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 第203章 不谋而合

第203章 不谋而合

作品: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作者:温流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4209 更新时间:22-01-19 00:1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秦灼将对方的反应尽收眼底,微微笑道:“我是殿下,也是侯府的晚辈,大夫人怎就受不得这礼?”

秦大夫人见她面上带笑,心里慌得不行,连忙道:“先前都是我不对!殿下千金之躯,我却让殿下在侯府受了委屈……”

她说着,咬了咬牙便低头认错:“臣妇这厢给殿下赔礼了。”

“大夫人这是做什么?”秦灼伸手扶了她一把,笑道:“几天不见,大夫人怎地改了性子?我这乍一看,还有点不习惯。”

秦大夫人原本不想起,愣是被秦灼一用力直接托她起身。

秦灼在姑娘里头算是身量高挑的。

秦大夫人站直了,还比她矮半个头,大夫人本就因为身份低她一头,这会儿更是气势全无。

“殿下说笑了……”秦大夫人说话声音都比平时轻了许多,她见秦灼这会儿看着还算好说话,试图为自己之前所作的那些开拓一二。

她说:“之前我让人盯着殿下读女戒、学规矩,其实也没有坏心的,我只是、只是……”

秦灼见秦大夫人一时不知道怎么说,直接开口帮她把话接了下去,“大夫人只是同这世间大多数女子一般被规矩所束缚,麻木而盲从。有很多人说女子生来便该温良柔美,低眉顺眼,便让小姑娘们都照做,不肯照做有质疑者,便会被他们骂作离经叛道,世所不容。”

秦灼其实是可以理解秦大夫人这些做母亲的想法的,她们压着女儿学规矩遵从女戒,是因为在她们年少时,她们的母亲也是这样教的。

千百年来,天底下的女子都是这样过来的。

当然,也有少时不服管教,质问长辈‘为什么男子可以考科举,可以云游天下,可以想去哪就去哪,女子就只能被关在小小的宅院里?’的姑娘。

但这样的女子太少太少了,她们要么被驯化成世人能容的模样,要么宁为玉碎,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如同谢皇后那般少时便仗剑走天下,游方讲学,穷尽半生之力也不过就是想让这世间女子不再麻木盲从,懂得为自己而活,可她做了那么多,自己却还是所嫁非人,枉死深宫。

秦灼思及此,面上的笑意悄然淡去,神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她看着秦大夫人,缓缓道:“此事非你之过,而是这世道的错。”

秦大夫人闻言,不由得愣了一下。

一旁的秦生兰闻言,眼睛都亮了起来。

小姑娘望着秦灼,满脸都是崇拜敬仰之色。

秦知宏听到这话,神色有些尴尬,见秦大夫人不说话,不由得用胳膊碰了她一下,轻声提醒道:“夫人,殿下在同你说话。”

“是是是……”秦大夫人这才回过神来,同秦灼道:“殿下说的也有道理,臣妇读的书不多,先前只想着让您和兰儿都学好规矩,找个好的夫家,就算琴棋书画、女红针线不擅长也没什么,只要人乖巧,不被人嫌弃就好……”

她说着,眼里忽然有了水光,“正如殿下所说,这世道对女子有太多的束缚,可世间皆是如此,若是太过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反倒要吃大苦头。相比之下,活的稀里糊涂、一生庸碌者可得平安,活的太明白、惊才绝艳之人,反倒命短,换做殿下,会如何选?”

秦大夫人这话说的就差拿谢皇后出来当例子了。

“夫人这是说的什么话?”秦知宏听得胆战心惊,连忙插话道:“殿下本是人中龙凤,自是与我等庸人不同,你休得在此胡言乱语!”

秦灼抬手示意秦知宏止声。

她听了秦大夫人说的这么多话,此刻看着秦大夫人,心下只能感慨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正色道:“不管命长还是命短,总得为自己活过,才不枉来这人世走一遭。”

秦生兰上前道:“对!大姐姐说的对极了!”

“兰儿!”秦大夫人见状,赶紧给自家女儿使眼色让她不要放肆。

只是秦生兰不知道是先前被压太狠了,还是被秦灼一番话激出了真性情。

小姑娘站在秦灼身侧,一本正经地说:“谢皇后曾说,女子生于世间,要读书、明是非、知对错!识得天地辽阔,赏得人间烟火!”

秦生兰说:“我也很想像大姐姐一样!”

“你还女英雄呢?你……”秦大夫人一时间拿小姑娘没办法,只得伸手去掐女儿的脸颊,小声训斥着。

秦灼都被这母女俩逗笑了。

“殿下和二弟好不容易回侯府一趟,你们还闹!”秦知宏转而瞪了一边木头桩子似的秦生玉,“你还在傻站着做什么?也不知道拦着点你母亲和妹妹!”

秦生玉这才过去拦着秦大夫人掐秦生兰。

秦知宏转而同秦灼道:“让殿下见笑了。”

秦灼笑道:“是挺好笑的。”

秦知宏顿时:“……”

我说句客气话,你还真笑啊?

边上的秦大夫人闻声,立马就松开了掐秦生兰的手,收回袖中,装作方才什么都没发生。

秦生兰趁机,躲到了老夫人面前。

秦生玉则走回了原来的位置当木头桩子。

“阿灼。”秦怀山也怕秦灼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连忙喊了她一声。

“说句玩笑罢了,都是一家人,没人会不高兴的。”秦灼说着走到了秦怀山边上坐下。

秦知宏和秦大夫人连忙附和,“哪里能不高兴?”

至此,秦灼与秦大夫人那点小恩怨,便在谈笑间灰飞烟灭了。

老夫人吩咐侍女上茶。

“殿下。”老侯爷则开口问道:“听闻殿下要去北漠和亲,此时当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一说起这事,屋中几人的面色都微微一变。

皇帝刚认回昭华公主,就要把这位公主送去北漠和亲这事,京城里早就传开了。

长宁侯府的人自然也都知道。

只是听说归听说,总想着还会有别的变故。

然而,秦灼只是面色如常道:“本就是我自己要去的,无需回旋。”

“你自己要去?”秦大夫人惊了惊,直接脱口而出问了这么一句。

“国难当前,总有人站出来。”秦灼说:“我只是选择了站在天下百姓前面而已。”

她说的太过风轻云淡。

仿佛这件事本该如此一般。

厅中几人都默了默。

最后还是秦灼先开了口,“天下大事,说来话长,咱们下次再见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不如话话家常?”

她都这样说了,众人哪有不应之理。

秦大夫人和秦夫人便说起了府里这几天发生的新鲜事。

秦灼一边听,心里一边琢磨着自己这次去了北境,一旦拿到兵权跟北漠开战,留在京城的秦怀山和长宁侯府等人极有可能会被皇帝拿捏在手里,日后作为人质要挟。

最好还是让他们离开京城,暂且去江南隐居。

她这般想着,试图暗示道:“我记得老夫人时常身子不适,老侯爷也总是腿疼,永安有个名医,姓梁,医术高明,人称妙手。爹爹也认识的,不如让爹爹带二老去永安看看,顺道在江南各地游玩一番。”

“好啊好。”秦生兰第一个赞成,“我陪着祖父祖母一起去。”

老夫人拍了拍小姑娘的手,“真是哪里都少不了你。”

“阿灼说的那个梁大夫,我认识的,医术的确了得。”秦怀山道:“先前我也想让人请他到京城来,可他性子拗,不愿远离家乡,这才无奈作罢。不过两老还不曾去过江南,此次去访名医,顺道游玩一番,也是极好的。”

“嗯。”老侯爷思忖了片刻,晓得秦灼话里有话,便应道:“江南不仅风景好,听说那边的还长寿呢,此番过去,可以看看向远这十几年在那边过得是什么日子,若是住得惯,买个宅子在那长住也很好。”

老夫人也点头赞同。

秦灼听到这话,就知道老侯爷听懂了自己的暗示。

她当即又道:“老侯爷既觉得江南适合养老,那便越早去越好。”

“远行要看黄历,日子难挑,这样吧。”老侯爷道:“殿下去北漠和亲当日,我等便离京,你看如何?”

秦灼想了想,她去北漠和亲那天,京城之中肯定阵仗不小,长宁侯府趁机离京,应该不太会被人盯上。

她心道:姜还是老的辣,面上带笑,“老侯爷可是会省事。”

老侯爷抚须道:“人老了,有些事能躲则躲,有些力能省则省。”

秦知宏和秦大夫人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这几句的功夫,怎么就要离京去江南了?

秦知宏道:“父亲母亲要去江南访名医,儿子本该同行,可我还有官职在身,只怕一下子没法告假离京……”

“你入官场也有十几年了,到现在也就挂了个四品虚职。”老侯爷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本也不是什么治世之才,留在朝中也就是个凑数的,不如就此辞官,咱们举家迁去江南。”

秦大夫人一听就急了,“这怎么行?老爷的官辞不辞不要紧,可玉儿还要考科举呢,人人都挤破头要在京城置办宅邸,咱们侯府却要去江南?”

老夫人抬眸看了她一眼,一时没说话。

秦大夫人没能从这一眼中意会到什么,又开口道:“就算玉儿科举无望,可咱们在京城这府邸,还有京郊的庄子田地一时间也脱不了手,带不走啊?”

秦灼觉得秦大夫人再过一会儿,就要把这笔账记在她头上了。

她也顾不上喝茶,直接起身道:“我回西和院取个物件,几位慢慢商量。”

越想越糊涂的秦大夫人只得跟着众人起身行礼,齐声道:“恭送殿下。”

秦灼离开松鹤堂后。

留在此处,便只剩下长宁侯府的这一家子人。

“夫人说的在理。”秦知宏这回跟他家夫人站一边,“咱们侯府虽说不是权贵之家,但好歹有些底子在,不能就这么扔了吧?”

“你怎么就看着眼前这点东西?”老侯爷恨不能拿茶杯砸大儿子。

秦知宏都被训懵了,“父亲此言何意?”

老侯爷压低了声音道:“你以为殿下会平白无故提让向远带我们去永安?她肯定是这次去北漠会有什么大动作,怕到时连累咱们侯府,所以才做此安排!”

“啊?”秦知宏和秦大夫人都满脸惊诧。

连秦怀山都顿了顿。

老侯爷道:“无论如何,这天下是要乱了,将来这万里江山也不知道究竟会落入谁手中,反正这京城是非之地,咱们是留不得了。咱们一家子先去江南避祸,其他事等日后天下安定了再说。”

话不必说的太明白。

有秦灼跟秦怀山的父女之情在,若她去北漠搞了什么大事,皇帝第一个要拿长宁侯府开刀。

当然,若来日秦灼能回京,她大权在握之时,长宁侯府必然也能跟着鸡犬升天。

长宁侯府与秦灼福祸相依,已成定局。

既然无可更改,那就只能认了。

老侯爷不纠结,直接让秦知宏辞官,让秦大夫人收拾细软,说去江南就去江南。

秦知宏大约知道老头子心里想什么,但他舍不得那顶官帽,憋了半天愣是找了个由头出来说:

“辞官哪有那么容易,这辞官文书交上去,等批复,也得好些日子,更何况,我这无缘无故忽然要辞官,反倒会招来上头的怀疑,到时咱们侯府谁都走不了……”

“这个不用你操心。”老侯爷道:“方才殿下已经给你找好了由头,我与你母亲染疾,要去江南寻名医。百善孝为先,你用这个由头辞官,一准会批。”

秦知宏顿时:“……”

他转而同秦大夫人对视了一眼,后者也是一天无可奈何。

这边长宁侯府一家,已经由老侯爷做主,当下便做了决定。

另一边,西和院。

秦灼从松鹤堂出来,便带着杜鹃和采薇回了先前住的院子。

她说是要回来取物件,实则是为了让他们自己一家子商量事。

毕竟是京中侯府,先前因为秦怀山忽然把秦灼带回来占了侯府大小姐的位置,已经让秦大夫人够憋屈了。

如今她要做的事,还可能会连累长宁侯府,换做谁都可能会记恨她。

秦灼心里也不是滋味,正琢磨着要怎么安抚秦大夫人她们。

结果她刚迈步进院门,一抬头就看见了背着包袱往外走来的晏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