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 第201章 心照不宣

第201章 心照不宣

作品: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作者:温流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4070 更新时间:22-01-17 00:0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阿灼。”皇帝却忽然喊了秦灼一声,像个被儿女嫌弃了的老父亲一般皱眉问道:“你怎么不喊父皇了?”

秦灼抬头看向他,缓缓道:“既是国家大事,当论君臣,而非父女。”

皇帝张了张口,想同她说什么,到底又咽了回去,吩咐一旁的内侍去把风云令取来交于秦灼。

一时间,殿中众人都安安静静的。

好在内侍很快就把风云令取了来,秦灼拿到手就直接告退,转身离去。

此时正值午后。

天色却是灰蒙蒙的,寒风萧瑟。

秦灼袖下的手握紧了风云令,不紧不慢地迈步出殿,转入回廊,行至无人处。

她抬起头的一瞬间,方才在皇帝面前表现出来的温良恭谨尽数褪去,唇角扬起一抹冷弧。

想让我去和亲?

我要把整个北漠都踏平!

而此刻,皇帝寝殿中。

有个中年大臣慢悠悠地开口道:“皇上,臣总觉得昭华殿下忽然答应去和亲这事好像没那么简单。”

皇帝刚要开口,忽然看见萧雅和萧婷还在跟前,当即止声,挥了挥手对两人道:“你们也退下吧。”

“是,父皇。”萧婷和萧雅齐齐行礼,应声退出殿去。

这两人走了。

皇帝才开口道:“秦灼想做什么她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是以和亲之名,潜伏北漠,伺机平定北漠。”

那大臣当即提高了嗓门,“她一个女子还觉着自己能带兵打仗、平定北漠?简直可笑至极!”

其他几个大臣附和道:“可笑至极、可笑至极!”

冯老丞相道:“不管怎么样,秦灼这次愿意去北漠和亲,总是好事,眼下最重要是回消息给北漠那边,好好商谈究竟要多少金银财物,割城让地之事能免则免。”

皇帝道:“好,此事朕就交于冯老去办。”

冯河上前拱手应了,“臣遵旨。”

安石毅道:“皇上,送昭华殿下去北漠和亲这个送亲使的人选,也得早些定下。”

“嗯。”皇帝闻言沉思了片刻。

秦灼这人不同于寻常小姑娘,她既说了要平定北漠,必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还要了风云令做信物。

且不说她能不能做成这事,但她肯定不会老老实实当和亲公主,去了北漠说不准会生出什么事来。

这个送亲使就得能掌控大局,不说压得住秦灼,至少能与她相互制衡。

相互制衡……

皇帝想到这里,不由得看向了一直站在角落里没有吭声的晏倾,“晏爱卿。”

他开口喊了一声。

晏倾应声走向前来,拱手行礼道:“臣在。”

皇帝看着他,沉声问道:“依你看,这朝中谁是最适合送秦灼去北漠和亲的人?”

晏倾缓缓抬头,嗓音清冷道:“我。”

他心里明白的很,皇帝这时候点他的名字,就是想让他去。

无需多说。

皇帝一时没说话。

一众大臣们面面相觑。

可谁也没出声。

做送亲使,送秦灼去北漠和亲这可是苦差事。

路途遥远、危险重重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没命不说,秦灼又是个不安分,万一真的要搞大事,到时送她去北漠的送亲使肯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皇帝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才琢磨着要挑个靠谱些的人选。

他看着晏倾,沉声道:“朕记得,栖凤宫走火的那天夜里,你同朕说过,秦灼是你心上人。如今她要去北漠和亲,你做送亲使,难道不觉得此事为难吗?”

“不为难。”晏倾抬头对上皇帝的视线。

只一眼,幽幽墨眸便让皇帝想起前几日在行宫夜宴上,秦灼当众羞辱晏倾,后来晏倾追出去,李公公跟着过去瞧见秦灼好像还对他对手了,当真绝情至极。

后来回禀说:晏倾站在风中,淋了半夜的雪。

这聪明人儿女情长也会犯傻,可一旦醒悟,却比谁都绝情。

皇帝想到这里的时候,一直看着晏倾。

清冷少年面无表情道:“我是这天底下最想送她去北漠的人。”

皇帝听到这话并不意外,甚至觉得就该如此。

他张口就想让晏倾做送亲使,恰好这时一阵头疼。

皇帝抬手扶额,又定了定神,觉得这事不能太急着把人选定下,还得再看看。

皇帝沉声道:“你们先退下吧,朕再想想。”

“臣等告退。”众臣纷纷行礼退出殿去。

晏倾垂眸,跟着一道往外走。

他心想着:皇帝这一病,越发多疑,谨慎。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竟又说送亲使的人选要再想想。

看来,还得再做点什么,让皇帝尽快下决定。

晏倾别过众大臣,抬眸看了一眼天色,决定先回一趟长宁侯府。

……

而此刻,早些出宫的秦灼已经回了大殿下府。

这府门自她进宫后就一直紧闭,侍卫见她回来才赶忙开门相迎。

“殿下可算回来了。”守门的侍卫道:“二爷听到朝中要送公主去北漠和亲的消息,急的不得了,差点就进宫找您去了,还好有公子劝着。”

如今谢无争不是大殿下了,底下的人全都改口称‘公子’。

秦灼这次进宫待了两天,虽然也吩咐人送消息给秦怀山让他不要担心,但她这个爹爹是个操心惯了的人,想必也听不大进去。

好在府里有无争。

她加快了脚步进府,本想着先去秦怀山的屋子安抚安抚爹爹,结果没走几步,就瞧见秦怀山和谢无争还有顾长安几个都在前厅的屋檐下,或站或立。

“爹爹。”秦灼连忙走上前去,“外头风大,您怎么不在屋里歇着?这要是着凉了可怎么好啊?”

“阿灼!”秦怀山瞧见她回来,立马就站了起来,“你回来了就好,你这两天在宫里怎么样?我听到外面的消息说北境起了战事,皇上要送公主去北漠和亲,你……”

秦灼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安抚秦怀山的情绪,“爹爹莫慌,先坐下。”

秦怀山被她扶着坐在了木椅上,既紧张又无奈,“阿灼,你有话还是直接说吧,你这样,爹爹更慌了……”

秦灼无奈地笑了一下,“我要去北漠。”

秦怀山闻言,搭在秦灼胳膊上的手顿时有点抖,一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你疯了!”反倒是一旁的顾长安先开了口,“去北漠和亲是闹着玩的吗?皇帝又不只你一个女儿,你才当两天公主,就要被人当做牺牲品送去北漠和亲,这桩生意你赔了个底朝天不说!小命搭进去了啊!”

顾公子这些日子做生意越发地上道,执着于钱生钱,没曾想,秦灼进宫一趟,把自己都赔了进去,差点气死。

秦灼见状,反问道:“谁说我要做牺牲品?”

顾长安气呼呼道:“你不是做牺牲品,换个好听点的说话,你是要普渡众生,立地成佛不成?”

秦灼一时无言:“……”

顾公子这张嘴啊,越发厉害了。

“顾兄稍安勿躁。”谢无争连忙开口,“阿灼不是愚人,她这样做自有她的道理。”

顾长安拍了拍心口,让自己冷静下来,朝秦灼道:“好,你倒是说什么,你究竟是何道理。”

“这里说话不方便,进屋说。”秦灼说着,扶秦怀山进了大厅。

顾长安和谢无争跟着入内。

门一关。

秦灼就把自己假意答应去北漠和亲,从皇帝那里骗来了一个可以在关键时候调兵遣将的许诺,如今风云令在手,到时候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想做什么都是她说了算。

皇帝远在千里,根本就插不了手。

等她平定北漠,有兵权在手,就算皇帝怒火冲天,也拿她没办法。

顾长安听完,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秦灼,你以前只是有点狂,但你现在怎么就这么疯呢?”公子爷忍不住道:“是、本公子知道你武高人胆大,但这打仗的事很打架不一样,你可以一对十,一挑百,但你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挡住千军万马,你只是个凡人,不是神仙!”

“我知道。”秦灼自从认识顾公子以来,与其相处多半是嬉闹谈笑。

但今天,她一脸正色地同顾长安道:“大兴百姓千千万,抵御外敌非我一人之事,亦非我一人之愿,现下只是缺一个带领他们站出来冲到战场的人。更何况,北境还有数万兵马,我不是一个人。”

秦灼知道顾公子是在担心她。

任谁听了一个十七岁的姑娘要上战场,都会觉得她是活腻了去送死。

可她不同,她比旁人多活了一世。

十年沙场浴血金戈铁马,什么北漠大军叛军匪乱,都能打趴下。

可前世之事,她也不知道怎么跟顾长安说。

而且就算这时候说了,顾公子也只会觉得是她为了去做这事编大话。

想想还真挺难的。

“你也说了,北境只有数万兵马,可北漠大军有二十万之多啊!”顾长安回头就去把桌子上的算盘拿了过来,“你自己算算,北漠大军是北境兵马的几倍,这、这根本就没有胜算啊。”

秦灼接过了算盘就直接搁到了一半,正色道:“长安,保境安民跟做生意不一样,不是这样算的。”

“怎么不一样?”顾长安道:“打仗不要银子吗,军需粮草、将士们的军饷、棉衣哪一样不是大花销?”

公子爷语速极快,连连发问,“就算你假意答应去和亲,到了北境之后真的拿到了兵马大权,再让你走大运,真的拦住了北漠大军,保住了北明城,要是皇帝不给你粮草军需,你让将士们吃什么?穿什么?拿什么跟北漠打?”

秦灼听到这些话,非但没有半点生气,心里反倒很是欣慰。

我们顾公子是真的长进了啊。

永安第一纨绔不再沉迷于败家,如今遇着大事,也开始为国忧虑,担心一旦开始打仗,将士们吃什么穿什么了。

顾长安本来急得很,说了一大堆都没见秦灼回声。

这种时候,她看着自己露出了奇奇怪怪的表情。

“秦灼!”顾公子怒喊了她一声,刚要继续说话,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般,惊诧万分地看着她,“你该不会是想、想拿大兴与北漠和谈备下的那些金银财物还有粮草布匹……”

“好了。”秦灼没让顾长安把话说完,直接就伸手把他嘴捂住了,“这种事心照不宣就好,别这么大声说出来,小心隔墙有耳。”

顾长安立马闭嘴不说了。

但他看秦灼眼神,忽然就变成了“这位可真是空手套白狼的祖师爷啊!”

秦怀山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这怎么就心照不宣了,阿灼究要做什么?”

“秦叔不必担忧,阿灼心有谋略,又敢想敢做,我望尘莫及。”

谢无争闻声与秦怀山说起了先前让风千面去给秦灼送消息,让她早作准备。

但是没想到她主意打的这么大。

他跟秦怀山和顾长安轻声解释如今的情形。

这次北漠大军围城,大兴的朝臣们肯定会避免做割城让地这种遗臭万年的事,如此一来,肯定会在别的方面添补。

金银财物是肯定少不了,粮食布匹是北漠最缺的东西。

这些东西送到北漠去,很有可能会成为北漠继续攻打大兴的物资。

这一点,朝中大臣们肯定也会想到的,但是眼下朝中十之有九的人,包括皇帝都想送公主去和亲来解决眼下的难题。

寄希望于,就此免去战事。

秦灼刚入宫受封公主那天,知道北漠来犯,就已经提出了这个可能。

但皇帝和大臣们听不进去,加上西梁节度使在这个时候反了,大兴江山风雨飘摇,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浪费在争执上。

“阿灼答应去北漠和亲,倒时……”谢无争说着,打手势这样那样。

秦灼这次答应去北漠和亲,虽然很冒险,但这一来,也是剑走偏锋,

拿到风云令可以调兵遣将,扣下大兴准备送去北漠谈和的财物粮草当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