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超级村夫 > 第140章 寂寞男人

第140章 寂寞男人

作品:超级村夫 作者:想吃桃子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231 更新时间:21-11-25 19: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超级村夫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见过?”一个黑衣男人扭头问道。

“这个农民把我一个朋友带走了!”黄毛捂着还在疼痛的肚子,立刻叫起来:“他还打了我。”

“你的同学?人在哪儿?”

“我,我哪知道?”

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他们都是王德飞高利贷公司的打手,刚才两个兄弟狼狈的跑回来,说中了赵小飞的计,在他手里吃了大亏,车也撞烂了,人也被打伤了。

王德飞正在吃饭,一听这事怒得拍了桌子,大骂他们是废物,然后叫了一大批人,满县城的寻找赵小飞。

两名黑衣人走到黄毛面前,一左一右把他押住。

“你们要做啥?”黄毛一脸惊恐。

“兄弟,配合一下。”一个黑衣人走上前,把黄毛兜里的东西翻出来,拿了学生证看了一眼,在他面前晃晃;“这东西我们先收了,只要你配合,就不找你麻烦。”

说着,有意无意的把藏在袖管里的钢钎亮了亮。

“配,配合什么?”黄毛哪见过这阵仗,吓得尿都快憋不住。

“事情很简单,过来我们谈谈。”

……

赵小飞洗完澡,光溜溜的走出来,浑身上下就只穿了一条蓝布裤衩。

反正叶雪现醉了,也根本瞧不见。

他走到床边躺下,拿出手机看见张玉婷发的微信消息,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打算聊一会儿就睡觉。

张玉婷说她在实验田种杂交玉米,还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她戴着草帽站在一片玉米地里,一副村姑打扮,双手抱着一个大玉米棒,在日头底下笑得灿烂。

“这玉米长得好吧,大不大?”张玉婷发来消息问。

赵小飞回了一句:“没有我的大。”

她回了一个害羞的表情,然后加了一句“人家说的是玉米,不害臊。”

赵小飞捧着手机吭哧一笑,又发了一句。

“你想不想要哥哥的玉米棒?”

几次下来,赵小飞也差不多摸清张玉婷的德性了。

李春艳是明骚,随时随地发`浪,而张玉婷则是闷骚,表面上看着清纯正经,背地里比李春艳还要浪,听她说在寝室里,几个女生打闹的时候还互揉乃子,比大小。

此等美景,赵小飞也只能望洋兴叹。

不一会儿,张玉婷又回了:“想要又怎样,还不是熬着,人家那地方痒死了。”

“回来喂饱你。”

再聊几句,张玉婷那儿宿舍就要熄灯了,只好先挂了视频。

可赵小飞却被她燎起了浑身的火,在床上翻来覆去,身边还睡着一个光屁`股少女,这更是要命啊!

赵小飞邪`火难耐,在微`信上随意翻着,忽然‘幽幽玉兰’这个名字蹦进眼帘,头像是一朵雪白的玉兰花。

这是秦月兰的微`信名字,赵小飞点开她的朋友圈,看见她发的朋友圈很少,而且大多都是介绍丽景酒店,以及她管理的食品厂的产品,不过还是有几张工作照。

秦月兰的工作照很简单,清一色都是穿着套裙和包臀`裙,黑色丝袜加细高跟鞋的上班族模样,脸上也是千年不变的冷艳神情。

可她长得漂亮,身材又火辣,套裙根本遮掩不住她玲珑凹凸的身材,反而她这冷淡带点高傲的样子,更加勾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赵小飞看着照片上她裹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一阵邪火攻心,手痒打开以前的一个微信小号,起了个名字叫‘寂寞男人’,加了秦月兰的微信号。

本来他也是一时冲动,打算没加上就作罢,可没想到一加就加上了,对方居然还发了消息。

“请问你是?”

赵小飞抓着手机挠了挠脑袋,在心里嘿嘿一笑,打算逗逗秦月兰。

“美女,这么晚还不睡?想看哥哥的大棍子吗?又大又粗!”

消息发过去后,对方半天没反应。

正当赵小飞以为秦月兰肯定会删了自己的时候,没想到对方竟然回了。

“光说我怎么知道,拍个照来看。金针菇就别发了,没兴趣。”

这下,赵小飞挠着脑袋,看着秦月兰回的消息傻眼了。

什么鬼!

要不是他认识秦月兰,知道这女人是座冷艳冰山,现在他几乎就以为这微信上的聊天对象是个饥渴少妇了。

和他聊微信的女人,不是秦月兰?

这照片他发还是不发,不发就是认怂,承认自己那玩意不行,这对男人来说是奇耻大辱!

可要是发吧,那不是要真刀真枪的拍自己的老二?

赵小飞发愁的皱着眉头,后悔一时手痒跑去逗秦月兰,现在自己下不来台了。

他看看微信,这是自己的小号,她又不知道自己是谁!

反正只拍那玩意,又不拍脸,除非她是神仙,否则秦月兰这辈子不知道他是赵小飞。

赵小飞想到这里,心一横回了一句:“发就发,不过我不白发,我发了你也要发照片给我看。”

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不用发脸,拍个胸的视频就行。”

这两句发过去以后,赵小飞的心里也有些打鼓。

早听说在微信上有果聊的女人,他也是第一次试试,要是秦月兰一气之下把他拉黑,这游戏就不玩了。

……

别墅卧室里,秦月兰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黑色吊带睡衣,斜倚在席梦思大床上,脸颊绯红的盯着手中微信。

听见提示音后,她连忙打开信息,只瞟了一眼,白皙的脖子就立刻红了个透。

她一排贝齿轻轻咬住红唇,嘴里轻声骂了一句:“该死的赵小飞!”

本来她的微信从来不加别的男人,一看有个叫‘寂寞男人’的号来加自己,立刻就想删。

可是,秦月兰在删之前,又鬼使神差的翻了一下对方的朋友圈,想看起这个骚包名字的男人究竟是谁,可她一翻这个号的朋友圈,当场气得说不出话。

这个‘寂寞男人’的微信圈没几条,都是半年前的,可其中有一张照片上,光着膀子站在河里的青年不是赵小飞,还能是谁!

“真是气死我了!”

秦月兰气得想摔手机,当时就想打电话过去骂他。

没想到赵小飞居然半夜开小号找自己,是又把她当成那种随便的女人了吗?

可是,她看着赵小飞光膀子的照片,心里却又莫名其妙的躁动起来。

这照片大概是去年夏天拍的,他光着上半身站在河沟里,只穿着一条短裤,手里拎着一条草鱼,正咧开嘴冲镜头傻笑。

精壮结实的身体,皮肤被骄阳晒得黝黑发亮,短裤被河水浸湿沾在身上,,鼓鼓囊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