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荒岛:和校花同居的日子 > 第672章 我是一个好人

第672章 我是一个好人

作品:荒岛:和校花同居的日子 作者:啤酒二两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090 更新时间:22-01-15 03: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荒岛:和校花同居的日子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小孩子再也没有忌惮,对着鸟腿狂咬起来,风卷残云的,鸟肉刚烤熟还很烫,他一壁吃一壁哈哈地吐舌 头,烫得不成。

楚阳:“吃慢点,别急,这么大一头鸟包管让你吃到饱。”

小孩子仿佛没听到似的连续不要命地笃志狂吃。

楚阳也逐步品味着鸟腿,等小家伙吃得熟了了,他问:“你会说话吗?”

大略是吃人说话办事不硬气,小孩子最后开了对他人之口或言语的敬:“嗯。”

楚阳:“刚才为什么不说?”

没有回应,他仿佛没听到似的没说。

因而楚阳又问:“你叫什么人的名?”

“治。”此次他同意说了。

“我叫你小治行吗?”

“嗯。”

名叫治的他,惜字如金,仅仅顾及笃志吃鸟肉。可他年岁小喉管细却吃得太心急,有的卡喉咙,他捏着器物上像脖子的部分,多指耗费较多的力量地吞下鸟肉后站登程来走到水洼边,扒开蒙住着的水草,掬一捧水就想喝。

楚阳蹲在他边缘禁绝了他:“别这么喝,水要先烧一遍,不然内里可以有寄生虫的。”

治回头看看楚阳又看看手中的水,或者把它倒掉了。

扒开蒙住的水草后,足够见到水洼里的水原本不浅,并且水很透明,很多美丽的鱼群在内里优哉游哉地浪 荡着。

楚阳先去外表摘了平而薄的大叶子回头,而后用折纸船的选择折了个叶子船出来,而后在水洼中盛了些水。

在古代一种祭祀的礼仪的进程中,水洼里的那些大毛虫没有一只窜出来冲击人,看来它们也有自身的保存直觉,清楚哪些生物能惹,哪些惹。

在小治惊讶的眼光下,楚阳把叶子船架在了用竹笼罩的火上。

上腾的火苗不绝用舌 头舔叶子船的船底,可叶子竟没有涓滴要烧着的趣味,内里盛着的水反而起初冒起烟,咕噜噜鼎沸起来。

他鸟肉也不啃了,瞪着可以双目直直地眼看着叶子船,他树叶为什么没被烧着。

在他的认知中,树叶遇上火是必然会被烧着的,可面前的叶子别说烧着了,连个小黑洞都没有!所说的不计算在内面前这个骤然间冒出来的人施了什么近似巫的特异手法以外,他想不出另有别的可以。

因而小治眼看着楚阳的目光变得既膜拜又惊讶。

收到目光的楚阳暗乐,也没有讲解。

原本用叶子船烧水和用纸船烧水的道理熟了,是应用水和纸的沸点燃点差的一种寻常物理外表。

水鼎沸后,楚阳把用竹笼罩的火按灭,让他先喝水。

他像收起了病愈刺的刺猬,很乖地捧过叶子船乖乖喝水。

楚阳眼看着他机灵的多数的时候有轻微贬义,动静更柔弱了:“小治,你为什么单独露出在这里呢?”

“我肚子很饿,因此来找物品吃。”他的话变多了繁多,没有一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迸了。

楚阳:“你的部落在这里吗?”

他犹疑了一下点点头。

楚阳有的痛苦。一开始他当作这边是某个大凶物的领地,因此周遭的猛兽凶虫都被清算掉了,可目前这他说他们的部落在这里,那就注释邻近有威逼的生物理应是部落人入手除去的。

可这个部落有实力把周遭的凶物全清算掉,为什么面前这个小孩会这么惨恻?跟从小由狼抚育起来的人似的?

楚阳:“小治,你家人还在吗?”

治没什么脸色地说:“他们都不在了。”

楚阳双眉之间的地方微皱。

对于自己的出身仿佛并无让悲痛,依旧是风卷残云地大口吃着大鸟肉,仿佛一头饿了三天三夜的小老虎。

大鸟身躯很大,它的一条腿充分一个他吃撑了。但治干完一整条鸟腿后,捂着鼓出来的肚子还想再扯一条鸟飞鸟吃。

楚阳禁绝了他,这么硬吃会导致胃壁碎裂的:“剩下的给你带回去,留着夜里再吃。”

他清楚他为什么这么拼死吃,不过是感觉自身将来不可以再吃这么饱了。

治愣了愣,瞅瞅楚阳,猜测道:“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还挺戒备的,楚阳笑了笑:“因为我是一个好人,看你像你这么小的年纪找食物不容易。”

治抬起了头,静默半响说:“我不小了,我已经十二岁了。”

楚阳一怔,他看治的身躯还以为他只要八 九岁,原来是因为营养不良招致的矮小吗。

治见楚阳不说,低声道:“你,你自己吃了吧。”

楚阳站登程来整修火堆,并把剩下的烤鸟肉用叶子包了起来递给他:“收着吧。”

治咬了咬牙,接受了鸟肉。

“感谢您,大人!”他发自内心地朝楚阳鞠了个躬。

楚阳笑着摇摇头:“不必谢,既是填饱肚子了,你就快回部落去吧,你部落在哪,我送你回去。”

治抱着鸟肉,眼中突然闪跃出戒备,说:“您不必送我,我自己回去。”

楚阳轻轻皱起眉来,他他在戒备什么,他沉声道:“虽然这片地域没什么太过危境的野兽,可是对于你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危险,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治毫不犹豫的谢绝了:“真的不必,我可以平安回去的!感谢您的鸟肉,大人,我走了!”

说罢很象怕楚阳还要再劝,抱着鸟肉就向大草林钻去,身躯非常迅速,就像一头健壮的小豹子。

楚阳挑眉,他他为什么这么戒备。

想了想,怕他有危境,楚阳或者选择静静跟在他背后,等治平安到部落后再走开。

他很聪明,在森林里东绕西绕,还不时戒备地回来察看,绕了半边天最终是感觉楚阳真的没跟来,步伐放缓了些,拔腿向一座低矮的山跑去。

跟在背后的楚阳鞋子踩在土地上时,轻得比如下降平而薄的棉絮,他眼看着小崽子回来察看时滴溜溜的眼光,胸中不觉可笑。

看来前面那座山可以即是小治的部落所在地,这边亲近部落理应没什么危境的生物,因而楚阳就想走开了。可行为动作在进行之中这时候,他听到矮山处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