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冲喜福宝四岁啦 > 第429章 绿茶克星

第429章 绿茶克星

作品:冲喜福宝四岁啦 作者:火柴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273 更新时间:22-01-26 00: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冲喜福宝四岁啦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顾遇分析得很对。

箫首辅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他用命来搏一搏,搏富贵的心。

嗯。

他也搏对了。

袁富贵确实是心软了。

他吧,真的没想到箫首辅能做到这一步。

要是没有珍珍,他可能保不住自己的命。

嗯……

珍珍到底是膈应他没管好自己个儿的老婆,让她的亲爹爹受了那么多年的罪,故而就用洗脚水给他熬药。

要不然她会用洗手水给他熬药,其实在珍珍心中,不管是手还是脚丫子,地位都一样。

人参须须嘛。

人类真是奇怪,同样的须须,非得分个高低贵贱出来。

可怜的脚丫子一出生就比小手儿低贱。

哎……

狐狸精姐姐说过,阶级决定命运。

所以,她就用洗脚水吧!

毕竟她现在是人,要遵从人类的规矩!

从另外一个方面讲,若不是大舅爷这种男人不屑于管理内院儿,一门心思在外打拼事业,家里的事儿从来都不管,他的婆娘也没存坏心思,没帮那毒婆娘的忙,爹爹就不会遇到娘亲!

也就不可能有她和林怀了。

好像这就是古人云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么?

她才不管那么多呢!

反正爹爹让她救大舅爷,她就救啰……

至于大舅婆:……

得问爹爹的意思!

于是两人等风尘仆仆赶来的袁富贵看过了箫首辅,就拉着他回屋嘀咕去了。

“爹爹,那个老毒妇咋整?”珍珍一脸期待地看着袁富贵,“直接弄死会不会太便宜她了?”

如今以她的能力,想悄无声息地弄死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袁富贵叹息一声儿道:“弄疯她!”

呜呜呜,他心软了咋整啊?

哎……

是年纪大了么?

回去要找珍珍娘好好要个抱抱!

宝宝心里苦,没有抱抱就不会好!

“好吧!”珍珍捂嘴笑了起来,她才将新研制了一款毒药,正愁找不到人试呢

嘿嘿嘿!

当晚她就跟顾遇两个爬胡氏的墙,十分顺利地下好了毒,顺便在萧家的屋顶赏了一会儿月,这才回客院休息。

这一觉睡得真香甜啊!

第二天。

去给胡氏送饭的婆子被胡氏抱一口啃在脸上,婆子的尖叫声引来好些侍卫。

他们看到婆子也是吓了一跳,婆子脸上血淋淋的,胡氏看到屋里有人来,便不管不顾地冲向其他人,并张嘴就咬,跟患上疯狗病的人一样。

众人吓坏了,忙将胡氏给制住。

一个妇人,愣是五六个男人才将她摁住并捆住了手脚。

萧家管事儿的人赶来之后,忙让人去请珍珍。

珍珍被这事儿吵醒,一点儿起床气都没有,笑眯眯地说她马上去。

说完就想起了顾遇的叮嘱,连忙收起脸上的笑容,洗漱出门。

顾遇守在她的门口,将手里的食盒塞给她:“用完早膳再去不迟!”

珍珍冲着顾遇眨眨眼睛,是喔,她都忘了要用早膳呢!

开始不觉得,让小哥哥一说就觉得饿了。

“好吧!”

来请珍珍的人见她又回屋了,顿时着急得不行,只是刚要开口就被顾遇冷飕飕的眼刀子给飞了。

他要出口的话急忙吞咽回去,憋得他脸都红了。

顾遇淡淡地道:“要是府上的大老夫人等不及,你们就去请太医吧!”

说完就关上了门!

“哇喔,是牛肉米粉呢!”珍珍把食盒里的碗端出来,高兴地道。

昨晚她说想吃赵记的牛肉米粉,但萧家这种情况她肯定是走不开的,没想到小哥哥竟然跑去买了!

本朝保护耕牛,牛肉不易得,赵氏的牛肉米粉每天量都很少,很不容易买到。

顾遇是半夜就跑去把人家门儿敲开,给了十两银子给起床气巨大的守门小哥儿,订了两碗牛肉米粉……

“快吃!”顾遇将食盒中的配菜一碟碟地拿出来,慢悠悠地放进珍珍的碗里,帮她搅拌均匀了才将筷子递给她。

“慢点,小心烫!”顾遇柔声道。

说话间,他把另外一碗牛肉米粉端出来,因着等下要去翰林院,故而没放葱蒜和香菜。

珍珍吃得心满意足,重新漱了漱口,吃了一粒薄荷丸才跟急得打转转的管事去看胡氏。

“珍珍你快点来看看你大舅婆!”急得跟热锅上蚂蚁似的肖老四见珍珍来了,连忙将她从院门儿口迎进屋里。

跟来的顾遇仔细打量萧家人的表情,有人是着急,有人看珍珍的眼神带着一丝埋怨,但在看到珍珍之后又不敢显露。

萧梅儿也在屋里,她看到珍珍身边的顾遇,眼底就闪过一丝异色。

“珍珍,你怎么现在才来,我记得早就有人去请你了!”

“可是我萧家什么地方招待不周?”

“若是有,你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可祖母这里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万万耽误不得!”

这话简直次果果再说珍珍不懂事儿,人命关天她也慢悠悠地来,根本就没将萧家放在眼中,也没将萧家大夫人的命放在眼中。

她的话音落下,萧家老四等人的脸色果然就能为难看起来。

然而顾遇在这时打断了萧梅儿的话:“萧姑娘,可是平日里你的祖母对你过于严厉,以至于你怀恨在心?”

萧梅儿脑袋嗡嗡的,被心上人这么说她如何承受得住,顿时变得摇摇欲坠起来,萧芳儿翻了个白眼儿,站在旁边的萧五郎搀扶住了她。

“顾……顾大人,你为何要这般说,祖母平日里最慈爱不过了,怎么会苛责于我!

我又如何会怀恨在心,祖母重病,我恨不能以身替之!”

“真的么?”珍珍眼前一亮:“我正在研究以身替病的法子,我看过很多古籍,上头对将毒素或者是病痛引到旁人身上是有记载的,但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表姐梅儿表姐愿意替大舅婆试简直太好了!”

萧梅儿:……

袁珍珍是个什么魔鬼?

这会儿让她怎么办?

萧梅儿心乱如麻,但短暂的思考之后,她就觉得袁珍珍这个坏丫头是在吓唬她,于是快速冷静下来便道:“我自然是愿意的,只是珍珍你说试试,这就……我并不是怕,而是这种事儿你都没有把握,我们又如何敢让祖母去涉险呢?”

众人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顾遇却冷冰冰地道:“萧七姑娘,你磨磨唧唧拦着珍珍这么长的时间,是在等什么?等你祖母病重咽气?”

“啧啧,你果然是恨你亲祖母入骨!”

萧梅儿:……

她不行了!

这是她听过的最恶毒的话!

现在就是顾遇的脸再好看,她也喜欢不起来了!

这个顾遇跟袁珍珍在一起待得久了,简直变得跟她一样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