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 第197章 秦灼请战

第197章 秦灼请战

作品: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作者:温流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4144 更新时间:22-01-13 00:1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声未落,殿中大半朝臣已经惊慌失色。

皇帝闻言猛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报信那人当即又重复了一遍:“北漠大军马踏临阳关,徐帅阵亡,北明城被困!北漠新王放话要我大兴割城让地送公主过去和亲,否则就挥军杀到京城来,十日为期,事态紧急,请皇上速作决断!”

皇帝听完伤痛发作,抬手扶额,跌坐回龙椅上,喃喃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秦灼站在玉阶前,把殿中众臣和皇帝反应尽收眼底。

昨日皇帝就醒了,却不许消息外传,今日却一大清早就下旨将她认回,封作昭华公主,还特意在这金銮殿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演了一回慈父。

她这一声“父皇”刚叫出口,边境急报就到了。

显然是皇帝早就收到了暗报,故意为之。

偏偏他还在这装什么刚收到急报,险些要气晕过去的样子。

搞了这么一出,想必就是为了送她去和亲。

秦灼心下冷笑:我这声父皇也不会白叫。

你敢给我下套,我就敢让你天都塌掉!

殿中众臣一时间炸开了锅,“徐大帅镇守北境多年,对北漠军最是了解,怎么会一战即亡?这个北漠新王究竟是何许人,怎的如此骁勇?”

“徐家一门四子同日阵亡,朝中还有谁能顶上去带兵抵抗北漠大军?”

秦灼知道,大兴朝年轻一辈的文臣武将先前大多都是站在谢皇后那边,自从四年前谢皇后逝世,皇帝为了清剿其势力,将那些青年人杀得杀,贬的贬。

如同晏倾的兄长那般忽然就陨命的人不在多数。

前几年各地匪乱不乱,皇帝放权给各地节度使,让节度使们借机拥兵自重,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趁乱而起。

朝廷跟前调不动他们。

先前没什么大战事尚能维持表面升平,如今边境大战一起,各种劣势就跟着显露出来了。

“将帅之才何其难得,如今上哪去找个可以跟北漠新王一较高下的人来?”冯老丞相满脸忧心,从一众议论声中出列,对皇帝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设法保住北明城,临阳关已失,若是再丢了北明城,我大兴江山危矣。”

临阳关本是天险,此关一失,便只剩下北明城城墙防御做得最好,若是北明城城破,北漠大军打到京城来,就不是放大话吓人了。

有人接话道:“眼下情况危急,最重要的是先稳住北漠大军!”

“不说是北漠大军只是围困北明城吗?他们要公主去和亲,无非是因为北漠到了冬季缺衣少食,咱们就送一个公主去和亲,再送粮食衣物什么的……不至于真的割城让地,先稳住他们,万事都好商量啊!”

“对对对,这些都可以再谈!”

文武百官要么沉默,开口的大多都在说和谈之事。

少有提跟北漠打的,好不容易有那么一两个说要打的,也被大多数说用“打?咱们大兴无兵无将,拿什么跟人家北漠打?”

“粮草从哪来?将士们的冬衣都凑不齐,跟北漠打?那不是让人去送死吗?”

这些人很快把说要打的那些声音压了一下去。

冯老丞相道:“依老臣看,先送一个公主去北漠和亲,稳住形势,再从我大兴境内寻找好的将才……”

秦灼没耐心听这老东西在这闭着眼睛说瞎话了,直接开口打断了他,“先把公主送过去和亲,这话说得容易,但和亲是只送一个公主的事吗?”

冯老丞相噎了一下。

秦灼继续道:“先不说割不割城,让不让地,大兴这次一低头,要多少年才能再次挺直脊梁?要送多少珍玩宝器、粮草布匹给北漠,他们才能满意?最重要的是,谁能保证这些东西送过去之后,他们真能就此退兵,不再对大兴动刀兵?”

有人想开口反驳她。

秦灼紧接着又问了一句,“诸位难道就没有想过北漠拿着大兴送回去的这些钱粮极有可能会接着攻打大兴的城池、杀戮大兴百姓?”

朝中众臣被她问得哑口无言。

其实秦灼还有些话根本就没提,例如:

那个被送亲的公主还能活着回来吗?

战死的徐家父子就白白枉死?

她知道在皇帝的心中,送去和亲的公主只不过是个弃子,徐家父子为国战死,追封尊荣也就是了。

永远是江山重,万人轻。

皇帝听完秦灼连番发问,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这个秦灼知道得太多了。

一点都不像十七岁的小姑娘,说起这两国战争之事,比朝中九成的大臣都更老练。

且说话直击人心。

秦灼见众人都不说话,再次开口道:“诸位方才还议论不休,现在怎么都不说话?”

朝中众臣被她这话问得,又羞又恼,可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对策来。

只能低着头装哑口。

荣国公安石毅道:“确实不无可能,可眼下朝中是真的没有可用的将才……”

秦灼当即反问道:“朝中怎么就没有可用的将才?”

她直接抱拳朝皇帝行了一礼,朗声道:“秦灼请命带兵前往北明城,与北漠新王一战!”

此时殿外乌云遍布,天光暗淡。

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居高临下地看着秦灼。

她站在金殿之中,烛火盈盈相照,好似在她身上镀上了一层光晕。

说不上来是年少轻狂,还是她已崭露锋芒。

此时的秦灼,身上有光。

这话一出,殿内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安石毅更是直接傻眼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出来接这一句话,竟然帮着秦灼唱了双簧。

皇帝也睁大了双眼看着秦灼。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出口一句,“胡闹!”

皇帝说:“你虽有些武艺在身上,可这带兵打仗之事绝非儿戏,岂可如此轻率!”

底下众大臣纷纷附和:“使不得使不得!”

“一个女子怎么能带兵打仗?简直荒唐!”

“如今可不是什么可以任由殿下胡闹的时候,此次北漠新王只围困北明城,没有直接攻打,尚且给咱们大兴留了生机,咱们要是送公主过去和亲,这二十大军极有可能就此退去……”

“可咱们要是不送公主去和亲,反而与之开战,要是打输了,北漠因此跟咱们彻底翻脸,真的挥军杀到京城来,我朝江山危矣啊!”

有几个老臣喊着喊着都快哭上了。

秦灼无语至极,“这仗还没打,你们就认定了会输?”

众人不敢直接回应她的话。

一众老大臣里,有人小声道:“舍一个公主,保大兴江山,总好过让万千百姓都跟着提心吊胆。”

“我看你是被北漠人吓破了胆!”秦灼前世跟北漠军打了好几年,不说战无不胜,总归是胜多输少。

天下安稳是将士们在沙场上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可他们总是挨饿受冻,粮草永远不够吃,军需一催再催才能拿到原定的两三成,享受富贵荣华的却是这些张口闭口就谈论江山如何、百姓如何的废物、蛀虫!

秦灼脾气一上来,就横眉,张开就想怒怼众臣。

“阿灼。”皇帝看她脸色冷了下来,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当即开口喊了她一声。

皇帝说:“朕知你年少轻狂,意气当先,想得不如这些大臣们周全,有些话你说说就算了,领兵打仗之事,莫要再提。”

秦灼闻言不由地皱眉。

她刚要开口说话。

皇帝又抢先道:“纵然你有武艺在身,读过些书,终究是个女子,如今国难当前,你要真心为朕分忧,就该好好静下心来想想谁去和亲。”

皇帝这话已然暗示得十分明显:你要是真的为朕分忧,以国为重,就该自荐去和亲。

秦灼不奔,自然听得明白这话中的意思。

她心下忍不住冷笑,面上一脸正色,“女子又如何?我母后当年也是领兵打过仗的,何为巾帼不让须眉,父皇应当最是清楚,怎的如今又说起女子不能做这些事?”

皇帝还没有坐上龙椅的时候,在诸多贵女之中挑来挑去,年过二十还不娶妻。

一遇谢氏,便动心。

他为了娶到谢氏做了许多事,见过她打仗讲学,当年有多为此倾心,后来谢氏失了女儿与他离心之后,就有多忌惮。

这四年来,再没人敢在皇帝面前提起谢皇后。

秦灼这一句,可算是一语扎中了要害。

皇帝喉间涌上一口腥甜来。

可他坐在龙椅上,金銮殿中,底下文武百官都在看着,他不能失了帝王威仪,又硬生生将那抹腥甜咽了下去。

“你母后是你母后,你是你,怎可相提并论?”皇上强撑着说道。

秦灼道:“俗话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既是母后亲生,怎就不能相提并论?”

“你!”皇帝一手握紧了龙椅,只说了一个字便停住,他已经快压不住涌到喉间的那口老血了。

秦灼还在抬头直视着他,目光如炬。

皇帝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再抬头看向殿内众臣时,目光便落在了礼部那边。

“晏爱卿。”皇帝忽然开口喊晏倾,“你与阿灼相识最久,她有多少本事你应当最清楚,你来说说,她够不够资格领兵打仗?”

皇帝这嘴巴一张一合的,就把天大的难事扔到了晏倾这里。

晏倾出列,行至秦灼身侧,双手交叠,嗓音清冷地回问:“皇上是想让我说实话,还是说皇上想听的话?”

秦灼闻言,秀眉微挑。

皇帝却是眉头紧皱,“朕在问你的话,你倒反过来问朕了!”

安石毅见状,小声同晏倾道:“甭管是实话还是假话,你挑一个说便是了,这么实诚作甚?”

晏倾神色如常道:“不敢欺君。”

“假话是什么?真话又是什么?”皇帝原本以为晏倾上次在北宫夜宴被秦灼当众羞辱之后,肯定已经跟秦灼反目,有机会可以找回颜面,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可晏倾来了这么一句,实在让人猜不透。

皇帝坐了十七年龙椅,都是底下人揣摩圣意,想法设法地讨好自己。

如今遇着这么个城府极深,完全不走寻常路的少年,一时也是头疼地很。

他沉声道:“你且把话说明白。”

晏倾拱手道了一声“遵旨”,而后道:“我与秦灼私怨甚深。”

殿中众人都被他忽如起来的这么一句搞得有点懵。

先前去过行宫夜宴的人倒是知道他被秦灼羞辱的那一出,但私怨这种事心里记着就行了,没必要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出来吧?

众臣都猜不透这位晏大人心里在想些什么。

就听见晏倾又继续道:“她自小读书不求甚解,习武也不曾专练刀或剑,三天练拳两天修内功,非要把十八般武艺都练遍。若是让这样的人去带兵打仗,不如直接下令让三军弃城而降。”

秦灼道晏倾这样说话,只是看着他,并不急着开口说话。

反倒是后头有个大臣小声说:“晏大人这话真够狠的。”

“这何止是私怨甚深啊,简直像是结了八辈子的死仇!”

大臣们低声议论。

皇帝抬手示意晏倾继续。

“我愿大兴昌盛太平。”晏倾身姿如玉地站在玉阶前,说了这么一句后,又继续道:“此次北漠兴兵来犯,若因朝中无将不战而屈,实乃奇耻大辱,此事一笔记史书,日后流转百年千年,我等皆是废物庸臣!”

他说:“秦灼有没有将帅之才,暂且无人知,可数月前涣州安王之乱,是她力挽狂澜,数日前北山猎场,她一人猎得两虎,此女骁勇,世无其二。”

整个大殿的人听到这话都沉默了。

晏倾都被秦灼当众羞辱成那样了,在在这种可以踩秦灼一脚压秦灼一头的时候,还说出了“此女骁勇,世无其二”这样的实话。

任谁听了不羞愧?

不得心中暗暗赞一声:晏大人心怀社稷,不计私怨!

晏倾好像说了皇帝想听的话,又似乎是完全反过来的,说的是皇帝最不想听的话。

可现下,皇帝也分辨不清,一时间情绪极乱,导致头晕耳鸣,龙椅都坐不稳了,一头往前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