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盛夏伴蝉鸣 > part103:假期任务

part103:假期任务

作品:盛夏伴蝉鸣 作者:木一单 分类:浪漫青春 字数:4240 更新时间:21-09-15 09:5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盛夏伴蝉鸣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叶言夏他们不说都是三好学生,但都不是什么不守规矩或任意妄为的人,唱了两个多小时的歌,众人都记着时间回学校,然后在门禁前都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尹瑶瑶一晚上都很兴奋,一是因为叶言夏他们,二是因为在家的凌依芸与秦可瑜,直到回宿舍还不时给肖宁婵说凌依芸与秦可瑜的话。

肖宁婵好笑又无奈催促:“好好好,我知道了大小姐,但是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没热水了,洗了澡再说好不好?”

爱美的尹瑶瑶听言忙不迭把手机丢下,“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洗澡。”

肖宁婵急忙进浴室,“等我先装一桶水。”不然等这人洗完热水都停供了。

尹瑶瑶去洗澡,肖宁婵也就悠闲下来,开始慢条斯理地看宿舍群信息,发现一晚上凌依芸与秦可瑜说最多的就是羡慕与后悔了。

肖宁婵:下学期再出去叫你们。

秦可瑜:啊啊啊啊啊啊,婵婵说好了,不许后悔。

秦可瑜:我截屏了。

肖宁婵好笑又无语,就吃个饭还需要截屏吗?

肖宁婵:放心。

寒假,北方某些高校比南方放假早,陆明雪与林琳早两天就回家了,因此一直问肖宁婵什么时候考完试放假。

肖宁婵昨天考完试就跟她们说了,这晚上两人一直在“三大才女”群聊天,发现肖宁婵几乎不冒泡,所以纷纷猜测她是不是被哪个小妖精勾引去了。

知了:被狐狸精勾引去了。

雪中行:哎呀妈~你终于出现了。

魁杓:望眼欲穿。

魁杓:你回家这么忙的吗?

肖宁婵看一眼堆满各种东西,却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的宿舍,回复说自己还在学校,明天才回家。

雪中行:都两天了你还在学校干嘛?

魁杓:是等肖大哥一起吗?

肖宁婵在心里默默想我还不知道我哥什么时候放假回家呢,不过为了不让她们继续念叨,于是顺着话就承认了。

陆明雪与林琳见此也就善解人意体贴入微起来,说等哥哥的话就是乖巧懂事了,不用急回来也可以。

肖宁婵笑着骂两人重色轻友,完全忘了自己才是重色轻友的那个。

雪中行:你明天什么时候回家,我们去A大找你啊。

魁杓:这个可以。

魁杓:我回家聊天还没有出过门。

肖宁婵看着消息皱眉,来找我干嘛,我不要你们来找我。

知了:还不确定。

知了:你们还是好好待在家吧,这几天都是放假,地铁每天都非常多的人。

见此消息的陆明雪与林琳都反应过来,这几天S各大高校陆陆续续放假,各条地铁路线都是人满为患拥挤不堪的那种,实在是不宜出门。

雪中行:好吧,那等你回家了我们再出来玩。

知了:OK。

肖宁婵又跟两人聊了一阵,随后浴室门打开了,肖宁婵看了看时间,有些惊讶,“今天这么快洗好了?”

尹瑶瑶无语地看她,解释:“我今天又没有洗头洗衣服,明天再慢慢洗,你去洗吧。”

肖宁婵叶应一声,收拾衣服进浴室,在零点一刻的时候才得以关灯上床。

尹瑶瑶不解:“你明天都回家了还洗衣服干嘛,直接带回去洗衣机不好嘛。”

肖宁婵边打开手机边回答:“懒得带回家。”

尹瑶瑶安静,为了不带回家而洗了衣服,也不知道是懒还是勤。

“你明天几点回去?”

肖宁婵想了想叶言夏说的话,轻声道:“十点左右吧,你就在这待到16号?一直不出去啊?”

尹瑶瑶百无聊赖地叹口气:“这周围都没什么好玩的了,现在放假期间,外面都是人,坐车不方便。”

肖宁婵想邀请她去自己家玩,可是想到叶言夏的话,又犹豫了,看着QQ消息页面显示的联系人,是叶言夏十几分钟前发给她的消息,问她忙完了吗。

肖宁婵:明天真的要送我回去吗?

那边的叶言夏秒回。

叶言夏:又想把我丢下?

肖宁婵看着消息心虚,回复说没有,仰起脸看了看天花板,在心里对尹瑶瑶道:“还是算了,下次有机会再来我家玩。”

肖宁婵干巴巴说:“好吧,那你自己待学校了。”

尹瑶瑶倒觉得无所谓,待学校悠闲自在的,想吃饭就吃饭,想睡觉就睡觉,完全没有家里大人的絮叨。

另一边的叶言夏看着消息微微蹙眉,心想不是大舅子又来拆散我们吧,于是迅速发信息过去。

叶言夏:发生什么事了?

叶言夏:你哥说要跟你一起回去?

肖宁婵看到这条信息忍不住抿嘴笑,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安抚:没有。

肖宁婵:这次不会把你丢下的。

肖宁婵:明天提前喊我。

叶言夏见此一笑,回复说好。

深夜,又精神了一晚上,叶言夏与肖宁婵也没有聊多久,不到凌晨一点就互相道晚安睡觉了。

放假无事,不睡到自然醒怎么对得起假期这个称呼,叶言夏与肖宁婵也就放任自己,一个八点多起床,一个九点起床。

临近十点,肖宁婵背着个大书包与尹瑶瑶道别,随后脚步轻快地出门了。

抵达楼下,肖宁婵看了看四周,发现只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宿舍楼旁,于是走过去,正是叶达博派来接叶言夏回家的车子。

肖宁婵抱着书包上车,问怎么换车了。

叶言夏边帮她把书包放后面边回答:“以前是我妈的车,这个通常是我爷爷奶奶要出去的时候坐的。”

肖宁婵点点头表示了解。

叶言夏把一个袋子给她,“想吃什么自己拿,也不知道你想吃什么,所以都买了一点。”

肖宁婵翻了翻袋子,鸡蛋面包油条烧麦玉米,还有一瓶酸奶。

“你什么时候去买的?”肖宁婵拿起玉米慢慢啃。

叶言夏发动车子,随口回答:“起床后就去了,想你不会去食堂,所以就买了点,一个小时左右才到家,你先吃点垫肚子。”

肖宁婵忽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嘴里的玉米也甜得要发腻,机械地啃了几粒玉米,低声道:“谢谢。”

叶言夏倒无所谓,“这有什么好谢的,快吃,想听音乐自己放。”

肖宁婵点点头,让他专心开车,自己则慢悠悠吃早餐,吃了一会儿觉得车里实在是太安静,于是又点歌,翻了翻歌单,无奈,然后车里就响起了五六十年代的老歌。

叶言夏听了两首后忍不住笑出声,“你还是连接蓝牙放自己的吧。”

肖宁婵关掉音响,眼神转到车里放东西的盒子上,一部黑色的手机赫然在列,心思一转,“放你的吧,你平时听什么歌。”

叶言夏无所谓的态度,只是道:“我的歌比较杂,别嫌弃就好。”

肖宁婵拿过他的手机,“密码?”

“050721。”

肖宁婵打开手机,看了看里面的APP,翻出音乐播放软件,打开最近播放,然后连接蓝牙音箱放出声。

叶言夏的话不错,他的歌单实在是杂,肖宁婵翻了翻列表,各种类型的歌似乎都有,“你怎么什么都听啊?”

叶言夏很实在:“好听。”

肖宁婵安静,确实是无法反驳。

两首歌的时间过去,手机铃声响起,肖宁婵看一眼来电显示,妈这个字明晃晃地出现在手机页面,心莫名其妙的就紧张起来,“你妈的电话。”

叶言夏目不斜视,叫她帮忙按下接听。

肖宁婵滑下接听,随后屏息敛声地坐在一旁一动不动。

“妈,怎么了?”

那边传来周清婉温柔关怀的声音,“夏夏,刚才王叔说你自己开车回家了,现在在路上了吗?”

“嗯,在路上了。”

周清婉闻言嘱咐:“好的,那自己开车小心,不用开这么快。”

“我知道。”叶言夏看一眼默默注视着他的人,眼神询问要不要打个招呼。

肖宁婵忙不迭摆手,才不要。

叶言夏遗憾地叹口气,看来只有让自己妈妈再等等了,沉声道:“那没什么事我挂了。”

“好,回来再说,拜拜。”

手机屏幕显示通话结束,肖宁婵一直藏着的一口气终于呼出来,感叹:“你妈还是挺关心你的啊。”

叶言夏语气里洋溢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与欢喜,“他们都很好。”

肖宁婵微微一笑,“可以感觉到。”

两人平时聊天很少有聊到家人间的事,肖宁婵对此不是不好奇,就觉得好像家人这个领域还不太适合涉及,于是也不再细说,而是转移了话题,“你回家后要干嘛啊?”

叶言夏想了想,无奈道:“可能去公司帮我爸的忙,现在年末,好多事情。”

肖宁婵点点头,随口问他爸妈是不是都在上班。

叶言夏淡然道:“我妈看情况,无聊时就去公司看看,我爸就是大忙人那种。”

肖宁婵一笑,说自己爸妈也是这样,不过她家茶楼忙,她妈妈并不能经常休息。

叶言夏听言神色微微异动,茶楼,刚想开口询问熟悉的手机铃声又再次响起。

肖宁婵看一眼来电显示,接听:“喂,哥,怎么了?”

刚从导师那出来的肖安庭很直接:“你回家了没有?我忙完了,下午回去。”

肖宁婵突然就庆幸自己现在在回家的路上,悠闲自在道:“我在回去路上,再过半个多小时就到家了。”

肖安庭不满:“回家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一个下午你都不等我。”说到这个肖哥哥都忍不住委屈起来。

肖宁婵无辜说道:“你这几天一直在忙学期论文,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弄完,怕等会儿发信息你都说我在打扰你。”

肖安庭抗议:“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打扰我了。”

肖宁婵振振有词起来,“怎么没有,上周五,我问你什么时候回家的,你说忙论文,没事不要打扰你,不然拉黑!”

原本理直气壮的肖安庭气势瞬间弱了下来,确实是自己说过的话。

肖宁婵并没有就此放过他,而是咄咄逼人:“你自己说了没事不要打扰你,现在我回家了你又说我没有问你,哪有你这么无理取闹的。”

叶言夏在一旁听着她的话,忍不住瞥过去看一眼,发现语气沉痛不满的某人实则一脸的笑意,瞬间淡定了,还顺便同情一下手机另一边的大舅子,有个古灵精怪的妹妹很容易就被骗。

那边的肖安庭确实是被自家妹妹狙得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弱弱地说:“那你自己回去小心,我下午再回去。”

“好的,拜拜。”

“拜拜~”

挂断电话,肖宁婵把手机放下,靠着椅背闷闷地发笑。

叶言夏好笑又无奈,“你哥该在那边反省自己了。”

肖宁婵毫不在意的模样说:“谁让他自己现在才问我,而且我刚才的话确实是他说的,我又没有瞎编,是他自己理亏。”

叶言夏闻言煞有介事地点头,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

临近十一点,叶言夏与肖宁婵抵达肖家,肖宁婵看向外面,“我家到了,谢谢啦。”

叶言夏看她,肖宁婵突然就紧张起来,低头解安全带,“嗯,那你就回去吧,自己回去小心。”

叶言夏询问:“你爸妈在家?”

“没有啊,”肖宁婵下意识回答,说完后反应过来,“不行的,我家院子有摄像头,虽然我爸妈通常不看,但是突发奇想怎么办,你不能进来。”

叶言夏叹口气。

肖宁婵看他,觉得某人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有罪恶感,丧权辱国道:“那有空出来玩。”

叶言夏满意一笑,“好的。”说着起身拿过车后座的旅行包,“回去自己做午饭吃了。”

肖宁婵笑出声,“只要在家,从来就不会饿。”

叶言夏颇赞同地点点头,看着面前笑靥如花的脸庞,有种想靠近的冲动,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实在是名不正言不顺,突然间就不想再等了,靠近人低声道:“你的假期任务,想想什么时候答题好不好?”

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肖宁婵靠着椅背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忘了,直到叶言夏伸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脸颊才反应过来。

肖宁婵面红耳赤地偏了偏头,抱着书包说了声谢谢就匆匆忙忙地下车了。

叶言夏看着落荒而逃的身影,微不可闻地叹口气,同时又有些欢喜,看来还是很容易就害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