毫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段话,让大家进行了怎样的脑补。

彼时,他正在专心追逐着特级咒灵花御。

追逐的同时,他还时不时在后面喊着:“我说你啊——明明是从森林演化出来的咒灵,怎么还学会骗人了呢!”

跑在前面的花御:………

“还有哦!上次你突然出现我又没有祓除你。明明是已经达成的合作,最后你却擅自逃跑……”五条流一脸嫌弃:“赔钱!身为咒灵不能言而无信!”

跑在前面的花御,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停了下来。但是他生怕五条流突然动刀子,所以躲得地方远了一些。

“上次与你促成合作,是为了免战进而带回漏瑚。”花御站在树上俯视着底下的白发少年:“但很不凑巧,漏瑚已经被带走了……所以这合作,自然而然也就终止了。”

“也就是说……”五条流缓缓地抽1出太刀,指向花御:“你要耍赖?”

花御沉默了一句:“货物都不见了,我为什么要付钱?”

“没想到你这个咒灵说话还挺有道理的嘛。”五条流挑了挑眉头:“所以,拿走那个脑袋的咒灵,是谁?”

“突然出手抢生意,我听着很不爽哎。”

花御:………

所以说,一个正经八百的咒术师,为什么要信任他这个咒灵?是因为有实力、不惧怕他,还是……

花御突然回想起少年追逐他的原因,想到现在人手不够,忍不住说道:“五条流,你很缺钱?”

五条流:“突然岔开话题,你是想保护另一个咒灵?”

花御:“……并不是。”只是真人在上次任务中被不知道名字的咒术师给祓除掉了。当时,脑花杰知道了还十分的震惊,甚至是颓废了好几天。

只是在人手逐渐不够以后……这一次便让他来交流会捣乱,吸引咒术师的视线,而脑花杰自己则是自己出来,补充新的伙伴。

想到伙伴这两个字,花御再度看向基本就没有伤害过他的五条流:“该你回答了,你缺钱吗?”

五条流:“……缺零花钱,所以付钱吗?”

“我眼下没办法付给你。”花御从树上滑落了下来,看着五条流用六眼盯着他的样子,生怕对方再次抽刀,他迅速解释道:“但我觉得,你应该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

五条流眨了眨眼睛:“难得有咒灵这么跟我说……但你觉得,我会跟一个咒灵同流合污吗?”

“别忘记了——”

“你是咒灵,而我却是人类。”

花御抬起手,摁在自己的心口上:“我诞生于人类对森林的未知恐惧。我的存在,就是想让人类好好保护森林,不再让森林受到破坏……”

“或许你听到这些,觉得我是在说谎。”

“不过……我觉得,我从你身上感受到森林的气息。或许,我们的本质上是一样的。”花御刚说完,脚边就凸显一个几米的大坑。他低着头,看着只差一点,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砸在自己身上的咒力,不由得感叹五条流控制咒力的精准。

他缓缓抬头看向不经意释放苍的五条流,默默改了一句:“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派我来的吗?”

“而且交流会本身有天元的结界,我之所以能够安全闯进来,你难道就不好奇吗?”

几乎是这两句话下来,花御清晰地看到五条流飞快变换的脸色。他心下“果然”,没有咒术师能拒绝得了这种信息。

谁知下一秒——

“天元竟然还没死吗?”

花御:………

重点竟然是这个吗!!

醒醒啊你是咒术师!!你不好奇诅咒师联盟都有谁吗!!

“我是意外出现,他却是实打实地从过去活到现在啊……”

虽然都是“活着”,但某种程度来说,他们都是异类。

五条流感叹了一句,瞥了一眼对面的花御。不知为何,他竟然从对方脸上的角角里看到了无奈的神色。

“说回正事。”

“让我猜猜看……莫名其妙想跟我谈合作,说明你跟咒术师有关联……”

“再联想一下我的身份,跟你合作的咒术师,估计也是出自东京高专,甚至是有可能是叛逃的诅咒师。不过,总共就两所咒术学校,你之所以这么执着找上我应该还有其他重要的理由才对。”

“是六眼?”

“还是五条这个姓氏?亦或者是想通过控制我进而影响整个五条流乃至于咒术界……可你压根就打不过我,这个说法也不成立。”

“总不能是你嘴里的诅咒师跟我有什么关系吧……”五条流突然捕捉到花御那一闪而过地不对劲。他像是突然吃到最美味的小鱼干一般,缓缓翘起了唇角。

“原来如此——”

“与你合作的诅咒师,跟悟有所关联啊。”

他与这个时代的诅咒师压根就没有关联,若是说几百年前,说不定还能知道一两个。

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天元可以一直活下去,也不是他,突然来到几百年后。

“总而言之,先带我过去见见他吧!”五条流上前一步:“你的行动,会让我判断是否有与你合作的价值。”

最好有价值。

这样他还可以顺手绑回那个诅咒师,转手当回礼送给悟呢。

“啊对了,那个诅咒师吸引伙伴的名义是什么?”

花御缓缓抬起头:“铲除毒瘤,让人类变成咒力最优化。”

五条流:………?

嗯?

这是一个反派该说得话吗!

※※※※※※※※※※※※※※※※※※※※

心里是满满地想透剧(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