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小道姑,殿下他看上你了 > 第七百九十章 逼

第七百九十章 逼

作品:小道姑,殿下他看上你了 作者:蜡笔仙人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71 更新时间:22-01-26 00: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小道姑,殿下他看上你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众人的脸色皆十分难看。

尤其云皓,简直难以置信。

赵家跟三殿下,那可是血脉关系。竟然能如此出手谋害!就为了一个妃位?

而常王,手足亲兄弟,明知对方有解药,不想着来救命,却把人带走,又图谋的是什么?

这三殿下,莫非十几年来,就是活在这样的算计龌龊里头?

他没说话。

赵一沉着脸,对暗七白影几人道,“暗七,你去通知国公爷,让他无论如何拖住常王。白影,你带人,无论什么手段,务必将赵家嫡女夺回!黑影,你……”

话没说完。

门外忽然再次传来高喝。

“传圣上口谕!”

众人再次意外,齐齐转身。

就见,一个内侍走进门内,身后……跟着常王。

众人皆是神色变化。

封安张口便想说什么,被旁边赵三轻轻一拉,只得强行咽下。

常王却好似看不出众人眼中的敌意,含笑风雅地走进院内,站在一边,也不说话。

那内侍扫视一圈,又道,“传圣上口谕。”

众人无法,只得跪下。

内侍便开口,“圣上有旨,因常王思念已故常王妃甚重,朕念其丧偶,哀其情深,特命御察院麾下女冠云姓方士前往常王府,为已故常王妃做头七召灵,令常王与王妃最后话别,以慰相思。”

内侍又笑道,“因着今夜便是常王妃头七,还请诸位大人赶紧地通知女冠,往常王府伺候。”

说完,对众人和常王弯了弯腰,“奴婢还得回去交差,便不扰各位了。告辞。”

也不久等,转身便走。

封安第一个从地上站起来,看向封宣,虽然在周威那儿胆子养得大了些,可对着封宣这样的人还是有几分瑟缩。

用力道,“王爷,赵氏女谋害三哥,你该先问她要解药才是。您为何将人抓着不放?”

这儿有资格去问常王的,也只有她了。

封宣笑了笑,反问:“哦?三弟情状很不好么?那本王该去看望看望才是。”

说着,竟抬脚要朝殿内走去。

赵一几个当即站成一排,挡在台阶前。

封宣一笑,身后侍卫警惕望来。

他不在意地抬抬手,“诸位对本王似乎有成见?赵氏女参与谋害三弟之事尚无定论,无人能保证她说的是真话假话,怎么也该先审讯验证过后才是。”

那到时怎么还来得及。

若软媚香发作,三殿下的性命怎保?

这时,就听身后传来一道轻轻宁宁的声音。

“我会去常王府。”

众人一顿,齐齐回头!

封宣抬头一看,顿时眼露狂热——不愧是天仙之称!

不对!

天仙二字,怎配得上眼前之女半分姿容风华!

那一双月眸纯澈剔透,那一张娇面白若春雪。

那身段玲珑,那体态轻盈。

天上人间,黄泉九冥,只怕也难能寻到如此气质的女子!

更何况她还有那般通天彻地只能!

——若能得此女,天下何愁?!

封宣一瞬差点没克制住仪态。

绷紧心神才勉力维持住风雅多情的惯常气态,朝云落落微微颔首,“这位想来便是近日大名鼎鼎的云先生了,在下封宣,请先生礼。”

一个王爷,如此已是极为敬重姿态。

云落落却错开了一步,看着他,静静道,“我今夜去常王府,替王爷召唤王妃亡魂。”

封宣一喜,“多谢先生……”

云皓皱眉,赵一几人也是欲言又止。

却听云落落再次道,“还请王爷将赵氏女交出。”

云皓等人再次看向云落落。

封宣顿了顿,没想到此女非但容貌出众玄术通天,连心思都这样敏锐多窍。

他本想以礼相待,引着她前往常王府。抓赵氏女不过是顺手,一来以防御察院不肯交出天仙以做逼迫,二来也不想封宬能获救。

谁知这么轻易地就被这天仙给道破了用意。

目光在云落落的脸上一转,随即笑道,“既是先生开口,在下自然无有不应。今夜,待先生召唤亡妻魂魄成功后,在下自当会将赵氏女……”

不想,这回没说完,站在门边的云落落又摇了摇头。

她看着封宣,神情平和而淡宁,然而,说出的语气却不容半分拒绝。

“一个时辰内,我要见到赵氏女。”

封宣看着这高雅如仙嬛的小女子。

片刻后,低低一笑,点头,“好,我命人将她送来。”又道,“今夜我在常王府,恭候先生大驾。”

说完,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封安转身便跑向云落落,一把抓住她的手,急切道,“云姐姐,常王抓了赵氏女就是为了逼迫你的他府上?他一定打着坏主意!你不能去呀!”

连封安都看出了封宣的用意,其他人又何尝不明白。

若是只寻常召唤亡魂,又何需故意抓了赵氏女做逼迫?

云皓恨得咬牙切齿,“这皇宫里的土怕都是坏的,怎么长出来的一棵棵都是歪苗?!格老子的!”

封安回头朝他看了眼。

空虚子在后头低低咳嗽一声。

云皓僵了僵,还想骂的话卡在嘴里,最终,狠狠地跺了跺脚。

赵一站在台阶下,道,“先生,常王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惜与三殿下撕破脸皮,只怕常王府早已备下陷阱。您不可擅去。”

云落落摸了摸封安的头,道,“这是最快替三郎找到解药的法子。”

一听到‘解药’二字,赵一就想起方才孙院判所说。

——与饮下解药的女子……同房。

若当真用此法解开殿下身上的春物,岂非让赵家占了大便宜?

他动了动嘴唇。

云落落已转向云皓,“大师兄,等我离开后,三郎便交托于你了。”

云皓当即一脸郑重,“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让他死了!”

后头,空虚子又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四喜抬头左右看了看,忽然问:“就不能先把人骗过来,再将先生夺回么?”

封安跟着点头,“他不仁我不义,没必要跟小人讲诚信啊!”

却听赵一道,“你所能想,常王未必不料。若夺人时,伤到云先生,该如何?”顿了下,又道,“常王既然敢如此堂而皇之地对云先生下手,只怕他也存了鱼死网破之心。若争抢之时,他对先生动了杀心,又要如何?”

宁愿将云先生杀了,也不能给三殿下做臂翼。未尝不是他做不出来的事。