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我用毒救了王爷 > 第1082败家子

第1082败家子

作品:重生之我用毒救了王爷 作者:梅果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299 更新时间:22-01-26 00: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之我用毒救了王爷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老六子在安元志发完牢骚后,很认真地说了一句:“那小崽子的骨架子比少爷的大,成人后,个头一定比少爷高,要真是少爷的种,个头怎么也不会比少爷高出太多吧?”

安元志直接冲老六子扬了手里的马鞭。

只要安元志不痛快,那上官睿就高兴了,所以听了老六子的话后,上官睿笑道:“老六子,你还会看人骨呢?”

老六子躲过了安元志的鞭子,说:“练武的人都会看这个。”

安元志冲上官睿一呲牙,说:“他在骂你是书呆子呢。”

上官睿白了安元志一眼。

老六子却怕上官睿把安元志的话当了真,忙冲上官睿摇头道:“二少爷,我是敬重读书人的。”

上官睿笑道:“我怎么可能信他安元志的话?信狗叫也别信他的话啊。”

几个侍卫亲兵一起哄笑了起来。

白登这时跟白柯小声道:“少爷,安元志和上官睿他们在那边。”

白柯隔着人群看了看对面的一行人,然后道:“安元志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白登一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听白柯这么说了,忙就道:“小王爷,距您上次离京没过去多少日子啊。”

白柯现在对安元志记得最清楚的,是那他上次离京时,这人堵在官道上冲自己射得那一箭。

安元志这时说:“那小崽子还瞪我呢。”

上官睿把安元志拽着缰绳的手一拉,说:“你不要去找白柯的麻烦。”

安元志一催马,往前走去。

“驾,”白柯几乎是与安元志同时催了一下跨下马,两个人朝着相反的方向,隔着人群插肩而过。

上官睿追上了安元志说:“白承泽怎么这个时候叫白柯回京来了?”

“不知道,”安元志说:“那小崽子是李钟隐的徒弟,不过这小崽子还没成人呢,白承泽现在就打算用这个儿子在军中再弄出点事来吗?”

“的确,”上官睿说:“白柯的年纪还小。”

“李钟隐这老家伙今年多大了?”安元志很恶意地道:“他能熬到白柯从军的那一天吗?”

上官睿回头又看一眼已经走远的了白柯一行人,有侍卫们护卫着,从上官睿这里看过去,只能看到贤王府侍卫们的背影,至于白柯是一点也看不到了。“白承泽看来也不是多疼他的这个儿子,”上官睿跟安元志小声说了一句。

安元志说:“你说这话,就不怕贤王府另外两个小王爷找你拼命吗?”

上官睿道:“我哥怕危险,让平宁待在江南,白承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让白柯回来?白柯现在也帮不了他的忙。”

安元志回头也看了贤王府的人马一眼,说:“我姐夫是不可能再让这小崽子害一次了,这个跟他老子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让我姐夫小心一些。”

上官睿嗯了一声。

“还是去看看我干儿子吧,”安元志把白柯抛到了脑后,跟上官睿笑道:“小孩子应该是我干儿子那样,白柯?那从小就是个怪物。”

上官睿哼哼了一声,说:“也不知道阿威是怎么想的,竟然把儿子托付给你了,你能养出什么好货来?”

安元志说:“平宁学文这辈子是不可能了,要不你以后教焕儿试试吧。说实在的,书呆子,要是连着两个小东西你都教不出来,那就不是他们小孩的问题了,一定是你本事差劲。”

上官睿说:“你不用拿话激我,阿威的儿子我一定会管的。”

安元志咧嘴一笑,回头跟老六子说:“老六子,你去宫门那儿等着,我姐夫出来了,让他直接去我府上。”

老六子说:“喝酒吗?”

安元志冲老六子把手挥了挥。

老六子打马先往前跑了。

上官勇这会儿坐在千秋殿的小花厅里,看着安锦绣毫无目地的拨着坐榻小几上的算盘。“谁杀了宁家父子?”上官勇把这个问题跟安锦绣又问了一遍。

安锦绣将算珠胡乱地一拨,随即就狠狠一拍小几。

上官勇原本坐在安锦绣下首处的椅子上,看安锦绣像是发怒了,上官勇起身走到了安锦绣的跟前,说:“是不是白承泽?”

“宁夏川是被关在军中的,”安锦绣小声道:“周孝忠有抓他错处的本事,杀人?周孝忠没这个本事。”

“不是白承泽的话,宁家在当地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上官勇说道。

“动宁家,得看看宁家身后的安家,”安锦绣道:“西畿道的骁营里有白承泽的人。”

上官勇的面颊就是一颤。

“能在军中杀了宁家父子,”安锦绣接着道:“军中的一般将领可没这个本事。”

上官勇说:“那边的主将是孔心观,我认识他,他以前在周宜的麾下为将,这个人被白承泽拉过去了?”

安锦绣摆了摆手。

上官勇说:“孔心观没有问题?”

“这事要去查了才知道,”安锦绣说:“这不是猜就能猜出来的事。”

“宁家会不会被灭族?”上官勇说:“白承泽想干什么?”

安锦绣这个时候的想法跟上官睿的一样,想到白承泽在挑拨安元文与安元志的关系,可是安锦绣觉得安元文就是恨毒了安元志,这位安大公子也不可能有杀了安元志的本事。“宁家灭了对白承泽也有好处,毕竟这也是安家的一处势力,”安锦绣小声道:“这事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要怎么做?”上官勇坐在了安锦绣的身旁。

安锦绣给上官勇倒了一杯茶,没有说话。

上官勇手捧着茶杯,想想还是跟安锦绣道:“还是尽快把白承泽解决了吧,荣养着他,白笑原不一样反了?”

“我不想打仗,”安锦绣道:“现在应该是休养生息的时候,我还想着减免税赋呢,没想到这仗还是来了。”

治国对于上官勇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东西,他没办法接上安锦绣的话。

“打仗拼的不只是人命,也是银子和粮草啊,”安锦绣看着上官勇道:“打的都是朝廷的家底啊。”

上官勇说:“我怎么听你这话,我们这帮人就跟败家子一样呢?”

安锦绣被上官勇说的笑了起来。

上官勇说:“要不我给孔心观写封信吧。”

“不用,”安锦绣摇一下头。

上官勇把安锦绣往怀里一搂,说:“好吧,都听你的。”

“让元志小心一些安元文,”安锦绣靠在上官勇的胸膛上,还是说了这句话。

“安元文能伤到元志?”上官勇也是这个反应。

“不管怎样,小心一些总不会有错的,”安锦绣道:“军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上官勇说:“正在给元志准备呢,他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用心?”

安锦绣抬头看着上官勇眨一下眼睛,说:“有东西进眼睛了。”

上官勇看安锦绣的这双眼,黑白泾渭分明的,哪像是被东西迷了眼的样子?不过上官勇也没点破安锦绣的这个小谎,低头吹了吹安锦绣的眼睛,然后头再低点,一个吻就落在安锦绣的唇上了。

“我还得见大臣们,”安锦绣靠在上官勇的怀里,上官勇的变化她感觉得一清二楚。

上官勇咬牙。

安锦绣吭吭哧哧地笑着,要坐起身来。

上官勇把安锦绣往怀里一抱,小声说了一句:“那我们速战速决。”

白柯这时在贤王府的门前下了马,仰头看了看高悬在门楣上的匾额,他走时这府还叫五五府,现在已经叫贤王府了。

白登站在白柯的身后说:“小王爷,这字是王爷亲笔写的。”

白柯没说话,将马缰绳扔给了一个跟着他回来的侍卫,自己往台阶上走。

白林和白栋这时就站在府门前,看见白柯往台阶上走了,才迎着白柯往台阶下走。

白柯打量了几眼自己的这两个异母弟弟,他长年在外求学,跟这两个弟弟就没正经说过几回话,这会儿看着这两个小男孩,白柯也没生出这就是我弟弟的感觉来。

“白林。”

“白栋。”

“见过大哥。”

白林和白栋站在台阶上就给白柯行了一礼。

白柯一笑,走上前,拉住白林和白栋的手,说道:“自家兄弟,这么多礼做什么?我们进府说话,”说着话,白柯一手一个,带着两个弟弟往王府里走。

白林和白栋被白柯拉着手,都不是太自在,可是挣了挣,没能挣脱白柯拉着他们的手,这两小孩就只能作罢了。

“小王爷,”站在门前的侍卫下人们,看见白柯到了府门前后,都给白柯行礼问安,没人敢在态度上对白柯不敬。

白柯走进了王府的大门,名字变了后,这王府却还是原来的模样。

“小王爷,”白登跟在白柯的身后道:“王爷正在书房等您。”

“我给你们带了礼物,”白柯松开了拉着两个弟弟的手,笑道:“一会儿我让人给你们送去,我也不知道你们现在喜欢什么,礼物要是不满意,你们可不要怪我这个做哥哥的。”

白林和白栋对白柯的感觉只有陌生二字,听了白柯的话后,都只是笑,不知道要说什么。

“连句谢谢都不知道说?”白柯笑着揉了揉白栋的头,说:“礼物虽轻,可也是我的一番心意啊。”

白栋开口道:“谢谢大哥。”

“不喜欢就跟我说,”白柯又看着白林道:“我再给你们换别的。”

白林说:“大哥你带了很多礼物回来?”

白柯说:“晚上到我房里来自己看吧,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白林点了点头。

见两个小孩脸上都有了笑容,白柯才道:“那我先去给父王请安,我们晚上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