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许你情深到白头 > 第109章 真不该知道

第109章 真不该知道

作品:许你情深到白头 作者:青鸟飞鱼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5212 更新时间:21-09-15 10:1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许你情深到白头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跟温柔又不是恋爱好久才有的佳妮,温柔生孩子前前后后你也不在场,佳妮跟你不亲也是应该的。”

许俊眉话语里多少带了点对温柔的芥蒂之心。

温柔听得出来。

许俊成自然更听得出来。

许俊成知道躲不过去,他宁愿自己挨骂,也不愿意温柔被姐姐误会成不检点的女人。

“说起这个,还是我的罪过。这事和姐夫也有点关系……”

王彭正在百无聊赖的看手机,一听这话愣了:“啊?”

“当时在酒吧里,姐夫那杯被小药代下了药的酒,被我喝了.后来,姐夫被小药代灌醉,拍了照带走了。温柔当时也喝醉了,无意间进了那个包间,我后来……也进了包间.以为她是那里的公主,就不顾她的反抗把她……后来就有了佳妮。”他艰难地说完,抬头定定的看向许俊眉,“整件事,错的都是我一个人。”

王珊珊忽然伸手拉住了温柔,眼神带着心疼。

王杰也有些意外,看看许俊成,又看看温柔,半晌,才叹了一句:“你们俩居然还能走到一起,这需要多大的缘分啊。”

温柔笑笑:“我一开始的确是挺恨他的。后来么……”

但是后来,他人好,对孩子好,现在对她也挺好。

都挺好。

多一个爱自己爱孩子的人,总比多一个仇人要好吧?

许俊眉忽然抽了纸巾就捂着眼睛哭出来:“怎么会这样……”

她一直都误会温柔了,还对她阴阳怪气的疏离了。

原来人家一直都是受害者,坏人都是他们家的。

王彭有些无奈,朝温柔讪讪的笑:“她之前还对你有很多误会,现在心里已经后悔死了。”

温柔起身,拿了纸巾盒走到许俊眉身边:“姐姐,您别这样。”

许俊眉拉住她的手:“对不起啊小柔,你别生我的气啊。”

“不会的!有误会说清楚就好了。”

她靠在许俊眉身边,轻声安慰了几句,直到服务员进来上菜,大家才各自落座,气氛没了当初的尴尬。

许俊成给她夹了一筷子鱼肉,低声说道:“还好吗?”

她点点头,小声道:“很好。”

她原本对许俊眉就没有什么微词,人家只是出于对自家人的维护,才对她有所误会。

说开了就好了。

许俊成伸手握了握她,又给她夹菜。

王珊珊在一边看到了,笑眯眯的看她:“五一办婚礼?”

温柔点头。

“伴娘找好了吗?”

温柔扭头看她:“除了你和许慧也没别人了啊。”

本科那帮室友都结婚生子了,做伴娘也不合适了。

王珊珊一听这话就满意地笑了:“嗯,那你伴娘服定了没?太丑了可不行啊。”

温柔无奈的笑:“没呢,等你和我一起去看。之前都不敢找你,怕你骂我……”

王珊珊的脸色立即变得讪讪的,在她耳边低声说:“吃完饭咱们一起去湖边喝茶,聊聊。”

温柔点点头。

一顿饭倒是吃得宾主尽欢,王杰对温柔的态度很亲昵,一口一个舅妈的喊着,快散局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端着酒杯凑到温柔身边,撒娇着说:“舅妈,你就跟舅舅说点好话,让他把我发给他的那双球鞋给买了吧?”

许俊成在一边抬手就捶他:“你跟你姐都是什么毛病?一个个不是买包包就是买鞋的?买回来放柜子里藏着又不舍得穿,浪费资源。”

“那么经典的款式谁舍得穿啊,肯定是要收藏起来,过几年再拿出去卖,能翻好几倍呢。”

温柔扯了扯许俊成的手臂:“你就给他买了呗?几千块钱你还管着他啊?”

“他那一屋子的球鞋加起来可不止几千块钱。臭小子,你老舅我挣钱很容易吗?”

王杰小声嘀咕:“我看着是挺容易的啊。”

也就会见客人,做做决定,日常工作又不需要他耗费太多精力的。

眼见着许俊成瞪眼了,他赶紧闭嘴,酒杯都没记得拿上,跑回王彭身边。

王彭还是笑眯眯的,慈眉善目的模样,靠在许俊眉身边,不停的将自己觉得好吃的东西往许俊眉碗里放。

许俊眉则是忙不迭的喊:“饱了饱了!我已经吃饱了!”

她一说自己吃饱了,王珊珊立即顺势喊道:“吃饱了就散会吧,我和温柔还有事情要谈,先走了。”

说完就拉着温柔起身。

俩人急吼吼的跟大家道了别,下楼上了王珊珊的小车车,刚上车关好门,王珊珊就气呼呼的:“赵阳那死渣男不回我消息。两三天了,都不回我。”

温柔立即皱了眉:“你俩这是又怎么了?”

“他说年后想来家里拜会我爸妈,我不让,人就生气了,还跟我使性子,不接电话不会微信的。真是的……烦死了!”

温柔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你真的不打算和他结婚的话,就早点分开吧。”

王珊珊一听,气得抬手就要掐她。

“哎哎!好好开车,别给女司机丢脸啊。”

王珊珊扶好方向盘,噘嘴嘟囔:“你怎么能劝分?”

“我是你朋友,也是阳哥朋友啊。你俩这光谈恋爱不想未来,不是耍流氓吗?”

王珊珊气呼呼的喊:“就不能纯粹的恋爱吗?谈一辈子恋爱,不想着结婚,不想着生孩子,不行吗?”

“行啊。”

“那你还说我……”

“你当然可以一辈子只谈恋爱,不组建家庭,不负任何责任。可关键是,你要找个志同道合的人啊,开心就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不产生任何羁绊,我觉得挺好的。可是,阳哥他不是这样的人啊……他还挺传统的,睡了你,就想娶你,一辈子和你在一起,生俩娃,安安稳稳过日子。”

道理王珊珊也不是不明白。

她就是一直装瞎,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

“他对我真的很好的。我就算分手后,过几年再找,也找不到对我这么好的人了。”

温柔冷冷静静的说道:“可两个人要结婚生子,一个男人光是对你好,是不够的。不是吗?”

三观,理念,长久的家庭观念,学历,出身,甚至这个男人的挣钱能力,花钱方式,床上的表现力……方方面面,都要考虑!要步入婚姻,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只图一个人一时间对你还挺好。

因为谁都无法保证他能对你好多久。

王珊珊闷声开车,离开酒店开了二十几分钟,到了湖边的商业街,好不容易找了个犄角嘎达的小车位,把小车车停到了角落里,俩人下车直奔不远处的一家酒吧。

这是个音乐酒吧,兼做餐饮,没有闹哄哄的音乐声,只有三三两两聚在一处喝酒吃饭聊天的人,台上有乐队在演奏,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孩子站在舞台中央,轻声哼唱着歌曲。

温柔坐下后,就看见了那个歌手,只觉得有些熟悉,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

王珊珊坐下后,看见台上的女孩子,兴奋的跟温柔说:“唉,这是个小网红呢,叫莫愁姐姐。你看过她的短视频没?”

温柔不解:“什么短视频?”

“你年纪轻轻怎么过得跟我老舅似的老土,现在短视频那么火,你平时都不刷的吗?”

温柔迷惑的摇头:“没刷过。你教教我?”

王珊珊当场拿了手机出来,打开APP,找到了莫愁姐姐的个人页面,递给温柔:“你看看,台上的人是她没错吧?”

温柔看着手机上的画面,大眼、白脸、尖下巴高鼻梁,对着镜头搔首弄姿,露出不盈一握的腰身和细长的大腿。

而台上的女孩子,虽然身材也不错,可跟视频里相比,简直是两个人嘛。

“哪里像了?我感觉是两个人。”

“你这就不懂了吧,这些人拍视频都是有团队的,拍的时候开滤镜,后期又制作,早就给P得不像原版了。不过这个莫愁姐姐主要是因为一个翻唱的歌曲火起来的,早前就有人曝光过原版的长相,我看过爆料视频,能认出来!台上的就是她!”

话音刚落,台上演唱结束。

就有人小跑着上去鲜花。

女孩子接了话,在话筒前捏着嗓子用有些矫揉造作的声音说:“大家好,我是莫愁姐姐,很高兴今天来到这里给大家表演。接下来为大家带来一首burning,希望大家会喜欢。”

熟悉的旋律随即想起,女孩子在台上用有些生硬的英语开口唱了起来。

温柔听得皱眉,和王珊珊对视一眼,都苦笑起来。

英文歌唱得的确不大行,主要是很多发音都没发准,听得太别扭了。

酒吧里很快有人在唱衰:“换歌!美女,换歌。”

那个叫莫愁姐姐的女孩子立即停止了吟唱,急吼吼的说:“好,换一首。”

温柔眸光一动:这个说话的声音,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王珊珊忽然开口问她:“你真觉得我该和赵阳分手吗?”

她立即回过神来,想了想,点头:“说实话,我个人的感觉,不合适就早点分开吧,免得拖到最后彼此受的伤害更大。”

王珊珊点了点头,神奇面前的酒杯:“来来吧陪我喝一杯喝醉了咱们找代驾”

温柔对于在酒吧喝醉还留有心理阴影为难的端起酒杯我只能陪你喝两口酒量不好不能再喝醉了

王珊珊想起了什么嘿嘿笑了两声:“那你少喝点。”

她仰头将一整杯鸡尾酒喝了大半。

“唉唉,你悠着点,这酒不是这么喝的啊。”

王珊珊才不管,她就是心情不好拉着温柔出来喝酒的,想怎么喝就怎么和。

眼看着两杯浓烈的酒下了毒,王珊珊才趴在桌上哼唧:“我难受……”

“难受就喝慢点。”

“我是心里难受!我心痛啊!”

温柔无意识的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捏了里面的柠檬出来,放嘴里咀嚼着,淡定的说道:“失恋哪有不难受的,除非真是没感情了。”

“你失过恋吗?”

温柔顿了一下,随即摇头。

只是想起羽绒服口袋里那只破旧的钱夹子,心情忍不住也有些阴郁起来。

她没失恋过,可是万一也有那么一天呢?

“真羡慕你。”

温柔惊讶:“羡慕?羡慕我什么?活了二十三岁了,没动过心,没失过恋?”

“没有失恋就没有感情上的痛苦。”

温柔苦笑,的确,感情上没有开窍,的确能减少许多猜疑,担忧,痛苦。

忽然又回想起许俊成看到那只钱夹子时的表情了,慌张,错乱,扔掉之后又有些难以克制的伤心。

“跟我讲讲你老舅和陈漫之间的事情吧?”

王珊珊毕竟还没有喝醉到丧失理智,急忙摆手:“你可别害我啊,老舅要是知道我这个时候还跟你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非得收回我的信用卡和房子。”

“我又不会找他对峙!过去的事情了,我就是想听一听。”

王珊珊嗤笑,端起第三杯酒:“人类就是喜欢口是心非。尤其是我们女人!明明说好就是想听一听,可等听完了,就忍不住和前任做比较。比着比着,就觉得身边的另一半好像没有喜欢前任那样喜欢自己…矛盾就是这么来的。”

温柔有种被戳穿的尴尬。以他对自己的了解。王珊珊,如果。叫徐俊诚和陈曼之间的过往一字不落的告诉她,那么从明天开始,它就真的会在日常的细节从忍不住去做比较。

“不说算了。”

王珊珊很快将第三杯酒喝下肚,脸色也变得潮红。

温柔见她渐渐迷糊起来,就结了帐,带着她出门打算回家。

结果王珊珊酒品实在不好,醉得东倒西歪不说,还胡言乱语起来,挥舞着手臂推开温柔,就往酒吧旁边的酒店跑。

“我们开房去!”

温柔吓得跟上,到了酒店前台,王珊珊就把自己的手包整个往柜台上一甩:“开房!一间,大床房!”

酒店服务员眼神有些古怪,笑着看温柔:“请出示二位的身份证。”

温柔苦笑,拿出自己的和王珊珊的,递给服务员:“别听她的,双床房。”

服务员仍旧笑眯眯:“只有标间了可以吗?”

温柔急忙点头,催促:“快点吧,我担心她吐电梯里。”

酒量不好,还偏偏喝那么多,那么急,真是又菜又爱玩。

酒店服务员果然加快了动作,很快就将房卡递了过来。

温柔扶着往身上赶紧往电梯跑,上楼刚打开了客房房门,王珊珊就发出干呕的声音。

两人又急忙直奔卫生间。

王珊珊对着马桶把晚饭都还给了大自然,这才虚软的瘫在一边直哼唧:“我难受…”

“我知道你难受,我泡点蜂蜜红茶,你先回去躺着吧?”

王珊珊哼哼唧唧的被扶回去躺下,温柔动作麻利的烧水泡茶,又打湿了两条毛巾,给王珊珊卸妆洗脸洗脚。

王珊珊躺在大床上哼唧:“还是你对我好。”

“我是谁。”

“亲爱的。”

温柔嗤笑:“真迷糊了。”

王珊珊照旧哼唧,酒品十分不端庄。

温柔又扶着她将羽绒服和牛仔裤都脱了,塞进被子里,自己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一下,回到另一张床上拿过手机给许俊成发消息说两人住外面了。

许俊成回了个收到,又嘱咐两句,收了线。

王珊珊忽然睁开眼睛,双目炯炯有神:“你知道吗?”

温柔吓一跳,手机都脱手了,气得瞪眼:“哎哟!你这一惊一乍的,好好睡觉。”

“我上个月姨妈晚了一个星期,我当时挺纠结,但是还有点隐隐的高兴。要是怀了也挺好的,我就能让自己定下心来,和阳哥在一起,不管别人怎么反对。也不管和他平时能不能聊到一起。”

温柔放下手机,半晌,叹了口气:“要在一起过一辈子,你心里还有那么多不确定,是不行的。”

“是啊。问题在我!”

王珊珊说着说着,忽然嘴一瘪,哭了出来。

“为什么恋爱这么容易,要结婚就这么难。我真的不是嫌弃阳哥,温柔,我真的没有看不上他。我很喜欢他的!可是要结婚过一辈子,平时聊天只能聊床上那点事或者娱乐八卦,是不够的!你知道吗?”

温柔急忙起身到她那张床上,拿着纸巾给她擦鼻涕,轻声安慰:“我知道。咱们都不是小孩子,就是因为想的清楚,才不敢随便结婚,我没有怪你的意思。阳哥以后也会想明白的。”

“他肯定还以为跟我闹性子不理我,我过几天就会跑过去找他了。他要的我给不了!我真的给不了啊!”

温柔抱着她,任由她撒泼发疯似的号啕大哭。

“你知道吗,我老舅当年追那个前舅妈,就是像阳哥这样,对人可好了。我听我妈说过,陈漫想喝城北郊区一家豆浆,我老舅天天一大早起床去买,然后开车跑回来,豆浆都是烫的。你说阳哥要是也能这么执着的对我,说不定我最后也跟陈漫一样,就从了呢?”

说完,王珊珊又开始哇哇大哭。

温柔抱着她,心底一阵酸涩,觉得自己也要哭了。

她错了,她真的不该想要知道许俊成怎么对陈漫的。

真的会暗暗比较。

然后自怜自伤。

比如现在,她就觉得许俊成可能不够爱她,甚至心里还想着陈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