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 第198章 你跟朕来

第198章 你跟朕来

作品: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作者:温流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4354 更新时间:22-01-14 00:3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皇上!”

“皇上……”

文武百官见状神色大变,纷纷惊呼出声。

伺候皇帝最久的李公公见状头一个冲上前去跪在地上,伸出双臂把皇帝托住了。

皇帝这才没有倒下龙椅来。

不过呼吸滞涩,脸色已然泛青,看着很不好了。

底下众臣见状都有点慌,北境战事已起,要是皇上再有个好歹,这天下就真的要大乱了。

整个大殿之中,只有秦灼和晏倾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前者是请战被驳,正怒着,不盼着皇帝立马倒下就不错了,大臣们自然也不指望她能孝顺皇帝。

后者么,原本就是个清冷孤傲的神仙公子,面无表情惯了。

众人都习以为常。

皇帝被扶着靠在龙椅上,边上内侍又是帮着拍背,又是端茶递水的。

如此过了好一会儿。

皇帝才缓过气来,沉声思量。

晏倾方才说的话让人猜不透用意。

而且他对秦灼的能力明显很肯定,大有‘她有多厉害,我已经实话实说,至于让不让她带兵打仗,皇帝你自己看着办”的意思。

只是他这话既然已经说出来,那朝中无将不能与北漠正面交锋这个说法就站不住脚了。

秦灼曾在宫中一人一剑对战百余名禁军丝毫不落下风,这事当时在京城传得人尽皆知,北山射虎更是震惊天下,她如今是嫡公主之身,自请领兵,皇帝不肯答应本就说不过去。

众臣眼下也只能以女子不能领兵拿来说事。

晏倾心思又极深,烫手山芋在他手里转了一圈,他火上加油之后又抛回了皇帝手上。

皇帝都快气晕过去了,哪肯让他就这样抽身事外,当即又开口问晏倾,“那以晏爱卿之见,朕究竟该不该让昭华公主带兵出征?”

晏倾道:“晏倾是臣,不能替皇上做决断。”

皇帝沉了脸,“朕许你逾越这一回。”

这一刻,偌大个金殿静谧无声。

所有人都在等着听晏倾如何回话。

秦灼的目光也落在了他身上。

帝王施压,群臣注目之下。

晏倾依旧面不改色,字字清晰道:“慈父难把骨血弃,明君岂容山河失?”

皇帝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

偏偏晏倾说得句句在理,叫人无从反驳。

他仰着头,咬紧牙关,闭着嘴,不肯当众把涌上喉间的那口血吐出来,血迹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皇上!龙体为重啊皇上!”李公公见状惊声喊道:“先摆驾回寝宫,传太医才是啊!”

皇帝抬袖将嘴角的血迹擦去,强撑着开口道:“此事耽搁不得,众卿今日留在宫中商议,阿灼……”

他喊了秦灼一声,“你跟朕来。”

秦灼被点到名了,只得先跟着皇帝去寝宫。

内侍高声喊:“退朝!”

百官跪拜:“恭送陛下!”

秦灼跟在皇帝身侧,转身离去前,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晏倾。

少年清清冷冷的,把皇帝气得差点当场西去,依旧一副‘管他天崩地裂,我自岿然不动’的模样。

她心下暗暗道:皇帝为何如此想不开,非要拿晏倾当刀使?

你看他像是会为人所用的样子的吗?

其实皇帝的心思,秦灼差不多能猜到,无非是看晏倾与她有怨,想借他的口绝了她带兵出征的念头。

这样一来,既能显得他这个皇帝能采纳臣子的意见,又能让晏倾于她的关系再度恶化。

可皇帝是真的不了解这个晏倾这个人。

别说他现在是她的谋士。

就算是前世他俩真的站在对立面,在这种家国大事面前,一样会撇开私怨,以国事为重。

可这世上的人,尤其是当今这位皇帝,总是以己度人。

贪恋权势的掌权者,怎知少年碧血丹心。

他们不知道,对秦灼和晏倾来说,那些儿女间的爱恨情仇,在家国天下、百姓安危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秦灼跟着皇帝回了寝宫,看着皇帝在太医把脉的时候,还抽空吩咐内侍宫人,“去把三公主和四公主都叫来。”

宫人内侍应声而去。

皇帝龙体抱恙,整个寝宫里的人都小心翼翼的,大气都不敢出。

秦灼见他把萧婷萧雅叫过来,还有力气在唱一出戏,想必暂时也死不了。

她心里想着怎么尽快搞定不愿让她领兵的皇帝和张口闭口就是女子不能做什么的大臣们,去北境大战一场,自己在边上找个了地方坐。

张太医给皇帝把了脉,满脸担忧道:“皇上的伤本就还没好,如今怎么能再这样为国事操劳?您就是为了江山百姓,也要保重龙体啊!”

几个太医跟着一起劝皇帝要卧榻静养。

眼下这情形,皇帝怎么躺的下去,皱眉道:“如今战事危及江山,朕怎么卧榻静养?”

张太医还想再劝。

坐在一旁的秦灼直接开口道:“也不是完全没法子,您让我带兵去北境打退北漠大军,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太医们听到这话顿时都屏住了呼吸,生怕皇帝发怒,殃及池鱼。

不过,皇帝像是气不动了。

面色难看至极,也没发怒,只是挥了挥把太医们打发出去开方子煎药了。

张太医等人赶紧低头退了出去。

一众内侍宫人也跟着悄然退下。

偌大个寝宫里,只剩下秦灼和皇帝两个人。

说是父女,却无半点亲情,只有阴谋和算计。

此时单独待在一起。

秦灼满心不适。

她看着殿中名贵的摆设,看书画插花,看皇帝坐在龙榻上,身侧明黄罗帐微垂,映得他脸上岁月的痕迹都明显了许多。

秦灼记得自己刚到京城,第一次面圣那会儿,皇帝虽然年仅四十,但并不显老,这才几个月过去,明显见老。

“阿灼……”皇帝沉吟许久,刚要开口与她说话。

高妃的声音就从殿外传了进来,“皇上!您怎么了,皇上?”

她哭喊着,推开殿门跑了进来。

身后安贵妃和萧婷,还有萧雅和她母妃紧随而至。

“启禀皇上,贵妃娘娘、高妃娘娘、娴妃娘娘,三公主、四公主请见!”殿门外的内侍刚通报到一半,这些个人已然全都站在了殿中。

嬷嬷宫人跟进来了好些个,一下子就冲淡了秦灼跟皇帝独处的僵持之势。

高妃直接冲到了龙榻前,对皇帝关心不已。

余下众人则规规矩矩地站在几步开外,朝皇帝行礼,“皇上万安!”

“父皇万安!”

许是都已经得知了北境起了战事,朝中正在商议送公主过去和亲的事。

两个公主神色都有些紧张。

四公主萧雅本就是规矩守礼的人,这会儿提心吊胆的,一个字都不多说也没什么。

如三公主萧婷那般平时十分活泼的,当下都变得话少又战战兢兢。

秦灼坐在旁边看着,心下暗自思量。

这明明可以开战大打一场,把北漠人赶回老家去,皇帝却因为那点私心,连试都不让她试。

其实秦灼心里明白得很,皇帝心里有鬼,怕一旦她掌权,势必要把谢氏的死、还有先前那些旧事都大白于天下。

所以皇帝要脸,他想让那些旧事彻底翻篇,以后再也没人敢提及半句。

他也想在龙椅上多坐几年,所以怎么都不会让她拿到兵权,甚至不能让她留在大兴,不能让她活着。

现在把两个小公主喊到这里来,无非就是为了在秦灼面前做戏,设法逼她答应去和亲罢了。

可萧婷和萧雅并不知情,一个吓得脚步虚浮,一个吓得小脸发白。

秦灼看着还怪不落忍的。

可此时,她最应该做的就是不作声,先看看皇帝要说什么做什么,随机应对。

皇帝今儿没心思听高妃在这哭,抬手示意她先到一边去。

高妃虽百般不愿,还是退到了一旁。

龙榻前的位置空了出来。

皇帝朝两个公主招了招手,“婷儿、雅儿,到父皇这里来。”

萧婷和萧雅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点不太想上前,但又不得不遵从,齐齐上前跪坐在榻前,恭声道:“父皇。”

皇帝伸手摸了摸萧婷的头,虚弱地说:“你们两个都是父皇疼爱的女儿,从一出生便享公主尊荣,受天下百姓供养,如今北漠兴兵来犯,大难当前,你们可愿担起这天下重任?”

萧雅听皇帝说话,头埋得越来越低。

其实萧婷也想跟四皇妹似的埋头装死,奈何皇帝的手正在摸她的头,她动都不敢动,生怕这时候一个不小心,就被定成要送去和亲的那个倒霉鬼。

“父皇……”萧婷有些艰难地开口,她知道自己现在顺着皇帝说担起这天下重任、愿意去和亲才能讨皇帝欢心。

可她不想去,她害怕离开故土、离开母妃,从此再也回不来。

萧婷的唇张开又合上,颤抖着,许久都没能说出后面的话来。

安贵妃见状,一横心就上前要跪。

“两位皇妹都还小,没有我读书多,也不如我能打。”秦灼开口插了这一句,缓缓道:“这带兵击退北漠大军的事,您与其指望她们,不如多想想我?”

“带、带兵?”头都快到低到地上的萧雅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来。

“对啊,父皇,您看看秦灼!”萧雅听到秦灼这话,才意识到还有秦灼可以带兵打仗,眼下不是只有大兴送公主去北漠和亲这一条路可以走似的。

三公主整个人像是一下子活过来了一般,握住了皇帝的手,激动地说:“她武功高,上次与禁军统领季崇过招都占了上风!”

她说:“咱们大兴泱泱大国,怎么能被北漠那些蛮人牵着鼻子走?他们要咱们送公主过去和亲,咱们就送公主去和亲,那咱们大兴的脸往哪放?”

“是啊,父皇!”萧雅附和道:“不是儿臣不愿担其重任,儿臣只是想请父皇三思,送公主去北漠和亲真的能救我大兴百姓吗?”

皇帝一时间哑口无言:“……”

完全没想到秦灼就插了一句话,他这两个一向只知讨巧卖乖来争宠的公主竟然说出了这番话来。

高妃见状,当即开口道:“两位公主多年来享尽荣华富贵,如今大兴有难,你们不愿意为国出力直说便是,何必找这么多由头?平白给皇上添烦忧!”

安贵妃趁机开口道:“北漠与大兴开战是国家大事,臣妾不懂,婷儿也不懂。”

自谢皇后逝世后,兴文帝重提后宫不得干政这一条,忌惮女子手中握权、知晓天下大事更甚先前任何一位皇帝。

安贵妃受宠多年,心中最是明白这一点。

她先说了自己和三公主不懂朝政,而后正色道:“臣妾只知道要是有人杀了我兄弟手足,我就是死也要他们血债血偿,绝无把姐妹女儿嫁给他们,以此换娶三分苟活之机的道理!”

“咳!”皇帝闻言重重咳了起来,本就苍白的脸色顿时泛青又涨紫。

高妃吓得不轻,连忙上前替他拍背顺气。

“雅儿今年十四岁,还未及笄,还是个孩子。”一向静谧如水的李娴妃开了口,“可她生于皇室,贵为公主。既为公主,不管多少岁,是孩子还是大人,皇帝一道旨意颁下,别说是和亲,就算明知是去赴死,也不能有二话。”

李娴妃的声音很温柔。

温柔中又带着几分凄凉与悲切。

她朝皇帝跪了下去,一字一句地问:“可是皇上,您作为公主之父,天下之主,真的忍心送女儿去赴死,让大兴百姓活从此在耻辱之中吗?”

皇帝听到这话,顿时咳地惊天动地,仿佛下一刻就会西去。

高妃想反驳,可一时间又实在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只能一个劲儿地给皇帝拍背,好让他缓过气来。

皇帝咳了许久,好不容缓过一口气来,指着安贵妃几个手都在颤抖,“你、你们……”

他刚废力地说出两三个字来,忽地就喷了一口血,倒在榻上呼吸急促,脸涨成了猪肝色。

“皇上!”高妃被喷了满脸血,也顾不上擦,连忙惊呼:“太医,太医!”

“皇上……”

安贵妃和殿中一众宫人内侍齐齐跪了下去。

秦灼起身看向众人。

安贵妃李娴妃她们虽然跪着,却自有一番气度在,比母凭子贵的高妃强了不知道多少。

恍惚间,她好像明白了母后那些年做了那么多事的意义。

谢氏尽其所能地让这天下的女子知道,作为女子若一直愚昧无知,一直围着男子转,只知以色侍人、争宠讨欢,终有一日会被厌弃。

安贵妃、李娴妃,乃至新一辈的萧婷萧雅,活在宫里各有各的生存之道,在皇帝面前装的极好,可到底是受过谢皇后言传身教,凡事有自己的见解,骨子里也有三分傲。

皇帝最痛恨的是:

谢氏虽死,风骨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