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温家有娘子 > 第257章 欧阳氏藏着的秘密

第257章 欧阳氏藏着的秘密

作品:温家有娘子 作者:竹篱清茶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72 更新时间:21-09-15 10:1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温家有娘子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老季头玩味道:“真是稀奇了,素问陈二夫人天不怕地不怕,连贵妃娘娘都要给三分脸面,怎么到了这里就连半点骨气都没了呢?”

提到令贵妃,欧阳氏的眸光闪了闪,渐渐镇定了下来,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是谁给你的命令让你抓我的?皇上?令贵妃?不......不会是他们,还是说......是你私自做的决定?”

欧阳氏猛地抬头,却见老季头目不转睛,眼珠子连动都没动一下,一时间倒是猜不出来,不过她已经不再惊慌了。

老季头心下却是惊奇得很,落到他手里的人不少,欧阳氏还是头一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镇定,还是个女人,他真得高看两眼。

“谁的命令重要吗?”

老季头的声音不重,却是让人感受到莫名的压力。

欧阳氏冷笑一声,意味不明,“当然!这里是私牢吧!若是皇上让你抓我,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令贵妃更不可能下这种命令,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你想私自用刑!那么只要我不死,你也不想好活!”

欧阳氏眼里闪着阴毒的光,都这样了还敢威胁老季头。

别说老季头本人,他那些护卫都觉得不可思议。

老季头越发奇怪,遗憾地摇头道:“可惜了,我跟你没仇,你也妨碍不到我的利益,是谁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我会私自对你动刑?还是说......你手里还有什么了不得筹码?”

欧阳氏下意识地摇头,满脸警惕,看她这样,老季头心里也透亮着,朝身边之人吩咐道:“先关几日,不用理会她,直到她愿意开口了再说,记得!这可是我们金尊玉贵的陈二夫人,必须保证她毫发无损!”

老季头把后面几个字咬得很重,亲信恭敬地应下,当真只是管着欧阳氏,未逼迫她做任何事情。

欧阳氏松了口气,却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是比皮肉之苦还要可怕地刑罚。

这边柳家也乱套了,彭氏出门的时候说去看望知府夫人,结果一去不复返,到天黑了还没回来,柳成济收到消息,上门询问,这才知道彭氏犯了事,被抓了。

柳成济大惊,慌慌张张见了陈阳秋,却是什么都没问出来,连彭氏被什么人带走的也不知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柳家人心惶惶,柳成济几个儿子生怕被亲娘拖累,竟然各自找了借口收拾行李拖家带口连夜出城,偌大的柳府只剩下柳成济和柳芷兰以及一众想走却走不掉的下人。

柳成济将自己关在房间一夜,第二天,竟然学着陈阳秋的做法,火速将柳芷兰给嫁了。

老季头这边,还以为欧阳氏那等气焰可以撑得久一些,没想到只不过一天一夜,她就投降了,亲信用了大半天的时候审问,从她嘴里陆陆续续问出一些消息,那些东西,可大可小,亲信一时拿不定主意,担心地同老季头说道:“爷,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欧阳氏竟然知道这么多东西,陈阁老和令贵妃是真的要反吗?”

老季头敲着桌面,陷入沉思,看不出任何情绪,半晌,幽幽说道:“继续关着,再审,她肯定还知道不少事情。”

亲信愣了片刻,应声出门,心底却觉得自家爷有些太过敏感了,一个女人知道这么多事情已经够可怕的了,难不成还能问出更夸张的事情?

结果才过了一天他就被打脸了。

当老季头带人去地牢的时候,亲信已经快要怀疑人生了,凑到老季头身边小声汇报道:“爷,那女人说有个关于令贵妃的秘密只跟你说,条件是你要放了他。”

“那要看她说的是什么秘密了。”老季头一边走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

主仆二人来到关押欧阳氏的牢房前,此时的欧阳氏已经被折磨得没了任何气焰,如烂泥一般瘫在角落里,身子不停地颤抖,一看到老季头,立马踉踉跄跄地扑到栏杆上,长长的指甲生生磨断了都毫不在意,一门心思只想着出去,“放我出去,我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知道的不过三人,放了我!”

若不是快要被折磨疯了欧阳氏也不会这般干脆与老季头交易。

老季头这两日也算是知道了欧阳氏的为人,这个秘密他还是挺感兴趣的,不过他可不是这么好拿捏的。

欧阳氏看他不作声,急了,“我说真的,这个秘密也是我无意中发现的,若不是为了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也不会拿出来跟你交换,还有你必须保证,我说了你就放我离开,还有,不能说这件事是我告诉你的。”

她真的是要被折磨疯了,这些人虽然没有对她用刑,却把她关在暗无天日的屋子里,里面连一点动静都没有,黑暗,绝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任由她叫破喉咙也得不到任何回应,每当她累了想要睡过去,就有人用飞针扎她,逼着她保持清醒,他们简直不是人!

老季头眉毛一挑,什么样的秘密能让没脑子的欧阳氏都这么讳莫如深,心下一权衡,老季头痛快地应了,让身边的亲信全都出去,老神在在地看着欧阳氏,“没人了,现在你可以说了。”

欧阳氏松了口气,颤颤巍巍地坐了下来,陷入回忆,喃喃道:“故事有些长,你可能要慢慢听了,从哪里说起呢?我想想......我及笄之后,陈昆陈阁老,不......当时陈阁老还只是一方知府罢了,他给我爹写了几封信,替陈阳秋向我求亲。

我爹本是看不是陈家的家境的,可又觉得陈阳秋容貌俊俏,素有才名,将来前途无量,我当时偷偷瞧了他一眼,也是满意的,这桩亲事便定了,后来,我嫁到陈家,一直住在京城,公婆去在地方上任,我与当时还未进宫的令贵妃素未谋面。”

说到这里,欧阳氏诡异地看向老季头,阴恻恻地笑了起来,“没错,我要说的秘密就是关于令贵妃的,一件你们到死都不会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